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五十四回 莫侠几丧九重狱 魏鼠险逃五指山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117 2016-08-10 14:46:00

  却说独孤风与吕莹将烛阴蟒的牙带回到京凉山屠龙帮总舵。吕莹独自把蟒牙送至上官甜儿处,独孤风心中有事,去了一趟聚义厅。

  偌大的一座聚义厅,竟无半点声息。厅中的九把交椅,倒空了八把。军师兰志南正襟危坐,面露愁容。这个书画丛中的名儒、好汉堆里的军师,面对清鞑子的千军万马,而能指挥若定。如今他愁容外现,看来屠龙帮是遇上极大的难处了。

  眼见赵员外、赵小姐接连被人劫走,众屠龙好汉却无能为力。如今,屠龙帮帮主李玄跟三当家孙和皆身负重伤,命在旦夕。栋即塌,梁将毁,现在的屠龙帮总舵可说是大厦将倾,于此危急存亡之秋,兰志南亦感自己独木难支,他又怎能不忧,如何不愁?

  太虚山上,独孤风无意听到采?花蜂和他几位师兄的对话,不知为何,心中竟担忧起屠龙帮的几位当家来。独孤风来到聚义厅,见五当家商季和八当家魏子洞都不在座,李小武与蓝孤芳他们俩也不在厅内。独孤风心中更是担忧,便问军师其故。

  军师兰志南见到了独孤风,听说给李帮主和孙三当家解毒的药材终于找着了,心下大宽。兰志南长吁了一口气,把刚才的事情向独孤风说了。

  原来,就在独孤风去太虚山之时,屠龙帮总舵接到一封飞鸽传书。信上说,只要屠龙帮有一位当家敢去刑部自首,他们催命堂便立即放归赵员外。其时,聚义厅内恰有三位当家,军师兰志南、五当家商季和八当家魏子洞。损己利人的事,魏子洞这家伙是绝不会争先的。军师兰志南在京城以教书先生的身份示人,如今当然不可自露形迹,何况现在屠龙帮群龙无首,正须兰志南主持帮中事务,再说若让这个读书出身的兰志南去那刑部大牢,他又如何能挨得住那许多的大刑。五当家商季自告奋勇,他这个屠龙帮的刑堂堂主也想见识见识大清刑部的手段。兰志南权衡利弊,只得让商季去了刑部大牢。

  商季离开京凉山之后,兰志南便让八当家魏子洞去赵府跟七当家莫子钜会合,打听赵员外的消息。

  魏子洞从赵员外府回到屠龙帮总舵,竟说他既没有见到赵员外,也没有见到七当家莫子钜,就连赵府管家老邵也不见了踪影。兰志南听后思量了一阵,又让魏子洞赶去刑部,探望商季。

  刑部的铁牢能拦住别人,如何拦得住“轻功甲天下”的魏子洞?魏子洞几下腾跃,便进了刑部大牢。进来容易,可要在这里找人却极为不易。这刑部的牢房少说也有千百间,且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想找个人出来,谈何容易。

  魏子洞寻了片刻,便听得打斗之声。魏子洞循声而去,只见一个汉子右手执着开山锤、左手拿着碎石凿,正跟一个丈二金刚般大汉恶斗;一旁,还有一个身形瘦小的黑衣人在掠阵。那手执锤、凿的好汉不是别人,正是屠龙帮七当家莫子钜,那个丈二金刚般的大汉则是“不动罗汉”云里峰,而在一旁掠阵的黑衣人就是“采?花三蜂”之一。

  莫子钜武艺精熟,抡锤舞凿,有如双龙出洞,一招一式皆已有十分的火候了。那云里峰赤手空拳,凭着一双肉掌与莫子钜的兵刃相接,竟然丝毫不落下风。莫子钜出招迅捷,快若飞豹搏兔;云里峰却稳如泰山,身如磐石不动。云里峰五指如山,渐渐地,莫子钜已被其掌风所笼罩。

  莫子钜被云里峰的掌风压得透不过气来,手上一慢,破绽已露。莫子钜的破绽在后心,这早被一旁的采?花蜂瞧得去了。那采?花蜂无耻之尤,见了这破绽,如何肯放过?精光一闪,采?花蜂的掌中已多了把匕首。他看准莫子钜的后心,狠刺过去。

  谁知采?花蜂刚踏出两步,他的手背和脸颊上便重重地挨了两下,匕首也掉在了地上。魏子洞见这采?花蜂竟想要暗算他七哥,双腿连环飞出,狠狠地教训了他一顿。

  魏子洞怒气未消,右脚向前踏出一步,同时左脚飞起,把采?花蜂踢了个狗吃屎。魏子洞指着地上的采?花蜂狠狠骂道:“狗东西!竟敢偷袭我七哥,看我不打死你!”

  采?花蜂见魏子洞又抬起左脚,可吓坏了。他急中生智,结结巴巴地说道:“慢…慢着,你…你有…有…有种就跟我比轻功!”

