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五十三回 金乌掌挫少年威 血滴子令美人愁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199 2016-08-10 14:46:00

  却说那黑衣人就是“采?花三蜂”之一,一个不入流的采?花贼;可他的八位师兄,却都是江湖上了不得的大人物。这八人并非正道人物,他们介于正邪之间,对武林是害多益少。若论武林名望,这八人自是比不上屠龙帮的那几位大侠;可若论将江湖名头之响,这八人绝不输于屠龙帮的几位当家(当然,李玄帮主除外)。“采?花蜂”的八师兄是“无常老爷”司徒剑锋,七师兄是“没羽飞将”二月枫,四师兄是“南天火神”祝侯烽,此三人,前边已经提及。

  “采?花蜂”的五师兄,名唤作“不动罗汉”云里峰,就是在太虚山下碰见独孤风他们、又被吕莹误刺一剑的金刚大汉。此人一身横练功夫,刀枪不入,故而被吕莹的宝剑刺中却丝毫没事。这“不动罗汉”云里峰犹精掌法,其掌力足以与祝侯烽并驾齐驱。然而,他跟祝侯烽虽都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徒弟,二人的掌法却大不相同。祝侯烽的“金乌神掌”前边已经提及,他的掌法并没有太多花哨的动作,其招式虽简单,掌意却极深,掌力更是惊人,每一掌都蕴有极深的内劲。祝侯烽的掌法以极强的内力为底,云里峰的掌法则以极大的外劲为表。云里峰的掌法也是奥妙无穷,他每一掌拍出,如山走,如岳行,其势冲斗牛,其威震四海,他出手看起来虽慢,然而纵是轻功极高之人,也要被他的掌风所笼罩,无法逃脱,故而江湖中人称其手掌为“五指山”。这“不动罗汉”云里峰自夸能力敌万人,这的确有些过了,不过要他赤手空拳的对付百十个彪形大汉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京城内的高手虽多,可要找出一个能跟云里峰斗个旗鼓相当的硬手,实在不容易!就算把“冥王刀”王安坤的“风、雨、雷、电”四大弟子都加在一块儿,能跟云里峰绷个平手已是十分不错了。那两个能与云里峰斗个不相上下的“小子”究竟是谁呢?

  “小兄弟,烛阴蟒的牙齿你先拿去!你家小姑娘的小脸我下次再看!”二月枫话音刚落,便不见了踪影,其轻功之高,并不在“采?花蜂”之下。

  独孤风望其背影,深感其赠牙之恩,一时并未顾及其他事情。

  “吃我一掌!”祝侯烽突然一声暴喝,发狂般出掌,一掌直击独孤风的胸口。

  这一下事出突然,独孤风毫无防备;而那祝侯烽出掌又实在太快,独孤风的胸口早挨了一掌。

  祝侯烽的掌法确实了得,他这一记“金乌神掌”当真是霸道之极。独孤风挨了这一掌,立时内劲翻涌,一口灼热的真气在体内游走,直痛得他有如置身火海,天火烧其天灵,地火焚其涌泉,四肢五脏都将化作了火焰,纵有九天甘露,也难息灭这把火。

  吕莹见状,又惊又急,娇叱道:“你做什么!”

  吕莹的话音刚落,一道红影便如飞般扑向吕莹。刚才吕莹见到祝侯烽出掌打伤了独孤风,她怎会没有防备?红影一动,吕莹便如飞燕般向后退去。吕莹娴静时有处子之仪容,闭月羞花;她行动时有脱兔之迅疾,踏云追风。祝侯烽的轻功自然是比不上吕莹的。

  可那祝侯烽轻功虽不及吕莹,可掌力实在惊人。吕莹与祝侯烽的距离虽越来越远,可吕莹的身子却一寸寸地被笼罩在祝侯烽的掌风之下。虽是冷雨浇身,吕莹却依然感到祝侯烽的掌风灼热难当,她浑身的劲力也好像都被这滚烫的掌风给化去了。

  这祝侯烽确是当今武林一等一的高手!吕莹剑法极高,乃江南之翘楚;可一到了祝侯烽的面前,却有如娇花遇北风、柔燕逢苍鹰,招架尚无功,还手更无力。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此语确实不假。

  “锵”的一声,剑作龙吟。一道白影有如九天飞龙,忽地横在了祝侯烽与吕莹之间。此人不是独孤风是谁?

  只见独孤风挥动宝剑,一顺一逆,在空中慢慢地画了两个圈。吕莹吃吃地望着独孤风,她已感觉不到祝侯烽那灼烫的掌风了,可她的脸却更红了。

  “好小子,你竟能接下老子的‘金乌神掌’!再看掌!”祝侯烽狂吼道。祝侯烽这次运足了内力,运劲于掌,这一掌若是打出,便是再有两个独孤风也难以抵挡。

  可是,祝侯烽并没有出掌。他的掌力远胜于独孤风,可动作却比独孤风慢了半拍。祝侯烽只觉眼前一花,独孤风的剑竟已到了他颔下,剑尖直指其咽喉。

  祝侯烽仰天狂笑道:“真是后生可畏!”

