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五十八回 峰回路转山穷处 柳暗花明水尽时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4018 2016-08-10 14:46:00

  “独孤兄弟、七弟、老八,帮主房内必有高人作祟!来,咱们兄弟合力把门推开!”商季说道。他的声音中自有一股威严,教人不敢不从。

  商季、莫子钜和魏子洞俱是当世第一流的高手,再加上一个“紫猫侠”独孤风,此四人联手,便是李玄帮主也没把握能拦得住他们的合力一击。

  商季、独孤风他们四人的内力如江如河,内劲涌动时,便如万里江翻,好似千顷湖涌,其势不可挡。可屋内高人的内劲却如海如洋,真气绵柔温和如水,其深不可测。旁人的内力若与之相遇,立时便如百川归海;倘若他的真气涌出,那当真有如四海倾倒,试问普天之下有谁人可挡?纵张太虚、王定乾辈遇之,欲与之相抗亦是万难。鹰扬将及青天,燕雀莫能与之争锋;可飞鹰虽高,怎及得上逍遥九天外的鹏鸟?

  蚍蜉岂能撼树?商季他们聚四人之力,也没能将那道门推开半分,他们自己反倒被屋内的真气越推越远。独孤风忽有所悟,对商季他们说道:“彼之内劲如水,其深如海,我难及其万一。水可导之引之而成其善,切不可堵之塞之而与之抗。鲧、禹之鉴,不可不察!其武如其德,其武如此,其德必善,德善之人必不会加害李帮主。咱们还是快些收手吧,免得自误!”

  “啊!”一声狂吼,其声雄于狮、威于虎,满是豪气,正是李玄的声音,原来是李帮主醒了。吼声起处,顿时屋内真气纵横,瓦碎椅裂之声不绝;真气到时,那道门板立时碎裂为飞屑。商季、独孤风他们只觉一股至刚至阳的劲道如山岳般压至,压得他们透不过气、使不出劲来,尘沙怎及山岳,独孤风他们都觉得自己的功夫原来只不过是些微末之技罢了,愧登大雅之堂。此时商季、独孤风等人渺如沧海上的一叶扁舟,只得任由狂风将他们卷走。李玄吼声起处,崩山之力袭来,早将商季、独孤风他们震飞出去了。

  等到商季、独孤风他们恢复知觉时,四人已落在离李玄小屋数十丈开外的空地上了,浑身酸痛,使不出一点儿力气,还是军师兰志南和上官甜儿赶来将他们扶起的。商季心中奇道:“头一次我被屋内的真气击中,非但无碍,反而觉得有如清风拂面、清泉濯身,浑身很是舒畅。怎么这次被屋内真气击中会感到这般无力?”

  “善。上善若水。”屋内传出一声苍老的声音。

  这苍老的声音一出,独孤风便觉十分熟悉。这正是独孤风初上京凉山时、在山腰处洞穴里所遇老者的声音。独孤风每日都会细细回想那老者指点他剑法时的言语,因此那老者刚一出声,独孤风便听了出来。

  原来,那老者一直在屋内以“九易神功”替李帮主和孙三当家疗毒。商季头一次推门时,便是被老者的内劲给弹出的,那老者的内劲玄妙之极,商季被他的内力击中,浑身如承甘露般说不出的舒畅。其后商季、独孤风他们四人合力推门,其时李帮主恰好醒来,李玄只觉胸口如压巨石,难受极了。李玄初醒之时脑袋昏迷,竟忘了自己身旁还有他人;他又是个火性子,觉得胸口透不过气,忍不住就狂吼了一声。吼声中体内真气纵横,不想真气击中了自家弟兄,把商季、独孤风他们给弹了出去。李玄那一身纯阳内力刚正之极,其力道刚猛,便是磐石、精钢也难禁得起他一击;商季、独孤风他们挨了李玄的真气,如何会不觉身子酸疼无力?李玄后来每每忆及此事,总是颇觉懊悔,幸好当时李玄的体内只冲出了不到三成的真气,否则商季、独孤风他们跌在地上后,怕是要再也爬不起来了。

