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九十三回 月下双侠走恶僧 日前七义除假佛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4456 2016-08-10 14:46:00

  “屠龙帮玄武堂堂主李伯阳”。

  那“天杀令”上,屠龙帮头领名单的第一条姓名便是“李伯阳”。这李伯阳究竟是何许人也?一个堂主缘何就会排在屠龙帮帮主之上了,且还能尽服帮众?

  话说这“北侠”李玄父亲的名讳上“仲”下“明”,生前使得一手好戟,天下无对。李玄的戟法便是尽得其父传授,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李家乃是武林世家,有两项镇家绝技,一是祖传的铁戟戟法,一是嫡传的北腿腿法。当年李玄的祖父生得三子,兄为李伯阳,弟为李仲明,还有第三子被一云游的天山老道看中、带去修行;李玄祖父根据二子的先天资质,量才而授,结果李伯阳学会了“李家腿法”,而李仲明则习得了“李家戟法”。李伯阳四子早年皆洒碧血于反清大业,是故其老来膝下无儿,更是待其侄李玄有若亲子了,一有闲暇就把李玄自幼便练熟了的“李家腿法”又亲授数遍,好令家传腿法不致失传。天幸这李玄又是个武林中百年难得一遇的武学奇才,他果不负其伯父所望,能尽得“李家腿法”之精髓,是故李玄一身兼负李家腿法、戟法两门绝技。此是外话,不提。再有李玄之子李小武,蓝孤芳与其父蓝宗尧也皆是由李伯阳点播过腿法的。那日蓝孤芳随随便便就打发了“冥王刀”王安坤的独子与三大弟子,所使的腿法便是李伯阳曾指点过他的绝学——“鸳鸯连环腿”。这李伯阳虽为堂主,可在帮中辈分最高,内功、腿法的造诣更是无出其右者,其武学修为便是“北侠”李玄也有所不及,他年之长、德之高、望之重皆为帮中第一,是故那“天杀令”上会以他的名字为魁首。

  “李伯阳”名字之旁,还有两行小字,一行是“今夜子时”,一行是“天下第一杀手赵天甲”,两行字迹各异,显非出自一人之手。前者是刺杀时间的指令,后者是刺客的署名落款。“今夜子时”,难怪李玄、李小武父子二人会这般急匆匆地往北赶去,就是为了要在子时之前赶到玄武堂为李伯阳助拳,虽然李玄自忖天下绝没有什么“第一”、“第二”的杀手可以动得他伯父一根寒毛。可方才李玄见到了那大胖恶僧的手段,心头也不禁多出了几分忧虑。这公认的“天下第一杀手”乃是“无常老爷”司徒剑锋,这本是当今江湖人尽皆知的事;但“南侠”甘凤池只一举手,这司徒剑锋转眼便给“南侠”折断了宝剑,司徒剑锋这个“天下第一杀手”若是不自量力到要去刺杀功力还在“北侠”李玄之上的李伯阳,只怕还不够分量。而这“天杀令”上的“天下第一杀手赵天甲”却又是谁?江湖上不论多有见识的人,好像都不曾听说过世上还有这号人物。独孤风与吕莹却曾闻得“没羽飞将”二月枫跟他师兄的谈话,知晓那“没羽飞将”二月枫曾是头号“血滴子”赵天甲,看来这“赵天甲”三字乃是清廷御前“血滴子”高手的代号。“没羽飞将”二月枫早以金蝉脱壳之计离开了“血滴子”组织,他心中最害怕的也正是这件事,“天杀令”上的这个“赵天甲”自然不会是他。现今的“血滴子”赵天甲却又是谁?江湖上又有几个杀手对自己的能耐自信到竟敢接下行刺李伯阳的杀人生意?便是“袖里乾坤”张太虚与“无刀客”王定乾二人联手,只怕也没有十成的把握。想来如今这个“赵天甲”的暗器功夫未必就要高出那“没羽飞将”许多,但他的杀手之心绝对要比二月枫重得多,而他的人也远比二月枫要可怕得多。

  “甘老英雄,兀那撮鸟今夜子时便要去与我伯父为难,洒家绝不能叫这些鸟人搅扰了伯父的清净,这就带了犬子前去料理!”李玄朗声说道,颇有大宋鲁达的水浒余风。

  甘凤池面色凝重,郑重道:“李帮主,那恶僧的功夫着实了得,老夫差点就要敌他不过了,幸亏李帮主出手重伤于他,这才免去一害。只是不知那写令为恶的帮会之中还有多少高手!李帮主……”

  这甘凤池也不肉麻地吹捧李玄与李伯阳的手段如何了得,只是要李玄仔细提防小人的伤人暗箭。若是换了旁人,这话听来定是极不受用的,可那“北侠”李玄也是真豪杰,虽是粗人,又怎能体会不到对方英雄的相惜关怀之意,自是大为感激。而凡夫俗子瞧不上眼的往往便是这些不通人情世故的“怪人”了,与其说是“不通人情世故”,倒不如说是“不会虚情假意”。人因情为尚,情因真为高,情谊之真最是高贵,世人不知,那些待人情真的“怪人”原来才是真正高贵的人上之人。

  “还未谢过李帮主方才的救命之恩。”甘凤池道。

  李玄又是纵声一笑,一扬手中铁戟,说道:“洒家这条铁戟,就是要助英雄好汉的!”

