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五十二回 昔仆陛下落血滴 今立友旁拔蟒牙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071 2016-08-10 14:46:00

  二月枫扬起了手中的“鸟笼”血滴子。一时间,天地无息,暴雨无声。独孤风与吕莹都屏住了呼吸,祝侯烽盯着二月枫手中的血滴子,他那血红的眼珠子也闪出了异样的光彩。

  二月枫忽又放下手中的鸟笼,背过身去,一阵捣鼓。独孤风与吕莹俱是涵养极佳之人,自不会去看。那祝侯烽更是深知江湖规矩,他跟二月枫虽为同门师兄弟,但也绝不可窥探其暗器的秘密。故而祝侯烽心中虽十分好奇,倒也并未近前窥视。

  待二月枫转过身来时,他手中的“鸟笼”已矮了一截,变得有如碟子一般。二月枫的“鸟笼”血滴子跟铁笼先生的大有不同,独孤风也不知他究竟用了什么手法,竟能在瞬息间令“鸟笼”改换形状。我国古代的工艺当真是巧夺天工。

  细看时,只见那“鸟笼”底下的托子已不见了,隐隐露出一排有如狼牙交错般的森森白刃,教人见了便觉心头发寒。

  二月枫缓缓地从那“鸟笼”顶端的吊钩处拉出一根细长的铁链来。那铁链长约百步,一经抽出,立时寒光四射,显是上等寒铁所铸。

  二月枫的“鸟笼”血滴子已对准了烛阴蟒。隐约间,“鸟笼”中有怪声传出。那怪声忽而有九天玄音缭绕之威势,忽而有九幽恶鬼哭号之凄厉,教人听了之后,自生惊畏惧怖之心。

  暴雨似铁丸,狠狠地拍在烛阴蟒的身上。那烛阴蟒在暴雨中蜿蜒反转,血盆巨口大张。

  二月枫有意要在众人面前卖弄手段,他扬了扬手中的“鸟笼”血滴子,瞧准了烛阴蟒的一颗大牙,忽地一声大喊:“看好了!”

  二月枫手中的“鸟笼”血滴子随着声音飞出,二月枫的话犹未毕,那血滴子竟已套住了烛阴蟒的牙齿。血滴子是何时套上去的,又是如何套上去的,祝侯烽、独孤风和吕莹这三个目力极佳的一流高手都没有看清。血滴子飞旋速度之快、掷出威力之强,足以惊鬼神!

  不等烛阴蟒拖动铁链,早听得那烛阴蟒口中一声巨响,有如碎石之声。二月枫双手轻提铁链,好似放风筝一般。血滴子飞旋之声方歇,随即再起。众人只觉眼前一花,耳中闻得那飞旋之声未息,眼前已见到那“鸟笼”血滴子又回到了二月枫的手中。

  二月枫提着他那宝贝“鸟笼”血滴子,双手一抖,便落下半颗蟒牙来。那牙齿足有一条手臂那么长,满是腥气,虽是在暴雨中,闻之仍觉刺鼻。烛阴蟒的牙齿硬比磐石,刀劈斧凿不留痕迹,而血滴子竟能在顷刻之间将其取下。那“鸟笼”血滴子内所嵌的皆是削铁如泥、吹毛立断的钢刃,如今碰着了烛阴蟒的牙齿,那蟒牙是被切下了,可“鸟笼”血滴子之内的利刃也都卷了口。二月枫适才露了这一手,祝侯烽与独孤风俱是十分佩服,二月枫自然也十分得意,可当他看到那排卷口的刀刃时,心中大痛。“鸟笼”血滴子内的刀刃都是二月枫用千挑万选出来的上等玄铁精钢铸成的,花了他不少的心血,如今他为显本事,竟把这些宝刃全都弄得卷口了!这如何不叫他心疼。

  吕莹看了看地上的蟒牙,又想了想二月枫方才飞掷血滴子的手段,心中忧喜参半。她喜的是,能解李帮主所中之毒的药材终于找着了;她忧的是,刚才听到二月枫说雍正身边还有“天干十杰”这十大血滴子高手,而这血滴子暗器又是这般的厉害,威力可怕之极,自己的剑法虽有一定的火候,却也没把握能应付得了一个血滴子高手,而雍正身边的高手又绝不止那“天干十杰”。吕莹满门被诛,她孤身一人入京,不知这刺雍大业何日方成?如此境遇,便是换了一个大圣大贤之人,他也定要心生怅惘之情,更何况是一个柔弱如水的少女呢?

  却说那烛阴蟒被拔去牙齿,吃痛不过,好似发狂一般,一阵打滚之后,竟痛得钻到地下去了。亏了这场暴雨,教那畜生发觉不了独孤风他们。烛阴蟒只道是天地无情,暴雨击其身不说,还弄坏了它的大牙。它哪料到,原是人类在作怪,用血滴子取下了它的牙齿。

  祝侯烽见到烛阴蟒钻入地洞,他忌惮其天生神威,也不敢赤手去追,只得指天大骂:“昏天,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吧!没事乱下雨,把老子的火具都淋湿了!”说完,他又朝着烛阴蟒藏身的洞口喊道:“小畜生,今天你就先回府去吧。等你把牙齿长齐了,我再来收你!”

