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七十四回 独孤前语惹后祸 司徒一剑挫四敌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4222 2016-08-10 14:46:00

  寒意刺骨,剑气逼人。一冷峻白衣男子手按长剑,翩然落下,其潇洒之态,不输独孤风。

  催命剑。这白衣男子正是催命堂堂主——“无常老爷”司徒剑锋,人称“天下第二剑”的当世名剑客,也是江湖上最可怕的超级杀手之首。

  “是你!”独孤风望着正朝自己走来的司徒剑锋,惊道。他认出,这司徒剑锋正是前些日子以一招奇怪剑法挫败自己、后又在赵员外府中替自己解围的白衣剑客。

  “小兄弟,你还记得我?我是杀手,你给我钱,我替你杀人。”司徒剑锋道。

  独孤风岂会真欲取人性命,只是他素来最憎恨不尊重生命之人,因恼那龙面公子一心要去作践他人、极不爱惜生灵,在再加上一些说不出的原因,故而他方才言语偏激。独孤风这一失态不要紧,谁料竟惹出了一场祸事来。

  独孤风一时很是为难,正不知该如何答话。只见一赤须赤发的中年汉子大笑着轻抛出一文钱,朗声道:“老八,咱十师弟的账,哥哥我付了!”说话之人正是那“南天火神”祝侯烽。此人虽非“正派”中人,却率真而好义,是江湖上少有的磊落汉子;他先前既已知自己的“小师弟”身无分文,又有心要耍耍那以畜生面具遮脸做丑事的伪君子,因此他随手便替独孤风“付了账”,顺便也好好地羞辱了那龙面公子一番。

  催命堂“第一杀手”司徒剑锋,他的眼快,出手更快。他望见铜钱飞来,忽地掌中寒光一闪,那枚铜钱早齐齐断成了两半;他的剑还是好好地挂在腰间,谁也不敢相信,这把剑刚才曾出过鞘!司徒剑锋随即轻舒猿臂,举手便将那两半铜钱绰在了掌中。他微微扬起他那好似钢刃折起般的嘴角,他的笑也是冷的。可司徒剑锋在望着祝侯烽时,他眼中那寒如冰、狠如剑的目光已被心中那暖暖的悌意和敬意所融。他恭敬地将半枚铜钱抛还给了祝侯烽,笑道:“四师兄,什么东西值什么价钱。这种货色,半文足矣!”

  祝侯烽一把将那半枚铜钱接住,大笑。

  花蝴蝶在一旁看着,可急坏了,却也不制止他二人。一则是,她要看紧身旁的吕莹女侠;二则她清楚,凭自己之能,是绝对劝不住祝侯烽和司徒剑锋这两人的。因此,那花蝴蝶并不上前劝阻。

  “我看你们这买卖还做不成。”一苍老的声音悠悠说道。

  司徒剑锋目射寒光,狠逾虎狼,随即又变得如剑刃一般毫无感情。他抬眼处,却见那黑袍老者站在龙面公子的身后、正捋须望着自己,而那老者若水般的目光竟令人不敢直视。

  “我这买卖如何做不成?”司徒剑锋冷冷问道。

  “这要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倒也好办!”那黑袍老者不慌不忙地说道,“唉!只是如今,你虽接下了杀人买卖,买者也付了钱,这也只能算是一厢情愿,还有一人不同意。”

  司徒剑锋看着自己的催命剑,冷冷问道:“谁!”

  “我。”那黑袍老者含笑望着司徒剑锋,悠然说道。

  司徒剑锋盯着那黑袍老者,目中暴射出虎狼般的杀意,冷冷道:“你有这个本事?”

  那黑袍老者轻笑了数声,说道:“我老糊涂了,我有没有这个本事,现在已经不怎么知道了。不过,只要我不同意,放眼天下,绝无一人能在我面前杀人!这一点,我还是能确定的!你?哼哼…还差得很远呢!我保人性命,这是我的买卖;你取人性命,这是你的买卖。我与你本无相干,可是,你要取我所保之人的性命,岂不是有意要坏我的买卖?你要想坏我的买卖,还得先把剑法练好了才行啊!”

