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八十三回 叔侄重逢情动天 贤侠再聚义屠龙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846 2016-08-10 14:46:00

  “邦畿千里。”声随绿波起,须共翠柳飞。豪情冲霄,扬鹰闻之而羽坠;正气彻地,奔虎听之而鬃立。声威音严,大侠之风毕现。说话之人,正是那如九天舞凤一般的人物——老渔翁。天地一侠士,清溪独钓,望苍茫,终见来者。

  “维民所止。”音同香风来,人与云君行。黄莺出谷,回南飞之北雁;细雨润物,发秋落之春英。声柔音甜,少女之态初露。说话之人,正是那若蟾宫仙子一般的人物——吕莹。侠女飞花江湖间,原是无双屠龙客。

  “啊!老伯伯,原来您也是维止会的!”吕莹轻声喜道。

  老渔翁含笑点头称是。

  过了片刻,老渔翁缓缓起身,行至独孤风身旁。他见独孤风人品风流,五官正而可见其心腹,气度超凡,衣襟实而不掩其内华,绝不似池中之物,心中大是喜欢。

  老渔翁又踱至吕莹身前,忽而面色凝重,竟盯着吕莹望了起来。老渔翁这一举止虽不太合礼节,可他满面的正色,却是连独孤风也比不了的。只因纵然君子如独孤风,他瞧吕莹之时,也不免也带上半分邪意,这是少年人风流心性使然,而非独孤风定力不足。而老渔翁盯着吕莹瞧时,眼中流露出的竟都是一个长者对于一个晚辈的亲情,老渔翁与吕莹究竟有何关系?老渔翁的目光虽仍在近处,可其神思却不知飞至了何年,只见脸上颜色忽而哀伤,忽而欢喜。方才还是豪气干云、力挫江南三雄而不变色的大豪侠,现在又成老泪纵横、有情有义的凡人了。

  吕莹初醒,便被一老者盯着瞧,心中颇不自在,便低下头去。可渐渐地,吕莹好似被老渔翁的正气所感染,也不觉太害羞了。她也抬头、充满敬意地望了这一身豪气的老渔翁一眼,见他一脸的正色,便丝毫不觉有何不自在之处了。吕莹越看越觉得这老渔翁亲切,突然吕莹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来,是一位跟她失散了多年的亲长。只是吕莹一时还不能确定,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去跟他相认。

  老渔翁也望着吕莹喃喃道:“像,像……”

  过了半晌,老渔翁收拾了心情,这才缓缓对吕莹说道:“小姑娘,你也是维止会的,可闻得吕晚村的大名?”

  此言一出,吕莹浑身大震,她又坠入了那个她从小到大已做过无数遍的噩梦。仇恨与悲伤已将吕莹那清丽绝伦的脸庞扭曲,未干的泪痕旋即又化为无数把锋利无比的冰刃,正朝着她的心头狠狠割去……

  “晚村”二字乃是吕莹祖父之名号,吕莹如何能不闻?文字之祸犹在眼前。吕莹又如何能忘?

  老渔翁无意勾起了吕莹的伤心事,见到她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心下大为不忍,忙又到:“小姑娘,别哭了,看伯伯变个戏法给你看?”

  这是一句大人哄小孩的话,本是平而无奇之语。可吕莹闻得此言,心头又是一惊。这时,吕莹便可十分确定,这老渔翁正是自己的故人。

  老渔翁也去了那大侠的架子,满脸的亲切,好像一个伯父在逗哭啼的小侄女一般。只见老渔翁大袖一摆,袖中抖出一个铅锡做的浑圆大球来。他托着那球,放到了吕莹的面前,手一加劲,铅球登时粉碎。单手破坚,老渔翁这一手江湖罕见的本事,对其他人来说,确是了不得的大本事了,可对这个能举手间便捏碎了司徒剑锋那把江湖上最可怕之剑的老渔翁来说,也算不得是什么稀罕事。

  老渔翁的表演好像还没完,因为吕莹将她那漂亮的眼睛睁得更大,继续期待着她小时候早已看过无数遍的好戏。

  老渔翁面不改色,只是暗运内劲,手握铅球,如同沸汤。也不知是如何道理,顷刻间,竟然铅锡化水。

  虽是逗小孩玩的把戏,却是道家顶上层的功夫。独孤风瞧得都呆了。若非老渔翁的功力早已登峰造极,如何能在谈笑间化铅为水,行神仙之事。

  吕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向那老渔翁喊道:“甘伯伯!”

