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七十五回 司徒一剑初败绩 紫霄九丰难撼树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897 2016-08-10 14:46:00

  “站住!天下没有杀手能近他十步。”黑袍老者负手而立,悠然说道。

  “要当走狗,只有一个下场,死!”司徒剑锋冷冷说道。

  司徒剑锋眼如寒星,目似冷剑,气吞群豪如虎。他也不顾黑袍老者,潇洒迈步,直逼那龙面公子。

  那龙面公子气度超凡,卓然而立,也正盯着司徒剑锋。旁人虽见不得其面上的表情,却看到他右手的食指微微颤动了一下。

  司徒剑锋又迈出了半步。

  “我说过,天下没有杀手能近他十步!”黑袍老者厉声止道。一时间,花间酒楼内真气纵横,如疾风,如迅雷,如倾海,如流火,俨然有天地之威。

  黑袍老者声音一出,司徒剑锋立时顿住,再也迈不开一步。司徒剑锋,冷酷无情,剑术卓绝,天下杀手,数他第一。司徒剑锋眼下停住步子,倒不是因为他被老人的声音给吓得胆怯腿软了,而是有一股巨浪般的内劲正源源不断地自那黑袍老者处涌至司徒剑锋的胸口,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内劲如浪,且一浪高过一浪,一时好似倾倒四海,大有将崩泰山之势。司徒剑锋运全身内劲真气于百脉,聚毕生内力修为于一刻,拼尽了全力,方可勉强抵得住那黑袍老者的功力。此刻,司徒剑锋莫说要走出半步,若能侥幸再支撑片刻,已是难如登天了。那黑袍老者悠闲地站着,他手下只消稍一加劲,司徒剑锋立刻便会有如决堤洪流上的木头一般,转眼就要飞出千里。

  司徒剑锋凭掌中一剑,纵横江湖十余年,遇到对手无数,鲜有能与之匹敌者;他会过多少方家,其中更有“天下第一剑”——南宫离。可纵是“天下第一剑”南宫离,其内力也万难望那黑袍老者之项背,遍观天下高手,能稍与那黑袍老者相抗者,也仅有张太虚、王定乾和李玄数人而已。那黑袍老者定非当世“封侠榜”上之人,而他的功力竟如此之深!谁也不知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那黑袍老者忽地微一摆袖,立时真气尽散。二力相抗,一力已撤。司徒剑锋一时收束不住自己的力道,一个趔趄,身子朝前冲出了几步。司徒剑锋,英俊冷傲,一招一式,飘逸之极,潇洒之极,与人交手,即令不胜,输得也漂亮。谁知他今日以内劲与那黑袍老者相抗,还未交手,便如一个小孩子被丈二的摔跤高手戏耍一般,弄得很是狼狈。

  一个鬼魅般的身影闪过,一下子便到了司徒剑锋的面前,其身法竟丝毫不比司徒剑锋慢!司徒剑锋见了,不禁心中一凛,暗暗吃惊。他实在未料到,那黑袍老不仅内力深不可测,其身法也快得骇人!

  那黑袍老者手腕一翻,不知何时,地上那半截残剑已到了他的手中。他望着掌中残剑,悠然说道:“你不该在他面前出剑。”言毕,他也不往后瞧,食、中二指微一加劲,残剑飞掷而出,恰入那狗面汉子的剑鞘之中。那狗面汉子亦是一流高手,而他却被残剑的余势所带,身子一连退出十余步,最后为桌椅所阻,方才勉强站立住。

  黑袍老者也不去瞧那狗面汉子,只是瞥了一眼司徒剑锋,继续说道:“不过,你也不配在我面前出剑。”

  “是吗?”司徒剑锋盯着那黑袍老者,冷冷说道。

  杀气未出,寒意未发。长剑却已出鞘。

  寒剑冷如旧,杀气重依然。司徒剑锋从未有如此之强的求胜心,他出剑之时,心中竟感到了一丝畏惧。如此状况,是司徒剑锋从未有过的。便是他以“天下第二剑”的身份,与武林公认的“天下第一剑”南宫离交手之时,也绝没有如此之强的求胜心,更不会有丝毫的畏惧之情。

