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八十回 同林鸳鸯寡敌众 一门兄弟弱胜强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197 2016-08-10 14:46:00

  “走!我带你们出去。”司徒剑锋对独孤风、吕莹说道。

  “不行!”花蝴蝶忙止道,“他们俩,一个是紫霄宫第九大弟子,一个是紫霄榜第一名人物,都是咱师父最想要得到的。留下他们,便是天大的功劳;放了他们,这后果……”

  “走!”司徒剑锋说道。杀手本色,坚定果断,毫不犹豫。

  “慢着!第九大弟子?对了,夫人,‘采?花蜂’那小子呢?平日里,他总是最有规矩的,每次都第一个向我请安,怎么今日没见着他小子的人?”周大酆疑问道。

  “人?”花蝴蝶冷“哼”了一声,竟笑道,“他小子方才已做了鬼了,还是个‘花下之鬼’,倒也对得起他那‘采?花蜂’的名号!”

  “花下之鬼?前一只‘采?花蜂’就是死在一名江南小女子剑下的,这次又是哪个妇人有这么大的本事,竟能在咱们花间山庄里、当着这么多一流高手的面,要了咱紫霄宫门下弟子的命?”周大酆闻得自己师弟的死讯,也不悲伤,只是边说边幸灾乐祸地向洛伯沣他们一一瞧去,说道最后,又不自禁地看了吕莹一眼。

  “哼!还不……”花蝴蝶眼角歪斜,没好气地瞟了一眼那处处皆胜过自己的吕莹,极其不快地说道。

  “你师弟欺辱妇孺,污人清白,该杀!他人就是我杀的。”不等花蝴蝶她那许多的怪腔怪调,吕莹便先承认道。吕莹她最敬佩喜爱的英雄便是水浒好汉武松,武行者可是敢作敢当的真丈夫,吕莹常听他的故事,自然也学会了他那敢作敢当的好品质。

  “你竟能杀得了老九?”周大酆死死地盯着吕莹问道。他根本就不怀疑一个小姑娘便能杀得了他那活宝九师弟,只是忍不住要在妻子面前借问话之由多看吕莹几眼,也只得为了多话而有疑问了。

  吕莹当然能除掉那“采?花蜂”了。吕莹,这个天下第一、古今无双的女侠,若是连一个小小的害民采?花贼都杀不了,她今后又怎能深宫屠龙?吕莹仗玉剑,无论是谁,只要那人曾经有负于百姓,他就得死!天下为公!人民至上!负民者必死!这便是江湖道!

  周大酆五指箕张,如鹰爪般正对着吕莹,随手使出一招“空穴来风”的手段来。那“空穴来风”乃是“无相神功”里的上乘功夫,可御空中之气而借其压差以隔空取物,人与天合而巧借自然之力,这便是世间最高明的武功。此功夫道理虽浅,可使来甚是玄妙,只要发力的角度跟劲道稍有偏差,便使不成了,极是难练。那周大酆不愧为张太虚的首徒,其武学造诣确是深极,绝非司徒剑锋等人可比。

  劲力到时,吕莹只觉浑身的劲力好似已被化去,气不可吐、不可纳,身子腾在半空,如置迷雾中,手足难移,半分由不得自己。

  周大酆手上变换力道,再一加劲,吕莹便如飞燕伤坠一般往那金色大轿内飞去。

  独孤风见状,忙上前去拉住吕莹。可螳臂难当车,独孤风终是功力太浅,根本抵不过那周大酆的高深内力,非但没能拉回吕莹,连自己也被那股神奇的劲道给牵引得朝前移去。

  故技再施。危急中,独孤风又使出他那破气妙法。独孤风手腕翻处,四颗石子流星般飞出,奇快无比,纵是那“暗器天下第一”的二月枫,怕也难接得住这四颗石子。

  周大酆耳闻得破风声起,还未及作出反应,那四颗石子已打到了他丹田处的阴交、气海、石命、关元这四大穴道。怎奈那周大酆的内力实在太深,更远在云里峰之上,石子一打到他的丹田上即被弹开,四记响声有如擂鼓雷鸣。那周大酆未料到独孤风的出手竟能这般快!独孤风的石子虽令周大酆大大地吃了一惊,却也丝毫未能伤得了他。上一次,独孤风以此法破了那云里峰的金钟罩;可这次,独孤风却破不了周大酆的气。

  周大酆还不知道,独孤风不仅飞石快,出剑更快!独孤风长剑出鞘,空中立时惊起一泓秋水。顺着周大酆那股极强的劲道,独孤风的身子已化作了一道闪电。独孤风倒转宝剑,剑柄直戳周大酆的璇玑穴。

  独孤风每往前一步,动作便慢一分,呼吸便难一分。那周大酆的内力修为极深,他方才被独孤风的石子打中丹田,体内的劲力便自动护起身来,真气如海潮般源源不断地向体外涌去,而且一浪高过一浪。