  “李帮主可是要去玄武堂?”甘凤池问道。维止会与屠龙帮素来交好,甘凤池对屠龙帮也是极熟的,以“南侠”之精细英明,纵不去看那“天杀令”,也自然能猜得到令上要杀的屠龙帮第一人不是李玄便是其伯父李伯阳;这时甘凤池见李玄父子赶的正是去神武门的路,屠龙帮玄武堂就在神武门,因此能知其去意。

  “正是!甘老英雄。”李玄答道。

  “老夫与李帮主同去如何?”甘凤池有心要报李玄刚才的救命之恩,如此说道。

  李玄先是大喜,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事,一抱拳说道:“多谢甘老英雄!不可耽误了老英雄的归期!量他小小毛贼,也决计伤不得洒家伯父他老人家!多谢甘老英雄!”来时李玄已仔细看过那天杀令了,自然瞧见了那背面写了不少维止会成名英雄的名字,现下维止会江南总舵的情势也甚是危急,如此情状,李玄又岂能为了本帮的私事而牵制住南侠甘凤池救援维止会的行动。

  甘、李皆是当世数一数二的英雄豪杰,二人惺惺相惜,好汉自然识好汉,以己之心度对方之腹,甘凤池也能猜到李玄的心思。甘凤池心中暗赞道:“这李帮主义薄云天,果是真英雄!”只见甘凤池一摆手,笑道:“李帮主,老夫同行,实则是为了本会着想。”甘凤池顿了顿,又稍敛容道:“老夫有一师弟,名唤‘白泰官’,江湖人皆称其为‘南侠’,声名远在老夫之上。我这师弟曾与李帮主会面切磋过,他每来访我一次,便要提及此事一次,哈哈……”

  李玄闻得此人,亦是大悦,喜形于色,朗声笑道:“洒家识得白师兄,白师兄每次前来,也必要将甘老英雄的拳法、侠举说与洒家听,这白兄弟也最是敬佩甘老英雄的!哈哈哈哈……”

  缘何突然又多出了一个“南侠”?原来,当今武林,北侠只有屠龙帮帮主李玄一人无疑,而“南侠”却非止一人,乃是八人,此八人长幼年岁各异、成名早晚也不同,而其时江湖客将这八人并称为“江南八侠”。哪八侠?中有五人之姓名分别是了因、曹仁父、路民瞻、周涛和吕元。那了因和尚,本是八侠之首,一身武艺出自少林,本领最是了得。只可惜佛、魔只在一线间,那了因和尚空信了佛,只拜泥菩萨,却不参佛理,大是蔑佛,其所行之事皆是违背侠义之举。且不说这了因目空一切,不把其余几侠放入自己的“法眼”,只道这了因和尚平日里**抢掠,无恶不作,活似了那东瀛人的老祖宗。如此坏了江湖侠义,其余六侠(当时吕家有女未长成,那第八人尚幼未习武,更不是侠了)又如何能坐视不理,只得背了杀友不义的骂名,教人看了以六敌一的“笑话”,终于除去了因这个大魔头,是故到了今日,“江南八侠”如今实为七侠。曹仁父乃是峨眉大侠,枪法无敌,且能诗能文。路民瞻、周涛二人皆善画,路善画鹰,而周善画龙,“路鹰周龙”,说的便是这维止会二侠。了、曹、路、周、吕,除了这五人之外,再有两位最负盛名的大侠,便是这甘凤池与白泰官师兄弟二人了,他二人精通百家南拳,多行侠义,故事又最多,绿林中声名甚广,许多当时的说书艺人便已开始讲述他二人的事迹了,播名之广,可见一斑,此处暂且不提。如此便已七人了,还有一人,却又是谁?这第八侠竟不是须眉,乃是一位巾帼英雄,堪称古往今来第一女侠,可谓是女中荆轲赛专诸。天下为公,凡是对不起人民的东西,就该让他为所行之事负责!这便是在那有天无“法”的朝代里最简单的江湖道!这位女侠日后深宫屠龙除暴,一剑刺雍,将这江湖道发扬到了极致,如何能不教古今天下的须眉尽皆折腰!这江南第八侠不是别人,正是那日后要完成屠龙刺雍伟业的女大侠——吕莹吕四娘!列为看官,再提一事,却说最后斩杀那了因和尚之人,恰巧也是这“天下第一女侠”,尽管当时她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当日六侠在嘉兴定计,为了锄奸,也顾不得什么江湖名头了,其中五侠明倒明枪地与了因决战,还有一侠只得在旁掠阵,不得贸然上前助拳,如此车轮般轮换人手,方有胜算。那了因和尚的本事也当真了得,六侠敌一,大战了三百余回合,兀自是胜败难分,六侠已伤了四侠,而那了因和尚竟然连一招破绽也没有。待得他们鏖战了近两个时辰,除甘、白二人之外,其余四侠尽皆重伤,再斗得片刻,只怕那了因和尚便要占得上风了。虽未露出破绽,那了因心中焦躁,为求速胜,便在小巷子里的拐角处使出了拖刀计。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了因绝招未出,冷不防撞出一位惊天动地、名叫吕莹的小女孩来,她手持匕首,正闻声来寻甘、白等叔伯舞剑玩耍。恶人殷红染白刃,在那电光石火之间,一人赶紧抱走了小吕莹,遮住了她的眼睛;其余五侠每人又各补了几招自己的看家绝技,自此终于了结了那恶贯满盈的了因和尚,也算是圆了因果。

