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一百一十一回 奇侠一剑香浮动 异士六杰气凌云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4342 2016-08-10 14:46:00

  “小兄弟,咱们说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俺是鲁铁锤,他们都叫俺大铁锤或打铁的,小兄弟你呢?”铁匠问那英俊少年道。

  “弘止。”那英俊少年回道。他心中虽有情,可他的话却没有一丝感情;他心中虽有千言,而他的话则从不多说一个的字。

  “名字挺文气的,不像俺这个大老粗,好兄弟,哈哈哈哈……”铁匠鲁铁锤自语道。

  “欸!小兄弟!”鲁铁锤拿过那英俊少年弘止手中的剑,掂了掂,惊道,“你这可是木剑呐!”

  外似无情,内实重义,若非那弘止少年心中愿意,便是“天下第一剑”南宫离也决计夺不走他手中的木剑!他自辨善恶,心喜那鲁铁锤古道热肠、至性志情,也礼道:“是。”他的有礼,冷得近乎无礼,好似还远远比不过那些伪君子的虚礼。

  同是天涯沦落人,屠龙好汉志同道合,个个亲赛兄弟;而那鲁铁锤更是豪放洒脱之人,浑不在意那些伪君子的繁文缛节,因此也丝毫不管弘止究竟是有礼、还是无礼,依旧和气地关心道:“小兄弟,你可是第一次与这些个清狗鞑子作战?”

  “是。”

  “哎呀!难怪啊!”鲁铁锤立即忧形于色,大叫道,“小兄弟!那些狗鞑子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头的畜生!畜生都不如的狗东西!小兄弟,他们百十万人,手里拿的可都是能杀咱们汉人的钢刀啊!你这、你这拿木剑,可是要……要吃大亏的啊!”

  “我也是鞑子。”弘止道。

  身在一个极其仇视满人的环境中,竟能将自己的“鞑子”身份说得这般淡然,这是何等坦荡的胸怀!这人又是何等脱俗不群的君子!

  鲁铁锤闻言,惊睁圆眼,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不是汉人。”弘止道。

  鲁铁锤想说些什么,却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谢。”

  “多谢!”弘止心中感激鲁铁锤的好心,一向不爱说话的他竟然一连说了两次感激之语!而他素来冰冷无情的声音中也饱含了旁人一听便出的感情!这份真情实感,却是那些最好做作的伪君子怎么也装不来的。

  “你、你…你是清兵!”鲁铁锤小心问道。

  “不是。”

  鲁铁锤闻言,长吁了口气,心也放下了。

  “皇帝暴而负国,官吏贪而害民,我便提剑杀之!”弘止冷冷道,“四海之内皆兄弟,人人皆可为水浒好汉,何必强分满汉!”

  “我可以走。”弘止道。此刻的他,还是那个好似毫无感情的英俊少年,天生帝王气,孤傲天地间,平等视众生,却又唯他独尊贵!

  “不不不!”鲁铁锤忙挽住弘止,歉然道,“好兄弟!你不可以走!俺、俺…俺不会说话,不是这个意思!想那古今的邪派之中,藏了多少绝顶的大好人;而哪一个名门正派会没有许多可恨之极的伪君子,这些人数都数不清……那些清狗鞑…那、那狗皇帝手下的畜生们害的人可远不止俺们汉人,咱们都是被那些误国误民的狗东西、直娘贼害的苦命人!俺、俺这…俺真该死!刚才不该那样问你,还乱分什么满汉,俺自己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没事。”弘止止住了鲁铁锤对自己的咒骂。

  “小兄弟,你是条好汉子!俺鲁铁锤认定你这个兄弟了!”鲁铁锤大声笑道,“来!小兄弟,这个你拿着!”

  弘止看着鲁铁锤递过来的无鞘刀,但见此刀虽是粗铁锻造而成的,可刀身在月下白光流动,寒气隐隐刺人眉心,确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好刀!铸此刀之人的技艺,定已炉火纯青,世间少有!却不知这铸刀之人是谁?

  鲁铁锤见弘止犹豫不定,也不知他到底肯不肯接这把刀,急道:“小兄弟,怎么你不愿与俺结为兄弟!”

  “不是。”

  鲁铁锤闻言,开心地笑道:“好兄弟,你快收下吧!这刀是俺师父与俺一起打造的,它虽是粗铁,可好使得很!死在它之下的贪官污吏不计其数!小兄弟你快收下这刀,试试这刀,明天杀敌要用,你不收可就是太见外了……”

  弘止见鲁铁锤光着膀子,身上再无别的兵刃,可这条热心的汉子这般舍己为人,弘止也不好意思说出半句推辞他的言语,便问道:“我若接了这刀,您明日用什么兵刃?”

