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一百一十二回 梅君雅量奏山水 兰剑高致画瑜亮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252 2016-08-10 14:46:00

  “兰家剑法。”

  弘止素来不瞧人,而此刻,他眼角的余光竟一直落在另一人的双腿之上!弘止望着那人的步法,道出了“兰家剑法”这四个字。

  那人也是个英俊之极的少年,身留兰花香,剑去白鹅航,此人乃是人中龙凤,好比花中君子;这英俊少年的身旁,则站着一个虎头虎脑、手持双戟的可爱孩子。

  “这英俊少年就是京凉山屠龙帮总舵的二当家,唤作蓝孤芳;那可爱的小孩子是五当家,名叫李小武,戟法十分厉害!去年俺随何舵主参加屠龙大会,就曾见过他俩。嗯,少年英雄!”鲁铁锤赞着蓝、李二人,对弘止说道。

  “蓝家剑法?弘兄弟,原来你也和他相识!哈哈,大铁锤子,你他娘的多此一举了吧!哈哈……”那“石屠夫”石无病笑道。

  “没有。第一次见。”弘止答道。

  “第一次见?弘兄弟,方才大铁锤还未与你介绍,你这第一次见,怎么就能知道他会蓝家剑法!”“依裁缝”依无寒与“时厨子”时无疾同时问道,俱感惊奇。

  不等弘止答话,那“朱瓦匠”朱铁堂便道:“这少年乃是屠龙帮前任副帮主蓝宗尧之独子,他使的确实是家传的‘蓝家剑法’。弘兄弟,你好眼力!”

  “不是蓝家剑法……”弘止道,“是兰家剑法。”

  “什、什、什么?什、什么‘是蓝家剑法’,又、又‘不是蓝家剑法’的!”六人不解,均大疑道。而那丈二的邢铁旗,此刻更是摸不着头脑了。

  “是‘梅兰竹菊’之‘兰’,而非‘‘红蓝白黄’之‘蓝’。”弘止解释道。他总是不愿多说几个字。

  “听说他武功极杂,什么‘蓝家剑法’、‘兰家剑法’的,自然都会……”邢铁旗突然四下张望了一番,又神秘地俯下身子,对众人附耳低言道,“我与屠龙帮总舵的刑堂副堂主沈宽相识,他曾对我说,咱们这位蓝二当家好像……竟然、竟然还会使清狗正蓝旗都统家传的‘纳兰棍法’!你们可千万别说出去啊!哥哥们,你说他会不会是……”

  “住口!你说什么!”朱铁堂轻叱道,“你少他娘的放屁!”他本不是脏话挂在嘴边之人,可于急怒之中,他也忍不住像石无病那般破口大骂了,足见众人潜移默化之功。原来,蓝孤芳曾在阵中为朱铁堂接过一支暗箭,也算是对他有救命之恩;而朱铁堂又喜爱钦佩蓝孤芳少年君子的为人,故而绝不容许他人诋毁诽谤。

  “蓝兄弟是少年英雄,你他娘的要是再胡说,就不是我朱铁堂的兄弟!”

  一席话,直吓得邢铁旗连连赔不是。

  弘止注意到,在邢铁旗说那番话的时候,远处的蓝孤芳竟然身子一震!这蓝孤芳耳目极灵,那话又迎风送来,他站得虽远,可岂有听不着之理?想来这蓝孤芳少年得志,在帮中又身居高位,他自身虽极有才干,帮中元老们也大都对其信服。可屠龙帮中深似海,龙蛇混杂,泥沙俱下,帮内大侠自是不少,而身患各式各样、具有中华特色毛病的人物,更比比皆是;林子太大,这也难免会有许多心燃妒火的小人、鸟人,无缘无故,便要千方百计地在其背后恶语中伤。那蓝孤芳一心为国为帮、为家为民,他虽是涵养极佳的真君子,可毕竟年少难脱孩子气;他乍闻得帮内兄弟这般言语,也忍不得要气苦了。秋风来一笑,尽泯恩与仇;蓝孤芳不能发作,他心念一转,委屈也消了。

  自古英雄惜英雄,也只有君子才能懂君子。弘止与蓝孤芳皆是真正的少年君子,他二人初见,虽未有只言片语,心中却早奏高山流水之曲,彼此相惜相敬;微斯人,其谁与归?他二人乃是“奇侠”、“怪侠”,旁人未必能理会;若小人、伪君子之流,则更不堪言了。

  “‘蓝家剑法’也好,‘纳兰棍法’也好,都只是剑形招式,不是他的真功夫……”一向惜字如金的弘止,此刻竟不吝言辞,替蓝孤芳向众人辩解道,“满人的家传武功,我也会使许多。我就是满人。”

