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六十七回 冲冠一怒为红颜 生灵万物本至尊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673 2016-08-10 14:46:00

  “好好看,他是你十师弟!”花蝴蝶道。

  “十师弟?”祝侯烽边展画卷,边奇道,“老子什么时候有个十师弟了?怎么师父也没跟我提起过?七弟,你知道这事吗?”

  不等二月枫答话,花蝴蝶便道:“他不知道,这事儿只有我一人知晓。唉!是个叫什么‘紫猫侠’的,这样一个无名小卒,徒有虚表,也不知师父干么要收他为徒?”

  画卷展开,见血封和二月枫也凑近观看。谁知祝侯烽忽又合起画卷,一脚狠狠踹出,将那见血封踢到一边,喝道:“还不快去给我小兄弟解毒!他要是坏了一块皮,老子活扒了你!快去!”言毕,祝侯烽铁掌挥出,真气激荡,掌风到处,赌桌立时碎裂,一时屋内木屑横飞。

  见血封功力不及祝侯烽深湛,他看着一地的木屑,又是心疼,又是畏惧,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只得乖乖地走到独孤风身边。

  这边祝侯烽与二月枫再次打开那画,二人均喃喃自语道:“这‘紫猫侠”是什么人物?怎么也从没听说过江湖上还有这号人物?”画卷打开,二人一见那画像上的人物,又惊又喜,同时叫道:“哎呀,原来是他!”

  花蝴蝶闻言奇道:“难不成你们认识他?我怎么就从没见过,也从没听说呀?”

  祝侯烽望着画像,头也不抬,笑道:“你一妇道人家,知道什么呀?”

  花蝴蝶佯怒道:“你说什么?”

  祝侯烽这才回过神来,他虽不是谄媚之徒,可看在师父的份上,他还是要给花蝴蝶一些颜面的,不愿惹恼了她。祝侯烽当下笑道:“哎呀!我这不夸你是大家闺秀吗?看你,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哪能见着这许多的江湖人物吗?哈、哈,是不是啊?哎,花师妹,这小兄弟你也是认识的,咱们刚才在你那百花楼里,不就是赌这位小兄弟输赢的吗?再说了,这小兄弟,唉,不,我十师弟可不是徒有虚表啊!你想想,咱师父看上的人,能差吗?当然了,老六和老九那是例外。”

  花蝴蝶听后嗔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四师兄你是笑我不像女人了?师父看中的人我却不识得,你是想说我有眼无珠喽?唉!算了。喂,六师兄你在那儿干什么呀?花间山庄,不该进的人就不得进,不该活的人就不能活!那小子你别管了,让他自生自灭吧!快去认清画像上的人,他是你十师弟!看完了,我还要拿给其他师兄们看呢?快呀!”

  祝侯烽笑着把画像收好,掷回给了花蝴蝶,随即又变了脸色,对见血封大喝道:“没你的事儿!快去给我小兄弟解毒!认仔细了,真人就在你面前,还要画儿干什么?唉!多好的好小伙儿,做咱师父的弟子正合适!可怜他跟七弟、八弟他们一样,怎么就摊上老六你这么个烂师兄了?”

  人影闪动,彩带随风,有如蝶舞花间。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花香尚未至,花蝴蝶已闪电般到了独孤风的面前。花蝴蝶轻功之高,绝不在“采?花蜂”之下。

  花蝴蝶上下打量了独孤风一番,缓缓说道:“这小子居然能追着那只‘采?花蜂’找到咱花间山庄来!也难怪师父想要收他为徒了。”

  “采?花蜂?果然是你!请问,吕姑娘现在何处?赵小姐如今又在哪儿?我好带了去,以洗清我的冤屈。”独孤风开口说道。

  “好一个美男子!可惜世间的美男子全都是无情无义之人,你将来肯定也和你那无情无义的师兄一个样!这两位好姑娘我是绝不会给你的!十师弟,你既然入了我花间山庄,你就……”花蝴蝶恨恨地说着。她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惊道:“厄,赵小姐?你怎知那赵家小姐就在我这儿!”

