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一百一十四回 武曲将力斗三将 屠龙帮酣战八旗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794 2016-08-10 14:46:00

  “站住!兀那奴才,你们是什么人?”

  屠龙帮八当家“飞天老鼠”魏子洞闻声,但见北路上尘土飞扬,旌旗处捧出一员大将,旗号上大书“武曲将军大刀狄复”八字。这狄复刀法绝伦、将才无双,手下掌精兵十万,玄武老皇爷的援军到了!方才的喝骂之声,便是狄复手下一员偏将所骂。

  “哈哈!我是你爷爷!不!洒家是你爷爷!清鞑子的狗崽子们!哈哈!”魏子洞自以为有恃无恐,他一面桀桀怪笑着反唇相讥,一面用手指挥那百十名驱赶木牛流马的屠龙好汉速速离去。

  “那奴才夺了老皇爷的军粮,快追!”那“大刀”狄复尚未发号,他身旁的偏将倒先抢着施令了。原来,此偏将乃是玄武老皇爷的心腹奴才,此次便是他奉命携信前去,调得狄复精兵。他本是个不学无术的八旗子弟,只会溜须拍马,如何知晓用兵之道?他此刻见对头夺了老皇爷的粮草,还不抢着争功!

  “慢着!”“不可追赶!”

  狄复与轿内军师孟问渠同时制止众将。

  “哈哈!狗孙子急着要抢屎!”魏子洞故意取笑道。

  “快滚!本将不来抢你!”狄复厉声喝叱道。

  “哈哈,狗孙子,你有本事就来呀!你可敢与爷爷大战三百回合!来来来,放马过来!来啊,狗孙子!哈哈,你不敢了吧,胆小鬼!要不要你爷爷让你一只手啊?哈哈……”魏子洞只如那胡闹的孩童一般谩骂,只是他口中的话实在太不文雅。

  “看来你又承认自己是老狗了!”狄复冷笑着回道。他身为大将,也不轻易动怒;任魏子洞如何辱骂,狄复也不离身后的粮草辎重半步。要知道清军被魏子洞夺去的只是十日之粮,而狄复所押的却是军中百日之粮,他本良将,又岂会干那因小失大之事。

  魏子洞心道:“怎么这狗大刀不来追我?军师哥哥他怎么什么都料算到了!这狗大刀若赶来厮杀,必会陷在军师哥哥教我的阵中;可他现在不肯来追,我怎么才能偷到他的粮草呢?”

  “玄武老猪狗!江湖上说得好!‘金棍银锤玄武手,做了康熙雍正的老猪狗!’哈哈!狄复,你与玄武都是老猪狗!哈哈!还有那狗偏将!你这狗奴才与你的狗主子全都是老猪狗……”魏子洞也是个鬼主意极多之人,他见狄复不肯上当,便令众屠龙好汉肆意辱骂清兵将领,想以此激将出战。

  后面的话越来越不堪入耳,可狄复竟仍是面带冷笑,气定神闲地坐于马背之上,还时不时地与轿内军师孟问渠讲些什么话。可狄复身旁那偏将却怎么也忍不得了,他不顾狄复方才如何下令,只要为自己的“主子”玄武老皇爷出气。

  魏子洞早就注意到那偏将了,心中喜道:“哈哈,这狗偏将果然是天生的狗奴才,改不了吃屎!他快沉不住气了,哈哈……”于是,魏子洞便命手下孩儿再加把劲,更加卖力地辱骂起雍正、玄武等“天生”的王侯将相种了。

  “奴才们!快给我冲!替老皇爷杀了那些汉人奴才!”那偏将阴阳怪气地大声叫道。

  狄复也不言语,只将马鞭朝天一指。军令如山,狄复身后的将士哪个肯动。

  “我的将士,个个都是保家卫国的英雄!军人浴血奋战,就是为了天下太平,不是奴才!你这偏将,已犯我军规;若再胡乱发号施令,定斩不饶!”狄复傲然道,声音不怒自威。

  “奴才们!还不动手!老皇爷的仇人就在眼前!奴才!”那偏将边从腰间掏令牌,边猪狗般叫道,“我有老皇爷金牌在此,奴才们听我将令,快动手!”那偏将自以为是“贵族”的子弟、皇爷的亲信奴才,他哪相信一个出生“低微”的汉人将军真会对自己行军规。

  一闻得老皇爷金牌,一向军纪严明的狄家军竟也一片哗然。

  青龙偃月,刀光一闪,早盖过了日月之光。正是关王刀法!

