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九十回 龙战于野有一伤 鱼濡以沫不相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003 2016-08-10 14:46:00

  秋分星隐。潜龙勿用。

  这正是“八卦拳”第一招“乾卦式”的起手式:“初九式”。只见“南侠”甘凤池好似身化龙凤,掌尚未出,便已忽地没了影。“化地无形隐逸侠”,端的好快身法!

  自古兵、武皆凶器,“潜龙勿用”,用之不吉。

  那大胖和尚见没了“南侠”甘凤池的人影。这一惊,可非同小可。莫说那大和尚正当是“身在此山中”了,便是那在局外凝神观战的“北侠”李玄,一时竟也瞧不见那甘凤池老英雄。“南侠”甘凤池,恁般好身手!

  忽又星现在旁。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甘凤池双掌化凤翼双飞,视之在右,实则击左;瞻之在前,实则攻后。“见龙在田”,这正是“乾卦式”中的“九二式”。甘凤池拳法凌绝顶,出拳自然举重若轻,双掌拍出,雷霆般千钧一击,只若化蝶梦入百花丛中,片叶不沾曼舞身,出手好不潇洒!

  独孤风可是“曾经沧海”之人,他师父“蓬莱老仙”的武学修为早入化境,绝非张太虚、王定乾之辈可比。独孤风在他师父手下见识过的绝世神功也不少,可他今日瞧见了甘凤池那如九天飞凤乍现舞般的拳法,也觉赏心悦目,心中极为惊佩。“上善若水”,想来这上拳也当如水。再说那“北侠”李玄,他更是武学的大行家了,其修为正与“南侠”甘凤池一般,他瞧这拳法,直如闻奏《高山流水》,英雄相惜。其余如“善财菩萨”周大酆、“北海蛟龙”洛伯沣之辈也早就看花了眼,不提。

  拳在意之先,身还掌之后。待得那大胖和尚又瞧得“南侠”的身形了,腰上早着了甘凤池一先一后的左右两掌。饶是那大胖和尚功力再强,“南侠”甘凤池的“八卦拳”一出,也必定是要吃亏的。

  “北海蛟龙”洛伯沣在一旁见了,心下暗自惭愧,缘何?那套“八卦拳”他原也是极熟的,可他只练了些许年岁,竟自觉其中的变化早已参透,其中的奥妙也不过如是,看来这套拳法也只是小孩子的入门功夫罢了,故而那洛伯沣便罢手再不去练它。可惜啊!多少人身怀异宝而不自知!确是可悲、可叹呐!而江湖上能勤于修炼这“八卦拳”的,又多用之与人争强斗狠,更有甚者仗此为非作歹,与其追求练武之人能达到“天人合一”之境的宗旨大相径庭。遗《易经》于草莽,竟沦为算命之说,贻笑大方;弃“八卦拳”于匹夫,竟成了野蛮之术,助纣为虐。此是外话,不提。

  “南侠”甘凤池拳未出,气已至。真气破体,两道掌风直逼那大和尚的前心、后背。

  “砰”、“砰”两声巨响。

  那大和尚毕竟也不是等闲之辈,一身绝顶的少林功夫,当世无出其右者。他先前已吃了甘凤池两掌的亏,现下甘凤池身形一现,竟能随即瞧破“化地无形隐逸侠”甘老英雄的虚实。任甘凤池拳影化作千亿,拳招百变而万化,似不辨前后而方位自明,那大和尚竟只出两拳。拳似随手而出,只闻“砰”、“砰”两声,“南侠”甘凤池的拳影已经不见了。万化而为一,那大和尚竟然接住了南拳无敌甘凤池那鬼神莫测的两掌!他的少林功夫,果然是天下第一!那大胖和尚硬是能把自身的佛性给练成了魔心,戾气虽重,可他手下的功夫可是一点儿也不假,全是最正宗的少林武艺,绝没有丝毫含糊。

  那大胖和尚接住了甘凤池的双掌,一下破了他的拳法,攻防之势立换。攻守易位,那大和尚把一套最基本的“罗汉拳”使将开来,没有半点花哨,一招一式却皆有降龙伏虎之威。这一下,倒令甘凤池招架得忙了。那大和尚的拳头是何等厉害,一着不慎,那还得了?他那拳头可是吃不了、也兜不走的。

  那大胖和尚拳至,甘凤池急忙一掌平平推出,使出一招“夕惕若厉”来,甘凤池使得认真,正好能抵住那大胖和尚的拳头。甘凤池这一招,正是“乾卦式”中的“九三式”。

  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甘凤池与那大胖和尚你来我往,拳影纷纷,打得好不热闹!转眼二人又战了十余回合。苦于此二人皆是当世最绝顶的武林高手,他们过招之时没见得半点破绽,“北侠”李玄也无法上前助拳。他二人身形瞬息万变,李玄贸然出手,若是伤了自家人,那岂不是要自折股肱而助纣为虐了?故而“北侠”李玄也只得在局外观战而不参战。吕莹在一旁秀眉紧蹙,她与甘凤池叔侄情深;如今甘凤池正与那大对头作生死相搏,可是急坏了这吕莹小姑娘。