  祝侯烽走到一块巨石旁,小心地摸出一个红色的包袱,背在了身上。接着他一声呼啸,不知从哪里窜出来几十个身着红衣的彪形大汉,他们飞快地跑到大酒坛旁;只见那些红衣大汉每人扛起一个坛子,很快又消失在了雨雾之中。

  二月枫缓缓走到独孤风的面前,指了指地上的蟒牙,笑着说道:“小兄弟,刚才我四师兄跟你说过,这江湖上没有白吃的饭。我帮你取下烛阴蟒的牙齿来,你总不会让我白忙一场吧?”

  独孤风听后,面露难色,他怕二月枫会和祝侯烽一样向他索要钱财。独孤风从小不沾铜钱,金钱观念很是淡薄,他怕二月枫向他索取金钱,倒不是因为他和那些可怜的吝啬鬼一样小气,舍不得银子,而是因为他现在身无分文,拿不出人事来。倘若二月枫因此不给他烛阴蟒的牙齿,独孤风也毫无办法。低声下气地跪求,独孤风恐怕难以做到;就算独孤风肯做不合道义之事,要从二月枫和祝侯烽这两大绝顶高手面前强抢蟒牙,以他的武功好像还办不到。独孤风胡思乱想着,看来这地上的牙齿,他注定是拿不到了。为了给李帮主找解毒药材,独孤风打定主意,他决定深入蟒窟,誓死也要拔下烛阴蟒的一颗牙齿来。

  就在独孤风绞尽脑汁之时,二月枫已走到了吕莹的面前,说道:“小姑娘,只要让我看一下你的小脸蛋,我就把地上的这颗烂牙送给你们,如何?”

  吕莹自是一个严守大节的好女子,绝不似那些假正经的妇人。她师父虽说身子只是一副皮囊,可身体发肤皆受之父母,怎可不爱惜?那时节,一个未嫁少女,如何能将自己的容颜轻易示人?可吕莹毕竟还是一个识体之人,她不似独孤风。独孤风确是一个内外如一的谦谦君子,可他却过于迂腐,不免一身的倔脾气、硬骨头,哪里能弯下腰半分?吕莹想那烛阴蟒的牙齿既能救李帮主之命,再细想那二月枫的要求也并不太过分,只是玩笑,并非有意刁难。女人是水做的,为了救人性命,吕莹的头还是能低下的;为了活人性命,一点委屈她还是可以受的。不像那独孤风,是一块身上刻满了先贤教诲的硬石头,可以粉骨碎身,却绝不能弯下腰来。

  吕莹虽已下定决心要为李帮主讨得解药,可她的手好像并不如她的心那般果断。她玉手举起又放下,几次碰到面纱,都没能将它摘下。

  吕莹正犹豫间,忽地一道黑影闪过。来人身手之快,轻功之高,仅略输于独孤风。

  那黑衣人在祝侯烽面前突然停下,动作丝毫不见阻滞,可见其轻功之高明。那人本就不高,现在又不住地点头哈腰,更显其矮小。他见了祝侯烽,眼中满是恐惧之色,他声音颤抖地说道:“四…四师兄好!”

  祝侯烽不屑地瞟了那黑衣人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嗯。你是老…老九吧?你来干什么?”

  那黑衣人忙恭恭敬敬地答道:“师父命我跟五…五…五师兄镇守刑部大牢,刚才连续去了两拨人,头一拨的那两人被我跟五…五师兄打败了,一个在逃,一个被抓。可后一拨的两个少年却是硬手,尤其是那使铁戟的小子,厉害得像是只发了疯的猛虎,我看那小子的本事不比五…五师兄差。哦,还有一个轻功很高的小子,武功也不弱。现在五…五师兄正在跟那俩小子交着手,现在也不知道胜败如何。我本来是想请七师兄赶去帮五…五师兄忙的,想不到天赐洪福,竟让我碰上了四师兄您!”

  祝侯烽也不管那黑衣人,只顾对二月枫说道:“老七呀,你看这京师就是不比其他的省城,这地方群龙聚会,到处都是高手啊。你瞧,老子刚一进京,就遇上了这一对好少年。老五这家伙,非要把自己的绰号改成‘不动如来’,自诩力敌万人,平时也从不服我的手段。这下可好了,才一进京,就有两个他摆平不了的小子找上门来。老七,你快跟我去瞧瞧,你五师兄被人打败的时候是一副什么模样。这家伙,让他出丑一次也好,是要灭灭他的威风,让他长点记性了。”祝侯烽又瞥了那黑衣人一眼,问道:“你说是不是呀!”

  那黑衣人吓得直哆嗦,支支吾吾地低声答道:“是…不……是…是、是……”

  那黑衣人一提到他“五师兄”,便异常的紧张害怕,有时甚至浑身打颤。却不知他五师兄究竟是何人,又有何手段?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