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八十八回 龙争凤斗酣百战 兔起鹘落弹一剑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4665 2016-08-10 14:46:00

  “小兄弟,使得好宝剑呐!”

  也不见“南侠”甘凤池如何动作,他便出了那罗汉阵,翩翩然来到独孤风的面前,微笑着说道。

  独孤风本是腼腆的少年,他乍得吕莹甘伯伯的夸赞,一时也不知如何作答,脸倒先红了。

  “老夫可否借得一试?”甘凤池笑着伸手,凑近独孤风问道。异鹤发而同童颜,此时的甘凤池,正是十足的江南老爷爷模样,有若在陪孩子玩耍,和蔼可亲。甘凤池是时时都平易近人的,可他如今睥睨周身食人虎狼,只若无物,此又非真豪侠不可为,也从来未曾失了他那“南侠”所应有的气度。

  “好,好…好……”

  独孤风急忙答道,一连结结巴巴地说了几个“好”字。独孤风这小子年纪虽不大,可涵养极佳,前番数次死生危难之间,他都能不丢了从容之气度。缘何他一与这甘凤池大侠说起话来,就变得如此紧张,变得比那许多黑道人物见了“南侠”还紧张?若论能教独孤风敬服的地方,这“南侠”甘凤池都与那“北侠”李玄一般无二,而且甘凤池那“甘老爹”的老渔翁形象较之李帮主天生粗犷、豪放不羁的样子来还要更加亲切三分,如何这独孤风见“北侠”李玄倒还正常,可一与“南侠”甘凤池交谈竟变得这般扭捏!

  这可就要怪那吕莹小姑娘了,她正是这“病根”所在。也不知是何缘故,这独孤风一遇着跟这位吕莹姑娘有关的人物,便如着了梦魇一般,心头立时便紧张异常。那“南侠”甘凤池如今可算是吕莹唯一的亲人了,非比他人,独孤风这小子见了,又如何能不紧张?独孤风这怪“病”,“病”得糊里糊涂,他身边的那位“女神医”上官甜儿怕也难瞧得好。

  闲话休絮。却说那独孤风口中应承着,正欲提剑交送与“南侠”甘凤池,眼前早撒出了三面剑网。一时间,纵横剑气惊秋水,四方川流归北溟。

  待得独孤风瞧见那大胖和尚渐被四面剑网围定之时,方才觉察自己手中已轻了好些。独孤风刚刚的心思怕是都用到了吕莹姑娘的头上了,一时想入非非,竟致秋水剑离手,他还丝毫不觉。独孤风面上微红,不过想来那“南侠”甘凤池的手段确实高强无比,独孤风也暗暗敬佩,这才凝神观斗。

  初时,那“南侠”甘凤池施展起剑法来,只如九天飞凤翼双飞,起风雷,飞羽若雨坠;又似四海龙王令并出,四海倾,万水化剑飞。独孤风见了,只是瞧得呆了。竟连那有着一身天下第一少林功夫的大胖和尚,也差点瞧呆了。

  原来,“南拳第一”的“南侠”甘凤池,最厉害的本事不是拳法,而是剑术!

  时时泄露“天机”的天机真人和每每自诩见多识广的多闻大师定是没有瞧见过的,否则他们的当世“百兵谱”定然要改写了。江南的侠士们也俱是无缘得见的,若是早见了,江南也便不会有“甘凤池南国拳掌第一,南宫离江左剑术无双”之说了。“南侠”甘凤池的剑法高出“天下第一剑”南宫离太多了!放眼天下,在武技与武德上能与之匹敌的,恐怕也唯有“北侠”李玄了。“南侠”掌中剑,“北侠”手中戟,他二人一个人是人中之凤,一个是人中之龙,正是好对手!只可惜此二人一直无缘切磋,实是大憾!

  那大胖和尚当和尚当过了头,不仅未能成佛,反而一念成魔,也是那可怜、可悲、更可恨之人。他不该真的把自己当做能够主宰生死的神佛了,作践了自己,更作践了别人。“南侠”甘凤池恶他之处,便是在此。

  那“南侠”甘凤池是何等人物?他乃舞九天之飞凤。他屠龙刺雍大业未竟,如何就甘心乖乖地等他人到了子时来夺自己父母赐予之性命?况且他这维止会第一条好汉若是一死,那“天杀令”上的刺雍好汉岂不都要在劫难逃了?因此,“南侠”甘凤池立即打定主意,今夜便是拼了自己的老命,也誓要与那大魔头同归于尽,省得他再去四处害人!

