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八十九回 南侠拳打没敌手 北雄掌破无相功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4276 2016-08-10 14:46:00

  “独孤兄弟,洒家助你来了!”

  一声清啸,如六龙破九霄,乌云拨而日现。这人不是李玄是谁!

  说话之人,正是那屠龙帮帮主——“北侠”李玄。

  “猫哥哥,我也随爹爹一起来助你啦!”

  这声音憨实可爱,且稚气未脱。此人正是那“北侠”李玄之子、屠龙帮总舵的四当家李小武。

  这李小武,虎父之子,也是位一心为民的小英雄。其本领高强,似有李元霸之勇,虽独孤风、蓝孤芳之辈亦难及得上他。

  “北侠”李玄当先一骑,凛凛气魄,好生威风!大有教鼠辈望风而臣之势。只见“北侠”生得豹头而燕颔,环眼双瞳,虎须美髯,仪表不俗,好不威风!虽是一身粗布青袍,也难掩其英豪雄杰之气,一腔热血、浑身铁胆,只为人民行侠仗义。那李玄身背一对铁戟,天赋一点关大王之英灵,生来许多张、马、黄之勇武,猛不可当,万夫莫敌,恶来、典韦如何及他手段高强?三姓吕奴,怎有他半分侠义?好个“北侠”李玄!若非分得常山子龙胆、借得打虎英雄气,试问天下谁人敌手?

  那“善财菩萨”周大酆一见了“北侠”李玄这般有如关武圣老爷显灵似的神勇模样,早吓破了胆,变作“散财童子”了。想那红孩儿凶狠手段高,可一见了真菩萨,哪还能作得了妖?这卑鄙无耻的周大酆,手段狠辣,也是江湖一绝,可如今一见了李玄这个最能磨恶人的武学大方家,岂容得他再仗武力行凶撒泼!

  李玄的马儿脚力好,早到了那周大酆跟前。李玄把他那蒲扇般的大手只在周大酆的肩头略一按,劲力到处,早将那周大酆手上的劲力给尽数卸去。那周大酆原本是拇、食成环,双指成锁,扣住了吕莹的琵琶骨,是一招极厉害的“铁锁功”;可现在李玄一招方出,周大酆便只能疼得瞎哆嗦了,吕莹之围立解。

  李玄见那周大酆无耻到竟欺辱妇孺,一时怒从心头起,勃然喝道:“作死的东西!你要死还是要活!”

  那周大酆方才一遇李玄,见其神威,早吓得魂不附体了,又听说了这话,周大酆只惊惧得如死灰一般,魂儿都十去其九了,哪还做得出声?想不到这一向自称是“酆都城中大老爷”的周大酆,干起伤天害理、祸害百姓的事来只同那虐民的畜生一般,一点儿也不含糊,却是比谁都要怕死的。

  李玄盛怒之下,手只一按周大酆的肩头,便翻身下马来。同时“喀拉”一声,是那周大酆肩头所发之声。李玄足未踏地,已落在了周大酆的腿弯处。借这一踢之力,周大酆那胖大的身子便头重脚轻地向前跌去。待得李玄站实了,不等那厮摔落在地,随即五指成爪,一把抓起周大酆的衣领,随手一举,如提童稚,将那周大酆悬在了半空。那周大酆身子肥大笨拙,被李玄举在空中,样子好不滑稽。李玄这一招,乃是少林“擒拿手”的变招,旁人莫能知晓。也是那“北侠”李玄把基本功夫都练得极熟了,故而随手一招,皆能自原本所练招数中变化而来,奥妙无穷,练武到如此境界,方是练武之道。否则,一招一式俱照那拳谱生搬硬套,人岂不成了机械,又如何能知武学之妙处?当然,李玄之变招,是在基本功扎实已极的前提下,且随机而变,变得有理,自然是大妙。练武之人若是不重根本,胡乱变来,那他武学的空中楼阁建得快,自然也倒得快。此是外话,不提。

  “好…好汉……饶命!饶…命!饶命啊……”那周大酆惊魂甫定,便上气不接下气地求饶道。如今命悬一线,周大酆只怕李玄要下杀手,故而气还未缓得半口,便着急求饶。

  “方才怎么没见你这般狗模样?你会武功,要欺负、就来欺负洒家这样的!洒家要杀你这没气概的软骨头,还怕辱没了自家爹娘!滚!”李玄说罢,一把将其甩出。

  “下次莫要再教洒家瞧见你欺凌妇孺!否则洒家的拳头遇上你一回,便痛打你这厮一回!滚!”李玄怒道。言毕,转身再不去望他一眼。

  一旁独孤风见吕莹脱了险,他谦谦君子,早回剑,也放开了花蝴蝶。那周大酆战战兢兢,正苦思不得逃脱之计,忽得了李玄这句话,如蒙大赦,急急口头称“谢”,忙忙拉着花蝴蝶准备离去。一时入网之鱼将漏网,丧家之犬之将归家。

  吕莹忙横剑止道:“慢着!”“江南第一女侠”一言一行,果然英姿动人,英气逼人。

  吕莹又对李玄施了礼,说道:“李帮主,这人是害死我维止会许多元老的罪魁祸首,清廷的大走狗,万万放他不得!还望您做主?”

