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五十七回 临渊已至水穷处 倚天不见云起时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150 2016-08-10 14:46:00

  却说上官甜儿将独孤风拉出聚义厅,小声说道:“少爷,祸事了!”

  独孤风见她神色有异,忙问道:“是何祸事?”

  上官甜儿低头不语,只是不停地摆弄裙带,脸上满是焦急害怕之色。

  独孤风又道:“别急,是不是佩玉他们又闯什么祸了?你先回去,待会儿我自会去找他们。”

  上官甜儿跺了跺脚,低着头说道:“不是他们,是我闯祸了。”

  上官甜儿性格开朗,平日少有羞怯之色,她今日这般模样,自非无因。

  独孤风听后不怒反笑,说道:“你平日闯的祸还少吗,谁怪过你?快去照顾李帮……”一提到李玄,独孤风不禁心头一震,小心地问道:“甜儿,你闯什么祸了?”

  过了好一会儿,上官甜儿才吞吞吐吐地说道:“其实…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就是那烛阴蟒伴铅汞而生,毒分阴阳,而李帮主所中之毒并无阴阳之分,所以…所以…所以李帮主他们身上的毒是解了,可…可又中了烛阴蟒阳性之毒。事情就是这样,少爷…风哥哥……”

  独孤风听得睁大了眼睛,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上官甜儿得不到回答,抬头看时,只见独孤风双目木然,口中喃喃说道:“这还不算大事!你和吕姑娘还挺像的。皇帝身负天下万民之责,吕姑娘却一心要刺杀皇帝;李帮主身担百万帮众之任,你却把他的性命视作儿戏……我当初真不应该让你这个小糊涂虫去医治李帮主……”

  上官甜儿见独孤风满脸愧色,心有不忍,说道:“大不了,我再去给那个李帮主解毒就是了。”

  独孤风立即低声喝止道:“不行!咱们已经很对不住李帮主了,还能再让你去捣乱?李帮主纵有铁打的身子,也禁不起你瞎折腾啊!唉!还是去找军师商量商量吧。你先回去!”

  上官甜儿知道独孤风口硬心软,并非真的怪她。她担心独孤风被聚义厅内的几位当家责备,忙说道:“不行,祸是我闯的,我和你一起去见军师!”

  独孤风正与上官甜儿说话之时,军师兰志南他们已闻声赶到。兰志南见了上官甜儿,又看到独孤风脸上的神情,不禁心头一落。兰志南强打精神,下令道:“孤芳,你陪着小武去演武厅操练武艺!”

  屠龙帮上下无不对军师兰志南言听计从,李小武他们得了命令,便飞一般的去了。蓝、李二人刚走,八当家魏子洞便朝着聚义厅的方向赶来。

  兰志南望见李小武走远了,这才敢向独孤风询问李帮主之事,上官甜儿只得一一如实相告。

  魏子洞一听,便急得跳了起来,指着上官甜儿喝道:“什么!你这小丫头……”魏子洞的话刚说了一半,嘴巴便被商季的铁掌死死箍住。商季手上一加劲,便把魏子洞甩了出去,那魏子洞哪还敢再多说一句话。

  商季忽地双腿一屈,向上官甜儿跪了下来。可商季刚跪到一半,独孤风将剑鞘一横,拦在了他的膝下,商季便再也跪不下半分了。只听得独孤风缓缓说道:“我有一法,或许可解李帮主之毒。”

  商季闻言大惊,他慢慢站起身来,脸上已现出了笑意,赞道:“好个‘紫猫侠’!原来独孤风兄弟也精通医道,真是‘真人不露相’!唉!我们这班大草包还都没看出来,哈、哈、哈、哈……”

  上官甜儿闻言,立即笑道:“那当然了,我家少爷最有本事了,我就知道没有什么事是他办不到的!”

  商季也笑道:“太好了,不知独孤兄弟要如何医治帮主?但有所需,我商季必为你取来,蹈死亦不悔!”

  只见独孤风脸色凝重,认真地说道:“诸位当家,其实我并不通医术,也没有把握能将李帮主治好。”军师和商五当家他们听后面面相觑,心头又凉了半截,上官甜儿也是满腹疑问。不等魏子洞破口大骂,独孤风接着说道:“我师父曾授我《汉武九易经》,所谓“九易”,即一易气、二易血、三易精、四易脉、五易髓、六易骨、七易筋、八易发、九易形。现在李帮主的旧毒虽除,新毒又生,要解那烛阴蟒的剧毒,恐怕也唯有洗髓、易筋之法可行了。李帮主的毒,我定会全力去解,倘若……倘若我医不好李帮主,只求军师您能善待甜儿她们!”说完,独孤风便朝李玄帮主与孙和堂主的病房走去。