  屋内,李玄渐渐清醒过来,他感到有一股强盛之极且柔和之极的内劲缓缓流遍全身,助他清洗筋髓。李玄练的是李家戟法,学的是少林功夫,他也精通《易筋经》,马上就知道有个高人正在帮他易筋洗髓。适才李玄醒来之时催动了体内的真气,如今他的真气被那老者激荡的内劲所牵引,产生了共鸣,不由自主地游走于各经脉、穴道之间,这也正是易筋之法。这样一来,疗毒的速度是快了;可麻烦的是,那老者的内力阴柔之至,而李玄的内力则阳刚之极,那老者适才以“九易”之法为李玄与孙和二人疗毒,内力消耗甚巨,现在他的功力正好和李玄旗鼓相当,他二人的内力在李玄体内搅在一起,合不了,分不开。现在那老者的手离不得李玄的背,那老者手上的劲道愈强,李玄体内的真气则愈强;倘若那老者将手上的劲道收回,那么李玄体内的真气立时便会全部涌入老者的体内,到那时,李玄数十年的武功便只得废了。现在,孙和未醒,而他身上的毒已清得差不多了。那老者清楚孙和的内力之强虽及不上李玄,却也不比李玄差多少;若是孙和再醒过来,到时他们三股真气纠缠在一起,成鼎足之势,那么当今之世绝无一人能将他们分开!那老者料事于先,他在孙和未醒之时便撤走了左掌,只是右掌仍被内劲黏在李玄的背上,丝毫分不开。

  “小猫猫,我教你的剑法练成了没有?那块大石头劈开了没有?”那老者问道。

  独孤风惭愧地答道:“没有。”

  “那你闭起双眼,走进屋来,可不许看我施展其它武功,别忘了咱们之间的约定!”那老者说道,一副游戏人间的姿态。

  独孤风闻言,忍着身上的疼痛,闭着眼睛一步步迈进房里。门口已没了那道阻拦的真气,独孤风走入屋内,按着那老者的吩咐站到了老者与李玄之间。

  “好,小猫猫,你现在运起内力,同时向我们各打一掌。”老者吩咐道。

  独孤风不敢怠慢,他已领教过老者和李玄那深不可测的内力了,独孤风也不想再让那老者失望,当下便暗暗凝神运气,把自己全身的内劲都汇集到了双掌之上。独孤风心想:“我没练好前辈教我的剑法,这一掌可不能叫他失望啊!”独孤风是个谦谦真君子,凡事过于辞让,出招之时往往会留五分力,他的武功究竟有多高,恐怕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当日独孤风孤身上京凉山,他因不知屠龙帮好汉的底细,心中担忧上官甜儿她们的安危,听得众当家的“威吓”之言,不觉出手重了些,使出了真本事。独孤风将真实本领施展开来,竟连第一流的大侠莫子钜和商季也吃了他的亏!现在独孤风贯全力于双掌,其力道可想而知。

  “慢…慢着!小猫猫你这样慢吞吞的在干什么?”老者略感事有不妙,着急问道。

  “凝毕身之力于双掌。”独孤风答道。

  “等…等…等等,我只叫你稍微用点力,可没叫你来拆我们两个的老骨头啊!你这样把全身的劲道打过来,李帮主还好,我这个老头子还有命吗?李帮主的内功与我相当,现在我们的内力相抵,俱是进退不得,此时只消稍有外力,便能将我们分开。小猫猫,快出掌!别太用劲,我这把老骨头可受不了!”那老者解释道。

  独孤风听后恍然大悟,他凝神静气,忽地闪电般出手,双掌同时挥出,分别击向李玄和那老者。独孤风的掌力一至,那老者和李玄便双双往一旁仰去,他二人自然也就分开了。

  “好了,小猫猫,你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那老者说道。

  独孤风双眼刚一睁开,便被一团极柔和烟雾裹住了眼睛,哪还能看得清事物。那老者浑身如罩祥云瑞霭,旁人莫能望其面目,商季他们眼前一花,一个神仙般的人物便有如踩着云气般走出了屋子。那老者随手一挥大袖,夏侯佩玉与夏侯剑鸣的睡穴立时解开。

  “元亨。利牝马之贞。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西南,得朋;东北,丧朋。安贞吉。用六:利永贞……”那老者口诵经典,翩然而去。老者所诵《易经》之语清楚地传入独孤风的耳中,独孤风一时也难解其中的奥秘,只得暗记于心中。