  “哈哈,竹竿子,你听见没有,还是我弘兄弟有见识!哼!那个叫沈宽的什么东西,就是一颗恶心咱们屠龙帮的臭老鼠屎!下次若被我撞着,定要结结实实揍他一顿!”朱铁堂道。

  “不行!”鲁铁锤笑道。

  “你说什么!”朱铁堂不解道。

  “朱大哥,你要收拾小人,怎能不叫上兄弟俺!”鲁铁锤大声道。

  二人大笑。

  大清封建朝廷的官儿中有许多狗官,这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了;可这屠龙帮乃是为国为民、替天行道的帮派,怎么帮中的刑堂副堂主竟也会是这般下作无耻的腌臜小人!原来,人之集体,不论它有多么理想,终究变不成神话里的世界,虽在大旗上打了许多“为国为民”的字眼,这思想的根本也是最正确的,可后来的捧旗之人也难免会变了味,成了粪土,又苦了人民!那些从全国各地被“高尚”之士推荐上去、担保可以为国为民的“杰出人才”,他们究竟是些个什么样的东西货色,何等样的人品涵养,每日生活在他们身边的学子、百姓最是清楚不过了。最善伪作的“正人君子”们打破了头,踩坏了天平,舍出马屁尊严、金钱虚利,一个个争着要到那“为国为民”的大旗之下,发出大侠的宣言誓语;可等他们当真成“侠员”了,立马又变了颜色,换了副嘴脸,迫不及待地要干出那误国误民的猪狗勾当来,这又何苦呢?反正百姓们也只能是望着那“为国为民”的大旗,无可奈何地苦笑一番了。

  “那他的真功夫又是什么?”依无寒、石无病、时无疾问道。

  “兰家剑法……”弘止道,“我见识浅薄,只知道此人剑法极高,人剑合一;其剑法于不经意间,已流露在其腿法之上。此人剑法之高,除了我师父、师叔与那号称是‘天下第二剑’的司徒先生外,我还未遇到剑法高过他的第四人!”

  众人闻得弘止的赞言,大惊。

  “却不知这蓝二当家的师承如何?”

  ……

  话分两头,却说蓝孤芳见了弘止,也与李小武商议道:“军师神机妙算,今夜果然有十万屠龙神兵从天而降。小武,这些人都是附近分舵的弟兄,只是不知河边的那位英俊少年是哪路好汉?”原来,每有兄弟入帮,分舵必要派人画影图形,将此人的容貌来历书画在信内,呈交京凉山总舵,蓝孤芳便是负责掌管整理各个分舵好汉资料的。而蓝孤芳天资聪颖又恪尽职守,他有心,竟将附近分舵、万众好汉的形貌都一一记牢了,此等奇侠良才,确实不负屠龙帮二当家之职。

  河边鲁铁锤他们六大怪杰的形貌,已是极其惹眼的了;可那弘止的丰神气度仿若天人,有他在,旁人的注意力多半还是会在他身上的。

  “哪路好汉?”不知李小武这句是自言,还是问蓝孤芳之语。

  “看他人才相貌,应该是满洲的朋友。”蓝孤芳道。

  “我去拿下他!”李小武说着,提起两把短戟,就要冲杀过去。

  蓝孤芳赶忙拉住李小武,并拦在他面前,笑道:“你是打不过他的。”

  “不是还有蓝哥哥你吗?小武打不过,蓝哥哥你替小武打好吗?”李小武朗声道。他那稚气未脱又身怀牛犊之勇的模样,甚是可爱。

  “龙王爷都输了,虾兵蟹将哪还能取胜?连小武你都打不过的人,我就更加打不过了!”蓝孤芳笑道。

  “那咱们一起上,肯定能把他抓住!”李小武挣开了蓝孤芳的手,又要撞过去厮杀。

  蓝孤芳力气不如李小武大,拦阻他不得,急道:“他是好人!”

  这话果然十分管用,李小武一听,便不再乱跑了。

  “他的武功很厉害吗?”李小武最关心的,好像还是那人的武艺高低。

  蓝孤芳道:“我若与你比武,百合之后,便要输与你了;若和他比剑,我就是招架他三百回合,恐怕也难见胜负。”

  李小武掰着手指头仔细算了算,想了想,抬头皱眉道:“一百、三百……那他是和蓝哥哥你一样厉害,对吗?”

  蓝孤芳注意到弘止,是因为他卓然不群的君子风度;而李小武注意到弘止,则是因为他身上自然散发出的中正平和、绵柔如水的高深剑气,这一点,李小武这个小武痴可要比蓝孤芳还在行。

  蓝孤芳看着李小武天真可爱的模样,心中开心,很是喜爱,笑道:“他的剑术造诣远在我之上,我的剑尚有法,而他的剑早已无法。这剑术的高下,不用比,我就已经输了。”

  弘止,蓝孤芳,他二人虽不相识,却互相赞赏,各自谦让。这等君子之风,虽决计不能让伪君子汗颜,却也可教旁人欢喜。

  “这位哥哥也是咱们屠龙帮的吗?”李小武道。

  “不是。他是维止会的……”蓝孤芳道,“我在维止会直隶分舵见过他的画像。”

  “那我可以和他打一架吗?”李小武自语道。

  蓝孤芳闻言,心中笑道:“原来这小子还在盘算这件事呢?”

  ……

  闲话休絮,正事要紧。却说蓝孤芳与李小武联系了各个分舵的舵主,将众人召集至深林隐秘处,也不如何客套,直接按着军师的锦囊妙计,分派道:“眼下那清狗鞑子在我京凉山下大摆‘一字臭蛇阵’,使我等不得上山入大寨,与帮主会合!如此却正合军师心意,正中咱们的下怀,军师早已定下计策,咱们只要依着军师的计策,这般行事,明日定可大破那‘臭蛇阵’……”蓝孤芳向十万屠龙好汉道出一条破阵的计策来,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有分教:“百万鞑虏谈笑破,四海兄弟同醉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