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五十六回 双戟奋力降罗汉 四侠齐心移云峰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800 2016-08-10 14:46:00

  蓝孤芳一抖衣襟,潇洒地跃起,空中只见一片白影。蓝孤芳的轻功不仅更胜于魏子洞,也比他优雅得多。

  云里峰已知蓝孤芳轻功了得,早就紧盯着他了。蓝孤芳一动,云里峰的铁掌立即挥出,劲力所至,飞鸟亦难逃遁。蓝孤芳刚一跃起,对面掌风已至,他立刻觉得体内真气四下游荡,脚下的气力也好像都被抽干了,无奈之中只得翻身落下。

  云里峰知道蓝孤芳适才施展轻功,并未尽出全力,也不敢放松。此刻蓝孤芳已落,云里峰的掌风未歇。蓝孤芳立定之后,凝气运劲,力贯双腿,准备拼力一搏。可奇怪的是,蓝孤芳全力一跃,竟然只跳离地面几寸。他的身子好像已变成了一个笨重的大风筝,被一根看不见的线牵着,行动已由不得自己了,而那根看不见的线便是云里峰的掌力。蓝孤芳浑身都被云里峰的掌风所笼罩,几次飞身而起,却都徒劳无功。

  突然,一个身影冲天飞起,这人轻功奇高,可比魏子洞。只可惜这人却不是蓝孤芳,而是采?花蜂。采?花蜂一直躲在暗处,他见李小武勇猛难敌,哪敢上前?这时蓝孤芳已被云里峰牵制住了,采?花蜂便乘隙跑去邀请帮手。采?花蜂到太虚山请到了祝侯烽和二月枫这两个硬手,其后独孤风与吕莹也回到了京凉山屠龙帮总舵。

  且不提蓝孤芳、李小武如何与那“不动罗汉”纠缠。却说独孤风在屠龙帮听得军师兰志南说蓝、李二人已经下山去了,魏子洞在京凉山附近也寻不着他们的踪迹,这二人多半是去刑部大牢了。独孤风听后大惊,忍不住叫道:“不好!”

  军师兰志南知道独孤风向来喜怒皆不形于色。独孤风现在这般着急,必有大事!兰志南忙问道:“独孤兄弟,何事?”

  独孤风道:“前番七当家和八当家去刑部大牢,结果七当家陷于狱中,八当家负伤而归,可见那刑部之内必藏有高手。方才我在太虚山上得知有两名绝世高手正赶往刑部,那二人极难应付,我听得他们一个唤作‘没羽飞将’二月枫,一个唤作‘南天火神’祝侯烽,此二人武艺绝伦,想必也不是无名之辈。若是蓝兄弟和小武遇上了他们,可就不妙了!”

  军师兰志南闻言大惊,说道:“这二人俱是南地之雄,如何到北平来了?方才老八说‘不动罗汉’云里峰在刑部做了走狗,我还不信。唉!可恨帮主被人暗算,身中剧毒,否则此等人物,何足为虑!如今李帮主、孙堂主未醒,五当家、七当家陷于天牢,不才明知两个侄儿身处险境却无计可施,真是空负军师之名,实在有愧于李帮主……”

  兰志南见独孤风转身离去,止道:“等等。独孤兄弟,你要去刑部大牢?”

  独孤风点了点头。

  兰志南问道:“独孤兄弟,你若和小武、孤芳三人联手,可有把握战胜那天牢三大高手?”他那份指挥若定的军师神采已不见了,声音中竟有一丝无措的慌乱与惊惧的不安。

  独孤风转过身来,平静地说道:“没把握。以小武的本领,或可与他们其中一人相敌,我和孤芳的武术造诣怕是难以及得上他们。不过拼命一战,鹿死谁手,尤未可知。”独孤风说着,他按剑的手也不自觉地抖了一下。他的心与剑,好像并没有他的脸那般平静。

  兰志南听后,口中喃喃说道:“那…那……”

  如今,屠龙帮是遇上大难题了。这个难题竟令身经百战、胸藏韬略的屠龙帮军师兰志南不知所措。

  独孤风等了会儿,仍不见兰志南下命令,便又转身离去。

  谁知独孤风刚出得门去,便见到四个人正朝着聚义厅的方向走来。

  兰志南一见到那四人,顿时脸上愁云无踪,他高兴地抢上两步,抚掌喜问道:“太好了!你们是如何回来的?”