  却说正斗间,那大和尚自忖道:“怎地就来了他这个大虫!李玄这家伙的‘天杀令’,原本也是要本尊亲自给他送去的,他怎么反倒不请自来了?今夜这事他又是如何未卜先知的?看来这屠龙帮可真不能小觑了他去!这大虫一来,本尊还真怕胜不过他二人。”可转念一想,二虎相争,虽是那李玄存心偏向一虎,他却也不好动手。一念至此,那大和尚立即心下大宽,盘算道:“好你个李玄,非要自投罗网,哈哈,本尊也救不了你了!待得那老不死的牛鼻子一来,本尊自有十分胜算,那时正好叫你们‘南北双侠’一齐去西天,啊哈、哈、哈、哈……只是这老不死的牛鼻子也忒没有信义,明明约好了今夜子时必到,可现如今看天色已是月过中天了,怎地这老牛还是没到!这老牛鼻子平时总是慢吞吞的,每次都不准时,真是气煞本尊了!也不瞧瞧别人,那‘南侠’都没有邀人家‘北侠’来助拳,人家‘北侠’自己就跑来了。要不说人家是大侠呢,就是比你这老不死的牛鼻子强……”其实此刻离子时尚有一个时辰,看来大和尚久战不胜,心中焦躁了;还有,那大和尚哪知道南宫剑尊的师兄“谪剑侠”已动了替天行道的心儿,此刻正在追杀那黑袍老道呢;眼下那黑袍老道自顾尚且不暇,他又没有关大王的义勇,哪还会管他人的死活呢?看来那大胖和尚的如意算盘要打散咯。

  甘凤池与那大胖和尚正难分胜负。甘凤池一掌化解了那大和尚左拳的拳势,忽地使出了一招“或跃在渊”。只见甘凤池如临深渊,心口竟直冲那大和尚的右拳而去,难道“北侠”战昏了头,竟不要性命了!

  这一下,只瞧得吕莹与“北海蛟龙”洛伯沣如履薄冰,战战兢兢。李玄先是一急,正欲上前,随即会心一笑,又摆袖负手而望。“北侠”李玄承袭家学,对道家武学最是精通,他又岂能不知“化地无形隐逸侠”甘老英雄“八卦拳”的妙处?甘凤池此招,正是“乾卦式”中的“九四式”——“或跃在渊”。

  或跃在渊,无咎。

  果然,只见甘凤池望得拳来,左掌起抬,避而不承;甘凤池的老拳闪电般变招,只在对方手背上略略一按,身子便借力而起,如飞龙在天。

  妙掌回春,春分星现。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此一招,正是“乾卦式”中的“九五式”——飞龙在天。

  甘凤池借力飞身,他在空中猛地一转身,如锦鲤越龙门,身手十分漂亮。恰在此时,上升之势已尽,不待下坠,甘凤池便在此巅峰之处化掌为剑,一掌正对着那大和尚的脖颈斩下。

  “不好!”不知何事竟急得“北侠”李玄一声虎吼。

  “亢龙有悔”。甘凤池此招,正是“乾卦式”中的“上九式”——“亢龙有悔”。

  吕莹她在旁观战,本只是一心担忧他甘伯伯的安危,无暇顾及招式其他。可吕莹幼时便受其祖父教授《易经》,其祖父乃是江南大儒,说得甚通,吕莹又天资聪慧,闻一而能知八,故而她对那《易经》之理也是颇为通晓的。她见其甘伯伯使了一套“八卦拳”中“乾卦式”的功夫,无意间,已在心目中跟《易经》中“乾卦”的卦理印证过了。吕莹忽地大悟,她甘伯伯所用的,不正是以掌代剑的“屠龙剑法”吗?“化地无形隐逸侠”甘凤池方才自“乾卦式”的“初九式”使至“上九式”,一共六式,这正是一套绝妙的“屠龙剑法”啊!而在这六式之下的一招,正是那“乾卦式”的最后绝招——“群龙无首”。此招一出,飞剑斩龙头,必教对手血溅五步!列为看官,却说吕莹吕四娘女侠异日能深功屠龙,一剑刺雍,多凭今日所悟的这一式绝招。这也正应了《易经》上“用九:见群龙无首,吉”的卦象,确也是天大的巧事、奇事。此是后话,不提。

  却说“化地无形隐逸侠”一招正将制胜,而吕莹也正有所悟,却不知为何“北侠”李玄竟忽地虎吼一声“不好”?几乎同时,独孤风也转头朝吕莹轻喃了一句:“不好!”

  毕竟不知到底是何事如何不好了?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