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六十回 女侠刺雍起元亨 牝马屠龙兆利贞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542 2016-08-10 14:46:00

  “就是你。”那蓝衣中年汉子对着鱼娘上下打量了一番,又看了看手下殷勤递来的画像,淡淡地说出了这三个字。

  鱼娘挨紧着白马,她听不懂蓝衣汉子的吴语。鱼娘害怕地瞟了那蓝衣汉子一眼,只见他的面皮比寻常女子还白净,身段比一般倡伶还娇柔,浑身带着三分女儿气。鱼娘见他非但相貌并无半分凶恶之处,反而还有一股好似自己隔壁大姐般的亲和力,心中的戒惧之心稍减。

  后来的那班恶汉见了鱼娘这般水灵的小姑娘,只瞧得两眼发直,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而那那蓝衣汉子望过鱼娘之后,便不再瞧她一眼;可他一望到鱼娘身后那匹白马,立时目放异彩,如获至宝。

  白马长啸,其势入云,将冲青霄。那蓝衣汉子似乎也被白马的神威所慑,小心地朝马儿走去;他见到白马如此好看,也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抚其马背。那蓝衣汉子很是喜欢这白马,可白马好像一点儿也不喜欢他,那汉子的手刚一送出,白马一声长嘶,其威势便将他逼退了数步。

  但见白马高扬前蹄,身子立起,作追风登云之势。风声起处,白马的双蹄已到了那蓝衣汉子的胸前。那蓝衣汉子的神情相貌虽有几分女儿态,可施展起手段来,倒颇有大家风范。那汉子眼明手快,他望见白马扬蹄,早闪身避开了,其动作轻灵之极,显是江湖上第一流的高手。方才白马蹄起处,一下就踢废了“镇湖大虾米”李四,再一下又报销了“翻江老泥鳅”张三。白马如此神骏,直教两个水寇小头目转眼便倒在了马蹄之下,其身手足可与当世一流的高手比肩。而那蓝衣汉子究竟是什么来头,竟能轻易避开白马的一击!

  那蓝衣汉子便是“苍溟金鳌”洛仲沨,江南三十六大水寨的二头领。他那“镇海叉”在当世“百兵谱”上的排名仅次于“北海蛟龙”洛伯沣,也可以算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了。洛仲沨看了一眼已倒毙在地的李四,脸上也不见哀怒之色,须知那“镇湖大虾米”李四可是他最得力的助手。不知何时,落在草地上的渔叉已到了洛仲沨的手里,洛仲沨恼那白马竟敢在他手下面前踢他,他一翻渔叉,指着白马骂了声:“小畜生!”言毕,洛仲沨手中的一把渔叉立时化作了千万把,如浪潮般朝那白马涌去。

  白马刚才一击未中,正要作势再击,可马蹄方起,洛仲沨的渔叉立至。洛仲沨的身法有如鬼魅,他手中的渔叉若行云流水,看似阴柔,其实势若黄河之水天上来,其万钧之威不可挡。白马急嘶,望着渔叉如漫天雪片般飞至,马儿四蹄乱舞乱蹈,左右腾挪若游龙,旁人只见到一团白影在闪动。

  白马忽地一声惨啸,雪白的马背上已多了一道殷红。鱼娘见状,心疼极了,当下便要不顾性命地冲上前去拦阻洛仲沨;可她双肩被洛仲沨的手下死死按住,半分也动弹不得。

  顿时四下风起,惨嘶声中,白马负痛,急得一跃三丈,跳在了远处的岸边,白马前蹄踏石,临风长啸,其势冲天,好似龙从云中起、麒自雾里来,旁人得见如此神驹,莫不侧目。白马睥睨,雄视河岸,欲效汉末的卢马跃檀溪之故事。白马目光流转,看到鱼娘正被两个恶汉紧紧抓住,它立时缩回了马蹄。

  白马鼻头耸动,好像闻到了什么熟悉的味道。蹄飞马扬,白马立起身子,朝着河对岸五次长嘶,三声长两声短。接着白影又起,白马如风般冲向鱼娘。“砰”、“砰”两声,鱼娘身边的那两条恶汉还未及作出反应,已被白马踢翻在地。

  一道蓝影闪过,不知何时,洛仲沨已翻身跃上了马背。那洛仲沨双腿极是有力,他夹紧马身,不管白马如何翻腾跳跃,依然不坠。洛仲沨下盘虽稳,可上半身还是如花枝般在暴风中乱颤。

  破风声起,四枚暗器分上、中、左、右四路打向洛仲沨。洛仲沨闻声,立即扯住马鬃,白马吃痛不过,昂首扬蹄,立起身来,洛仲沨乘势紧贴马背,将自己藏在马颈之后。这白马虽是举世罕见的神驹,可为了保命,洛仲沨也不惜牺牲这匹难得的宝马。暗器激射而来,眼看那四枚暗器都要打在白马身上了,旁边响起了两声少女的惊呼。一声是鱼娘发出的,另一个声音清甜之极,不似凡尘俗世所有,却是谁家女子所发?

