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一百一十九回 濡沫有情似无情 江湖相见如不见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4133 2016-08-10 14:46:00

  却说祝侯烽见二师兄相询,这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努力地回想了一下,这才答道:“师父对我说,说…你可听过…听过西游故事!嗯,对,师父方才对我说的就是这句话。”

  “那师父这是答应要传你‘神火咒’了。”洛伯沣道,忧喜形于色。他喜的是,师父已经应允了祝侯烽所求之事;忧的是,祝侯烽若练了“神火咒”,他师兄弟二人还有多少可以相聚的时间,他已失去两个师弟了,而现在……

  “什、什么!”祝侯烽不解道。他身在师父的惩罚之中,当局者迷,便也难得糊涂了一回。

  “哎呀!四哥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小孩子都知道孙悟空学道于菩提祖师的故事,四哥您怎么给忘了!师父方才那是教你在三更时候,从后门里传你‘神火咒’,四哥你尽可大胆前去,拜在师父榻下求传神功!”二月枫笑道。

  祝侯烽闻言,这才猛然醒悟,胸中豁然开朗,只觉天地都笑了。

  “师父!弟子有要事相告!”花间酒楼的门外,一名神火帮的弟子求见。

  “何事?”祝侯烽笑道。

  “弟子打探得消息,前两天清狗鞑子的玄武老皇爷,亲帅百万大军来京,现正在攻打京凉山的屠龙帮总舵!”那名神火帮弟子道。

  “什么!前两天的事!这般天大的要事,你怎么到现在才来告诉我!莫不是你也成清狗鞑子了!”祝侯烽急怒道。

  “禀、禀师父,前、前两天您一直在祖师的密室里闭关疗伤,弟、弟子只能干着急,进、进不去啊!”那弟子畏惧颤抖道。

  “哦!这怪我,不能怪你!算了!快告诉我京凉山现在的安危如何?”祝侯烽焦急万分道。他为何会对屠龙帮的兴亡这般关心?

  “弟子听闻得,屠龙帮的英雄好汉们大破了那玄武老清狗的‘一字降龙阵’!山寨平安无事!”那弟子禀告道。

  “太好了!你先下去吧!”祝侯烽笑道,“我就知道,屠龙帮有军师‘病诸葛’在,他神机妙算,就是诸葛再世,清狗鞑子一个小小的破阵,又算得了什么呢?”

  洛伯沣抚着祝侯烽的肩,不忍道:“四弟,暴政不可卒除,凡事皆不宜操之过急,否则……这‘神火咒’……”

  祝侯烽早将生死置之度外,只见他豪迈一笑道:“二哥,我知你最能深谋远虑,做事最是沉稳精细,因此什么事都比其他师兄弟做得好,这点我不如二哥你。只是师父与二哥您们不是常说,死有重于泰山,死有轻于鸿毛,在江湖上胡逞一时之勇,确是可惜了大好的性命,这绝对算不得英雄行径,反倒是像头蠢熊。二哥,不是兄弟性急贪功,也不是兄弟非要逞英雄,在暴政面前,咱们可以等,可天下的百姓却一刻也等不得呀!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水深火热之中,我受这神火之咒,又算的了什么呢,比起天下的百姓来,可是舒服多了!我也常听屠龙帮那些有见识的人说,就当今的天下大势来看,还不到将那些骑在百姓头上、畜生不如狗东西拉下马来的时候,只是这一步总要有人先走,不然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还咱们天下的百姓一个大晴天呢!谁敢骑在百姓头上,我就打谁!谁敢杀天下百姓,我就杀谁!这不正是咱们的江湖之道吗?这也正是屠龙帮好汉们的武侠之道!总有一天,在那大清律例之上,会把全天下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那时,这律例便是最大的武侠,而能遵守这律例之人便是侠;到时也不需再有人为百姓们流血,牺牲性命了,能尊重自己的性命也是侠!只是、只是现在……哈哈!区区天灾阴火之咒,又能算得了什么!二哥不必挂心,兄弟去也!”

  洛伯沣闻言大喜大惊,说道:“好兄弟!我这做哥哥的当真是眼拙之极!不想你平日里不修边幅,好似吊儿郎当的样,原来却是有这般大智慧、大见识的大智者!哥哥我自愧不如!四弟,你才是真英雄!”