  屠龙帮、维止会两个帮会皆以屠龙刺雍为宗旨,义气相投,素来交好。李玄闻言,立即止住那周大酆道:“慢着!维止会的仇人,也是我屠龙帮的仇人。兀那撮鸟,你有甚公案,且去维止会交待完了再走!”

  李玄一言既出,好像有什么魔力似的,那周大酆闻言果然就如脚下生根一般,一动也动不得,只是脸上冷汗涔涔而下。

  李玄又问吕莹道:“还有那女子,若是没犯事,便放她走吧?”

  吕莹再对李玄施礼,先道谢,随即点头应允。

  岂料那花蝴蝶竟回身厉声叫骂道:“哼!要杀便杀!要我弃夫君而逃,你当我花蝴蝶是什么人了?不过你也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师父便是武功天下第一的张太虚张天师,当朝的大国师,便是皇帝老子也要敬他三分!你……哼!你有胆子就杀了我吧!”花蝴蝶言毕,昂首而视,满面轻傲之色。

  李玄见花蝴蝶以张太虚的名头威吓自己,也不以为意,丝毫不放在心上,更不会跟她一般见识;但李玄见她十分贞烈,倒也是不由得大为敬佩,暗赞其洁妇之人品。

  而那周大酆闻言,更是感动得差点流下泪来。他与那花蝴蝶成婚十余年,却只是有名而无实;周大酆也清楚,就连花蝴蝶的心儿,也还在“无常老爷”司徒剑锋那儿。可方才花蝴蝶如此言语,周大酆又第一次听她称自己为“夫君”,大是感动,委屈了十几年的心头如今也舒服了些。那周大酆不修仁德,心性早就变了态,眼中只有利害关系,他今日竟能为情所感,一时也找回了几许做人的尊严。

  “老英雄好手段!好拳法!”“北侠”李玄见了“南侠”甘凤池的拳法,赞叹不已,不禁放声叫好。

  那大胖和尚的武功如何不好?其功力恐怕还要更高些,李玄如何不赞他?那大胖和尚确也是李玄前所未遇之武林高手,李玄实在未能料到,当世还有人可以将少林功夫练到这般境界,还有人可以将少林功夫练得魔性如此之重!而那大胖和尚武功之强,怕是连与李玄交过手的“天下第一”张太虚也不及他。李玄固然惊叹于那大胖和尚一身绝世的少林功夫,可见其一招一式,戾气过重,魔性太强,不是好汉手段,故而并不赞他。只有英雄识英雄,“北侠”李玄却是能知道“南侠”甘凤池拳法之玄妙的。

  一旁吕莹闻言,也急忙求道:“李帮主,我甘伯伯年老,请您助我甘伯伯一臂之力吧?”

  “北海蛟龙”洛伯沣也忽地跪倒在地,对李玄道:“李帮主,您与甘大侠齐名。李帮主您是北侠,是北国的第一条好汉;甘大侠他是南侠,是江南的第一位英雄。甘大侠是撑住我维止会的梁柱,今日遭逢劫难,我等功力浅薄,恨不能相助。那恶和尚手段如此高强,当今之世,怕也只有李帮主您能助甘大侠一臂之力了……”

  李玄见那“北海蛟龙”洛伯沣要下跪,早扶住了,洛伯沣哪还能跪得下半分。李玄一听得“甘大侠”三字,肃然起敬,只见他抚掌迈步,双目放光,大喜动容道:“甘大侠!莫不是‘化地无形隐逸侠’甘凤池甘老英雄!”

  那“化地无形隐逸侠”是甘凤池早年的江湖绰号。李玄闻得此震动天下的名号之时,他的“李家戟法”还未大成。李玄素来敬佩仰慕那“江南第一大侠”甘凤池,年轻时闻得甘凤池事迹,便立志要做一位跟“化地无形隐逸侠”甘凤池一样行侠仗义的大侠。李玄凭着一身的好本事,在江湖上一心为民服务,后来竟成了能与“南侠”甘凤池齐名的“北侠”。今日李玄得见自己一向钦慕的大英雄,如何能不欢喜?