  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落下。插标卖首!那满嘴“奴才”的偏将尚未及掏出皇爷令牌,已被狄复手起刀落,斩下马来。三军立静,八旗肃然。

  “哎呀,那狗奴才怎么被他给斩了!坏了我的计策!”魏子洞的激将法功败垂成,咬牙恨声道。

  “飞天老鼠”魏子洞可没有“大刀”狄复那么好的性子,他早等得不耐烦了,此刻将刀一提,便要上前厮杀。魏子洞正待上前冲杀,却被一人拉住;他闻得那浓烈的兰花香,不用回头去瞧那人的英俊相貌,便知是此人定是其义侄蓝孤芳。

  “你小子拉我作甚!”魏子洞大叫道。

  “魏叔叔,你忘记军师将令了!那武曲将既不来追,我等便应速速离去,否则恐怕是要吃亏的。”蓝孤芳急谏道。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自古以来,能当这押粮官的,大都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讲史说书,自三国、水浒至封神、隋唐等,那许多押粮官哪一个不是勇冠三军、数一数二的沉稳良将。今日的武曲将军大刀狄复,他既能让屠龙帮的兰志南军师置百万大军于不顾、而大费周章地用计策阻其去路,其后才去破那玄武老皇爷的恶阵,如此人物,又岂会是易与之辈?魏子洞不听人劝,难免要吃些亏了。

  军队以军规至上,那偏将失了军纪,狄复将军可以一刀将其斩于马下;而帮会以义气第一,魏子洞违了军师将令,蓝孤芳他还能怎么办?只得舍命挥剑,陪着他的魏叔叔一起并肩杀敌了。

  “五行阵法!”狄复大声令道。

  “好阵!”轿内军师孟问渠赞道。

  屠龙好汉虽个个武艺高强,怎奈不精通阵法;十万帮众被那忽生忽克的五行大阵拦着,眼见得敌人粮草辎重就在面前,可他们不论如何冲杀,就是近不得它半步。

  “飞天老鼠!吃我一刀!”擒贼擒王,武曲将狄复的头一刀便斩向那魏子洞。

  魏子洞与蓝孤芳这叔侄二人联手,勉强与狄复战了二十回合。魏子洞如何抵得过那古今无双的“关王刀法”,已着了那狄复两刀,他吃痛不过,嘴里“咿咿呀呀”地叫个不停。他叔侄两人以二战一,片刻间竟然就落尽了下风!他二人纵横江湖这么多年,还未遇到过这等事。那“武曲将”狄复刀法之高,可见一斑。

  蓝孤芳忽闻得一个孩童的喊杀之声,如逢救星,忙喊他道:“小武,快来助我!”

  那“大刀”狄复正杀得傲气横生,笑道:“纵然你们京凉山七大堂主齐上,本将又有何惧!”狄复身怀绝技,他可以傲视京凉山七大堂主,却怎么也不敢狂妄到不把北国第一大侠李玄放在眼中。

  “铿”、“锵”两声巨响,金铁交鸣处,一个小老虎模样的可爱孩子从天而降。李小武一招“奉先出关”,分别替魏子洞与蓝孤芳挡住了狄复的两刀。刀戟相交,直震得狄、李二人虎口发麻。狄复心中一凛,暗自惊道:“这孩子好强的膂力内劲!”

  “魏叔叔你率弟兄们先走,我与小武替你断后!莫要折了众家兄弟!”蓝孤芳道。

  须知魏子洞也是个重义气的人!然而,临危逃命,在这等要事面前,魏子洞他也不是个会谦让的主儿。说走便走!不一会儿,魏子洞所领的十万屠龙好汉便已撤得干干净净,只留下蓝孤芳与李小武二人断后。那狄家军得不到将令,谁也不敢贸然前去追赶。

