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九十二回 南北侠客双际会 水火兄弟两相济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4098 2016-08-10 14:46:00

  上回书说到南北双侠联手,又多亏了独孤风这小子的破空一剑,这才努力战退了那大胖和尚。可那大胖和尚的临危一掌猛然朝独孤风击到,恶斗中,大侠李玄、甘凤池皆不及相救,眼见得独孤风的小命只在须臾。

  那大胖和尚的掌风似挟泰山而来,若超北海而至,铺天盖地,大有遮云蔽日之威,藐五岳万山之势。如此掌力,便是李玄和甘凤池,只怕也难以抵受。而独孤风这小子,功力尚浅,只消轻轻挨了这一下,小命必不能保。

  孤舟一叶,海天之威凌之,方晓天之高,海之广。那大胖和尚的一掌拍出,独孤风只觉腑脏痛如千刀刮,一股灼烫之极、刚猛绝伦的劲风正要撕裂他的身子,将他化了开去,掌风直迫得独孤风一口真气进出不得。独孤风麻木的身子很快便失去了知觉,不知手足何处,更别说提挥剑格挡了。

  扁舟将覆海。吕莹见了,想也不想,便要上前扶住独孤风。

  巨浪再掀风波。那道掌风之中竟又凭空生出一道劲力较小的掌风来,一般灼热的掌风。想不到那大胖和尚竟会使得用劲如此巧妙之极的掌法!

  奇怪的是,那后一道掌风虽是灼烫无比,却也柔和无比,少了一股蔑视天下的霸道之气,不像是那大胖和尚所发。

  那道柔和的掌风将吕莹轻轻推了开去,只教吕莹再也近前不得半步。

  忽地独孤风只觉眼前一花,一个赤须、赤发、赤眉、赤衣的好汉便轻飘飘地落在了自己的身前。

  火神一怒为道义,朱雀甘受焚,不吝忠魂。独孤风眼前这个赤须赤发、赤衣赤眉的绿林好汉,不是那名动江南的豪客英雄祝侯烽却又是谁?

  那后一道较柔和的掌风正是这江南好汉“南天火神”祝侯烽所发。

  只闻得“砰”得一声巨响。“南天火神”祝侯烽双掌同时猛地挥出,正好接上了那大胖和尚的掌力。

  方才南北双侠与那胖和尚巨斗之时,“南天火神”祝侯烽已隐身在密林之间了,其时旁人正凝神观斗,在场的一众绝顶高手,倒也没有觉察到他。“南天火神”祝侯烽的武学造诣颇是不俗,他纵然看不出那大胖和尚功力的深浅,也必然瞧得出这和尚的内力必定要在自己师父、那号称“天下第一”的张太虚之上。“南天火神”祝侯烽舍身相救小兄弟,拼死一击,因此他这两掌已凝聚了自己毕生的武学修为。

  “南天火神”祝侯烽将毕身的真气全都积聚到双臂上来,一时内劲澎湃,只见他袖袍鼓荡如天河奔泻,须发飘扬如红云万里,豪侠之气毕现,有若云中君。

  “南天火神”祝侯烽习得的一身道家武学,临敌之极,本是以擅借对手之力为能,不以硬碰硬为技。可是现下他那小兄弟独孤风在其身后,小姑娘吕莹、师兄“北海蛟龙”洛伯沣则分列左右,而“南天火神”祝侯烽这借力打力的技艺又尚未练至如那甘凤池一般得心应手的地步,大胖和尚那天下无双、霸道无敌、神力无匹的掌风若是借得稍有偏差,定然当场便要害了自家人的性命,因此这“南天火神”祝侯烽也只得豁出命去,全力接这一掌了。

  那些江湖上的“大侠”们谁又能想得到,像“南天火神”祝侯烽这样一个“邪派”高手,身负“怪客”之名的人物,竟能在他人危急之时,舍己仗义出手。那些“英雄”们喜欢将英雄的小事、琐事和应做、当做的分内之事胡吹海侃,捧到天上,乱坠天花。那些也会为非作歹、抢恶人饭碗本事天下一绝的“英雄”们固然个个是响当当的“大侠”、表彰榜上的“正人君子”,而那些英雄们也乐得听人吹捧阿谀,做小事便是为了留名,正好心安理得地英雄一回。至于那些深受孔老夫子教诲的真君子们,眼见得英雄如此英雄,而“英雄”也是如此英雄,在为应有之义之时,倒觉得自己作伪了,不免要每为仁行义一次,必先恶心自己一把。本是该做、当做之事,只可惜好好的见义勇为、奉献精神,竟能叫那些“英雄”们弄得恶心至斯,纵不令英雄汗颜,也当教君子束手了。标榜之上,受表彰者往往都是些“君子”,而另外一些默默无闻的真君子和冒名顶替“小人”的真英雄又岂有争夺之心,再让他们于人前行君子之义,岂不要先恶心了他们自己?天地不平,是故常常会糊涂了盗跖、颜渊;君不见那标榜如水平,“君子”为之吹嘘,又岂会糊涂了英雄、小人?