  可那大魔头“半人”总舵主武功绝世,少林拳的根基极深,与“南侠”甘凤池一般,而他那一身绝顶的内功,更是无人能及,强过甘凤池。看来,要想在拳脚上胜过那大和尚是没可能的了,“南侠”甘凤池也唯有使出他屠龙刺雍的绝招来了。这绝招就是“南侠”甘凤池举世无双、远胜“天下第一剑”南宫离的绝世剑法。江湖之上,曾看见过“南侠”甘凤池使剑的朋友,都已在刺雍大业中牺牲了;而见过“南侠”甘凤池出剑的敌人,则也不消说了,他们早都赶着投胎去了。故而江湖人皆不知“南侠”甘凤池的剑法。只有吕莹依稀记得,小时候她的甘伯伯每次来她家都会陪她“玩耍”木剑,只可惜当时的小吕莹对剑法还是一窍不通,也识不得她眼前的绝世剑法。

  两大绝世高手决战,甘凤池心知,自己剑法虽强,又仗秋水剑之利,可要对付那内外功夫皆已登峰造极的大胖和尚,也唯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抢占得一招先机,这样“南侠”甘凤池或许还能稍有半筹的胜算。甘凤池明知胜率微乎其微,可为了那许多刺雍好汉能逃过这天杀大劫,早做好了舍命相搏、拼死一战的打算。

  因此,“南侠”甘凤池一借得独孤风的宝剑,随即便先发制人,剑出如电,一剑化百,剑化为网,一网变二,二而三,直至四面皆是剑网。四面剑网将那大胖和尚紧裹,不留一丝破绽。而剑网的结点,即是宝剑突顿而进击之处,一百单八个结点,正对应着那大和尚一百零八处死穴。

  那大和尚也从未得见过如此神奇玄妙的剑法,可他被“南侠”抢得一招先机,也算是吃大亏了,早就无暇赞叹;只是他的面色仍是丝毫不变,好像也永不会变,只有额头处,渐渐渗出了黄豆般大小的汗珠。“南侠”甘凤池实是那大和尚前所未遇之劲敌!也亏得那大和尚的内功早就练得炉火纯青了,灌注于周身血脉之上的内力刚好抵得住甘凤池那将内力汇聚于一点的剑气。只是,那大和尚只消稍有疏忽,内劲偏差了,被“南侠”甘凤池的剑气洞破一处穴道,丢了不败的面子事小,他那毕生修炼得没有罩门的金钟罩神功也将毁于一旦;而在“南侠”甘凤池那迅疾如闪电的快剑网罗之下,一穴破势必诸穴尽破,一百零八处死穴被洞穿,哪还有命在?“南侠”甘凤池端的好剑法,竟能逼能一身少林功夫天下第一的大魔头到如厮境地,真是大快人心!

  却说独孤风正一心凝神观斗,早被“南侠”甘凤池那奥妙无穷的剑法给吸引了。起初时,以独孤风之明目,也只见得四面剑网。站得久了,剑影终成形,这时独孤风方能稍稍瞧出些门道来。只见“南侠”甘凤池脚踏五行方位,旁人莫得其道,水火相济,是参不透的阴阳,木金土相易,而上下似不相形,竟推算不得前后步伐。身形步法已玄妙若此,而其剑法,竟是武林中最简单的剑法!最简单、最易学的剑法,也是最复杂、最难学的剑法。“八卦剑法”。此剑法脱胎于位列众经之首始的《易经》,数千年来,耗尽了无数武林天才的才智,屡经实践改良,这才创出了这一套“八卦剑法”。独孤风剑法之名与实、形与神、知与行、理与气,莫不是源于此“八卦剑法”。自“乾”至“未济”,一共八招六十四式,便是十多岁的孩童都能学会,这是“八卦剑法”的简单之处。天人合一、心剑相成,变化无穷,千年少有人参透,故而这套剑法自创立以来,练成者不是屈指可数,而是一指可数,非至圣之人不能成,此是为“八卦剑法”的难处。而那日“无刀客”王定乾在试独孤风剑法之时,竟然瞧不破独孤风剑法的来路,也无怪那位惊才绝艳的老道士刀法始终都只能停留在“无刀之境”的最初层,盖因其道家武学的根基不够扎实啊。此是外话,不提。而那“北海蛟龙”洛伯沣比之独孤风,更是武学方家,他一见到“南侠”甘凤池的剑网,立即便依着剑意,印证起自己撒金丝渔网的手段来,也不提。

  独孤风痴痴地瞧着“南侠”甘凤池那套出神入化的“八卦剑法”,其剑法之高,已非凡间所有,独孤风竟在“南侠”甘凤池的身上瞧见了几分自己师父“蓬莱老仙”的影子。冷不防身旁两条身影飞快地闪过。

  “啊!”

  独孤风闻声心头大惊,那竟是吕莹叫痛的声音。此时就算“南侠”甘凤池的“八卦剑法”比师父“蓬莱老仙”还要厉害,独孤风也丝毫没有心情去瞧了。

  独孤风转头时,只见吕莹的肩头已被那“善财菩萨”周大酆给死死地锁住了,一动也动不得。周大酆劲大,只疼得吕莹秀眉紧蹙,梨花带雨,谁见都怜。这周大酆好像也真是从那酆都城里来的鬼魅东西,不懂得怜香惜玉不说,那么肥胖的身形,轻功身法居然可以这么快,确也是天大的奇事。原来,周大酆与花蝴蝶她们并未真的离去,一直都偷偷躲在密林丛中窥探战况;此刻现身,便是要以吕莹来要挟扰乱甘凤池的战意。

  “北海蛟龙”洛伯沣正要寻那“善财菩萨”周大酆报仇,厉声怒道:“咱们维止会的恩怨,咱家师兄弟自己计较。大师兄!我也不惧你技高我们众师弟一筹,我自来与你料理!别难为人家小姑娘!坏了江湖规矩,也低煞咱师傅‘天下第一’的名头!”