  魏子洞听了这话,大笑不止,也学他结巴的样子说道:“你…你…你个小东西,跟…跟…跟我比轻功?你小子知道老子是谁吗?哈…哈…哈…哈……”

  就在魏子洞大笑之时,采?花蜂转身拔腿就跑。采?花蜂的轻功是高,可终究不及魏子洞。采?花蜂只觉眼前一花,一个快如鬼魅般的身影便到了他跟前。等采?花蜂看清那人是谁之后,魏子洞手掌挥出,采?花蜂的脸上早挨了两巴掌。

  采?花蜂如何斗得过魏子洞?采?花蜂所长者,仅轻功、采?花二者而已,且他的轻功还不如魏子洞。而那魏子洞可不止是脚下的轻功厉害,他手上的功夫也很是高明,那日魏子洞能在三清宫中戏弄王安坤手下“风、雨、雷、电”四大弟子,足见其手段之高强。

  采?花蜂斗不过魏子洞,可一山还有一山高,总有人能治得了魏子洞。不幸的是,那个能治魏子洞的人恰好就在这里。云里峰左掌猛得拍出,把莫子钜逼退了五步,跟着右掌推出,一掌直击魏子洞。掌力排山般袭来,魏子洞既不及避开,又不敢硬接,他的身子早被云里峰的掌风卷起,重重地摔在了墙上。

  云里峰冷哼一声,说道:“老子还以为你是什么高手?屠龙帮的老幺,也敢在我面前叫嚣!你们两兄弟一起上!老子倒要看看你们屠龙帮的大侠都有些什么手段?喂,兀那淫贼听好了,你若是再敢下冷手,可别怪老子不留情面!”

  魏子洞被云里峰的掌风摔出,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脑子嗡嗡作响,嘴里“嗯嗯、呀呀”地直呼疼,一时站都站不起来,哪里还能再动手。魏子洞听得莫子钜焦急的声音:“老八,快回去告诉军师,就说赵员外已经回府了,他和老邵都在我修的密室之中。还有,鞑子有走狗相助,叫军师千万别再让弟兄们来刑部大牢了,眼下帮主伤势未愈,弟兄们还不是这些走狗的对手。快去!”

  云里峰听后恼羞成怒,大吼一声,喝道:“找死!”喝声中,云里峰掌中运足了十成的劲力,一双铁掌“霍”地拍出。接着,便有锤、凿落地的声音。

  莫子钜确是一个硬汉!他被云里峰的掌风击中,锤、凿皆失;他直退了十几步,才重重地撞在了一面墙上。莫子钜拼命地靠在墙上,尽量不使自己的身子瘫下去,若是他身上还有一丝的力气,他定会走上前去拾起自己的兵刃来。此时莫子钜浑身痛如寸磔,他忍着剧痛,竟连哼也不哼一声。要是换了魏子洞那个家伙,他不疼得晕倒,也定会“哇哇”直叫。

  魏子洞挨的那一掌远不及莫子钜挨的重,片刻后即能行动自如。他仗着自己轻功绝顶,就想带着莫子钜一起逃走。他脚尖只轻轻一点,立即便飞出数十丈远。谁知魏子洞刚一行动,云里峰的掌风立至,魏子洞的身子都在其掌风之中。

  云里峰冷笑道:“别以为轻功好就能逃得了,老子正好是你们这些轻功高手的克星!就算是齐天大圣孙猴子来了,也难逃老子的‘五指山’,何况是你这小小的魏耗子呢?”

  莫子钜缓了几口气,拼尽全力说道:“老八,你先去告诉军师,别让弟兄们来送死。咳咳……快去!我…咳…我的本事你知道,咳…一个小小的…咳小小的天牢困不住我。”莫子钜的话越说越急,气息越来越弱,声音也越说越小,到最后几乎听不见了。显然,莫子钜已受了极重的内伤。

  魏子洞无法,只得离去。可那刑部大牢也不是别人想走就能走的地方。说也奇怪,不管魏子洞如何奔逃,云里峰的掌风始终不离他左右。魏子洞的身子已完全笼罩在那怪异的掌风之中,进退不得。更要命的是,他只要略一迟疑,云里峰的铁掌立至,倘若避得稍慢些,魏子洞的天灵盖便难保了。

  破空声起,两般兵器掷向了云里峰的后背。云里峰如何不晓,他转身连拍两掌,莫子钜的开山锤和碎石凿便无力地落了下来。魏子洞的轻功何等高明,得了这么一个空档,岂有逃不脱之理?

  魏子洞遇到了云里峰这般可怕的对手,真是吓坏了。他回到京凉山屠龙帮总舵,大口喘着气,连喝了几大碗酒,才对军师缓缓道出了方才之事。此时,二当家蓝孤芳和四当家李小武正好也在聚义厅内。

  军师兰志南忙下军令,寨中弟兄不得私自下山,违者帮规处置。其他的人下不了山,李小武和蓝孤芳还是有本事离去的。这二人俱是少年心性,听说自己的五叔和七叔被困天牢,如何不去营救?

  毕竟不知李小武和蓝孤芳要如何救出商、莫二位当家来,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