  那“南天火神”祝侯烽可是真好汉,他又生性洒脱,一身豪气,他心头要救独孤风,手头便也是这般动作,只因道义,不顾其他,更不会去顾及那些“君子”们“君子小人”的糊涂论调了。但求心安,不管他人是己或非己,这便是“南天火神”祝侯烽的过人之处了。

  闲话休絮。却说“南天火神”祝侯烽要硬接大胖和尚那一掌,这可苦了他自己。那“南天火神”祝侯烽武学造诣早已不俗,可其火候终究还未至炉火纯青之境,在那大胖和尚这等当世数一数二的大宗师、大高手面前,他那掌力也只能如击石之卵了。真是可怜了这个真英雄,可惜了这位真好汉!缘何可惜?

  二力相抗,一时真气纵横,如二岳飞撞,声震霄汉,直教那虎落龙坠,鹰走雁回。劲力激荡处,早便将独孤风他们震了开去。而那“南天火神”祝侯烽自己也被那大胖和尚的掌风给激得飞了出去,只见他口内飞血四溅,身子便如那断了线的纸鸢,没了骨络,软软地摔入了林中,不知性命如何?“南天火神”祝侯烽受了这一掌,便是侥幸能保得性命,他那一身的好武艺也必定要废去了,真是可惜了这一条好汉!

  “祝师弟!”“北海蛟龙”洛伯沣惊急道。方才之变实在太过突然,纵是如“北海蛟龙”洛伯沣这般江湖阅历丰富、武艺高强之辈,也未能及时出手救助自己的师弟。

  月光若水。一道黑影破水飞掠,轻功虽是极佳,却也难掩那人的惊惶。此人就是那“北海蛟龙”洛伯沣。他小心地抱起自己的师弟“南天火神”祝侯烽,转眼便消失在了这夜色之中,不知去向。

  那“善财菩萨”周大酆一直在旁冷眼瞧着,别人不知,他却是知道那洛伯沣定是负着祝侯烽回花间山庄,去求他们的师父“紫霄真人”张太虚医治了。

  却说“善财菩萨”周大酆也是那“君子”之流的人物,硬是要背着一个“菩萨”的名头,却也能行那许多“君子”口中的“菩萨”之事。此等欺世盗名、污人视听的腌臜伪君子、伪菩萨,不提也罢。

  “北海蛟龙”洛伯沣带着重伤的师弟“南天火神”祝侯烽走后,南北双侠也早已教那大胖和尚败走逃遁。只见李玄、李小武赶忙上前看视独孤风的伤势,这父子二虎将,皆是直爽之人,他们一个口称“独孤兄弟”,一个却唤道“猫哥哥”,神情甚是焦急,真情溢于言表,显示对独孤风十分关切。一旁那做惯了戏的“大菩萨”周大酆瞧见了,只道他们也在做戏,这不过是充满了“人情味”的虚情假意罢了。本是炎凉世态,可这回,那阅历极富的周大酆却也瞧得错了。世间之可悲,多在“多情”之人的无情,却又有无情之世;“无情”之人的真情,真未毁于假,又乃是悲中之喜,人生之意义也多在于斯。

  只见独孤风提着一口真气,手却打颤着指向周大酆抬来的那顶华轿。李氏父子二人生平最尚的便是水浒江湖义、梁山英雄气,他二人这时一心只会顾着自家弟兄的伤势,却哪还有闲心去细瞧独孤风的手势。独孤风缘何以手指轿?

