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六十五回 偷梁推到自家墙 瞒天掀翻老贼帆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769 2016-08-10 14:46:00

  “七弟,依你看,他二人谁可赢此赌局?”“南天火神”祝侯烽问二月枫道。

  “四哥,你看我六师兄的绰号,又是‘妙手’、又是‘色王’的。不用说,这赢家无疑是……”“没羽飞将”二月枫笑着答道,“这位小兄弟了!”

  “你说什么!”“辣手毒王”见血封听后又惊又气又急,又怨又怒又恨,无名业火伴着妒火藏于胸口。

  “六师兄,你别急,我说的是事实嘛。别人起的名号不算,这自封的……唉!你看这江湖上自称是什么‘龙’、什么‘凤’的遍地都是,可真‘龙’、真‘凤’也就只有那么一两个。六师兄,你这自己起的绰号吓吓外人可以,我和四哥还不知道你的赌技吗?若要比下毒,那确实是没人能毒得过你!可要赌色子,六师兄你可是逢赌必输啊!四哥,您说我讲得对不对?”二月枫说道。

  “太对了!七弟,要不咱俩也来赌一局。我下一千两,赌这位小兄弟赢!”祝侯烽一边喝酒,一边说道。

  “好!一千两,我也买小兄弟赢!可是,谁来坐庄啊,四哥?”二月枫问道。

  “我来!”见血封没好气地道,“既然你们这样急着要输钱,我这做兄弟的就成全了你们!”

  言毕,见血封一把绰起色盅,一时只见盅影飞舞,那三颗色子早没入了色盅之内。看见血封这架势,好像还真有两下子似的。祝侯烽和二月枫却只在一旁架着手,饮酒冷笑。

  色子激荡,盅内撞击之声不绝。独孤风凝神静气,听着声音仔细地分辨盅内色子的点数。

  忽地空中盅影消失,见血封猛地一拍,色盅立时定在赌桌之上。“大还是小?”见血封得意地问道。

  独孤风也不去看那色盅,便淡淡答道:“大。”

  见血封将手一招,转头朝他身后的两个老赌鬼看去。待他再回头时,已变了脸色,见血封将色盅微张,向里看去,旋即又飞快地合紧色盅,惊异地望着独孤风,问道:“你小子真的是第一次赌钱?”

  “不行!不猜大小了,咱们改猜点数!你要是猜不出这三颗色子的点数,就算你输!”见血封蛮横地说道。

  祝侯烽一听便怒了,一脚踏住板凳,指着见血封喝道:“说好了猜大小的,现在又要猜点数!你个小王八蛋,敢跟我耍花样!”

  见血封轻拍赌桌,软声说道:“四师兄!赌桌之上无父无子无兄弟!赌桌之外,我听四师兄您的;可在这赌桌之上,规矩可得由我定!四师兄,您看好不好?”

  “不好!”祝侯烽厉声道。

  二月枫拉了拉祝侯烽,笑道:“四哥,你且由他去,小兄弟未必会输。”

  独孤风面不改色,道出了几个数字:“‘二’、‘五’、‘六’。”

  见血封一拍赌桌,冲着独孤风说道:“好,你说的,‘二’、‘五’、‘六’,共十三点,待会儿输了,你可不要哭鼻子啊!哈、哈……开盅!”

  “慢!”独孤风止道,“十三点是你说的,我可没说!”

  见血封马上讥笑道:“你这倒霉孩子是怎么回事呀?啊?‘二’、‘五’、‘六’,加起来不是十三点还是十四点吗?”

  祝侯烽先是一愣,接着便朝见血封骂道:“你听不明白啊,十三点是说你这小王八蛋的!”

  祝侯烽喝了一口酒,对独孤风笑着安慰道:“小兄弟,没事儿,放心说,告诉他这色盅里一共有几点。”

  “十九点。”独孤风认真地答道。

  此言一出,祝侯烽惊得喷出一大口酒来,他一脚踏着板凳,差点没跌到地上去。

  “你…你说什么?”二月枫惊疑道。

  “十九点。”独孤风再次答道。

  “不是,小兄弟!”祝侯烽拉住独孤风,有些伤心地说道,“我看小兄弟你这人挺好的,我和老七也是处处帮着你,我俩也不指望你能报答我们。可…可你小子也不能明着就把我俩往坑里推呀!我俩可是下了一千两赌你赢的!啊?快,再好好想想,到底是多少点?”

