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六十一回 人算西南利得朋 天意二八缘为师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799 2016-08-10 14:46:00

  却说洛仲沨手中的渔叉忽地一化为三,分别刺向独孤风咽喉、胸口和腹部的三处要害。这一招大有名堂,唤作“老子一爇化三清”,乃是道教绝艺,此招精妙绝伦、奥秘无穷,绝不亚于江湖上任一门派的镇派武功。

  独孤风浑身早被劲风所笼罩。只见渔叉势若洪水,向独孤风奔泻而去。那渔叉两面三尖,九点银光暴雨般朝着独孤风身上打去。那九点银光落九天,眼看就要刺穿独孤风的衣裳了,他竟然还是一动都不动!

  突然,独孤风的眼中爆出了两道精光。只听“锵”的一声,洛仲沨手中的渔叉复又三合为一,停在了独孤风的胸前,再也进不得半分。独孤风的长剑已牢牢地架住了那把渔叉。

  一旁的鱼娘可吓坏了,吕莹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天幸独孤风毫发无伤,吕莹一颗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洛仲沨怔住了,他实在是没有料到,一个花瓶似的少年竟能看破他招式的虚实!最可怕的是,这个少年在接下他苦练了数十年的绝招之时,竟能那般的气定神闲。自此,洛仲沨方信“宣父畏少年”之事不假。

  洛仲沨的右手已在发抖,他为南地之雄,绝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儿就害怕得发抖。只见洛仲沨手中的渔叉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很快,银光已化作了一片潮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将独孤风裹住。

  独孤风出剑如风,立时在周身围起了数道光幕。金铁交鸣之声不绝,这时独孤风只消使错一招,没接住洛仲沨的渔叉,那他的身上立刻就会多出几十透明窟窿来。因此吕莹也只是在一旁紧张地观战,不敢贸然上前帮忙。

  洛仲沨出招迅捷如电,阴柔如水。《道德经》有言:“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洛仲沨的功夫,旨在立于不败之地。以独孤风目前的武学修为来说,要想胜过洛仲沨怕是不太可能,可要避开洛仲沨的招式,也并非难事。

  独孤风身法奇快,更在那位“轻功甲天下”的魏子洞之上。银光之中,只见一个身影有如神龙般冲天飞起,其快逾闪电,人莫可挡。洛仲沨只觉手下一空,便望到独孤风竟然已跳出圈子,潇洒地落在了数丈开外的草地上。洛仲沨一脸惊愕,可当他看到独孤风背上的三道伤口,又得意地笑了。

  独孤风与洛仲沨一交手,便知对方的气力胜于自己。战得久了,独孤风必败;高手过招,败就是死。“采?花蜂”未除,独孤风的冤屈未雪,岂可如此糊涂死去?独孤风拼着受那洛仲沨一击,打开一个破绽,闯出了战圈。

  吕莹恼洛仲沨打伤了她最心爱的白马,还对独孤风很是无礼。她一见独孤风跳出圈子,手中立时寒光四闪,一蓬暗器便朝洛仲沨激射而去。谁料那洛仲沨一手接暗器的功夫,好像丝毫不比那位“没羽飞将”二月枫逊色,只见洛仲沨大袖一挥,漫天的暗器便都隐没在了他的衣袖之中。洛仲沨再一挥袖,那蓬暗器反向吕莹激射而去。

  谁知那蓬暗器刚飞到一半,便都无力地掉了下来。独孤风没有出手,其时他脚跟刚刚站稳,根本来不及拔剑挑落那暗器。吕莹掷出暗器之后,便再无动作。至于鱼娘,她眼下还根本不会武功,更没有可能阻断那把暗器了。看来,洛仲沨掷暗器的本事,可远远不如他接暗器的手段。

  那洛仲沨也已看出吕莹身手不凡,一个独孤风尚难摆平,倘若此二人再联起手来对付他,那他定是要吃亏了。那洛仲沨身段极是柔软,能屈能伸,打不过就走。只见人影一闪,洛仲沨已到了河面之上,他脚尖三点水面,转眼便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三处涟漪。洛仲沨走时,谁也没有看清他脸上的表情。独孤风见了洛仲沨的这份轻功,也赞叹不已。

