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六十三回 命悬既未一线间 生系泰否二卦中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164 2016-08-10 14:46:00

  “咳…咳…咳……”一个脸上裹着头巾的黑衣老妪手持一束鲜花,咳嗽着从独孤风的面前走过。

  这老妪走路之时有如鬼魅,脚不着地,转眼便行出了数丈。凡是稍懂轻功的人都能看出,这个老妪非但身怀轻功,而且轻功极高。

  采?花贼?采?花贼行事大都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如何会这般光明正大地显示自己高明的轻功?况且那老妪的举动分明是故意做给独孤风看的,“她”究竟是什么人物,难道真的会是“采?花蜂”?

  老妪拨开人群,凡“她”所到之处,立时便有几名围观的男子倒下。倒地之人无不口吐黑沫,一时惊呼声四起。一个采?花贼如何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连连出手伤人?

  独孤风一直注意着那个老妪,见“她”出手伤人,便想上前制止。可独孤风素来谦退,他哪能挤得进那人海之中,只得事后留下解药。

  很快,那老妪便进了长亭,来到吕莹的身旁,怪声说道:“小姑娘,你长得这么漂亮,像朵花一样!好心的姑娘啊,你就可怜可怜我这老婆子,买束花吧!”说着,“她”便把花送向吕莹。

  吕莹只觉一股奇怪的香味扑鼻而至,这香气绝非花香。吕莹取出一两银子,笑道:“老婆婆,钱我给你,您这花就不必送我了。”

  “不行!这花我一定要给你!”老妪争辩道。

  “花上怎么会有迷魂香的味道?”吕莹冷冷问道。

  “对呀!小姑娘,你刚才给我的那锭银子刚好够付迷魂香的账,这花儿的钱你还没给呢?”老妪怪声说道。

  “哼!采?花蜂!”吕莹冷冷地叱道。

  “采?花蜂?我可不是那小子!我只是个老实的生意人,你买了我的花,就要付账。这花的价儿也不贵,只要小姑娘你把自己卖给我,就够这花儿的钱了!哈…哈…哈……”那“老妪”怪声说道,最后的笑声分明是男人的声音。

  突然,一道电光闪过,将长空撕裂。一个人影自九天之外飞来,独孤风的长剑已经出手!那“老妪”尚未动手,独孤风竟会抢先拔剑,他几时变得这般性急了?

  空中一黑一白的两道身影闪过,转眼便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那朵带着迷魂香味的花已掉落在地。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小童跑上前去,拾起花朵就用鼻子使劲地嗅。他的另一只手上还抓着一个小风车,河边的风虽大,可那小风车却一点儿也不转动。

  吕莹见状大惊,忙上前止道:“不要闻!那花……”吕莹的声音突然顿住,倒在了地上。

  那“小童”手上的风车已在转动,风车正不断地喷出一股股白烟。那“小童”将花扔掉,神气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小风车,满脸狞笑地说道:“小美人儿,这才是真正的迷魂香!哈…哈…哈…哈……”

  话分两头,却说独孤风追赶那黑衣“老妪”。那“老妪”的轻功虽也极是高明,可如何比得上独孤风?那“老妪”还没跑出多远,忽见眼前一道白影闪过,一个白衣少年翩然落下,宛若神仙。

  那“老妪”被独孤风阻了去路,也不跑了,只是喝问道:“臭小子!你可识得我?”

  独孤风淡淡地说道:“不认识。我只知道你不是‘采?花蜂’。”

  那“老妪”一揭头巾,露出一张蛤蟆般的面目来,自得道:“当然不是!老子是……”“老妪”的声音忽然顿住,因为独孤风已经不见了。

  那“老妪”骇得呆了,他从未见识过如此高明的轻功。一个少年的轻功竟能达到如此地步,实在骇人。

  长亭上,已没了吕莹的身影。人去亭空,亭外的人群也陆续散去了。

  却说独孤风返回长亭之时,恰好见到一个矮小的身影背着一少女飞上了屋顶。不消说,那少女正是吕莹。独孤风看见吕莹被采?花蜂掳去,不忧反喜。他足下三点,便跟了上去。

  独孤风要想赶上采?花蜂,易如反掌。可他要想跟踪江湖老手采?花蜂,可就难如登天了。只因独孤风从来都以谦谦君子自持,这种偷偷摸摸的事,他哪能做得好?