  待得一旁的看客觉察到杀气、寒意之时,长剑却又在剑鞘之中了。

  宝剑还在剑鞘之中。可是,剑鞘却已不在司徒剑锋的手中了。

  天下无双的杀手,江湖上最一流的绝顶剑客,竟会连自己最宝贵的佩剑都抓不住!这连司徒剑锋自己也不相信。

  司徒剑锋不相信。他正迟疑间,那黑袍老者左手大袖反挥,一股极强的劲道一下子便把他推得跌出十数丈。一时间,司徒剑锋浑身的气力好像都已被抽干了。

  司徒剑锋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他根本还未能反应过来。

  一剑制敌,剑出夺命,司徒剑锋出剑一向如此。如今,对手举手间,轻描淡写地一挥大袖,自己便如蚊蝇一般,被打趴在了地上。司徒剑锋与那许多死在他剑下的“高手”一样,都没有看到对方究竟是如何出手的。面对那黑袍老者,便是换了南宫离,他的剑法也立刻会成为小孩子的玩意儿。

  “八弟!”喝声中,“北海蛟龙”洛伯沣与“南天火神”祝侯烽同时冲天飞起。可他们身形甫动,便立即有如弦上之箭一般,被一股强大之极的力量拉得倒退了十多步。

  “哼!蚍蜉撼树!螳臂当车!”那黑袍老者冷哼一声,笑道。

  “北海蛟龙”洛伯沣、“南天火神”祝侯烽,这二人都是当世一流高手中的佼佼者。可在那黑袍老者的面前,他们却变得好似病雏遇到雄鹰一般。洛、祝二人一身的绝世武功,竟连丝毫也使不出来。

  “剑锋!”情急之下,花蝴蝶忍不住心中的忧急,竟不自禁地如在梦中一般呼出了司徒剑锋的名字。情势危急,一时也并未有人觉得她失态。

  “你们俩的资质,可要比我这两个什么鹰、什么狗的畜生高得多了,张紫霄他好福气啊!哼!别说是这两条畜生,就算是那扶不起的阿斗,若从一开始便由我指点功夫,其武学造诣也必定远在你们‘九丰’之上!”

  此语一出,洛伯沣、祝侯烽等一众师兄弟俱是大惊。张太虚道号“紫霄真人”,他在当世“百兵谱”上排名第一,若有人知道他的道号,也绝非奇事。可世人皆只知道张太虚在武当山上收的三十六名弟子,洛伯沣、祝侯烽等人的名头之响虽不输屠龙帮群豪,可江湖中人绝不知晓张太虚与他们九师兄弟的师徒关系。那黑袍老者不仅对张太虚的武功了如指掌,他对张太虚那许多绝不为旁人所知的私事竟也了然于胸!那黑袍老者与张太虚一般,一般的武当功夫,一般的“风雷袖”,他们自内而外,皆有一股要凌驾于万物之上的气势。这个黑袍老者究竟是什么人?他与张太虚又是什么关系?

  黑影乍起。影动处,金铁交鸣之声与之并生。司徒剑锋听得出,这是自己的催命剑和另一宝剑交锋相碰所发的声音,一共十三下。那十三下奇快无比,中间几无间隔,寻常人根本无法辨别出来。经适才一败,一向对自己剑法极其自负的司徒剑锋,竟怀疑起自己是否能使出那般快的剑法;若是换了自己,又能否接得住那一十三剑?

  那奇快无比的一十三剑已被人接住了。

  独孤风呼气微重,他那英俊的脸庞也渗出了豆大的汗珠。独孤风的右臂正不住地颤抖着,半边身子已没了知觉;他手中的兵刃有若秋水流光,正是“秋水”宝剑。方才,正是他接住了那黑袍老者的一十三剑。

  “张太虚这小子根本就不会教徒弟,还是我来帮他教一会儿吧!兀那小子,瞧好了!这一招,就是张太虚那老小子的绝技——‘乾坤飞袖’!”喊声中,那黑袍老者好似已融天地为一体,一时万物哀惧,青云垂首。

  此刻,祝侯烽一记“火焰掌”自肋下猛地斜出,一团灼热的真气如史前恶兽般向那黑袍老者吞噬而去。一掌未尽,另一掌即出,一连三掌,连绵如火,招数精奇,足见祝侯烽武学造诣之高。果然不愧为“南天火神”,端的是好手段!