  蛇无头不行。头儿都走了,那班蓝衣恶汉也纷纷逃窜,立时没了踪影。

  那班蓝衣恶汉走后,吕莹欢喜地看着白马,如逢亲友;又见到马背上的血痕,吕莹不禁再次皱眉叹息,大是心疼。这时吕莹注意到了自己身旁的鱼娘,满心感激地说道:“小妹妹,这些日子一定是你在照顾踏雪吧,我……”吕莹一时也不知要如何报答这位长得很是水灵的小姑娘。

  “师父,这点儿小事,您不必放在心上!”鱼娘答道,嘴上甜甜地笑着。

  “师…师父?”吕莹问道,心中满是惊疑。

  “对呀!本来上次在武馆的时候,我就要拜您为师的,可是您这马儿跑得实在太快了,我没能追上。后来您这白马跑来我家,我一眼就认出了,现在我又遇见了您,这真是天赐的师徒缘分,所以您今天一定会收我为徒!”鱼娘欢快地说着。

  吕莹听后犹豫不决,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她犹豫,倒不是因为怕教徒弟麻烦,而是她觉得自己从来只是师父的弟子,如今突然有人要拜她为师,这就好似一个黄花大闺女凭空多出了一个儿子,心里一下难以适应。吕莹又想起刚才的那班蓝衣恶汉,这才下定决心道:“也好。教你功夫也好,免得日后再被坏人欺负。”

  鱼娘听后,一下子扑到了吕莹的身上,紧紧抱住她,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欢快地说道:“师父,您真是太好了!”

  “师父,您上我家去坐坐吧?”鱼娘热情地邀请道。

  吕莹还不及回答,踏雪便撒娇似的用头蹭着吕莹的后背,用力将她向前推去,吕莹哪里还能拒绝?吕莹对鱼娘道:“好吧。谢谢你,小妹妹。哦,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鱼娘甜甜地笑着,开心地答道:“师父,我叫‘鱼娘’。”

  吕莹也温和地笑道:“嗯,鱼娘。我叫‘吕莹’,在江南,人家都叫我‘吕四娘’。鱼娘,你以后还是别叫我师父了,我看你岁数比我小些,以后就叫我‘姐姐’吧,好吗?”

  鱼娘有些紧张,问道:“我以后叫你‘姐姐’,那你还会教我武功吗?”

  吕莹笑道:“当然会了!”

  鱼娘又高兴地扑入了吕莹的怀中。

  踏雪在前面带路,鱼娘牵着吕莹的手欢快地走在中间,独孤风则走在最后。鱼娘朝后看了独孤风一眼,忽然满脸疑惑地问道:“师…吕姐姐,您是我的师父,那他是我是师……”

  吕莹顺着鱼娘的手指看去,见到了一张世上最俊美的脸,她立即含羞止道:“我不是让你叫我‘姐姐’吗?”

  鱼娘一吐舌头,笑着低声说道:“反正我不能叫他‘师母’。”

  ……

  一路上,鱼娘和吕莹说笑着。很快,他们便来到了鱼娘的家中。

  这个小渔村中的房屋虽远不及城中的奢华,却颇有桃源陶园之风,独孤风与吕莹看了,心中很是喜欢。从外表来看,鱼娘家的房屋和其他人家的一样简朴自然,并无特异之处。可独孤风被鱼娘带着自前厅至后堂地走了一遭,他竟发现,这房子的内部居然暗含武侯八阵之法,心中大是惊奇。独孤风并非多嘴之人,他心中虽感惊异,倒也绝不会唐突地去打探人家的秘密。