  “李帮主,不愧是天下第一等的大侠,天下第一等好功夫!小猫猫,别忘记练习我教你的剑法!”老者的声音再次传来,独孤风只闻其声,却无法辨其远近。

  “站住!老家伙,你是什么人?敢来我屠龙帮放肆!”魏子洞不知那老者的底细,厉声喝道。叫声中,魏子洞冲天飞起,如苍鹰般向那老者扑去,转眼已不见了二人的踪影。

  “不得无礼!”李玄闻声,急忙赶出门外制止魏子洞,可还是晚了一步。那李玄的身子也真是铁打的,他体内的毒素刚除,大伤方愈便能行动自如,确是条硬汉子!

  军师兰志南和商季、莫子钜一见到李玄帮主安然无恙,心中的焦虑立时尽消,莫不精神百倍,军师兰志南的自信也找回了。泰山未崩,梁木未坏,观兰志南等数人之面色,足见李玄在屠龙帮中的分量之巨,屠龙帮总舵若无李玄帮主,无异于鼎无三足。

  军师兰志南喜问李玄帮主适才之事及那老者的来历,李玄答到:“那位老前辈定是我南宫三弟的师兄,南华剑派的祖师爷,康熙年间的‘武林三杰’之首——谪剑仙,洒家绝不会看错的!普天之下,除了他老人家外,再无第二人能有这般的道家武学修为了。方才若不是他老人家助洒家易筋洗髓,洒家身上的毒也难以化解。只可惜他老人家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江湖上知道他的不过寥寥数人而已,洒家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的姓名,只知道‘谪剑仙’这一绰号。只可惜洒家还未来得及向他道谢,他就下山去了;下次洒家若再遇见他老人家,定要与他痛饮一番!”言毕,李玄拍腿长叹。

  兰志南道:“不才确实不知世间还有这样一位世外高人。不过适才独孤兄弟也打算用易筋洗髓之法替帮主您解毒,独孤兄弟,他就是你的师父吧?”李玄听得此言,心中颇是感激。也幸亏独孤风没有给李玄解毒,否则,就凭独孤风那点“微末”的内力,非但救不了李玄,恐怕还要搭上自己的小命。

  独孤风道:“我与这位老前辈两次匆匆会面,他曾指点过我的剑法,对我恩重如山;而教我‘九易神功’的是另一位蓬莱山的师父。我虽略知化毒之法,但我的修为还远远不够,无法给人解毒。这‘九易神功’精深之极,也唯有老前辈这般高的修为方可替人疗伤。”

  军师兰志南见独孤风不炫己功、能知辞让,点头赞叹,他突然叫道:“不好!老八去已追那老前辈了,就老八那臭脾气,可别得罪了那位老前辈!”

  李玄听后笑道:“军师请放心,老八是追不上他老人家的。就算老八能追得上,又得罪了他,他老人家也绝不会怪老八的。”

  军师兰志南也笑道:“是啊,是啊,老前辈神仙般的人物,确实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这样对老八也好,让他知道这世上人外有人,轻功比他好的大有人在,省得他再怀疑独孤兄弟是采……”说到这里,兰志南看了独孤风一眼,便不再说下去了。

  李玄好像想到了什么事,脸色变得十分凝重,说道:“也难怪天机真人和多闻大士会把张太虚列为当世第一,这个老牛鼻子的手段果然高强,他虽比不上‘谪剑仙’前辈,可比洒家强多了!此人确是我屠龙帮的大敌,此人不除,刺雍无望矣!”

  李玄忽又豪气大生,朗声说道:“传令下去,教孩儿们好生注意这九人:‘善财菩萨’周大酆、‘北海蛟龙’洛伯沣、‘苍溟金鳌’洛仲沨、‘南天火神’祝侯烽、‘不动罗汉’云里峰、‘辣手毒王’见血封、‘没羽飞将’二月枫、‘无常老爷’司徒剑锋、‘万里无踪’采?花三蜂。张太虚艺冠江湖,此诚不可卒除。可他的九个弟子想要在我北平放肆,恐怕他们还没这个本事!扰民之贼,洒家手中的铁戟定然饶不了他们!”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