  那四人不是别人,正是屠龙帮总舵二当家蓝孤芳、四当家李小武、五当家商季和七当家莫子钜。

  蓝孤芳他们是如何逃离天牢的?却说蓝孤芳全身被云里峰的掌风所笼罩,他那一身绝顶的轻功半点儿也施展不出来。蓝孤芳正无计之时,忽闻得对面牢房有声音传出:“小武、孤芳,我听你七叔说,那条清狗的手段很是诡异,你们不要在他面前施展轻功!小武,快去帮孤芳,那条清狗接不住你的铁戟!”声音中自有一股威严,是屠龙帮五当家商季的声音。

  此时云里峰还斜坐在那间牢房的门口,他对李小武手中的铁戟很是忌惮,闻言大惊,吓得连忙站起身来。那云里峰忘了自己头顶上还有一道门框,他猛地站起,脑袋一下子就撞在了门框之上。那云里峰的大头犹如铁铸,门框被他撞折了,他却没事。云里峰的头虽没事,心中却不免十分惊慌,脚下也不由得退了几步。

  李小武得了他商五叔的吩咐,手中铁戟早如流星般飞出。云里峰掌风一歇,蓝孤芳便如箭离弦,迅疾可逐电。那云里峰闻得一阵浓郁的兰花香气扑鼻而至,忽觉腰间一轻,开山锤和碎石凿便到了蓝孤芳的手中。奇怪的是,蓝孤芳一夺得锤、凿,随即便抛入云里峰身后的铁牢内;更奇怪的是,锤、凿被抛入牢房后,竟听不见落地的声音。

  那云里峰的全部注意正在李小武身上,哪里还顾得上蓝孤芳和开山锤、碎石凿?蓝孤芳已夺回七叔的兵器,他素知李小武的那对铁戟势不可挡,也不敢碍着他,便立即飞身闪开。云里峰身子长大,他一身的功夫在那小小的牢笼门口难以施展,他不等李小武的双戟到来,早抢先奔出几步,闪身到一片空地之上。

  李小武有如猛虎出笼,双戟挟崩云之势,缠上了云里峰。那云里峰也是当世的武术名家,他虽对李小武颇是忌惮,倒也不至于怕了这个比他小几十岁的“小孩”,云里峰当下便放开手段,要与李小武奋力一搏。云里峰仗着自己一身横练的硬气功,凭一双肉掌招架李小武的铁戟,也丝毫不落下风。

  李小武和云里峰俱是天生神力、武艺精湛,这二人恶斗六十余回合,仍是难分胜败。那云里峰自持前辈身份,开始之时倒也并未使出全力,谁知那李小武勇猛难敌,云里峰越斗越觉吃力,只得使出看家本领来。李小武则与别人不同,他开始之时便尽力拼命,出招也毫无保留。旁人大都战得越久,出手越没力,可这李小武却是越战越勇,越战越长精神,敌之力消而他之力长,这也却是奇事。那云里峰见李小武铁戟的势头越来越猛,不禁心生凉意,他心中叹道:“真是‘后生可畏’!这小子究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手段竟这般了得!”那云里峰纵横江湖,少有敌手,便是他的几位师兄也难胜得过他一招半式,可如今却被一个“小孩子”打得手软,云里峰如何不心惊?这也难怪,那些喜欢在江湖张牙舞爪的多半是只有小半瓶水的“高手”,许多真正的高手大多默默不闻于世,故而那个有大半瓶水的云里峰会少逢敌手。现在云里峰遇上了李小武这个有真才实学的武林奇才,如何能不手软?