  鲁铁锤大笑:“好兄弟!你这心儿真好!兄弟啊,俺是个打铁的,俺这一生别的事做不来,就会铸刀铸剑了,俺身边的兵器只会嫌多,怎么会不够用呢?兄弟你还担心俺没兵刃使!哈哈哈……好兄弟,快收下,明日可别吃了清兵的亏!还有这木剑,刚才也忘记还给你了。这把剑,你既贴身佩戴,必是你心爱之物……”

  弘止推辞不得鲁铁锤的好意,便恭恭敬敬地接过长刀。一向只有礼往的弘止,这还是他第一次亲自收受朋友的礼物。

  “还有,好兄弟,明日杀敌,你可定要紧紧靠着我!咱们既是兄弟,那么便生要生在一起,死也要死得同年同月同日!”鲁铁锤道。

  那弘止何等智慧,他又岂能不知,鲁铁锤这看似随随便便的一句叮嘱,其实是为了明日能拼死保护自己这个以木剑为防身兵器、从未上过战场的“羸弱”兄弟,以防自己初出茅庐、出师未捷便要“醉”卧沙场了。弘止心中大是感激,他握紧了自己掌中的木剑,心道:“鲁大哥,明日我定会紧紧跟着您!”

  “更深露重,鲁大哥,您怎么还赤着膀子?”弘止道。

  “哈哈,好兄弟,多谢你关心啊,没事的。也不知怎地,俺这人天生就是怕热,就是那三九寒冬,俺也要光身膀子才觉得凉快,认识俺的人没有一个不说俺是怪人!哈哈,好兄弟,不碍事。”鲁铁锤笑道。

  弘止小心地解下一件金丝马褂,递与鲁铁锤道:“鲁大哥,你既认我做兄弟,我方才又收下了您的刀;礼尚往来,我这件冰蚕衣,您也不可推辞。这冰蚕衣乃是用天山冰蚕丝及其他奇异的丝线所缝,穿着可保人四季清凉,且能防打铁铸剑时的火伤,您试试?”

  鲁铁锤是个实在人,他见弘止意诚,不似那小气的伪君子之辈,便高兴爽快地接过冰蚕衣,一把披到身上,大喜道:“好!好凉快!好衣服!好兄弟!这手艺好,比那依裁缝的还好!哈哈……俺娘叫我不可贪人一针一线、半丝半缕,俺也听她教诲,向来视千金为粪土,从不占人半点便宜!狗贪官的金山银山,俺不会去瞧它半眼,可兄弟你这衣服,哥哥定要收下,多谢兄弟了!咱们屠龙好汉义同生死,兄弟你这情谊可比什么都珍贵啊!哈哈哈……”

  “好兄弟,哥哥我这就去取兵刃来,再介绍几位屠龙兄弟与你认识!”说完,鲁铁锤便往和气酒楼的方向去了。

  一阵吵闹声后,那鲁铁锤便扛着个铜人、领着五位模样煞是惹眼的好汉走了过来。鲁铁锤身上背着的乃是和气酒楼门前的迎客铜人,少说也有个三五百斤重,旁人臂上若没有千斤的力气,莫想使得动它!这鲁铁锤乃是响当当的屠龙好汉,豪气千丈,方才还在信誓旦旦地说道不拿别人一针一线,此刻便已夺了人家酒楼的迎客铜人来,确是一条粗鲁可爱的草莽英雄。

  鲁铁锤指着一个干干净净、体体面面、手执一把三尺长短大剪刀的中年男子,对弘止介绍道:“弘兄弟,这位是‘飞针走线’依大剪子。”弘止看时,这人身子离那黑炭也似的鲁铁锤最近,但见众人之中唯他一人衣冠楚楚,其在这些不修边幅的好汉之中,只如白鹤立于黑鹤群,最是特别。

  鲁铁锤再指着那“依大剪子”身旁、一个手提朴刀、身长九尺有余的青衫大汉,对弘止道:“弘兄弟,这位是朱大哥,他祖上是前明有名的武将,一身家传的本事,三五十人近不得身,在河北分舵就数咱们朱大哥与何舵主的武艺最高。唉,可惜,何舵主他老人家……”弘止看这大汉伟岸昂藏、青衣青面的,其衣衫虽体面,却满身泥污,好似个穿着便服、邋里邋遢的落魄将军;其貌虽不扬,却不怒自威,有一股旁人难及的英雄气概,教人一望而生敬畏。

  鲁铁锤又指了下一位手提白刀子的好汉,对弘止道:“弘兄弟,这位是石屠夫,生来爱杀畜生。现在改行了,专杀那些畜生都不如的狗官了,啊哈哈哈哈……”弘止见这人生得十分肥胖丑恶,满脸横肉,却堆着笑,眉宇间又有股骇人的杀气,模样十分怪异可怖,便是那杀人如麻的恶棍见了他,也必会先自惊了三分。再看他的身子,却又有些好笑,此人也如那鲁铁锤一般,深秋里光着个大膀子在街上大摇大摆地横着,只是他的身上没有鲁铁锤那样被火星烫出的麻点,却纹了四只动物,其名堂不可唤作“九纹龙”,更不能比作“花和尚”,哪四只动物?不是那四象,而是左牛、右马、前猪、后羊。

