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八十六回 借力制力拳至尊 因祸得祸道无极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393 2016-08-10 14:46:00

  上回书说到,仇人见面,“南侠”甘凤池杀招骤起,誓报前仇,以除江南之大奸,以雪维止群英之恨。

  眼见得那大恶人周大酆的性命已被捏在“南侠”的手中了。忽地黄影一闪,一个大胖和尚站了出来,恰好就横在了甘凤池和周大酆之间。

  甘凤池全力出招,仇人就在眼前,谁知竟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大胖和尚,收手已然不及。雷霆一击,就着落在这大胖和尚的头上了。

  “南侠”千钧之力,便是坚硬若磐石,也要被击打得碎裂了。

  “南侠”甘凤池一招拍下,正中大胖和尚的天灵盖。甘凤池见下错了杀手,大惊。

  继而,甘凤池又是一惊。孰料得他那穿云裂石、势不可当的一击落下,竟浑如敲打在一面金铙之上,铿然有声,只激得巨响彻深林,久久不绝。

  好厉害的铁头功,竟然能震得“南拳数第一”的江南第一条好汉甘凤池铁掌生疼!

  “南侠”甘凤池也收了招,凝神而立,细看那大胖和尚,但见他横颐方面,大耳垂肩,肩查腹满,身躯肥胖。其面带盈盈,似笑非笑;双目微闭,似睁非睁。敞袖芒鞋,其形象虽是像极了那民间画像上的弥勒老佛爷,可旁人横看竖看,总觉其带着三分邪气,不似个好人;他脸面上的笑儿堆得再多,也总渗着阴寒之气,那份自心底发出的慈祥仁爱是怎么也装不得的。

  “南侠”甘凤池勤赴少林,常与方丈等高僧切磋武艺。少林寺之中,方丈一辈与其师叔伯“多”字辈的高僧们,甘凤池无一不识。可眼前这位少林功夫远远正宗过少林方丈的大胖和尚,甘凤池却是不认得的。

  那大胖和尚的脸上挂着那好似是用刀硬生生刻出来的、永不会变的笑容,一双眯着的眼非睁非闭,似睡又非睡。也不见他嘴唇如何动作,便一下发出了闷雷般的念经声。

  “南无阿弥陀佛……”只见那大胖和尚念叨着,同时合十的一双铁掌朝前缓缓地平推出去。

  “南侠”甘凤池身经百战,对手甫一行动,早知不妙。那大胖和尚看似出掌极慢,可掌风凌厉之极,两道极强的真气裹着极重的杀气直扑甘凤池胸口。饶是“南侠”身手快比雷奔电闪,见得对手杀招一起,便有侧身相避之意,可是他脚下还未有动作,胸口已好像被压了两块千斤巨石,一时竟呼吸不得,好不难受。

  对手内力至强,可“南侠”甘凤池不惧反喜,你道是何故?

  十数年前,江湖便有“甘凤池南国拳掌第一,南宫离江左剑术无双”之说。按说在十数年前,“南侠”甘凤池之外力、内力也并非江南第一,何以就能自来与人切磋、从无一败绩?

  康熙年间,甘凤池自江宁至京师,有力士张大义者,慕“南侠”之名,便来相见。酒后,张大义欲与“南侠”相角,“南侠”辞。再辞不得,固与张大义切磋。那张大义身长八尺有余,天神巨灵一般的形象。胫力既强大,有扛鼎之力,拔山之能;腾跃又迅疾,行动处,只若那风雨之骤至。待得真正交手时节,“南侠”甘凤池却只是倚柱而立,静俟得张大义来,便承以手。只一回合,张大义大呼而仆。缘何?原来那张大义常以铁环裹拇指,而“南侠”之手又最能破坚,可握铅锡化为水,甘凤池一承之下,这还如何了得?只见张大义手上鲜血满鞾,解开视之,手指已尽嵌铁中,惨不忍睹。“南侠”见了,大是不忍,深悔之,亲自与张大义治伤不提。

  日间,“南侠”甘凤池一招便败了那“天下第一杀手”司徒剑锋。盖因司徒剑锋不知张大义前车之鉴,螳臂当车,蚍蜉撼树,如何不败?

  再有马玉麟者,不平“南侠”甘凤池名居其上,强要与之角技。这马玉麟,生得长躯大腹,以帛约身,好似那唐王御前镇门社稷神,有如那天涯海角擎天蹈海将。其缘墙升木,捷于猿猱,武艺精深,功夫之强,远非张大义可比,确是劲敌!“南侠”甘凤池因误伤张大义之故,凡不致性命相博之处,再不用那借力制力的绝妙法门,故而每与人切磋,再不致伤人。可这马玉麟不识好歹,终日要与“南侠”甘凤池缠斗,可每每无胜亦无败,心头大是不爽。一日,马玉麟又来与甘凤池角技。数蹈其瑕,马玉麟直前擒甘凤池。“南侠”甘凤池屠龙刺雍之事正急,无奈,以骈指却之,又是一回合,马玉麟败而仆地。已见山外山,终现天外天,马玉麟惭愧而遁,不提。

  是故,“南侠”甘凤池拳掌推至尊,江南无一敌。人尝问之,“南侠”语人曰:“吾力不逾中人,所以能胜人者,善借其力以制之耳。”

  借力制力。这便是“南侠”甘凤池武术之最玄妙之处。

  今夜乃是生死存亡之际,甘凤池身后还有吕莹、鱼娘需要照顾,屠龙刺雍大业未竟,而面对这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南侠”甘凤池自然也不会留手。借力制力,就怕对手的劲道小了,还不好“借”。因此,“南侠”甘凤池一见对手内力至强,甘凤池不惧反喜,这正好让他施展平生手段!