  北方房顶平而南方屋顶尖。方才在村中行走之时,吕莹也并不觉得如何,可一到了鱼娘的家中,她竟感到一阵熟悉的江南气息。若真要问那江南气息究竟何在,吕莹一时也说不上来。

  “家中就你一人?”吕莹亲切地问道。

  “还有爷爷,他在村西边飞熊峰下的小溪旁钓鱼,要到很晚才回来。”鱼娘认真地答道。

  吕莹怜她亦是无父无母,不禁又自伤身世,心下黯然。

  吕莹看了看天色,说道:“现在天色还早,我教你些咱们南海派的功夫吧。”当时江湖上师父授徒的规矩极严,可那南海派恰恰跟其他门派相反,那南海派的高手诲人不倦,无论男女,凡欲强身健体者,皆可习他门派的功夫。因此吕莹不需得到她师父的允许,便可把南海派的武功传授给他人。

  鱼娘一听吕莹现在就要教她武功,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怔了半晌,才高兴地说道:“师…师父,咱们还没进行拜师礼呢。要不要……”

  “拜师礼?厄,不用,不用!你现在也是我们南海派的弟子了,就依我们南海派的规矩吧。我师父在收我为徒的时候,都没要我行拜师礼,你也不必行礼了。”吕莹说道。其实,南海派也是有拜师礼的,不过吕莹的师父生性随和,也不在乎这些俗礼,因此吕莹也不知其中的繁文缛节。那南海派虽不重拜师之礼,却极重授徒以德,南海派的正式弟子须每日研习儒、道、释三家经典,以修其身。

  这个下午,吕莹便把南海派凝神练气的内功入门心法、南海轻功的法门和几套简单的拳法都教给了鱼娘。那鱼娘和吕莹一般的天资聪颖,一点就通,一学就会,所以吕莹在教她之时极是省力。功已传,德未修。可吕莹见鱼娘这般天真善良,正如同一块未经雕琢的美玉,也不知要比那帮听惯了老学究连篇大话的斯文败类强多少?鱼娘如此人物,已有舍身护马之义,又何须再对她多言仁义道德,多此一举?这时天色已晚,吕莹与独孤风还有要事去办,她心想:“鱼娘妹妹她乖巧善良,倒也不须急着教她书中的仁德之理。”

  “鱼娘,你可知这百花镇如何走?今日我且先传你这些武艺,这都是咱们南海派的入门功夫,现在我们……”说道“我们”二字时,吕莹看了独孤风一眼,不禁又红霞映面。吕莹忙转过头,接着说道:“我们要去百花镇办些事,等事情办完了,我再回来教你武功。至于踏雪,只好…只好再麻烦你了。”

  “师…姐姐您放心。这马儿打坏人的本事可真厉害!她是我师姐,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鱼娘一口答应。可鱼娘的脸色马上就黯了下来,没精打采地说道:“出了我们村子,再一直往西走,就到百花镇了。今天百花镇上有庙会,人们晚上还会在河边放花灯,很是热闹。可是我不能去,晚上爷爷回来要是见不到我,他会着急的。小时候,我偷偷地去了一趟百花镇看花灯,爷爷回来没有看到我,急得他到处找……”想不到这个小姑娘竟还这般懂事。

  吕莹抚着鱼娘的背,安慰道:“等你把功夫练好了,姐姐去跟你爷爷说,让他放心地准你出去看花灯,姐姐也陪你去,好吗?”

  鱼娘听后开心地笑了,“嗯”地应了一声,脸上满是幸福的神采。

  鱼娘和白马一直把吕莹、独孤风送到村西口,鱼娘怕爷爷担心,又被吕莹催促,她这才一步三回头,不舍地牵着白马回去了。

  屠龙帮总舵的眼线遍布京城,早探出近日在百花镇一带多有少女失踪,而那“采?花蜂”的老窝很可能就在百花镇中的百花楼附近。独孤风和吕莹得了这个消息,便赶往百花镇,不想在经过这个小渔村之时,吕莹重逢了久别的白马,还得了一个亦徒亦友的好姐妹。吕莹解下腰间锦囊,取出一张纸条,只见上面写着:“元亨。利牝马之贞。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西南,得朋;东北,丧朋。安贞吉。用六:利永贞……”吕莹喃喃自语道:“那位老人家算得真准,果然是一点不差!”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