  独孤风诚恳地看着祝侯烽,说道:“前辈,真的是十九点啊。”

  “你……”祝侯烽气得说不出下面的话来。

  “哈、哈、哈、哈……”见血封放声狂笑,笑得连祝侯烽和二月枫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笑什么!”祝侯烽忍不住脾气上来,一声怒喝,打断了见血封的笑声。

  见血封稍稍敛容,笑道:“哈、哈……四师兄,您看我说得对吧?这玩色子的学问可大着呢!这臭小子没有我这样的聪明才智,一下子学不会,四师兄您也不要怪他!哈、哈……喂,那臭小子,你过来,我跟你说呀,这一颗色子,点数最大的一面是六。所以呢,这三颗色子的点数加起来,最多也只有十八点。哈、哈……哎呦,臭小子,要不你以后就留在我这赌坊里当小厮吧?老子包你在三年之内能精通算术、赌术,啊哈、哈……这一局,你输……”见血封一边说着胡话,一边拿开色盅。可他一看到盅里的色子,便立刻惊得顿住了,再也说不出话来。

  祝侯烽和二月枫见了赌桌上的色子,也都惊呆了。祝侯烽望着独孤风,又惊又喜,问道:“小兄弟,这是怎么回事!啊?”

  色盅拿开,竟露出了四颗色子!“二”、“五”、“六”、“六”,加起来正好是十九点。

  见血封呆了半晌,突然冲到独孤风的面前,一把扯住独孤风,喝道:“你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老子的面前出千!啊?”

  “放手!小畜生!”祝侯烽喝道,“愿赌服输!不管怎样,都是你输了。再敢废话,老子的铁掌可不认识你!”

  见血封十分惧怕祝侯烽的掌力,只得放手。可他还是不依不饶地道:“四师兄,这臭…这小子敢在我的地头上出千,我总得知道他小子用的是什么手段吧?四师兄,您…您看…这……”

  祝侯烽也很是想知道那色盅内的色子如何会变成四颗的,便问道:“小兄弟啊,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就告诉这个白痴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独孤风看了看祝侯烽他们,也不好意思说破,便道:“此中缘故,诸位前辈想必早已知晓。耍刀关王前,这事我还是不做了吧?”

  见血封急得踏上前一步,刚想要扯住独孤风,可一看到祝侯烽,又吓得赶紧放下手来,说道:“小子!既然我四师兄都开口了,今天这事儿你不做也得做,不说也得说!”

  独孤风无奈,只得答道:“前辈,若不是你让我,我还赢不了。”

  见血封奇道:“我让你?”

  独孤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着见血封小声说道:“前辈,刚才你两次拍桌子。你在第一次拍桌之时,往色盅内放了三颗六面都是六点的奇怪色子;可你在第二次拍桌之时,却只从色盅内拿出了两颗色子,一颗是六点朝上的普通色子,另一颗却是你后来放进去的那六面都是六点的奇怪色子。这……”

  见血封倒出了袖子里的两颗色子,又拿起桌上的四颗色子,其中果然有三颗色子六面都是六点。见血封猛地转过头去,朝着他身后的那两个老赌鬼吼道:“谁叫你们拿这种色子给我的?待会儿我再跟你们算账!”

  “哈、哈、哈、哈、哈……”这回轮到祝侯烽放声狂笑了,他道,“哈、哈,老六啊,我说你小子连二和三都数不清楚,你是怎么能长到这么大的呀!啊?哈、哈、哈……”

  见血封指着独孤风问道:“小子,你说我出千,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看到了吗?啊?”

  二月枫笑道:“他没有看到,他是听出来的。小兄弟,我说得对不对啊?”

  独孤风亦笑着以点头作答。

  独孤风听力如此。看来,若要让独孤风猜色子的点数,那见血封是必输无疑了。

  见血封眼珠一转,便对独孤风道:“臭小子,第二局你来摇色子,我来猜大小。来!”