  甘凤池!这个隐居在北平小渔村里的老渔翁,竟然就是名震青史的“江南大侠”!

  南侠甘凤池,北侠李玄。这二人一南一北,又同是反清复明的领袖,并为一世之人杰,时人并称其为“南北双侠”。他二人俱是一般的真豪杰、伟丈夫,其武学造诣也只在伯仲之间。

  列为看官,你道缘何甘、李二人一般的武艺,却独得李玄一人位列当世《百兵谱》之前,而遍览全书竟找不到“江南大侠”甘凤池的一名一字?只因此谱乃多闻和尚与天机道人所编,只排百家兵器之名,而以他二人的见识,又不以拳脚为兵器。那“江南大侠”甘凤池虽是拳法无敌,可他素来不用兵刃,因此他武功虽高,却也入不了当时的“百兵谱”英豪之列。

  “江南大侠”甘凤池虽进不了无聊人编的无聊书,倒被载入了正史,彪炳千秋。《清史稿》中便有其列传,言其“手能破坚,握铅锡化为水……”至此,列位看官方知笔者记其武术之事不假。

  故人重逢。伤往事,天伦早失高堂前,相聚无望,一时则若九日齐黯,天地同哀;望前途,暴君犹卧庙堂上,不可卒除,一时又如六龙按首,万物齐悲。闲话休絮,也不消言“江南第一大侠”甘凤池与侄女“江南第一女侠”吕莹相逢之时言及先人是如何的悲戚,在谈到“屠龙”大业之时又是如何的悲愤?人之常情,便是大侠亦不能免俗,笔者亦无需多言,不去做那凄美画上泼浓墨之事。

  逝者若流水,甘、吕二侠叔侄情浓,互道别后十余年之事,忽喜忽怒,忽哀忽乐,亲人间的真性情毕现,好不畅快。二人聊着,不觉半日已去,但见北燕归东林,南阳回西隅。

  独孤风在一旁,倒是能耐得下心来。可以他的性子,又不愿听人那极隐秘的家事,失了体面。独孤风便悄悄站到了一旁,也不去打扰他们叔侄双侠叙旧,拿起“江南大侠”甘凤池他那仿佛是从姜子牙处得来的鱼竿,悠闲地钓起了鱼来。

  独孤风既无心钓鱼,鱼儿也好似无意上钩,因此独孤风坐了半日,他的鱼篓还是空的。

  鱼鹰已随羲和去,璧湖渐披星月光。天眷钓鱼客,只见一条“赶着回家”鱼儿,正一头往独孤风竿下的笔直钓钩撞去。

  眼见着这个“愿者”就要上钩了。突然,一阵急促而轻快的脚步声惊起,吓跑了鱼儿。

  独孤风听这脚步声,知道来人轻功极是不弱,就是比起那“轻功甲天下”的魏子洞,也绝不会差到哪儿去。却不知是此人身后还有强手相逐、还是有何紧急之事,他的脚步声异常急促,急促到让他丢了拥有此份轻功修为之人的风度。

  独孤风潇洒收竿,抬眼望处,但见得那急奔之人竟是那平日里极具宗师气度的武林名宿洛伯沣,名震江东的大豪杰“北海蛟龙”。此人虽是绿林中人,却也丝毫不失英雄本色,观泰山崩于前而能不变色,比起那些伪大侠来,不知要强了多少倍。可他今日究竟遇上什么样的难事了,竟会这般惊慌失措!

