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一百零五回 百万天狼侵射手 一字长蛇待屠龙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426 2016-08-10 14:46:00

  却说屠龙帮近年来声势浩大,自李玄任帮主以来,一跃而成为除少林、武当之外的江湖最大帮派,帮众密布各地,高手如云,干下了不少反清复明的大事。一时间,惊天动地,这可惹恼了一位大清的老皇爷。屠龙帮此次之危,便由此而来。

  “那老皇爷名唤‘爱新觉罗玄武’,乃那圣祖皇帝的族弟。这老爷子天生神力,弓马娴熟,有万夫不当之勇,雍正赞其曰:‘朕之计都星也。’其幼时便与宫廷侍卫拜堂阿一道为康熙智擒鳌拜;及长成,更是勇不可当,满洲无双,康熙赐号曰‘巴图鲁’。此后其又为康熙血战吴三桂、勇削三藩,随军收复台湾,黑龙江反抗沙俄侵略,收拾山河朝天阙;其从康熙亲征准噶尔、大败噶尔丹,一生为康熙征战四方,从无败绩,勇冠满蒙,直教六军辟易。康熙曾赐其一杆尚方宝棍,可上打昏君暴帝而百无禁忌,下杀贪官污吏佞臣而先斩后奏;一对赤金锤,放眼武林,举世无对,当年曾持此金锤与老帮主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败……”屠龙帮总舵的军师兰志南这般介绍那老皇爷道。

  兰志南虽是最积极的反清复明志士,可其言辞之中,也难掩对那位极爱人民的千年一帝——清圣祖爱新觉罗玄烨的钦佩,每每提及“康熙”二字,皆目露崇敬之意。八当家魏子洞虽无甚胆色,可他竟好似忽有一身傲骨,对这位爱民的伟大帝王很是不敬:“老哥哥,康熙老鞑子既是赐了那玄武老皇狗一杆金棍、一对金锤,怎地江湖之上都称他的手段是‘金棍银锤玄武手,做了康熙雍正的老猪狗’?”

  “你们武术兵刃上的学问,我一个读书人哪里知晓?八弟你还是问帮主吧。”军师道。

  只见李玄端坐头把虎皮交椅,亲自坐镇总舵聚义厅,他闻得那老皇爷的名头,也并不以为意。大敌当前,李玄已收了悲伤之色,豪气复生,此刻听得军师言语,便答道:“洒家粗人一个,没甚见识,军师所言的朝堂之事,洒家也未曾听闻;不过这江湖的事,洒家倒略知一二。军师,八弟,洒家曾听黄老帮主说,这满清鞑子在开国之初共有八大神锤,先后分别为努尔哈赤、多尔衮、鳌拜与吴三桂所有,后来王与功狗死,金、铁两对锤便入了康熙老儿的府库。康熙将金锤并铁锤都赐给了那玄武老头子,而那老头子自家祖上也得皇太极赐了一对银锤、得顺治赐了一对铜锤。如今那一对铜锤、一对铁锤,则落在了玄武老头帐下汉官万凡、任青这二人的手中。可不知为何,那玄武老头从来也不使那对金锤,每与咱们江湖人交手,都只用一杆金棍、一对银锤,是故武林人皆称其手段为‘金棍银锤’。那正蓝旗都统纳兰容川、正红旗都统赫连赤也都曾拜在老头子的门下,可害了咱们不少的汉人!真是可恨!”说道怒处,李玄拍案而起,掌下桌角立时粉碎,木屑簌簌,余音不绝。

  “万凡、任青?”军师兰志南闻得此二人姓名,问李玄帮主道。

  “军师,他二人怎地了?可有甚冤仇!此二人可坏了不少的江湖好汉,洒家定不饶他!”李玄道。

  “禀帮主,我闻得镇北言语,那老皇爷爱新觉罗玄武此番出征,自镇中军,亲帅满洲下五旗与蒙古上三旗人马,共计八十万,号称百万,来犯我屠龙帮。其手下将领以蒙古正黄旗都统孛儿只斤拔都为先锋官,以汉官龙骧将军万凡为左军将军,以汉官虎翼将军任青为右军将军,以汉官武曲将军狄复为后合大将。昨夜他大军一至,竟将我们的河北分舵夷为了平地!我推算最早明日,那鞑子官孛儿只斤拔都的先头部队便要到了;最迟后日那武曲将军狄复的后军也该开拔至我京凉山脚下了,此诚危急存亡之秋!我这才自作主张,点燃了狼烟,帮主莫怪。”军师道。

  “哎呀军师老哥哥你说的这是哪里话,咱们帮主又怎么会怪你呢?你老哥哥一心为国为民为咱帮,咱们屠龙帮上上下下哪一个不是对你言听计从的?哈哈哈哈……”大军将至,那八当家魏子洞不忧反喜。此人做事向来不分轻重,他一想到马上就能与清兵大战一场、好好大闹一番了,又如何能不大喜。

  “大刀帅,武曲星狄复!”李玄闻得此人姓名,竟然大惊!也不知其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能教笑傲爱新觉罗玄武老皇爷的北侠李玄为之动容!

  “狄复!”军师兰志南道,“在他治下两省的屠龙好汉寸步难行,此战……”

  “狄复这直娘贼,竟敢投靠满清鞑子!帮主,他个老王八蛋若是敢来,我……洒家魏老八定要替帮主您好好教训教训他!”那魏子洞抢着喊道,“军师,那个扒…扒什么的鞑子,名字怎么这么怪,是个什么来头啊?江湖上可没听说过有这一号人物啊!”