  初时,周大酆的真气如水如绵;随后,愈来愈强,直至有如铁墙金汤。待得独孤风到了周大酆面前一尺处时,他的剑再也不能向前刺出半分了,他的呼吸也似已凝结。

  独孤风提着剑,进退不得。突然,一股灼烫之极的劲力涌入独孤风体内。一时间,独孤风只觉自丹田处炸开了一团火焰,自己犹如身置火炉内;继而烈火燃遍全身,好像要将他焚化。待得血气涌过心房,独孤风脑海一空,便失去了知觉。

  周大酆猛一顿脚,一时真气横飞,浑如万马齐奔腾,扬卷千丈烟尘。劲力到处,早将独孤风跟吕莹震飞开去。吕莹毕竟年少,修为还远远不够,她一被那股真气沾着,也随即晕了过去。

  外愈强,则内愈虚。如此之强的内劲已破体而出,此刻即是周大酆破绽大露之时。一柄极快的剑已出鞘,这一剑可比独孤风那剑狠多了,看起来也要比秋水剑还快些。这正是司徒剑锋的剑!作为天下第一的杀手,他是绝不会放过对手任何一个破绽的。司徒剑锋胸有成竹地刺出了这一剑,就像要取周大酆的性命只如探囊取物一般。

  司徒剑锋手中的催命剑距周大酆仅有数寸了,剑尖已将穿透周大酆的咽喉。只见周大酆的身子猛地一震,身前立即激起一道极强的气墙。司徒剑锋已尽出全力,哪能收束得住,他一下子便撞在了这道坚胜铁、硬如钢的气墙之上。若非司徒剑锋的内功高、体格好,怕是也要如独孤风一般被周大酆的真气给震晕了。

  这究竟又是何故?君不见,一时江浪激千重,尚有百丈不废流。那又肥又矮的周大酆其貌不扬,可他的内功修为已颇具火候,他的内力也如那江河一般,飞出之浪是猛,可河内尚有富余,司徒剑锋一剑刺来,他还是能有余力格挡的。

  方才猛然一撞,把司徒剑锋的心神都给撞乱了。周大酆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个破绽,只见他左手五指箕张,如鹰扑兔,又是一招“空穴来风”;右手横掌如刀,满贯劲力,却是直削司徒剑锋的天灵盖。司徒剑锋似乎还未清醒,竟然站着一动不动,周大酆的掌风已震断了他头上的青巾,司徒剑锋满头乱发齐飞,模样好不狼狈。

  铁掌直下,毫不留情。花蝴蝶可吓坏了,“啊”地尖叫了一声,闭眼便往司徒剑锋身上扑去。可周大酆与司徒剑锋他们都是什么样的高手,凭她的武学修为,又如何能拦得住?

  周大酆一掌拍出,只觉手下一空。他眼前哪还有什么司徒剑锋?

  周大酆虽见不到司徒剑锋的人,却看到了他的影子。月影斜照,将司徒剑锋的身影投在地上。

  就在周大酆见到司徒剑锋影子的那一刹那,他感到后背隐隐一痛。凡事皆有阴阳虚实,就在那一刹那,周大酆的护体真气前实而后虚,真正的破绽是在他的后背。既有破绽,便能胜之,司徒剑锋的催命剑是绝不会放过对手任何一个破绽的。周大酆背上的,正是司徒剑锋催命剑的剑伤!

  大师兄又如何?催命一剑分雌雄,“阎王要你三更死”,司徒剑锋只要使出这代表他最高武学造诣的剑术绝艺,一剑足令天下众英豪胆寒,便是他大师兄也绝没有本事能接得住!

  司徒剑锋虽在招式上胜了周大酆,却也没能讨得半分便宜。只见司徒剑锋以剑撑地,双膝跪地,吐出一大口鲜血来,他几乎已耗尽了自己所有的内力,腑脏也已被周大酆的内劲所震伤。

  “杀!”周大酆吼道,有如一只受伤发怒的獒犬,恨不得一口吞了面前的猎物。

  林间,一下子不知从何处窜出了许多黑衣蒙面的杀手来。他们的黑衣上俱绣着“催命”二字,他们都是催命堂的杀手。原来,那催命堂虽以司徒剑锋的“催命”剑为名,可司徒剑锋只不过是催命堂内一个最优秀的杀手,而真正的堂主却是“无常老爷”的大师兄周大酆。刃影横飞,数十个杀手一齐出剑。花蝴蝶欲制止他们,可那些认令不认人的杀手皆只知有周大酆的命令,哪会去管什么“花蝴蝶”、“花蜜蜂”的。

  在司徒剑锋面前出剑的杀手,只会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此时的司徒剑锋虽已是强弩之末,却也绝不会把那些个不入流的杀手放在眼中。杀意起处,催命剑出,剑气横扫,如秋刑天下。剑锋所向,数十名杀手随即倒地。

  司徒剑锋心里也有数,其实那数十名杀手并非全是死在他催命剑下的。地上,大半杀手身上的要害处,都嵌着一片已被鲜血染红了的白玉枫叶。

  路漫漫其修远兮。吕莹虽已除了害人的“采?花蜂”,心愿得偿,可如今却仍被困在那“桃林六花阵”中,“花间”之劫未了。除害不惧江湖深,屠龙岂畏天宫遥?却不知独孤风跟吕莹要如何了却这“花间”之劫?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