  蓝孤芳想要知会李小武撤退,可那狄复的刀法渐重,已将他二人笼罩在其刀风里了。此刻,蓝、李二人手下的招式只要稍有偏差,立时便会性命不保,哪还能卖个破绽而走?那狄复自幼从军,征战沙场几十年,他在每日的生死之战中,早就把功夫练得精熟之极,招招皆是最有效的杀招,堪称刀法如神,寻常江湖人士怎及得他。蓝孤芳轻功绝顶,仗着年轻的优势,恐怕还略在那号称“轻功甲天下”的魏子洞之上;可面对“关王刀法”,他也只得无计可施了。而李小武则正杀得兴起,愈战愈勇,他好不容易才遇上这么个对手,哪里还有丝毫的退意?蓝孤芳的“兰家剑法”虽也是精妙绝伦,可如何敌得过傲视古今的“关王刀法”?李小武气力虽大,却也不见得能胜过那武曲将;其“李家戟法”虽是极强,他却也只练得略有小成,毕竟只是小小孩童一个,他现在尚不是一代名将狄复的对手。

  三人转眼已斗了五十余合。约莫又战了二十合,蓝孤芳、李小武二人渐落下风。照这样下去,再有个三五十合,这两位小英雄必要死伤在那武曲将狄复的刀下了。为人同为将,不想那魏子洞为逞一时之勇,不遵军师将令,不会谦退一步,竟要误了自家侄儿的性命!

  “起火了!”

  狄复听见军士叫喊,果然闻得烟味,心中大惊:“那飞天老鼠怎地会有如此本事?竟能过我五行大阵!”狄复这一惊,可非同小可;因为在他看来,蓝孤芳、李小武不过是两只小老鼠,而其押运的粮草才是远胜过自己性命的三军之根本。

  刀随手,手随心;只这么一分神,那武曲将的刀法便有些涣散了。刀下之风将歇,人中之风却大盛。

  只见一人一剑,追风赶月,潇洒如意,恍若天神。剑到处,竟破了那武曲将的刀风。

  “哈哈,猫哥哥!”“独孤兄弟!”李小武、蓝孤芳齐声喜道。

  屠龙帮军师兰志南人称“病诸葛”,智绝天下,在他的锦囊妙计之中,也好似把今日的什么事都预先料算好了,却单单漏了独孤风这一路“奇兵”。这独孤风本在凤老爹的小渔村里养伤,前日忽闻京凉山狼烟大作,他心中感念屠龙帮好汉大恩、敬佩京凉山英雄侠义,便急来相助;只留了吕四娘吕莹一人,在小渔村里照料鱼娘与村民,应付花间山庄。方才独孤风一至,恰巧遇见蓝孤芳、李小武二人受困,那狄复的刀风有如密雨,而此刻独孤风的内力又十丧其七八,根本进不得他三人的战圈。独孤风只得仗着自己绝世的轻功,在那五行大阵处寻了个破绽,冲杀入内,在草料车上放了把火,以扰那武曲将军;待其军心一乱、刀法一松,独孤风便可乘隙相助蓝、李二人。

  双剑双戟,两骠一虎,齐战那大刀狄复。此三人联手,便是身为长辈的屠龙帮主李玄视之,也绝不敢小觑。只见那武曲大将狄复力战三位小侠英雄,丝毫不惧,一套“关王刀法”下来,竟还是攻多守少;三五十招一过,又渐占上风,不想清兵阵中竟会有如此猛将!

  独孤风、蓝孤芳以目示意,他二人均是心知以三人之力是战不过那武曲将的,此刻若不退,待那狄复的刀法使得更密些,到时纵然他们想逃也逃不得了。只是李小武这个“小恶来”、“小虎痴”斗得正酣,他如何肯退?

  “小武,军师有令,咱们得回寨了!”蓝孤芳终究是与李小武一起长大的兄弟,还是他最能摸得透李小武的脾气;九牛二虎都拉不回的李小武,竟被蓝孤芳的一句话给说走了!

  独孤风、蓝孤芳带着极不情愿的李小武回了山寨。狄复军草料的火势很小,他急下令将其扑灭,也不去追赶独孤风他们,只是率军与玄武老皇爷会合。

  今日自午至申,众人已厮杀了两个时辰;屠龙好汉与清兵俱杀得疲了,双方鸣金收兵,都各自归营了。今日大破“一字降龙阵”,大胜玄武老皇爷的清兵,京凉山上下莫不欢天喜地。

  那玄武老皇爷今日虽败,可兵马尚多于京凉山好汉数倍不止;其十日的草料虽已成灰烬,可百日的军粮又至。玄武老皇爷帐下第一良将武曲将军“大刀”狄复,已率领十万狄家军前来助阵;雍正朝中智计无双的大学士孟问渠,也来做了军师。却不知那玄武老皇爷要如何三打京凉山?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