  那黑袍老者昂首望天,他微一点头,大袖随手挥出,劲风出袍,所向披靡。

  “火焰掌,不错。可惜,我的‘芭蕉袖’正好克制你的火焰掌。”声音中,黑袍老者大袖连扇两次,祝侯烽那头两道强劲之极的灼热真气立时便消于无形。

  同时,“北海蛟龙”洛伯沣与“苍溟金鳌”洛仲沨齐挥双掌,相助祝侯烽。洛仲沨的掌风有如长河横流自高川,其势不可挡,其威莫可匹;洛伯沣的掌风则如大江归海,连绵不绝,后劲不断。此二人的掌法,看似同曲,实则各有千秋,俱是极上乘的功夫。如此掌法,便是屠龙帮帮主李玄亲至,也绝不敢小觑。

  熟料,那黑袍老者明知掌风即至,他竟丝毫去不理会,任由那四道掌风打在自己身上。那四道掌风一挨着黑袍老者的衣服,立即便有如泥牛入水,好似百川汇海。洛氏二兄弟面对那黑袍老者,只觉自己空有射雕之能,臂开千石强弓,竹箭纵能穿云,也万难刺破九霄长空。

  洛氏兄弟正惊异间,那黑袍老者巧挥大袖,随手一引,便将祝侯烽那第三道真气牵到了他俩的面前。猝然之下,洛氏兄弟拼尽全力,方才勉强避过了祝侯烽那记火焰掌的掌风。洛氏兄弟刚站稳脚步,两道更灼烫、更强劲的真气便直击其胸口,他二人实在抵受不过,只如野草一般倒了过去。这一记火焰掌,不论是劲道,还是手法,皆远胜于祝侯烽,乃是那黑袍老者所发,洛氏兄弟抵敌不过,也是自然的。

  祝侯烽那边,他三掌过后,迎面一股更强的掌风以海水倒灌之势将他冲出十数丈。以祝侯烽那般深湛的功力,竟然丝毫没有还手之力!那黑袍老者内力之强,可见一斑。

  一声巨响,若九天奔雷,声震千山,百兽震恐。纵大胆如“不动罗汉”云里峰之辈,亦不禁惊退几步。至于那“辣手毒王”见血封,胆小如鼠,其狼狈之态,就更不必说了。

  “张太虚的弟子,居然如此的不堪一击,真是丢尽了武当派的颜面!”那黑袍老者说道,“血滴子,你的暗器要出手?小孩子的玩意儿,看看是你那破鸟笼能取我的脑袋,还是能取你的脑袋?哈、哈、哈、哈……”

  十数年来,“没羽飞将”二月枫心中最害怕、最见不得人的事,便是他曾经的那个“血滴子”身份了,如今一下子被他人道破,其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二月枫双手猛地一抖,几乎没能抓稳他手中那最宝贵的“鸟笼”,他那刚滑入指间的白玉枫叶也掉落在了地上。

  “你…你…你是……”二月枫吓得浑身颤抖,冷汗直流,大骇之下,支支吾吾地问道。

  “他不是师父。”司徒剑锋冷冷说道。司徒剑锋那杀手独有的直觉,是不会错的;他的话,二月枫是绝不会怀疑的。

  此时的二月枫好似丢了魂一般,再也不敢多望那黑袍老者一眼,也不敢再多问他一句。

  那黑袍老者将手中的催命剑一甩,“无常老爷”司徒剑锋一把绰剑在手。司徒剑锋的手段虽远不及那黑袍老者,可若论动作之潇洒,他却是远胜过那黑袍老者的。

  “身为一个剑客,你连自己的佩剑都保不住!”黑袍老者盯着司徒剑锋手中的催命剑,试探着说道,“该怎么做,你应该比我清楚!”

  司徒剑锋也盯着自己手中催命剑,面色凝重,许久未动。洛伯沣、祝侯烽和花蝴蝶他们也在一旁紧盯着司徒剑锋,准备要竭力制止司徒剑锋这一“失败”剑客的“最后一剑”,可他们能止得住吗?

  毕竟不知司徒剑锋接下来的那一剑要如何刺出,这一绝世剑客、第一杀手的性命又将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