  再后面,也是个胖胖的汉子,一手提了柄菜刀,一手掌着把大铁勺,鲁铁锤点着他道:“弘兄弟,这位是时厨子,又叫作“时大勺子”,烧得一手好菜,哈哈,俺天天靠他的福,蹭他的饭,好吃,好吃,啊哈哈……”弘止见这人脸上好似刻着与那“石屠夫”一般的笑容,模样却不似他那般可怕;其身背一个大铁锅,远看时,可像极了画上的东海龟丞相。最奇怪的是,其全身鼓鼓囊囊的,他在打仗时竟也带全了锅碗瓢盆、油盐酱茶以及刀俎鱼肉之类的伙房物什,甚至连折椅、折凳都没落下!他身上没拖着个瓶儿,却搭拉了两个极大的坛子,分别贴上了红“福”方纸,一个写着“酒”,一个写着“醋”。此人倒也十分滑稽可爱,但凡是见过他的人,必将终生难忘;而能在战场见到他的敌人,也非得“大吃九惊”不可。

  最后一个,是个大高个,竟比那身材极其高大的“朱大哥”还要高出大半个头来,此人少说也有一丈二长短!他虽高,却奇瘦,整个人看起来像极了一根竹竿子。鲁铁锤抬头指着此人说道:“弘兄弟,此人是俺们的老末,邢竹竿子;当然,他的武功也是老末,哈哈!兄弟你别看他个子高……”弘止仔细看时,但见他身上除了手捧肩扛的一杆屠龙大旗外,背后也闪着黄、白、红、蓝的四色旗影,他竟倒插了上三下五的八面清旗!足见此人反清复明之志诚。

  “刑竹竿子”正待反唇相讥,那身纹四大“神兽”的“石屠夫”早抢先破口大骂了:“你这性慢直娘贼,你他娘的说俺专杀那畜生不如的狗官,你这他娘的说的好啊!这俺不怪你,可是你这鸟人,说的是什么鸟话!什么‘大剪子’、“大勺子”、‘竹竿子’!你这打铁的大铁锤子,有你这么介绍别人的吗!人家小兄弟第一次听,要不是俺们几个好好的站在这小兄弟的面前,人家能听得出来你他娘的说的是人名吗……”那“石屠夫”不会斯文,性子暴躁,直把那水浒好汉鲁和尚、李铁牛的骂人话一股脑的都喷将出来。自家弟兄,吵吵闹闹,其言语虽十分的不雅,却没有丝毫恶意,反而能增加这些好汉奇侠之间的兄弟情感,倒也是怪事。须知这话虽糙,却不知要比那些笑里藏刀、口蜜腹剑伪君子的甜言蜜语干净多少!

  弘止在一旁听着这些为国为民的粗鲁好汉的胡闹争吵,心中也开心地笑了。他聪明绝顶,闻着众人言语,不一会儿便理清了这些好汉的来历身份。那“依大剪子”名唤“依无寒”,绰号“飞针走线”、“一剪大侠”,是当地最有名的裁缝,善于缝制旌旗袍袄;“朱大哥”名唤“朱铁堂”,又作“朱铁棠”,人称“铁胆将军”,乃是土木堡堡主,以瓦匠的身份隐于闹市,刀法一绝,且擅长起造修辑房屋;“石屠夫”名唤“石无病”,其生性好杀,会屠宰牛马猪羊等牲口,更会杀那些远远不如畜生的狗官狗奴才,他与师弟“时厨子”皆出自直隶的“食为天”酒楼,此楼已被雍正派兵围剿焚烧,因为他们的师父乃是天地会旧部;“时厨子”名唤“时无疾”,本是开店贩卖酒醋的掌柜,厨艺闻名京师,后入屠龙帮,与和气酒楼交往甚密,方才鲁铁锤夺了和气酒楼的迎客铜人,便是他给调解开的;“刑竹竿子”名唤邢铁旗,之前专门负责把捧屠龙帮河北分舵的“帅”字旗,枪法了得。再加上鲁铁锤,共是六位好汉。那日玄武老皇爷百万清兵从天降,而此六人恰巧被何舵主请得外出办事,便逃过了此劫;后闻京凉山起狼烟,他们六人离此最近,也是最早赶赴和气酒楼的,既为护帮,也为报仇。

  “来了。”“来了。”……

  二人两骑一至,和气酒楼门前便如鼎水沸腾了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