  采?花蜂的轻功虽远不如独孤风,可他好像能发现身后有人在跟踪。采?花蜂带着独孤风在百花镇兜了几个圈子,这才贼头贼脑地四下察看,望得没人了,他将身一闪,隐入了百花镇旁的丛林之中。

  那树林中草木障路花迷眼,宛若迷阵。独孤风轻功如神,一路跟去,倒也没把那采?花蜂给跟丢了。那采?花蜂也是轻功绝顶之辈,他虽身负一人,却仍奔行极快,转眼便跑出了十数里路。

  采?花蜂在一株大杨树下忽然停下。这株大杨树的树干极粗,纵有七八个彪形大汉亦难合抱。独孤风望见,采?花蜂将吕莹放在了地上,口中念念有词,好像在念咒一般,接着他围着那株大树左转三圈,右转三圈,好似推磨一般。采?花蜂闹腾了一番,又背起吕莹,转到树后,连叫三声“开门,即现清华洞府。”其后,再不闻任何声响。

  独孤风等了许久也不见动静,便小心地绕到那株大杨树的后面,要一探究竟。此时树后哪还有什么人影?独孤风立即自树丛中飞出,仔细地观察着这株大杨树。独孤风发现,这大树上竟有一扇门,门上还摆了一卦,坎下离上,独孤风识得那是《易经》六十四卦的最后一卦——未济卦。

  以念咒贴符之法开门,这是鬼神之说,不足为信,这门上必有机关。独孤风也不学那采?花蜂念咒转圈,他只是轻轻一拉,那道木门便被他拉开了。这门开得如此容易,倒是大出独孤风的意料之外。木门被拉开之时,独孤风听得“啪”的一声脆响,木门上的卦已变,乾上乾下,第六十四卦未济卦已变成了第一卦乾卦。

  树干虽粗,可那木门之内却极狭,四围皆是铁壁。木门再次关起,木门上的乾卦仍未变,这一次,独孤风无论使出多大的力,都不能把那道木门打开了。

  就在木门被关上的一瞬间,树干之内万箭齐射,铁矢自四面八方涌出,两道铁栅栏上下相移。在这样狭小的空间内,长剑根本无法施展,无数的暗器自四面的铁壁上激射而至,在这种情形之下,纵然是大罗金仙,恐怕也难逃此厄,更何况是肉体凡胎的独孤风!

  独孤风竟然没有死!非但如此,他还毫发无伤!不是独孤风的本事比大罗神仙还高,只因他刚才根本就没有进到那门里去。独孤风自小熟习机关暗器,刚才在开门之时,他已经觉察到了门后的危险,因此没有进去,这才逃过了这一劫。

  独孤风站在木门前,过了一会儿,他又听得“啪”的一声,木门上的乾卦又变成了未济卦。独孤风看着那卦象,嘴角微微一笑。

  独孤风伸出手去,将木门那坎下离上的第六十四卦未济卦改成了离下坎上的第六十三卦既济卦。独孤风打开木门,放心地走了进去。

  独孤风取出火折子,他见到满地的箭簇竟有三尺多厚,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此机关,纵有张太虚、王定乾的本事,也必定要被飞箭射成个刺猬。

  那树干之内,上下并无出路,只是对面又有一扇门。坤上乾下,那门上摆的是第十二否卦。独孤风依照前法,将那坤上乾下的第十二卦否卦改成了坤下乾上的第十一卦泰卦。

  独孤风推门而入。此刻,他的对面,还是一扇门。独孤风不知吕莹的去向,担忧其安危,他也不敢犹豫,很快就打开了这第三道门。

  待得第三道门打开之时,独孤风傻眼了。他已经走出了杨树的树干,转到了这株大树的前头。

  那采?花蜂在独孤风进第一道门的时候,就背着吕莹离开了大杨树。那采?花蜂轻功绝顶,早已不知跑到何处去了。

  采?花蜂跟丢了,吕莹也不知被他掳到何处去了,独孤风第一次感到了万念俱灰的绝望。

  一里外的树林中突然惊起一群飞鸟。独孤风大喜,马上施展起他那天下无二的轻功,箭一般朝着飞鸟惊起的方向奔去。

  果然,独孤风的判断没有错。一路之上,独孤风发现了许多碎布,这碎布正是吕莹身上的。独孤风明确了路线,顿时精神大振,当下脚下加劲,发足疾奔。独孤风必须尽快地赶上采?花蜂,毕竟一个少女的身上,能有多少碎布可以撕呢?

  又追出了里许,独孤风已能瞧见采?花蜂的身影了。眼看就要赶上采?花蜂了,谁知那采?花蜂忽地身影一闪,隐没在了一片花林之间。

  独孤风进了那片花林,走了半日,竟发现又回到了原地!这片花林原来是一个大迷阵。正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独孤风虽精通奇门之术,可他现如今身在局中,又不得见迷阵的全貌,一时倒让这阵法给迷住了。

  独孤风飞身而起,站在了一棵较高的大树之上,把这片花林的布置给瞧了个透,原来是个六花阵,这如何难得住独孤风?当下独孤风分花踏叶,不一会儿,便走出了这片林子。

  林子的尽头是一座高高的庄院。那庄院的大门紧闭,大门外的匾额上龙飞凤舞的写着“花间山庄”四个大字。院子四围皆是高墙,墙高二十余丈,且十分光滑,并无可以攀爬之处。如此高墙,纵是轻功再高的人也难以一跃而上,“轻功甲天下”的魏子洞不能,“紫猫侠”独孤风也不能。

  却不知独孤风要如何进入这花间山庄,吕莹的下落又是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