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八十二回 寒蛙坐识井外天 秋水贻笑大方家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479 2016-08-10 14:46:00

  却说那老渔翁,稍运内力,手上只略一加劲,登时便将司徒剑锋的催命剑捏个粉碎。

  猛虎病兮,又失伥。催命剑一折,司徒剑锋如失双臂。如今,人为刀俎,而这个杀人如麻的“天下第一杀手”已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

  司徒剑锋大怒,顿时杀意寒秋风。司徒剑锋手中之剑虽毁,心中之剑犹在。当今天下,最可怕的剑不是催命剑,而是司徒剑锋这把活剑。

  只见司徒剑锋骈起食、中二指,二指成剑,一时剑气纵横。司徒剑锋闪电般出手,直点老渔翁的心口。这一击,寒如风雨骤来砭肌骨,威如雷霆乍至震胆魄,势如流星突坠惊明月,浩如金乌忽落黯九霄,其速度之快、劲力之强、出招之稳、认穴之准、心头之狠,实在是骇人之至!此份功夫,几达剑术之巅。

  比自己晚入师门十余年的八师弟竟会有这般的剑术造诣!这确是大出洛伯沣的意料。洛伯沣见了,又是惊又是喜。

  司徒剑锋这一招,也大大出乎了老渔翁的意料。可老渔翁眼见司徒剑锋那势不可挡的一招向自己击来,竟一丝不惊,一毫不慌,气定神闲,颜色不变,只如山岳般凝立于天地之间,非有真才学实胸腹、大本领强筋骨之人,绝不能有如此大宗师之气度、真仙人之气概。

  剑气欲透骨,寒意将凝血。老渔翁仍是不慌不忙,但见他抬袖时如出云,手起处若归海,看似只在不经意间轻轻一指,就恰好点在了司徒剑锋的臂弯上。内力所至,司徒剑锋的劲道顿消,如江河倾泻;那一招的准头也立失,如飞箭折羽。

  司徒剑锋忽如冻住一般。只见老渔翁以一指按住司徒剑锋的额头,卸其力,震其神,司徒剑锋竟一动也不能动。

  余劲尚在,老渔翁一导一引,大袖轻轻一挥,如秋风扫落叶。司徒剑锋即向地仆去。

  司徒剑锋乃不世之练武奇才,手段精强,远胜常人。他身子虽倾倒,可早斜出左臂,直戳老渔翁的璇玑穴。

  老渔翁仍如山岳般凝立。待得司徒剑锋手至,老渔翁反掌便将其抓住。竟闻得司徒剑锋一声惨嚎!司徒剑锋是何许人也?泰山压顶能不变色,万刃加身可不言语。这般人物,如今竟会如孩童一般惨叫!却不知是何缘故?

  原来,司徒剑锋向以铁环裹腕。老渔翁适才那一把恰好就抓在了这铁环之上。百炼精钢尚可断,何况一个生铁环?老渔翁一抓之下,司徒剑锋左腕半嵌铁中,铁及白骨。若非关帝爷,岂有刮骨勇?司徒剑锋也是凡人一介,自然吃痛不过,忍不住只得叫出声来。

  “你害了章云濡大侠,我本至少要断你双臂!可你既已身受重伤,我更不愿有辱章大侠,你滚吧!日后你若再敢仗剑横行,我自会找你算账!滚!”豪气冲霄,声震群豪。言毕,老渔翁一掌挥出,顿时浪起千层。

  掌风激浪,也卷起了此刻已奄奄一息的司徒剑锋。洛伯沣如何肯坐视?他望见八师弟司徒剑锋的身子被震飞,忙挥出一掌,欲以自己的掌力拉回司徒剑锋。洛伯沣的掌风可轻易穿过他大师兄周大酆的气墙,在其看家绝学“无相神功”下不费吹灰之力地救下司徒剑锋。张太虚首徒周大酆也可算得上是当世少有的顶尖高手了,洛伯沣足可与之匹敌。如今洛伯沣面对这老渔翁,却不知又将如何?

  洛伯沣一掌挥出。谁知他的真气一碰着老渔翁的掌风即被弹回,洛伯沣愣是被自己的劲力给震退了数步。行家一出手,洛伯沣便知老渔翁的武学修为绝非自己跟周大酆可比;老渔翁的内力之强纵稍不及张太虚,也与之相去不远了,只同那屠龙帮帮主李玄一般。

  洛伯沣当下不敢怠慢,运起十成的功力,身子有如陀螺般旋转起来,在进进退退之间,好不容易才挤进了老渔翁的掌风之中。老渔翁那强盛之极的掌力直压得洛伯沣透不过气来,洛伯沣吃力地拉住司徒剑锋。一股更强过一股的后劲涌至,劲力如铁箍一般将洛伯沣紧紧箍住。洛伯沣的内力修为已颇具火候,外气冲体,他身上的真气便自动抵御起来。可遇强则强,洛伯沣越是挣扎,那奇怪的劲力便箍得他越紧。莫说洛伯沣根本就没有孙大圣那通天的本事,纵然他真有翻江倒海之能,也万难解脱那好似被下了紧箍咒一般的劲道。汪洋恣肆兮,威天地!坳堂浅水兮,叹汪洋!面对老渔翁,洛伯沣只觉自己渺小得有如沧海之一粟。现在,洛伯沣和司徒剑锋正被老渔翁那奇怪的内劲所牵制,缓缓往河里沉去。