  “北海蛟龙”洛伯沣见李玄这意思显是要相助甘凤池了,顿时心头大石立去,亦大喜答道:“李帮主,正是!老英雄正是‘化地无形隐逸侠’甘大侠!望李帮主出手相助,我维止会上下必定感念李帮主大恩,今后如有驱驰,在下蹈火亦不辞。”

  李玄闻言,一边凝神观斗,一边喃喃道:“不消说,不消说。洒家是拼了性命也要助甘老英雄的。”

  “北海蛟龙”洛伯沣与吕莹闻言俱喜,深感李玄大恩。

  却说李玄正欲上前,一眼瞥见那“善财菩萨”周大酆,心想:“此人看似窝囊,实则是深藏不露。方才洒家那一提,已知其内力修为极高,他所练的大约是道教‘无相神功’之类的上乘内功心法。独孤兄弟和小武决计不是他的敌手,也难怪吕姑娘会为其所擒;我若上前相助甘老英雄,恐怕这吕姑娘又有危险。虽然吕姑娘说此人是‘害死维止会许多元老的罪魁祸首’,可未经审理,洒家也不好滥用私刑。纵然此人果真有罪,我若越俎代庖,坏了那江湖规矩事小,只恐那维止会比较激进的好汉要与我屠龙帮生出嫌隙,反而不美,我断不可出手格毙此人。”

  一念及此,李玄随即出掌,一掌拍向了周大酆的丹田处,周大酆如何能抵挡?劲力所至,周大酆立觉身上的内力都好似洪水开闸一般泄了出去。随即李玄又骈指击穴,二指化八,分打阴交、气海、石命、关元四处穴道。指力到处,周大酆又觉浑身的真气一时都如水遇寒,尽皆凝结住了。李玄用指力封住了周大酆的丹田诸穴,以周大酆的功力如何能冲突得破?内劲之源既封,他全身的余劲又已尽卸,那周大酆哪还能使得出半分“无相神功”的内力来?

  “洒家怕你再去欺辱妇孺,所以封了你的内力。你现在是维止会的对头,也是我屠龙帮的对头,日后若是查明此间还有误会,洒家自当亲自给你解穴赔不是;但倘若你真是那清廷的走狗,害了许多人命,洒家第一个饶不了你!”李玄喝道。

  那周大酆做贼心虚,自是怕极。列位看官,却说李玄虽是封了周大酆的“无相神功”,却只封得三日,缘何?是李玄指力不够?自然不是。那李玄也知那周大酆内功修为已颇俱火候,按说那周大酆要真敢舍命来与李玄拆解个一、二十招,也未尝不能;而今一招即败,只因那周大酆心虚,对“北侠”又是怕极,未战已输了十分,如何能不速败?这周大酆内功虽极是不弱,以李玄的指力,要封他个三、五年也只是举手之事而已。然而如今“南侠”甘凤池正与那大胖和尚恶斗,这二人招招皆是杀招,凶险异常;李玄现在若是将气力耗费在这周大酆身上,倘若待会儿稍有不慎,他力救甘老英雄不得,又如何得了?这点轻重,李玄还是算得很清的,他自不会因小失大。

  闲话休絮。却说李玄见“南侠”甘凤池与那大胖和尚相斗,甘凤池如飞凤下九天,肋生双翼,脚下所踏之四面方位,早已跳出常法,不在五行之中,水火木金土,变化无穷,旁人莫知其奥妙;一套南拳,又按八卦之法演开,八八而化六十四,与张太虚“乾坤飞袖”的神功异曲而同妙。而那大和尚却只如金龙盘泰山,任甘凤池身法瞬息万变,招式千变万化,他只岿然不动,仗着一身金刚不坏的神功和一套最基本的少林拳法,竟也恰恰敌得住“化地无形隐逸侠”甘凤池的绝妙拳法。此二人俱是当世最绝顶的高手,一招一式,丝毫不见破绽,此二人的战圈绵密无隙,再也插不进一根针了。李玄也不敢贸然上前,甘凤池“化地无形隐逸侠”的身法奇快,纵使李玄也难捉摸得透。李玄若是出手,极有可能重伤了他素来敬重的甘凤池老英雄,那岂是他所愿?李玄出手可是非同小可,便是那号称“天下第一”张太虚吃了李玄一戟,也伤得他好些日子行动不得。

  却不知“北侠”李玄与“南侠”甘凤池要如何联手对付那武功绝世的恶僧?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