  秋风卷地,吹得白马睁不开眼睛,而此刻暗器离白马仅有一线。风中剑光起,连续四声清脆的“铛铛”声后,四柄寸许长的小剑落在了地上。剑若游龙,剑身只一翻,便欺到了洛仲沨的胸口。那洛仲沨也并非浪得虚名之辈,其身法轻灵如水,一般的利刃莫想碰着他的身,他瞧见长剑逼至,早泥鳅般地滑开了。那一记快剑虽不曾触及洛仲沨,却也将他从马背上逼退了。

  地上那四柄小剑正是吕莹的独门暗器。一个仙子般的人物凌波而至,方才还狂野如龙的白马一见到这女子,便撒娇般地轻嘶一声,随即飞奔至桥上女子的跟前,不停地用头蹭着那女子,口中轻嘶不断,桥头上神仙般的女子也含笑着抚摸白马的头。一旁的蓝衣恶汉们见了那女子,早忘了自己的老子是什么姓了,魂都丢了;就连洛仲沨见到那女子,眼中也瞧不见白马了。那女子实在是天上才有的人物,纵是世间凡品中的至宝,也万难及得上那女子半分。

  “师父!”鱼娘一见到那神仙般的女子,立即高兴地喊道。鱼娘一声“师父”喊出,眼睛立时就直了。她见到一个白衣美少年翩然落下,飘飘然有神仙之概,其面如冠玉,纵潘安再世、宋玉重生,亦不过如此。那洛仲沨貌若女子,长相也很是不差,可与这少年一比,便立刻成了麒麟跟前的骡马了。

  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江南鼎鼎有名的大侠女——“吕四娘”吕莹。不消说,那位在千钧一发之际挑落四枚暗器、一剑逼退江南大豪巨寇“苍溟金鳌”洛仲沨的人物,就是独孤风了。他二人今日得遇白马,倒是应了那位神秘老者“利牝马之贞”的预言。

  那匹白马正是吕莹的坐骑“踏雪”。那日吕莹法场救姊,身受重伤,独孤风骑着踏雪把吕莹带回独孤医馆。后来屠龙帮军师兰志南为将独孤风逼上京凉山,用计扮官兵火烧独孤医馆,慌乱中踏雪挣脱缰绳逃出了火海,自此便与吕莹失散了,其后吕莹多方找寻皆无果。踏雪离了独孤医馆,一路狂奔,遍寻不着自己的主人,也不知怎么的,就跑到了京凉山西南方的一个小渔村里,被鱼娘见着了。鱼娘在独孤武馆里见过吕莹的白马,因此识得它,鱼娘可怜其与主人失散,便把踏雪带回自己家中善加喂养。直到今日,踏雪方与故主吕莹重逢。吕莹见到踏雪背上的伤痕,心疼极了,忙取出伤药,小心地给它擦拭。

  “好一位标致的压寨夫人!来人啊,把这三人和白马一起围起来!美人、小姑娘和白马留下,至于这个丑八怪少年,剁了他!”洛仲沨下令道,他那娘娘腔的声音竟然极具威严。他说到独孤风时,忍不住斜眼瞧了他一眼,声音中难掩其满腹的妒意。

  江南水寇的规矩极严,“苍溟金鳌”洛仲沨一声令下,那班蓝衣恶汉立即朝着独孤风他们扑了过去。独孤风手下剑光闪动,剑尖灵活地挑起地上的四柄小剑,只见四道电光在恶汉群中飞旋不止,小剑打在铜鱼竿、铁渔叉之上,金铁交击之声不绝。独孤风忽地大袖一挥,空中电闪立即止息,那四柄小剑早被独孤风绰在了手中。那小剑是吕莹的贴身暗器,独孤风立刻背对着吕莹把小剑还给了她;大敌当前,独孤风也不敢去看吕莹那惊世的容颜,怕乱了自己的心神。再看那班蓝衣恶汉,他们抓着鱼竿、渔叉的手俱是颤抖不已,有几个甚至连掌中的兵器都掉了。

  洛仲沨大惊,那班手下都是他千挑万选出来的江湖好手,如今却被一个少年轻而易举地打掉了手中的兵器!从头到尾,众人都只见到独孤风一动不动的站着,就连洛仲沨也未曾看清独孤风到底是如何出手的。过了一会儿,洛仲沨又怪笑着说道:“原来是你这小子在作怪!我说老九采?花从未失手,怎么会折在一个小小的渔村里,还说什么‘有鬼’之类的屁话。原来是你这小鬼在作怪!能胜得了我九师弟,你小子的功夫也算是不错了,可你小子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看我今天不拆了你的骨头!”

  原来,那“采?花蜂”近日专在这小渔村一带作案。数天前,那“采?花蜂”在村里望见了鱼娘,等探明了她的住处后,便寄出了《采?花帖》。当晚,一人在暗中以绝世神功吓退了“采?花蜂”。“采?花蜂”以为是鬼魅在作祟,自此再也不敢来踏入这个小渔村半步。这事发生在几天之前,可独孤风今日却是第一次踏入渔村,因此那个吓走“采?花蜂”的高手绝不会是他。十余年来,“采?花三蜂”采?花无数,却只失手过两次,第一次失手是那只倒霉的“采?花蜂”醉酒之后竟然稀里糊涂地采到了江南第一女侠吕四娘的头上,结果被吕莹一剑给解决了;其第二次失手,便是在这小渔村里了。当日,屠龙帮商季、莫子钜和魏子洞这三大小偷的克星在赵府联手拒贼,可结果赵家小姐还是被那“采?花双蜂”给掳走了,这个小渔村里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绝世高人,竟然能把“采?花蜂”给吓跑了!何况那“采?花蜂”的轻功极高,纵是“轻功甲天下”的魏子洞恐怕也没有在他面前扮鬼的能耐,却不知那个吓走“采?花蜂”的高人究竟是谁?

  洛仲沨手中的渔叉忽地一化为三,分别刺向独孤风的咽喉、胸口和腹部,其出手之快,绝不亚于独孤风适才一剑。银光三闪,劲风袭面,渔叉早到了独孤风的身前,可独孤风好像还未及反应,依然站着一动不动。一旁的鱼娘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吕莹也紧张地瞧着,香汗满手。却不知独孤风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