  “多谢前辈手下留情!”独孤风收剑说道,他可不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南天火神”那第二记“金乌神掌”没有出手,绝非独孤风快剑之功!独孤风现在还能好好的站在祝侯烽面前,正是因为祝侯烽根本无心伤他。

  接着,祝侯烽又问独孤风道:“小兄弟,你可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要打你一掌?”

  独孤风答道:“晚辈不知。”

  祝侯烽忽而一改疯癫之状,语重心长地说道:“小兄弟,江湖上有句老话,说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跟这位小姑娘年纪轻轻,竟已有这般武学修为,想来也都是极聪慧之人。可是,我看你们毫无心机,完全不懂防范他人,你们这样行走江湖,可是要吃大亏的呀。我刚才打你那掌,用了我两成的力道,你的内脏没被震坏,可你那内伤没个十天半个月是养不好的。我打你这一掌,就是要你记住‘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句话!你知道了吗,啊?”

  独孤风得了祝侯烽的好言教诲,心中虽不以为然,却十分感激。独孤风心想:“人性本善,人无信不立,陌路相逢而能互信,方是贤士之风。左右相疑,上下相欺,此不为我所取。”独孤风心中如此思想,他见祝侯烽也是好心相劝,他也并未出言反驳。

  二月枫和采?花蜂已去了刑部,祝侯烽身为他们的师兄,自然也要去帮忙。祝侯烽临行前还不放心,又补了一句:“小兄弟,记住我的话,防人之心不可无!否则不管你武功有多高,最后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无法知道!我走了。”说完,一道红影闪过,祝侯烽也不见了踪影。

  独孤风感激祝侯烽的好言相劝,却没记住祝侯烽的“好言”。这世上,长辈对晚辈的谆谆教导,晚辈能听进去的恐怕也没有几句。祝侯烽可以有防人之心,独孤风却绝不会无端怀疑他人,只因独孤风是个真君子。正因为独孤风是个真君子,他才能在祝侯烽这个半疯半狂的绝顶高手面前活命。相由心生,独孤风有真君子之心,方有真君子之行,倘若换了一个喜欢矫揉造作的伪君子,定会惹得祝侯烽发怒,江湖上也不知有多少外表看似和气的“君子”、“大侠”命丧于祝侯烽的掌下。祝侯烽会杀这些人,竟然只是因为他瞧见了这些伪君子惺惺作态,心里觉得恶心,便出手料理了他们。看来,这祝侯烽在江湖上确实是个令人恐惧的疯子高手,那些喜欢做作的伪君子更是尤为害怕。

  独孤风解下衣襟,将那颗有手臂般长的蟒牙包好,小心拎着,跟吕莹一起下山去了。

  一路上,吕莹忧心忡忡。她忽然喜道:“你能打败铁帽先生,那你一定知道如何破解血滴子了!”

  独孤风也不炫己能,直言道:“不能。铁帽老先生会战败,是吃了年老的亏,当时他的血滴子还未来得及出手。若是换了二月枫前辈这样年少一些的高手,输的人恐怕就是我了。”

  吕莹听后,失望地问道:“难道没有什么办法能破血滴子吗?”

  独孤风听了,觉得十分不好意思,说道:“我师父倒会破解之法,可是我没有好好去学。”

  吕莹轻叹了一声,她想到自己的剑法并未练成,便要来京刺雍,这跟“学艺未精”的独孤风倒有些相似。

  吕莹又问道:“那血滴子如此厉害,究竟是何来历?”

  独孤风想了想,答道:“我只知道个大概。在大唐之时,万国来朝,中原巧匠与胡人共制血滴子,一时风靡武林,江湖之人多以之为暗器。那时血滴子还是一般的暗器,并不似如今这般可怕。盛极而衰,自然之道,中原使血滴子的人渐渐少了,江湖中又多有门户相闭、师父留手的陋习,这血滴子便失传了。可这血滴子虽在中原失传了,可在海外尚有遗迹。我们蓬莱岛上便有这门暗器,还有那倭国的岛上也是有的。唐朝之时,倭国派遣唐使来中原学习文化,也把这血滴子的本事学会了,倭国极高明的忍者便会使血滴子,不过经他们变化后的血滴子阴损狠毒之极,与二月枫前辈所使的血滴子又有不同。二月枫前辈的血滴子乃是西域一脉,中原的血滴子流到西域,几经改良,又流回中土,到了雍正皇帝的手上。雍正皇帝手下能工巧匠甚多,不知他们会把那血滴子改造成如何模样,将它变得有多可怕?不过,邪不胜正,我们定然能找出其中的破绽!”

  吕莹默然不语。过了好久她才强颜笑道:“你打败过蓬莱岛上的血滴子高手,我也一定能打败雍正身边的血滴子高手!”

  过了会儿,吕莹又说道:“原来你是住在蓬莱仙山的人。我听师父说,蓬莱山是神话故事里的仙山,上面住的都是神仙,福、禄、寿三星的洞府就在那儿。想不到这世上还真的有蓬莱仙山,你住在上面,碰见过神仙了吗?将来我大仇得报,一定要去你们蓬莱山看看……”

  独孤风与吕莹一路闲谈,不觉已回到了京凉山屠龙帮总舵。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