  水可导之、引之,而不可阻之、抗之,是以大禹功成,而其父鲧无功。这个道理,洛伯沣很是明白。老渔翁的劲力如水而上善,正是最高明的内功,其功力绝非洛伯沣之辈可比。当下,洛伯沣凝神静气,暗屏内息,渐敛劲力,努力使自己有若芥舟置沧海。待得那紧箍般的劲力稍松,洛伯沣即翻腕掐诀,依着“导”字诀和“引”字诀,尽施毕生武学修为,九导九引,方才寻得一个缺口。拼着仅剩的几分气力,洛伯沣以他那“飞鱼式”的独门轻功,终于拉着司徒剑锋逃回了岸边。老渔翁也并未出手拦阻。

  “不愧是江南三十六大水寨的总寨主,果然有些本事!”老渔翁对洛伯沣的武功赞道。

  忽而,老渔翁变色喝道:“兀那撮鸟!你方才不愿网开一面,殊不知自己已经身在网中。洛伯沣大寨主,洛仲沨二寨主,你们一群水寇在江南为非作歹,我遍寻你二人不着。想不到,今日你二人却自己撞到老夫的渔网之内。哼!今日我若不废了你二人的双手、双脚,也无颜再见江东父老了!”

  洛伯沣闻言,满面羞愧,后背冷汗涔涔而下。那洛仲沨的见识远逊于他的兄长洛伯沣,他可瞧不出老渔翁的深浅。虽然“天下第一杀手”司徒剑锋接不住老渔翁的一招半式,可洛伯沣既能在老渔翁的手下救人,洛仲沨只道是自己兄长的功力更胜那老渔翁。洛仲沨当下壮了壮胆子,讥笑老渔翁道:“断我双手双脚?听你老人家的口气,您定是在那‘封侠榜’上排名前九位的人物了?啊哈、哈、哈、哈……”当世《百兵谱》,洛仲沨是瞧过许多遍的,《百兵谱》的《人物志》中并无这样一位老渔翁的画像,因此洛仲沨断定那老渔翁绝非是前九位的高手;而洛仲沨的兄长洛伯沣排名第十,那老渔翁定是名在洛伯沣之后了。如此一想,洛仲沨自然无所畏惧了。

  老渔翁笑望长溪,说道:“莫说前九位人物了,便是整部《百兵谱》,也没老夫的姓字。”

  听得此言,洛仲沨更加得意了,正欲言语。洛伯沣以目视之,洛仲沨再不敢多说半句。洛伯沣面含谦色,躬身礼道:“前辈世外高人,非我辈俗人可及!我这兄弟自小失了调教,还望您老人家莫要跟他一般见识。江南三十六水寨的总寨主是我,是我管治无方,我手下的过错,我一人承担!前辈,您动手吧!”

  临大敌,只见洛伯沣双目敛精光,口鼻收气息,身如水中藻荇,没遮没拦,不似一般的江湖套路。老子曰:“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洛伯沣这看似随心随意的一站,无招无式,无章无法,实则却是天下最高明的功夫。“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这功夫,确是天下最高明的功夫!可惜,使这功夫之人的功力有深有浅。洛伯沣今日遇着了那山外山上的老渔翁,也只得自认倒霉了。

  老渔翁看了看洛伯沣的架势,点头赞许。老渔翁真性真情,他一想到江南洛氏水寨的所作所为,立时怒形于色,威严震乾坤。老渔翁指着洛仲沨,厉声喝道:“怙恶不悛!罄竹难书!废你髌骨!”

  豪气冲霄,真气纵横。一时沧海横流,洛仲沨只如扁舟一叶随波流,半点由不得自己。老渔翁二指成锁,只是江湖上最平淡无奇的一招,可在老渔翁使来,此招却有如双龙出云戏珠,二虎迎风争霸,威势人莫可挡。洛伯沣和洛仲沨这当世两大一流高手眼看着老渔翁一招使出,心中明明清楚那连初入门的练武者也知晓的破解之法,可就是闪无可闪,避无可避。长空鹰击碎磐石,深山熊走折巨树,老渔翁锁指到处,洛仲沨的髌骨立时碎裂。

  闻得洛仲沨的惨嚎声,洛伯沣爱弟心切,便要上前相救。熟料洛伯沣刚跨出半步,一股强大至极的吸力如龙翔吸水、如鸢飞戾天,洛伯沣拼尽毕生功力也抵受不过,身子猛地朝老渔翁撞去。那老渔翁看似老态龙钟,可身子却如山堆、如石砌、如钢锻、如铁铸。洛伯沣一挨着老渔翁,如卵击石,左边的臂膀立时断折。

  如鹰提雏,老渔翁手上略一加劲,便将洛伯沣高高举起。洛伯沣腾身在空,身上几处要穴恰好被老渔翁钳住,他那一身“飞鱼式”的独门轻功半分也使不出来,他平日里的宗师气度此刻也没了踪影。此前,除了他师父张太虚,洛伯沣还从未遇过能一招制住自己的人物。

  老渔翁左手屈指,直击洛伯沣的右手手肘。洛伯沣右臂上扬,袖口倒落。洛伯沣的臂上竟印着一个大大的黑手印。

  老渔翁一见那黑手印,大惊变色,随即变换招式,旁牵劲力,生生地收住了那一式。

  老渔翁已转了态度,十分有礼地将洛伯沣放下,喃喃道:“是你……”声音中竟满含感激之情。

  一时众人无言。

  “邦畿千里。”过了片刻,老渔翁对洛伯沣道。

  “维民所止。”洛伯沣亦是大感惊异,对答道。

  ……

  玉兔西下,金乌东升。洛氏兄弟与司徒剑锋业已离去,水天一色处,老渔翁依然垂钓清溪边。一旁,独孤风与吕莹悠悠醒来。

  吕莹询问老渔翁的姓名,只见老渔翁不慌不忙,悠然说出三个字来。有分教,今日维雍止正叟,曾是惊天动地人。却不知这个老渔翁究竟是何人物?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