  祝侯烽喝了一口酒,对见血封冷笑道:“你小子注定了要输,随你怎么定规矩!”

  赌坊的小厮已替独孤风摆好了色盅,又换了三颗新的色子。

  独孤风想了片刻,忽地手腕一翻,指间便多出了一颗石子。独孤风用力一弹,石子便如流星般飞出,“铛”地一声,石子擦着铁盅的外壁飞过,色盅被石子带动,在赌桌上飞旋了起来。独孤风适才见到见血封摇色盅的动作十分难看,不愿学他,便想出了这个办法来摇色盅,倒不是他有意要炫耀自己的暗器功夫。

  祝侯烽和二月枫见到独孤风露了这一手,俱是动容,不禁鼓掌叫好。

  见血封也睁大了眼睛看着那飞花般的色盅,心中虽嫉妒,也不得不暗暗称奇。过来会儿,他硬是在脸上堆出了不屑的神情,说道:“哼!臭…小子,动作花哨有什么用啊!赌钱靠得是真手段,你小子还差得远呢!”

  色盅飞旋渐缓,最后停在了赌桌上。色盅虽停,可色子转动之声未歇。

  “哎!老六,快说,是大是小!”祝侯烽急着催道。

  见血封好不容易等到色子转动之声停歇,忙转过头去瞧他身后的那两个老赌鬼。

  见血封已笑着回过了头,信心满满地说道:“小!一定是小!快开”不等独孤风独孤风开盅,见血封便自己伸手过去,拿开了色盅。

  色盅掀开,见血封脸上的笑容顿时凝结住了。“六”、“六”、“六”,十八点,哪是“小”啊?

  “你、你、你……”见血封指着独孤风,一时说不出话来。

  “哎,六师兄,你可别又要冤枉人家小兄弟出千啊!这盅可是你自己掀开来的,你总不会又要跟自己过不去吧?”二月枫笑道。

  祝侯烽听罢大笑。

  见血封气极了,将手中的色盅朝他身后的那两个老赌鬼狠狠掷去,恨声道:“你们两个老王八蛋,又害了老子!看老子不扒了你俩的皮!”

  “这不能怪他们。他们刚才听到的确实是三个‘一’的声音。”为帮那二人开脱,独孤风忙劝阻解释道。

  “是呀!是呀!确实是三个‘一’。就是这臭小子出千,害了咱们爷!”那两个老赌鬼齐声辩解道,也根本不去管独孤风的死活,须知独孤风乃是这间赌坊里唯一可怜关心他二人性命之人。好个吃人的赌坊!

  赌桌旁又响起色子转动的声音。

  “对、对、对,就是这个声音!爷,就那小子出的千!这可不怪我们啊!”那两个老赌鬼听得色子声,有如擒获真凶,急着对见血封求饶道。

  原来,独孤风早就看出见血封身后的那两个老赌鬼赌技不凡。他为了找着吕莹,不得已,便使了点小手段。色盅内色子停止转动后,独孤风以腹语发出色子转动之声,顿教那三个赌鬼老马失蹄。

  “唉!你们这两个老东西跟你家主子一样没出息!连腹语都听不出来,活该输掉!”二月枫讨厌其为人,故意辱道。

  “你们这些狗东西赌术差,赌品更差!自己没用输了,还要去怪别人!如此懦夫,算什么男人!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下人!”祝侯烽大怒道。

  “四师兄,我们这不还有一局嘛?现在就把输赢给论了,恐怕为时尚早吧!”见血封假意笑着,小心说道。

  祝侯烽将酒坛往赌桌上重重一掼,喝道:“三局两胜,你这小王八蛋还真不识数啊?二三不分,难怪你逢赌必输!”

  见血封忙“解释”道:“四师兄,您且息怒。您听我说啊,这个……这刚才我只说了赌三局,并没有说三局两胜呀!怪我!怪我没说清楚!我现在就补充说明,我跟这臭…小子赌三局,这小子只有三局全胜,才能算是赢了……”见血封望到祝侯烽圆睁怒目,便不敢再往下说了。

  欲知独孤风胜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