  “那天,你们几人从赵府采?花归去,路上遇见的就是我。只可惜我没能救下赵小姐!”独孤风道。

  花蝴蝶想了想,笑道:“原来如此!想不到,那夜败在他剑下的,居然是他的十师弟!哎,我说你小子真是没事做,打又打不过人家,还装什么大侠呀?十师弟,要不师姐我现在就教你几招,你好好练练,免得你以后再出去充好汉时又打不过人家,丢了咱师父的脸!”

  祝侯烽与二月枫闻言,俱是不悦。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十师弟。我来只是想要带走被采?花贼掳走的少女,顺道再把那只‘采?花蜂’带去衙门。”独孤风淡淡地说道。

  “哈、哈、哈、哈、哈……臭小子,我告诉你两件事。第一,我这花间山庄可不是别人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地方,不管那些女孩是姓‘吕’、还是姓‘赵’,既然到了我花间山庄,没我的允许,谁也别想出去!就是那屠龙帮的李玄帮主来了,也别想再离开!至于那‘采?花蜂’嘛,只要你有那个本事,尽管抓他去衙门好了!呵呵……第二,你若是偏不吃敬酒,不做我十师弟,那你今后也别再想做人了!六师兄,让他毒发身亡!”花蝴蝶笑靥如花,可言语却如刀。

  “等等!”祝侯烽喝止道,“老六啊,你要拍女人的马屁,我也不拦你。可是,咱师父看中的徒弟,要是死伤在了你这小王八蛋的毒药之下……你的姓就是‘见’,这点小账,你这只贱人总该算得比我清吧?啊哈、哈、哈、哈、哈……”

  “不用了……”独孤风道,“多谢前辈,您不用叫他们替我解毒了,我没有中毒。”

  那见血封一直在孤风身旁磨磨蹭蹭,并未真的替他解毒。此刻闻言,见血封立即拉起独孤风的左臂,把脉片刻,惊奇万分,问道:“你小子怎么可能没中毒?从来没有人能躲过老子的毒药!”

  独孤风不卑亦不亢,说道:“我没有躲过你的毒药。不过事先吃了解药。”原来,独孤风和吕莹在百花镇时,便各自服了一粒上官甜儿研制的药丸,十二个时辰之内,可以百毒不侵。

  见血封大惊,不信地叫道:“解药?你小子怎么可能会有解药!”

  祝侯烽听得独孤风并未中毒,大喜,早一脚踹开见血封,喝道:“滚一边去!既然我小兄弟没有中毒,这边也没你什么事儿了!哈、哈、哈、哈……”

  “出招吧!我们的赌局还未完。”独孤风冲开了背上被封住的几处大穴,说道。

  “赌什么赌?四师兄、六师兄、七师兄,后边我那花间酒楼的‘赏花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那儿来的可都是大有来头的大人物,每月的‘赏花大会’,这些人总要给我闹出点事儿,你们也都随我去看着点,千万别出了什么乱子!”花蝴蝶满面冷傲之色,声音虽甜美,却如笼薄霜,教人闻之心寒。

  “小兄弟,哦,十师弟,别跟他比了!我告诉你,你想要的那位女子就关在我那儿,待会儿我就去把她给放了,让她与你团聚!好不好?”二月枫拍着独孤风的肩,笑道。

  “不行!七师兄,她可不在你那地牢里!这个叫做‘吕莹’的小姑娘可千万放不得,她可是师父点名要的人!你长了几个胆,敢把她给放了?哼!这小妮子自作聪明,还假装晕倒,这种小伎俩骗得了那两只傻瓜‘蜜蜂’,哪能骗得过我呀!既然她这么喜欢晕,我就顺手帮了她一把,点住了她的昏睡穴,这小妮子现在睡得可香了。哈、哈……”花蝴蝶得意地说道。