  独孤风所说的“九易神功”乃道教之绝艺,与少林寺达摩祖师的《洗髓经》、《易筋经》有异曲同工之妙。那“九易神功”也确是解毒至宝,可这门功法极其精深,奥妙无穷,独孤风才练了几年的功夫;他习练“九易神功”数年,也只是初窥门径而已。况且用“九易神功”解毒,解毒之人的内力须远强于被解毒之人,否则,稍有不慎,毒性便会倒流入解毒之人的体内。当今之世,内力能胜过李玄者,屈指可数。纵是“无刀客”王定乾辈,内力亦只是略胜于李玄一筹;而独孤风、李玄二人的内力,更是相去甚远。因此独孤风要以此救人,实在没有把握,可现在他也别无选择。上官甜儿把李帮主的毒越解越重,而那烛阴蟒自古神出鬼没,世人莫知其毒性,要想立即配出解药谈何容易;纵有扁鹊、华佗之能,也只得束手无策。为今之计,独孤风也只得用“九易神功”冒险一试了。

  独孤风轻功最好,当先来到李帮主的病房前。独孤风看到,夏侯剑鸣和夏侯佩玉正睡倒在病房门口。这夏侯佩玉平时做事吊儿郎当的,他打打瞌睡也算不得什么稀奇事;可那夏侯剑鸣素来尽忠职守,他竟会偷懒睡觉,这确是一件大怪事!夏侯剑鸣并没有偷懒,独孤风发现他和夏侯佩玉都被人点中了昏睡穴。独孤风也可算得上是点穴、解穴的高手了,然而他一连换了三种解穴手法,试了几次,都没能解开夏侯兄弟的昏睡穴。

  独孤风大惊,心中暗叫:“不妙!”独孤风急忙推门,想进屋看视李帮主,可哪里推得开半分。魏子洞、军师、商季、莫子钜和上官甜儿也陆续赶到,上官甜儿见夏侯佩玉和夏侯剑鸣都睡倒在地上,责道:“你们这两个大懒虫,我才走开一会儿,你们就给我偷懒!”

  军师望到独孤风脸色有异,又见他推门半天而不入,忙问道:“独孤兄弟,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独孤风答道:“他们俩被人点住了睡穴,这门又推不开!”此时,独孤风已少了往日的镇静,他的声音中也有难掩的焦急。

  莫子钜左手使用的兵刃是碎石凿,专攻点穴,他习练打穴的功夫数十年,其点穴造诣自然要远在独孤风之上。莫子钜心善,不忍见夏侯兄弟昏睡在地上,便骈起食、中二指,要解开他们的昏睡穴。可无论莫子钜用什么手法给他们解穴,都是徒劳无功。莫子钜看出,点穴之人所用的只是江湖上最普通的点穴手法,可那人用内劲封住了夏侯兄弟的睡穴。莫子钜看破这一点,便以内劲冲穴,可手指刚一碰到他们的睡穴,便被一股劲道弹开。那点穴之人封穴时所用的内劲极强,那劲力蓄于夏侯兄弟的穴道之上,他人若以内劲冲穴的手法解穴,立即就会被弹开。那点穴之人的内功虽高得吓人,可其点穴所用的内力和手法都是极柔和的,并不会伤害夏侯兄弟,莫子钜怕弄伤了他二人,也不敢全力去解穴,只好等他们自己慢慢醒来。

  商季见独孤风推不开门,便赶来相助。商季的气力更胜虎牛,可他连推四下,也没能把那扇门推开。那门是莫子钜造的,莫七当家从商季推门的声音中听出,那道门并未从里面反锁,那到底是什么在抵着门,不让他们进去呢?商季急了,迈开大步,一脚狠狠踹出。可他的靴子一碰着那门时,一股极其强盛而又极柔和的力道有如倒海般涌至,将商季逼退了数十步。商季及众人大惊!商季复至门前,运全身之力而贯于双腿,再次飞起双腿。商季乃是江湖上第一流的高手,他全力一踢,其劲道可想而知。可奇怪的是,屋内的劲道遇强则强,商季脚下大大加强了力道,而从门后涌出的劲道更是加强了十数倍不止。商季被那股极强却又极柔的内劲击中,身子竟如狂风中的断线纸鸢,转眼已飞出了数丈。独孤风与魏子洞双双飞出,独孤风在先,他刚触及商季的左臂,便惊骇于其飞退之时的力道,独孤风旋即顺着那股劲道,推动商季的左膀以转动其身。魏子洞早望见了,随即会意,他也抓住商季的右臂,顺势转动他的身体。独孤风与魏子洞扶着商季的身子,在空中转了几个圈,这才踉跄落地,此时三人俱已飞出了数十丈。魏子洞施展轻功时的动作本就不大好看,现在更是狼狈不堪了。可惜独孤风绝代风?流,此时也难保持其风度,潇洒之状也暂时不见了。

  商季等众人无不大骇,李帮主屋内究竟藏着什么样的高手?他非但从容化解了商季的十成内劲,反将其弹出数十丈外,连独孤风和魏子洞二人合力也险些拉他不住!

  却不知李帮主屋内究竟会有何方神圣,这个不见首尾、神龙般的人物对李玄和屠龙帮来说到底是福是祸?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