  司徒剑锋将剑当胸一横,冷冷道:“我的剑法,要杀个猪狗不如的东西,还是绰绰有余的。”

  司徒剑锋此言一出,那龙面公子身边的四大高手立时便围成了一道人墙,将那龙面公子护住。花间酒楼内,一时杀气迫人,剑意刺眉。

  那龙面公子也确非常人,他面对司徒剑锋这武林第一杀手,死生只在顷刻,竟仍是风度不减,站如山岳,风仪超凡,有俯视众生之感,只不知他心中是否真的有这般镇定。他身边的那四大高手也绝非庸才,皆是当今江湖上一等一的好手。那鹰面汉子闪电般从腰间掣出一双铁爪,只见那铁爪寒光四射,红钩迎风一晃,隐隐作凄厉呼号之声,也不知这双铁爪下已收过多少亡魂、饮了多少鲜血?洛伯沣和祝侯烽这等方家一见了那鹰面汉子抓取铁爪的手法,便立即知晓其手底下使奇门兵刃的功夫极高。看来,鹰面汉子适才动手之时还留了一手,洛、祝二人心中不免为自己的八师弟司徒剑锋捏了一把冷汗。再看那狗面汉子,只见他手腕一翻,他背后那口宝剑不知怎么地就到了他的掌中,他手中的宝剑与那鹰面汉子的铁爪一般,俱是用上等镔铁所铸。洛伯沣和祝侯烽不禁对望了一眼,均深吸了一口气。那狗面汉子竟是个深藏不露的用剑高手!还有那两个有着一身上乘少林功夫的“无面”汉子,他们各自从绑腿内拔出一把刃长数寸的匕首。要知道,这江湖上的兵刃,虽说是“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长短各有优劣,可若是功夫没练到家的寻常武林人士,使起短兵刃来就要明显比使长兵刃的吃亏了;是以这些使短兵刃的,若想在对阵之时胜过使长兵刃的对手,唯有不停地苦练,以求自己的武功能远胜于对手。故而,江湖上敢使短兵刃与人决战的,十居其九都是出手狠辣之极、武功绝高的一流硬手,那两个“无面”汉子自然也不会例外。

  洛伯沣手中暗扣了四把飞镖,以便应急;祝侯烽看似漫不经心地一站,实则双脚暗成弓形,待会儿他八师弟若是要吃亏了,他立时便能如箭离弦一般,飞身赶去帮手。这二人既是司徒剑锋的师兄,方才又与那鹰面汉子和狗面汉子交过手,他们心中清楚,龙面公子身旁的四大高手俱是手段奇高之人,其武学造诣几与自己相若;而那龙面公子身后的黑袍老者,其武功更是深不可测,当今之世,怕是唯有他们的师父张太虚,方可与之匹敌了!司徒剑锋的“催命剑”确实快!洛、祝二人虽是司徒剑锋的师兄,却也绝无把握能接得下自己师弟的一剑。而司徒剑锋的剑虽快,可他入师门的时间要比洛、祝二人晚了十余年,其武学造诣的炉火也还远未至纯青之境,若遇了真高手,怕是要吃亏。众人皆以为,今日司徒剑锋欲以一己之力迎战四大高手,胜算恐怕不大。

  司徒剑锋以一敌四,毫无惧色。只见他目射寒光,一步步向那龙面汉子逼去,每一步皆若巨石落峰巅,可脚下却微尘不起。其胆色、功力,可见一斑。

  那狗面汉子的剑已出手。剑若流星,直刺而出,剑光飞舞,旁人只觉一道闪电划过,竟瞧不出他的剑路。“锵”的一声龙吟,那狗面汉子手中的宝剑已断成了两段。那狗面汉子的剑快,可惜司徒剑锋出剑更快!残刃落地,司徒剑锋也不去瞧狗面汉子一眼,只用他那一贯冷酷的目光,缓缓划过手中的“催命剑”。当他的睛光落在自己爱剑之上时,眼中依旧是寒若冰霜,嘴角却泛起了他那独有的冰冷微笑。

  “你不该在我面前出剑!”司徒剑锋冷冷说道。

  那狗汉子已经呆住。他实在想不到,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之快的拔剑速度!

  一旁的花蝴蝶吃吃地望着司徒剑锋。冷傲不群,今日的司徒剑锋还是如十年前那般冷酷,冷酷地好像接近无情,谁也别想从他那如冰似剑的目光中看出丝毫情感;他对自己手中的剑还是那么自信,自信地近乎自负,进而自大。今日的司徒剑锋还如十年前一般,只是剑更快了;可如今的花蝴蝶,却已成了周夫人。花蝴蝶在胡乱想着,一时思绪起伏,百感交集。

  司徒剑锋的催命剑仍在鞘中,好像从来也没有出过鞘。那柄催命剑就像一条枯枝,长在司徒剑锋那岩石般坚实的长臂里,一动也不动;那柄催命剑就像一个婴孩,躺在司徒剑锋那白玉般修长的大手里,沉沉地睡着。可是谁也不会知道,那柄丝毫不可怕、甚至有些可爱的宝剑,会在什么时候、贯穿什么人的咽喉?