  原来,那六阴会的“半总舵主”和尚其时并未远遁,可那轿子之中也并无暗格;纵有暗格处,只怕也难容得下恶胖僧这尊“大佛”。那么大胖恶僧究竟是如何能在江南第一高手“南侠”的眼前走脱的?只为方才那恶僧使的乃是道家幻术,雾迷之中,烟瘴障目,在旁人瞧来,看似他已入了轿内,其实他却只是闪身在轿旁。待得人家入轿探察仔细、确定轿中无人又如逢鬼怪了之后,那大胖恶僧早已绕至轿后,而那顶华轿的前后又皆能出入,彼出此入,里外两不相见,是故“南侠”进轿、出轿两番总不得见那大胖和尚。而在那大胖恶僧定心安坐轿内之时,以“南侠”之能,他又是决计不会不自信如常人一般、婆妈地再次入轿查探一遍,这也并能怪“南侠”不细心了。此等幻术,本是连小孩子做游戏时都会用的兵家浅显道理,可就是在这些小事情之中最能蕴涵世人的大智慧。“南侠”之识见广博自不必提,可他今日一时不察,竟也被这小把戏给瞒过了。顽童尚能为孔圣人之师,今日“南侠”被这小手段给欺了,也是无可厚非的。

  独孤风确是能熟识这幻术的,又是缘何?只因独孤风在蓬莱岛上之时,曾多番与毗邻的忘八岛上、无耻国内那些好侵略的忍士们交手,这些逃跑的伎俩正是那帮忍士们的好手段。不过那些忍士的遁术必须实现做足准备,自掘地道坟墓,装神弄鬼地作假,终究不似中原幻术的浑然天成,随机应变,信手拈来的道具便足以保身。中原、东洋二者遁术原理本相同,实践出认识,独孤焉有不识之理?

  甘凤池,李玄,这一南一北的当代两大豪侠相会,却也没有那许多虚情假意的嘘寒问暖,做不出那许多繁文缛节的仪式,更说不出那许多酸言官话的肉麻之语。岂不怪哉?世人若与之交,必以此二人为怪。哪知高山流水,至高的情谊,又怎需那许多多余的言语?甘、李二人皆是真英雄、大豪侠,他二人一会面,便是惺惺惜惺惺、好汉重好汉,既已知对方的钟期之谊,便也没了那许多客套的场面。二人既是英雄,便行大行,不拘小节,只一句话,便说到了正事上来。

  “天杀令!”甘凤池与李玄同时说道。南、北二侠初会,他二人同时所说的头一句话竟是这一样的三个字!

  二侠相望,“南侠”甘凤池扬须微笑,而“北侠”李玄则纵声长笑,二人随即又都面色凝重了起来。

  过了会儿,“北侠”李玄一抱拳,朗声说道:“甘老英雄,方才洒家得一位好汉冒死相见,那位好汉给洒家看了一张黄纸,便是那什么鸟‘天杀令’了,这鸟令上面可把咱们维止会与屠龙帮的大小头领都给写尽了。一面上写的俱是维止会的弟兄们,这第一条好汉便是甘老英雄您,想必老英雄也早已知晓了……”这“北侠”是直性子的北方好汉,他知对方也是江南真侠士,因此仍是如常时一般的直话直说,并不刻意拘束。“北侠”也不言绿林切口、江湖黑话以示自己的武林身份,他这满口“洒家”、“鸟”字的“好汉话”,都是他小时候从说书人口中所讲的“水浒”评书中学来的,如今又自他这个专爱打抱不平的“北侠”口中说出来,倒也算没减了梁山鲁达等好汉的绝世气概。

  那“天杀令”上,一面书江南维止会长老的姓字,一面写北方屠龙帮当家的名号。那维止会的第一条好汉自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化地无形隐逸侠”甘凤池了。“维止会总舵英烈使‘化地无形隐逸侠’甘凤池”,这一面的第一行朱笔小字,便是书的“江南大侠”甘凤池。而另一面的屠龙帮众的名单上,位列第一的竟然不是与“南侠”甘凤池齐名的屠龙帮现任帮主“北侠”李玄!屠龙帮帮主、“北侠”李玄称第二,屠龙帮内又是谁人有资格数第一?这既是屠龙帮众望所归的、也是让帮主李玄自愧不如的第一条好汉究竟是谁?正是这“天杀令”上的屠龙帮第一条好汉,引出了一桩无头公案来;及至后来屠龙帮三打周家庄、火并瓦罐山,又惊动了朝廷三次派兵遣将攻打京凉山,皆是由此而起。此是后话,不提。有分教:血滴一颗,刺客飞出绿林祸;睥睨三军,英雄哪惧兵戈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