  洛伯沣的脚步声未歇。另一边,林子的出口处,又传来了一对中年男女的对话声。

  “什么人?”声音低沉,却自有一股摄人心魄的威严。其浑厚之极的内劲随声而出,一时声震山林,如几群狼犬狂吠,若三处猛虎呼啸,威慑百鸟。此份内功修为,实在骇人,纵使比不得甘、李二侠,也不知要强过独孤风多少倍了。

  独孤风闻之心下一惊,自愧远弗如。自己若要与之相较,定然只如病雏之于雄鹰。独孤风只觉那人的内功若有若无,无形无相,若绵柔而实则霸道非凡,似温文而实则暗藏杀机。独孤风觉得很是熟悉,这种内功像极了“无相神功”,像极了某个人使出的“无相神功”,只因独孤风不久前刚刚领教过他的“神功”。

  “啊!”林中的女子显然被这吼声吓了一跳,内息也被震乱了,勉强落地之时发出了不小的动静,丢了高明轻功的好处。

  “果然是你!你吼什么!吓我一大跳,混蛋!大半夜的,跟你的这些小妖精们鬼鬼祟祟躲在林子干嘛!”不一会儿,便听得那女的厉声喝骂道,凌人盛气竟盖过了那中年男子的盖世神功。

  “夫人……”那中年汉子的声音显得是又惊又怕,刚才那猛虎般的气势也好似一下子都散尽了,变得有如病鼠一般。从话语来判断,这猛虎般的中年汉子好像是那女子的丈夫,也特别惧怕那女子。从那女子被“无相神功”破了轻功一事来看,她是绝对没有大英雄武行者打虎般手段的,而那猛虎般的中年汉子竟又对她如此畏惧!原因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这女子乃是“母老虎”一只。

  独孤风耳目极佳,已分辨出了他二人是谁。而那洛伯沣耳力远不及独孤风,却更早听出了他二人的身份。在林子口说话的那二人不是别人,正是‘北海蛟龙’洛伯沣的大师兄“善财菩萨”周大酆和他的小师妹周夫人花蝴蝶。

  “唉,算了,我也懒得管你!”花蝴蝶没好气地对周大风道,“不过,你来了倒正好,也省得我去动手了。喏,给你!”言毕,花蝴蝶将一卷画儿朝周大酆身上丢过去。

  周大丰一把绰画在手,点头哈腰,满脸堆笑道:“夫人,这是?”

  花蝴蝶边转身边说道:“你那死鬼九师弟采?花蜂未完成的任务。他没用,被吕四娘那个小妮子给结果了,只好我这个当师姐的替他出手了。你今夜把那画中人送到我的花间山庄来,是师父要的。”

  花蝴蝶正欲返回她那花间酒楼,突然她怔住了,半步也迈不开来。她惊呆了,只因她听到了一句话,一句打死她也不相信会是周大酆对她说出的话。

  “今夜恐怕不行。”周大酆赔着笑,对花蝴蝶道。自入师门二十多年来,这是周大酆第一次拒绝了花蝴蝶的要求,而且这要求还是她认为周大酆举手间就能办到的事。

  花蝴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疑惑着怒道:“你说什么!”

  “你聋了吗?他说今夜不行。快滚!”

  这声音是从轿子里发出的。花蝴蝶刚才还没注意到,周大酆的身旁还有一顶轿子。那轿子,镶珠嵌玉,奢华无比,正是周大酆平日里专用的轿子。那轿子乃是周大酆最心爱之物,除了花蝴蝶和周大酆他自己,旁人休想跨进那轿子半步。若在平时,抬轿子的必定是周大酆精心挑选的八名美妇,当然也包括那个被二月枫和司徒剑锋断了手指、手臂的妇人。而今日,周大酆和那八名美妇俱在轿旁伴行,那轿子他们连碰都碰不得。那轿内之人究竟是何人?竟能让周大酆如此相待,除了他那武功“天下第一”的师父张太虚外,花蝴蝶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来。但花蝴蝶心里清楚,那轿内之人显然不是她师父。

  方才,周大酆露了一手足以威慑天下群豪的“无相神功”,“南侠”甘凤池闻之,只视若等闲。以甘凤池之武学修为,周大酆那点手段确实算不得什么。可这“南侠”甘凤池一闻得那轿内人言,竟立即变色,作秋水归海状。却不知那轿内的神秘人究竟是谁,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