  “哈…哈…哈……想不到大名鼎鼎的‘不动罗汉’云里峰竟然这般没用,连一个小孩子也打不过,也难怪会沦为清狗!”这是商季的声音,可声音却不是从牢房里传出的。

  那云里峰生性傲慢,岂能受得了这句话,立即回到:“哼!你是什么东西?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的手段,就你那两下子,也亏你有脸号称什么‘黑面秦琼’!你丢你商家的脸不要紧,丢人家秦琼的面子可就不好了!哼!你能打得赢这小子?”云里峰嘴里骂着,手下一点也不敢放松。

  只听商季笑道:“打不赢。我侄子的武功胜于我,我只会觉得面上有光;你打不赢我侄子,你的面子上还有什么?哈、哈、哈、哈……着!”笑声中,商季忽地一声暴喝,声随人走,不知何时,商季到了云里峰的身后。

  云里峰的背后还不止商季一人,莫子钜手持开山锤和碎石凿,也到了他的身后。一旁的蓝孤芳早望见他们了,蓝孤芳手腕一翻,挺起长剑,一道湛蓝的剑光直逼云里峰的眉心。那云里峰应付李小武一人已觉十分吃力,现在又被四位当世一流的高手围攻,他如何招架得住?

  云里峰的一双铁掌被李小武的双戟钳制住,更无暇转身,只得运劲于背,结结实实地挨了商季一掌。商季锏法既高,掌力也强,云里峰受了他一掌,也觉浑身真气翻涌,手上一慢,又险些挨李小武一戟。李小武力胜龙象,手上双戟自然难敌;蓝孤芳出剑奇快,鬼没神出,也教人难挡。也不知是云里峰避不开那一剑,还是不想闪躲;蓝孤芳的剑尖已触及其眉心,云里峰却丝毫不避。说也奇怪,蓝孤芳的宝剑虽利,可碰着了云里峰的铜皮铁骨,竟刺不进分毫!

  云里峰的那套掌法正是轻功高手的克星,莫子钜以碎石凿打穴的功夫也恰是硬气功高手的克星。莫子钜舞动手中的碎石凿,闪电般封住了云里峰背上的十八处穴道。

  云里峰被点住穴道,动弹不得。李小武的铁戟不停,两戟挥出,那铁戟的劲道是何等之强,可双戟划破了云里峰的衣裳,却只在他胸前留下了一道浅浅的戟痕。李小武还要挥戟再上,却被商季拉住了。商季说道:“小武,这家伙一身横练,要杀他也不容易。哼!云里峰,你不应该把我七弟关进牢房的,本来这天牢固若金汤、机关重重,我要想逃出去也并不容易。可是你把我七弟和我关在一起,我七弟外号‘妙手大侠赛鲁班’,你不会不知道吧,几把破锁哪能难得住他?你这不是要助我们逃走吗?还有,要不是我七弟有心要入牢房救我,就凭你的武功,哪那么容易能胜得过他?小武,咱们今天就放这条清狗一条生路,走!”

  商季行事精明,他在来刑部投案之时,便仔细观察了刑部大牢的牢房布局和守卫分布,刑部的进出路口也早已熟记于心。商季熟识道路,莫子钜最擅破解机关,蓝孤芳轻功绝顶,李小武勇不可挡,如今云里峰已被制住,二月枫、祝侯烽还未赶到,他们四人想要逃出那刑部大牢来,还不是易如反掌?

  李小武他们四人刚回到屠龙帮总舵,商季便向军师请罪。按说那云里峰帮助清廷,商季身为屠龙帮刑堂堂主,本应将那汉人的败类押回京凉山审问。可如今屠龙帮逢遭大劫,帮主李玄生死未卜,屠龙帮总舵实力大减,倘若把那“不动金刚”云里峰押上山来,惹得一班黑道高手寻上山门,以屠龙帮总舵现在的实力恐怕很难应付得过来。商季权衡利弊也只得放了那“不动金刚”云里峰了。如今屠龙帮总舵正缺人手,商季他们能平安归来已是天大的喜事了,军师兰志南又深明大义,他如何还会怪罪于人。

  却说独孤风和军师兰志南他们正坐在聚义厅的交椅之上商议帮中大事,只见上官甜儿匆匆赶来,她那张俏脸之上神色惊慌。独孤风见她粉面如花犹带雨,忙问何事?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