  祝侯烽大笑道:“哈哈!二哥,我老祝粗人一个,哪里会懂这些道理!那些话都是那屠龙帮的…哎,这人你认识!哈哈,就是咱们的十师弟小猫猫,是他之前跟我说的!当时我听了还大笑他小子心眼太好、太傻呢?现在想想,倒是我老祝才是那肤浅的傻子了!哈哈……二哥,七弟,八弟,好兄弟,我先去了,兄弟们后会有期!”

  既要练那世间最可怕的武功——“神火咒”,祝侯烽哪里还有多少与兄弟们“后会有期”的机会了?兄弟别离。这别离,却是生离死别!祝侯烽仰天大笑出门去,潇洒豪气,众人瞧着他的背影目送,却见他肩头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谁能知道祝侯烽这铁打一般汉子也有重义柔情的一面,又有谁会看到他通红的“火眼金睛”,谁能看见他这赤发火神的泪珠却不是红的?

  洛伯沣他们难过地缓缓走出花间酒楼,心中无限伤感。酒楼外,“苍溟金鳌”洛仲沨果然乖乖地站在百花林旁,等着他大哥洛伯沣找他算账。

  “你拿着咱们的师父赏赐的盒子干什么!”“北海蛟龙”洛伯沣道。

  “这、这…哥哥,方才有个青衣大汉经过,把这个盒子送来,说是要请我转交给哥哥您的!”“苍溟金鳌”洛仲沨道。洛仲沨把江南三十六大水寨管理成了人人喊打的江湖邪派,心中有愧,答话时低着头,不敢正视他哥哥一眼。

  洛伯沣小心接过锦盒,打开看时,却是九粒九转金丹!这金丹的方子乃是历代道教泰斗门派的镇山之宝,这金丹也全真、武当治疗内伤的绝妙灵丹圣药;这是能治病救人的医药之丹,而绝非骗人方士、江湖术士等大辱老庄之人,所炼的害人毒人、说什么能“长生不老”的“仙丹”。

  “哈哈,原来师父他老人家……”洛伯沣大喜。他忽地敛容有所思,仔细端详了那旧锦盒好一阵,又更加欢喜,大叫道:“这是五师弟的锦盒!哈哈!这是五师弟的锦盒!太好了!”

  “二哥你怎么看出来的?那个青衣大汉是五师兄的人?”二月枫好奇道。

  “你们看!”洛伯沣指着盒底的那个“峰”字道,“这盒子陈旧,绝不是师父新赐之物;再有这盒底的‘峰’字,师父每次赏赐,都会在锦盒底部刻上所赐弟子姓名的最后一个字,平时若不细看,还真发现不了。单这个‘峰’字,便足以说明这定是五师弟之物!当年五师弟血气方刚,他为替师父除去一个极厉害的对头,单刀赴会,虽是胜了对方,自己却也受了极重的内伤;师父心疼爱徒,便赐他九颗九转金丹,以调理内伤。咱们师兄弟虽都出身于清苦贫寒的人家,但就数五师弟最会做人家,自来勤俭,从不浪费一针一线,不似他四师兄和你们这般大手大脚;他定是因此物珍贵难得,又是师父所赐,这才舍不得服用,一直保存至今。”

  “哥哥,五师弟自己舍不得用,却敬献给哥哥您!还是哥哥您的面子大!”那洛仲沨道。他做错了事,便无时无刻不在找话茬子,想用花言巧语讨好洛伯沣,来给自己“赎罪”。

  “这是给四弟的,他顾念同门情谊深重,想要我转交给四弟!还有,什么五师弟!五师弟也是你叫的?你虽入门比他早,年纪却比他小,至于武功、人品之类,那就更不用提了,一概没他好!你这个小畜生,还不快去抄《道德经》!”洛伯沣道。

  “什、什么!”二月枫闻言惊道,“给四哥?五师哥他,他跟四哥不是一向不和吗?这、这……”