  独孤风大惊,担忧之色溢于言表。吕莹本打算以身作饵,掉出采?花贼幕后的“大鱼”,不曾想如今身陷贼窟,吉凶难料。而独孤风现在也在花间迷途,无计可施。

  “吕姑娘是你们抓走的,赵小姐是你们掳走的!京城里那么多少女失踪,也都和你们有关?”独孤风问花蝴蝶道。

  “是又怎样?”花蝴蝶傲然道。

  “抓你去衙门!”独孤风道。声音中,已有了怒色。

  “呵呵,就凭你?一个手下败将!”花蝴蝶轻蔑地笑道。

  “凭她们都是活生生的人。你太不懂尊重生命了!”独孤风微怒道。

  “我不懂!你懂?哼!强者为尊似刀俎,弱者为卑若鱼肉,此乃天道。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花蝴蝶嗔道。

  “天道?你说的那是畜道吧!人皆父母所养,你凭什么夺走她们同父母共享天伦的权利?”独孤风突然出剑,剑尖停在花蝴蝶的颔下。屋内一干绝顶高手,竟没有一人看清独孤风是如何出剑的,也没人看清那剑尖是怎么到了花蝴蝶颔下的!那花蝴蝶只见电光一闪,便觉寒意刺骨,独孤风的宝剑已到了自己身前。花蝴蝶的纤手在不住颤抖,他惊呆了,也吓得呆了,她还从未遇见过出剑如此之快的对手!司徒剑锋出剑之快,胜似独孤风,可司徒剑锋的快剑是绝不会向着花蝴蝶的。方才,倘若独孤风的剑身再送出寸许,那么花蝴蝶怕是等见了阎王,都还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香消玉殒了。

  独孤风还剑入鞘。同样,没有人看清独孤风手中的宝剑是如何入鞘的。独孤风望着自己手中的宝剑,冷冷说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才是人道!天地之间,生命为大。天地虽大,不及生命之大。没人教过你吗?”谈及此处,一向平静如水的独孤风竟变得异常激愤。独孤风用内力将声音送出,直震得花蝴蝶内劲翻涌,差点没喷出口血来。

  花蝴蝶暗暗调匀了内息,眼圈已红,嗔道:“我从小就是孤儿,没人教过我这些白痴的东西!看你人模人样的,想不到竟是痴傻癫狂之人,比你那无情无义的八师兄还要可恶得多!她们的命就在我手中,我要打要杀,她们也得受得,你如何管得?”

  “天下至尊为生命,你如何糟践得她人!这世上没人有资格作践他人,便是生身父母也不可如此为之,更何况旁人?你这般作为,不遵人道,真是自甘下贱!”独孤风怒道。

  “走!咱们走!”花蝴蝶一挥衣袖,示意祝侯烽他们随她离去。

  花蝴蝶号令一出,那见血封立马有如狗子一般贴了上去;祝侯烽却依然原地举坛饮酒,好像在回味着独孤风刚才说的话;二月枫则叉手而立,面无表情地站在祝侯烽身旁。

  “把那些被你掳来的少女放走!”独孤风道。不怒自威,独孤风的声音中竟隐隐有种令群豪垂首的威势。

  花蝴蝶怔了怔。片刻之后,她才又柔声对祝侯烽他们道:“咱们走。”

  平地起风雷。花蝴蝶刚迈出一步,但见屋中影随风走,狂风吹得她一时睁不开眼睛。不知何时,独孤风已站在了门口。独孤风的轻功身法,丝毫不比他的剑法慢;花蝴蝶轻功虽高,可比起独孤风来,还是差了一大截的。

  寒月笼地。突然间,一股极强的寒意直逼独孤风的眉心。屋内每个人都感到了一股剑气,凌厉之极的剑气。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