  可眼前这大胖和尚的手段也远非张大义、马玉麟可比,要借得他的力来,绝非易事;而要制住他,那更是难上加难。

  当下,那大胖和尚一掌推出,掌力似排山倒海而来。此人内力之强,以“南侠”之见识,亦是前所未见。

  只见甘凤池如山停,如岳峙,不闪不避,不慌不忙,不紧不慢地将右臂朝外,缓缓画了一个外圈,这一导,一下子便把那如开闸洪水奔腾般的劲道给卸去了。接着,甘凤池又左手向内,徐徐地画了一个内圈,这一引,正好将那大胖和尚极强的劲力如水般蓄了起来。这一导一引,看似简单至极的动作,便化解了大胖和尚那威不可挡的杀招。

  力既已借得,“南侠”接下来便要开始以此来克制对方了。甘凤池左手蓄力加劲,正要翻掌外推左臂,来个借力后发而制力。岂料,那大胖和尚的内劲竟如湍急之怒涛,一浪刚过,一浪即至。

  甘凤池无奈,只得生生顿住去势,随即左臂一拐,朝外拨开。只画得半个圈,此时“南侠”掌中内劲早已催动,被甘凤池一牵引,那大胖和尚与甘凤池的劲力随即激射而出。劲力所到之处,一排合抱之松,迎风而断,只唬得狮匿虎藏,在场之江湖高手,无不大为惊骇。

  那大胖和尚确是武林一代大宗匠,绝顶的好本事!同是先发力,却不似那张大义和马玉麟二人。那张、马二人力一发,身形未动,破绽已出,故而“南侠”甘凤池可以借力制力,一击败之。可那大胖和尚一分力发出,便令对手喘息不得,留得九分力,身稳如山岳难撼,形如钟鼎难移,周身更是寻不见丝毫破绽。那大胖和尚又能以慢打快,一力方出,后劲立至,只如拍岸惊涛,一浪快似一浪,一浪强似一浪,前浪未消,后浪又推,好似无穷无尽,只是铺天盖地而来,若是那岸堤根基稍有不牢,早便垮了。因此“南侠”接招勤,虽也能借得力,只是对方一时没得破绽,也无暇还力。也亏得甘凤池的武功早已登峰造极,而其导引之术又已炉火纯青,否则还真是难以抵住那大胖和尚至刚至阳、无人能及的少林正宗武功。

  那大胖和尚一套最基本的少林拳一拳重过一拳,一拳快过一拳,每一拳的劲道都好似能崩天、能裂地。那和尚一拳化双,双拳再化,直至千亿,霎时间,空中俱是拳影,瞧得人眼花缭乱,如此神妙的拳法,在旁人看来,非但不像千手如来要降妖魔,反倒似百足虫怪欲欺神佛。“南侠”甘凤池早瞧破他虚实,只是一导一引,变借力为卸力,也把平生惩奸除恶的手段使将开来,倒也能应付得来。

  大和尚的一拳又至,“南侠”甘凤池正欲顺势一导,卸了它去。可甘凤池余光到处,早瞧得独孤风与侄女吕莹恰巧就站在掌风所将引到之处,心头大惊。这一掌非同小可,便是内功修为精深如“北海蛟龙”洛伯沣,挨上去非死也要重伤。如今猝然临之,独孤风跟吕莹功力尚浅,未必能躲得开去,那“南侠”一身是胆,便是千军万马里,也没他不敢做的事,可他心里头仁慈,若要让他拿独孤风和自己宝贝侄女的性命冒险,他是万万不敢的。

  为了不伤及无辜,“南侠”甘凤池也不去卸力了,当下便使出扎扎实实的真本事来,运气于臂,双掌齐推,正好截住了那大和尚的掌风。只闻得“碰”的一声巨响,当世两大绝顶高手四掌相交,只震得龙虎齐破胆,神佛也辟易。一时真气纵横,掌风到处,林间树木齐齐折断。独孤风他们胸口俱似被两块巨石砸中,心头之恶尚未察觉,身子早已被激得荡了开去。

  那大和尚和“南侠”甘凤池一对掌,各自惊佩对方的武学造诣。甘凤池被对方掌力推开了数步,他也顺势将其劲力卸个干净;而那大胖和尚却只退得半步,便硬生生地止住,用自身的内力抵住了甘凤池的掌风。“南侠”甘凤池在后退之时,乘隙连发三掌,出掌奇快,可这三掌均不是打向那大和尚的,反而分朝独孤风、吕莹和“北海蛟龙”洛伯沣卷去。大敌当前,临阵对敌,“南侠”甘凤池缘何会放着对手和自身安危不顾,反而“打”向自己人呢?

  独孤风三人被刚才那股极强的掌力激飞,现今尚未站立得住,甘凤池的掌风又呼啸而至,分将三人卷起,推得他三人退开了十数丈远。说也奇怪,独孤风他们三人被“南侠”甘凤池的掌力一推,非但不觉丝毫疼痛,反觉说不出的舒坦,方才被那掌风击中时胸口的闷气也缓和了下来。

  三掌一毕,“南侠”甘凤池随即变招,施展起浑身解数来,定要与那大和尚见个输赢。却不知今夜一战,“南侠”甘凤池与那武功奇高的大胖和尚谁输谁赢?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