  洛伯沣在兄弟情义面前,心中别提有多欢喜了,笑道:“是啊,他们这对冤家,平时一见面,非打即骂,就像个大小孩似的,哈哈!可真到了紧要关头,这份兄弟情义就显露无疑了,哈哈!五师弟…五弟他知道我平日里跟四弟走得最近,他爱面子,不愿示好,便把这人情做在师父与我的面上,想请我把师父赐的九转金丹给四弟治疗内伤。哈哈,好!好兄弟!他二人都是大英雄!这二人骨子里都是一样的,都有侠义心肠,就是脾气不对路,两个人都是臭脾气!你看不起他的本事,他瞧不起你的武艺,师弟不服师兄,师兄更是不服师弟,哈哈,就是不能好好相处!如今这一到了危难关头,便又互相团结,相濡以沫了!要是他们俩平时能……”

  百花林里忽地窜出一个黑衣人。他打断了洛伯沣的话,桀桀笑道:“二师兄好!师弟参见洛师兄!”这人正是那“辣手毒王”见血封,他一路点头哈腰,怪笑着将手伸进那锦盒之内,小心地取出一颗九转金丹,好似在仔细把玩,阴阳怪气地道:“这就……”

  见血封的第三个字已说不下去了。因为世上没有人在喉头被司徒剑锋的催命剑抵着时,还能说出话来的!

  “八弟,你这是做什么?快把剑收起来!”洛伯沣对司徒剑锋道。

  催命剑已还鞘,只是那股凌厉之极的寒意杀气犹在。

  “把丹吃下去。”司徒剑锋冷冷道。

  “你、你说什什、么?”那见血封做贼心虚,支支吾吾道。

  “把丹吃下去!”一向冷酷如寒冰的司徒剑锋,不知为何会突然变得火爆如霹雳。

  那见血封将身一跳,也大怒道:“哼!你个没爹没娘没教养的东西!在二师兄面前也敢放肆!我身为师兄,看在师父和二师兄的面上,不与你计较。可是你一再挑衅,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就凭你那几手破剑法,也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你冲谁叫嚣,谁怕你!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那见血封嘴里不停地咒骂着,随便一句,都是恶毒之极的话语,好像他最厉害的不是下毒的功夫,而是如疯狗狂吠般的骂街本事。这是无明业火!这是无缘无故的恨!或许在那小人的肚肠深处,这恨有缘有故,只是在他小人的嘴脸上写不出来罢了;恐怕就连他自己那早已畸形得不似人类、绝无人智的石头心里,也想不明白这恨的由来。这恨,或是来自妒火,或是其他?无怪乎圣人也道小人难养!若逞一时之勇而得罪了小人,极有可能自毁了宝贵的人生。

  单是见血封所骂的那第一句话,便足以胜过世上所有的刀剑利刃;这一句,可将一个没有缚鸡之力、没有自保之能的可怜孩童刺得遍体鳞伤,心伤如碎。而司徒剑锋却是一把剑,一把世间最可怕、最厉害的杀人宝剑,一把远胜催命死剑的活剑,一把会刺向可能伤害或已经伤害自己之人的利刃,一把被杀气熏染得无情无理、无法无天的杀人之剑。然而,刚而易折!司徒剑锋在伤人的同时,也极有可能更大地伤害了自己!尤其是在面对见血封这种小人之时!李玄武艺天下无双,勇冠江湖,而在常人眼中,他却丝毫不可怕;可怕的是见血封,可怕的是小人,可怕的是小人的阴险毒辣,可怕的是就连圣人也万万惹不起的险恶坏心肠!今日,司徒剑锋明着得罪了他,他的剑不管能不能占得了便宜,今后那见血封定会时时刻刻想要在其背后捅出那乌黑无耻的卑鄙刀子。得罪了小人,司徒剑锋这下可有得受了;他今后的日子,完全可能因为那见血封而变得暗无天日,甚至葬送了自己的人生、性命!

  何谓勇士?何谓圣人?勇士就是能在人生的磨难面前,在小人的摧残面前,依然能直面人生惨淡,不向命运屈服半分;勇士胜不了命运,命运也绝不能打败勇士。然而,勇士又绝非一味胡逞英雄之人,敢于不屈服命运,却又敢于在小人面前谦退避让的刚直君子,敢于更好地生活之人,敢做又敢不做,更是勇士!这才是高明的儒道勇士。而圣人者,身在墨潭,却绝不会因小人而玷污了自己的灵魂,让其得逞,能依旧保持自己心中的那份真善美,爱着生命、他人;这便是圣人,世间最高尚的勇士!至于司徒剑锋,他绝不是剑圣,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勇士,也是世间最高傲的勇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