  司徒剑锋的催命剑还在鞘中。就在电光石火之间,司徒剑锋手中的催命剑已放到了其中一个“无面”汉子的肩上,如鬼没,如神出。

  从来没有人看到过司徒剑锋的催命剑。他的催命剑出鞘、杀人、还鞘三步无间,只在一瞬,那许多命丧于催命剑下的“高手”,竟未有一人能在临死前看见催命剑出鞘的样子!今日司徒剑锋以一人之力独挡四大高手,而那四人的武学造诣皆胜似于他,他现出了从未露“面”的催命剑锋刃,也不算辱没他“天下第一杀手”的名头。

  现在,催命剑就架在那“无面”汉子的右肩上。一旁的看客俱是争相上前,却又不敢靠得太近,他们都扯长了脖子,要瞧瞧这天下最可怕的宝剑究竟是什么样子?只见白光耀若流星,那群看客努力定了定神,却看到了一柄普通之极的粗制白刃铁剑。谁也没料到,江湖上最神秘的一柄剑,竟然这样平凡!

  那“无面”汉子的脖子被冰冷刺骨的剑锋抵着,手中的匕首刚送出半截,便生生收回。

  “这样慢!”司徒剑锋猛地一转头,狠狠道,“也敢出手!”声音冷傲轻蔑之极。

  那另一个“无面”汉子也是武艺卓绝之辈,他手中匕首本欲递出,却被司徒剑锋一声冷喝,为其杀气所慑,一时顿住,不敢上前。

  那鹰面汉子也不闲着,他铁爪飞舞,就使出一路“鹰爪功”的招式来,分取司徒剑锋的上、下两处要害,颇有“李家戟法”起手式的味道,只是不似李玄父子那般光明正大,沾染了几分邪气。这倒不是说“鹰爪功”不如“李家戟法”正宗,而是那鹰面汉子远不如李玄父子来得光明磊落,其心不正,硬是把好武功给练邪了。这天下武功异流而同源,确实不假。

  那鹰面汉子的一双铁爪奇诡异常,有如两条鬼影般缠向司徒剑锋。上边铁爪的五只铁钩,寒光暴射,直戳司徒剑锋的双眼;下边铁爪横扫,划向司徒剑锋的胸腹。

  司徒剑锋的剑长,出手又快;一柄剑,鬼神难测。司徒剑锋的双目似朗星,睛光四射,铁钩将戳其目,他的眼睛竟连眨也不眨!花蝴蝶紧攥着衣角,在一旁看着,直吓得她花容失色,心肝都快要跳了出来。

  就在五只铁钩离司徒剑锋双目仅有寸许之时,那对铁爪突然停住,再也近前不得半分。只见司徒剑锋手腕一翻,手中的宝剑已从那“无面汉子”的肩头换到了鹰面汉子的胸口。司徒剑锋手上稍一加劲,长剑立时贯穿其身。司徒剑锋剑法之狠,确实骇人!

  司徒剑锋的半截长剑还刺在鹰面汉子的身上,可那两个“无面”汉子的匕首已分左右刺向司徒剑锋的后背。

  一道人影掠过。司徒剑锋已化作了闪电。

  “锵”、“锵”两声,一轻一重。司徒剑锋已经还剑入鞘。

  冷俊潇洒,孤傲不群。司徒剑锋一袭白衣,卓然而立,毫无伤痕。他目中寒光不消,睥睨群雄,满脸轻蔑之色。他的催命剑又静静地躺在了剑鞘之中,好像从来也没有出过鞘。

  再看那两个“无面”汉子,已经定住了。他们的背后,分别有一个极细小的伤口。

  “阎王要你三更死”!司徒剑锋的绝技,也是他最高剑术的体现。催命剑可不是只有一把!当日,“紫猫侠”独孤风便是败在了此招之下。

  毫发未损,一剑伤四敌,而且那四人都是几乎可与“南天火神”祝侯烽相匹敌的一流高手!司徒剑锋,果然不负“天下第一杀手”之名!

  司徒剑锋的出手竟能如此之快!洛伯沣和祝侯烽又互相对望了一眼,他们有如此出色的师弟,俱是惊喜万分。看来,以司徒剑锋现在的剑法,要想胜过他们这两把老骨头也并非难事!

  “没人为你们的命付钱,所以我没杀你们!”司徒剑锋冷冷道,“让开!”

  毕竟不知那龙面公子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