  “八弟,这‘孛儿只斤’乃是蒙古大贵族之姓,元朝大汗成吉思汗名曰铁木真,他的姓氏便是这‘孛儿只斤’。那先锋官想来也是蒙古极重要的人物,竟与祖上重名;其名为‘拔都’,这‘拔都’乃是满蒙之语,约略是勇士的意思。此人武艺极高,据镇北所言,其父便是命丧于此人的金镗之下!”军师对那魏子洞解释道。

  “可恨!”李玄大怒,“狗鞑子欺人太甚!竟敢坏我何兄弟!”

  ……

  群豪在聚义厅内计较了一番,便各自行事去了。

  却说屠龙帮总舵乃依山傍水而建,那京凉山北邻玄武峰摩天,南依宋王江接海。按照军师号令,七当家莫子钜连夜率领屠龙帮好汉,在东西两侧分别挖出护寨河,以抗清兵。

  玉兔已西下,金乌再东升,转眼又到午时三刻。果然不出军师兰志南所料,此时那老皇爷爱新觉罗玄武的八十万清军大部分已在京凉山下安营扎寨。

  “帮主,孩儿们来报,清狗鞑子们已来到我帮山下十里处,咱们今日可以痛痛快快地打狗了!哈哈哈哈……”八当家魏子洞上聚义厅禀告道。

  “好!鞑子坏了咱们多少兄弟!今日自己送上门来,洒家正好为民除害!”李玄声音隐作虎啸狮子吼,豪气冲霄。

  “帮主且慢。军师连夜赶回兰芳斋,是要去那正红旗都统的府上教书,今日定有计策。那鞑子号称旗兵百万,而现在咱们山上的弟兄不过万众,还是等军师回得寨来,筹划了以少胜多的谋略,咱们再下山,打得那清鞑子落花流水。望帮主三思。”二当家蓝孤芳见李玄欲贸然出兵,赶忙谏道。

  “哎,孤芳贤侄,何出此言呐!你今日怎会这般不晓事!这话若是八弟说了还罢,不想竟会从贤侄你的嘴里吐出!便是没读过书的孩子也曾听过‘兵不在多而在精’,那清狗号称百万又怎样?这些清狗连夜行军,狗鞑子将士必已疲惫不堪,此刻已成强弩之末;咱们屠龙帮总舵的好汉虽不满万,可无一不是武艺精熟之人,他们此刻人人皆欲食清狗鞑子的肉而后快,士气彼竭我盈。这正是取胜之道,你怎么反倒要拦阻帮主!若是让外人听了,还道你是在向着清狗鞑子呢?”那五当家商季一腔热血正沸着呢,他见蓝孤芳拦阻,立时便声色俱厉地辱骂了起来。

  “对对对,五哥说得太好了!只是你…五哥您刚才的话可冤枉我…洒家了,我……”难得那魏子洞会与商季这般志同道合,他还不忙着欢喜地吹嘘一番。

  “你懂得兵机!你道谁向着清廷!你言重了吧!”蓝孤芳横剑当胸,这般回道。这蓝孤芳天生奇才、一身傲骨,此刻被人辱及节义,他年少气盛,如何能不怒?

  “好了!大敌当前,咱们自家弟兄可不能先争吵起来。”李玄一摆手,聚义厅内立时肃静。

  虽是气愤中的言语,可方才五当家的话也确实太过伤人,有损屠龙帮兄弟的义气;帮主李玄当厅便责令那商季向蓝孤芳道了歉,同时也教蓝孤芳不可目无尊长。帮内一安,李玄便开始下帮主令了。

  发兵下山!最后帮主李玄下定决心,还是要屠龙帮总舵的好汉们以寡敌众!

  蓝孤芳苦谏不得,只得随帮众与那八十万清兵拼死一战。

  “众家兄弟,军师不在,你们中可有人识得此阵?”李玄居高临下,望着对面清兵的阵势道。

  众皆不语。

  “莫七弟乃天下第一巧匠,最精机关暗器、奇门遁甲之术,必也通晓排兵布阵之事,当识得此阵。”五当家商季献计道。

  “快去右寨请七当家前来。”李玄令道。

  不移时,七当家莫子钜已自护寨河边到来。他瞧了那阵好一会儿,才道:“帮主、众家兄弟,我莫子钜无能,不能尽识此阵。不过,清狗鞑子的这个阵定是从咱们的‘一字长蛇阵’变化而来!这一字长蛇阵暗含太极之理,攻其首则尾应,攻其尾则首应,攻其腹则首尾皆应,十分厉害!多亏清狗鞑子不能得我古阵法之精髓,徒有其表。帮主你们看,此阵只有‘蛇首’与‘蛇腹’,那‘蛇尾’的清兵部队尚未到来,他们竟敢这般东施效颦,摆下这‘一字半蛇阵’来,邯郸学步!”

  李玄顺着莫子钜手势指点之处望去,果然如此,拍掌大喜道:“七弟好学问,足可当我帮的副军师!真是天要亡这班清狗鞑子,叫他们摆下这残阵前来送死!哈哈哈,七弟,你既识得此阵,定有破阵之法,还望指点给洒家与众弟兄们听。”

  莫子钜又仔细地瞧了一会儿敌阵,想了片刻,便道:“帮主,兄弟我不比咱军师兰六哥,只有摆豆之能,可没有呼喝千军的真本事。兄弟心中确是存了破他蛇阵的法子,只是初次献策,不知道灵是不灵。若不灵时,怕要害了咱们自家兄弟的性命……”

  李玄忙道:“咱们屠龙帮的好汉个个都视死如归,今日本就打算跟清狗鞑子拼个你死我活!兄弟但说无妨!咱们兄弟依了你的计策行军,行事便有了规矩,这不比咱们冲上前去乱打一通强得万倍!七弟莫要顾虑,快快道来!”

  却不知屠龙帮七当家莫子钜要定下如何计策,李玄等好汉又将如何浴血奋战,能否得胜?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