  以六敌一,尚且占不到半分便宜,若非是小吕莹无心挥舞的那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及时一剑,这胜算多半还被攥在了因和尚的手中。此一役,实是甘凤池、白泰官等七侠毕生所遇最激烈的一场决战了,而今夜甘凤池所遇到的那个大胖恶僧武功之高,竟似还在当年了因和尚之上,如此身负少林最正宗武功的绝顶高手究竟会是何人?反正不论今夜之恶僧是何等样的东西,他都是一个披着佛衣、戴着佛头、污宗蔑教、欺世盗名、表里不一、不敢见人的伪君子孬种。倘若再多几个像了因和尚、大胖恶僧这般颠倒佛魔的人物,只怕也要丢尽了那位一出生便“自信”地喊着天上天下、唯他独尊的“天下第一尊贵”之“人”、之后又创立了一个宣扬“众生平等”等思想宗教的释迦牟尼的老脸了。“众生平等”,能有如此尊重人民、尊重万物思想的圣人,确实值得我们这个历来只有圣人崇拜的民族之子孙对其万世敬仰。若因参拜烂泥菩萨、运输腐朽佛骨而贱民、贱万物,此之谓蔑佛,不敬宗教。此是外话,不提。

  只闻得那“南侠”之一的甘凤池正色说道:“老夫此番正要北去咱们承德的维止会河北分舵,寻我师弟白泰官。那天杀令上说我白师弟就在直隶分舵,明夜便要动手,也不知白师弟他是否已经知晓此事?老夫今夜便要赶去,正好也将路过李老爷子的玄武堂,我也不怕李门弄斧,正好会会那天杀的杀手!李帮主,您也瞧见了,方才那派来对付老夫的杀手已是这般了得!李老爷子的武艺、声望远在甘某之上,那颁天杀令之人自然是知晓的,然而他们仍敢派出杀手、放出大话,如此杀手,必定非同小可!想方才那恶僧的手段,老夫若与之单打独斗,能不败已是万幸,若非李帮主出手,老夫是决计胜他不得的。而要对付今晚去李老爷子府上的杀手,也只得不顾江湖规矩了,若非老夫与李帮主联手,恐怕也万难胜得过他,再有李老爷子在旁坐镇,那杀手定能成瓮中之鳖。今夜若能除此一巨害,于贵帮、敝会及天下的汉人,皆是一件天大的喜事,李帮主意下如何?”

  甘凤池此举全仁全义又全两帮汉人之利,而李玄生平最好之事便是与天下英豪并肩作战、斩杀胡虏。李玄闻言大喜,抚掌大笑,朗声道:“再好不过!能与老英雄再并肩,洒家此生无憾矣!哈哈哈哈……”

  “小武,好生将你独孤大哥送回帮内安歇,然后马上赶到你大爷爷家里同我会合,快去!”李玄对其子李小武道。

  这时,甘凤池才仔细打量起李小武这个虎头虎脑、浓眉大眼的可爱孩子来,见他不过十五六岁年纪,脸上只是一派天真烂漫;其双目炯炯若星辰,瞧人时精光四射,心无愧者视之则觉之可喜,心有愧者望之则觉可畏;其身形势若山岳,手足若猿猱,隐作小小虎豹威。甘凤池瞧着,心中暗暗称赞,好一块练武的材料!

  那李小武见甘凤池正在瞧着自己,他也面露憨笑、睁大了双眼望着对面的和蔼老者。李小武素来尊敬长者,这是其父李玄从小对他的教诲。谁知李小武正想开口叫一声“老爷爷好!”,他对面的甘凤池竟突然出招,一掌正朝着自己的肩头按来……

  却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