  “善财菩萨”周大酆也不去瞧自家师弟,只冷笑一声,说了句:“师父身为大清国第一国师,只想保那皇帝周全,而师弟你却千方百计地要去还害那皇帝的性命。等咱们见了师父,这事自然是要计较的。”

  一席话,只恨得江南好汉“北海蛟龙”洛伯沣要咬碎钢牙。“善财菩萨”周大酆有吕莹在手,胆子陡然壮得不行了,也不理会洛伯沣,竟敢朝着他平生最害怕的“南侠”甘凤池叫嚣起来。

  “兀那老不死的,这小美人的命儿,你这老东西要是不要了?”周大酆用他那无相神功的一流内力,将声音送入正在剧斗的甘凤池耳中。

  那周大酆名为“菩萨”,实则卑鄙无耻,是个阴险无比的小人,与那口称“活佛”的胖和尚大魔头倒也当真是臭味相投、沆瀣一气。当下周大酆拇指、食指成锁,一下狠狠扣住吕莹的琵琶骨。吕莹虽是武艺不俗,可她毕竟是小女儿家的,身子骨本就弱,如何受得了周大酆的酷刑,她吃痛不过,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吕莹这一声,可是不得了。那独孤风听了,心疼一下,也就算了,不是大事;只是苦了那“南侠”甘凤池。那“南侠”刚跟他的吕莹侄女重聚,十分怜惜吕莹这吕家“文字狱”后的唯一幸存者,视之远甚过自己的生命。当下“南侠”苦于不得抽手相救于故人遗孤,好不懊恼。要知甘凤池的武学修为早已到了心剑合一之境界,此时他担心侄女的安危,心头便有了一个破绽,一个很大的破绽。心头的破绽有了,手头的破绽自然而然也就要现出来了。

  那大胖和尚又是何等的功力修为?他一下子得“南侠”甘凤池的大破绽,如何肯放过?他瞧准“南侠”剑下的破绽,只一招,便击中甘凤池的手腕。

  “南侠”甘凤池长剑脱手而去。剑网登时消失无踪。

  这一下陡然生变,“南侠”甘凤池被惯性带动,一时收束不得他那极快的身形,身法也乱了。

  身法一乱,甘凤池胸口早挨了那大和尚“金刚掌”中的一招“伏魔掌”。

  亏得“南侠”甘凤池身经百战,这一下变起突然,可“南侠”条件反射般地出手,应招竟也自如。当下“南侠”甘凤池化掌为剑,一霎时已与那大和尚拆解了十数合杀招。

  也不知“南侠”甘凤池有心,还是那秋水剑有灵,亦或只是巧合罢了,那把秋水剑竟好似认主一般,直奔独孤风而去。

  秋水剑到了独孤风手中,一时犹如神龙归海,天地都只得任它纵横。

  以独孤风的功力,想要对付“善财菩萨”周大酆是万万不能的,更何况那卑鄙无耻的周大酆还有吕莹在手为质。可花蝴蝶就不同了,这花蝴蝶虽然十余年前便同那“天下第一杀手”司徒剑锋一齐以剑成名,可自打她嫁与周大酆之后,再不使剑,除了轻功,其它武艺也都荒废了。现在的花蝴蝶,武功也只得与那张太虚九大弟子之末、深为人所不齿的“采?花蜂”比肩了。而现在,花蝴蝶就站在周大酆的身旁。

  既然周大酆先挟了吕莹而令“南侠”,那么独孤风也只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独孤风一把剑神出鬼没,剑出如电。兔起鹘落,周大酆正待出手,独孤风的秋水剑已抵在了花蝴蝶的颔下。“南侠”战圈之外,众皆不动。

  与此同时,那九名“无面”汉子故技重施,又布了“半个”十八罗汉阵,与那大胖和尚成合围“南侠”之势。

  忽地马蹄声起,二马呼啸而至。一人一声清啸,一时豪气冲九霄。

  为首一人朗声喊道:“独孤兄弟,洒家助你来了。”

  只此一声,独孤风如囚脱困,拨云见日;“北海蛟龙”洛伯沣与吕莹俱是大喜,只因此人一至,“南侠”甘凤池便胜利在望了;“善财菩萨”周大酆闻声,手都软了,差点没哭着跪了下来;就连那少林功夫天下第一的大胖和尚听了,肚里也暗自大叫一声“苦也!如何又来了这只大虫!大事不妙!”来人究竟是谁?竟有如此之大的魔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