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一百二十二回 维止彩凤生双翼 屠龙豪侠图八阵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651 2016-08-10 14:46:00

  “一字长蛇阵……”兰志南羽扇纶巾,轻描淡写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玄武老贼这么爱摆一字阵,那咱们也来布个长蛇阵回敬于他,好让他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华夏阵法!清狗鞑子的一字阵不伦不类,徒有长蛇之表,空负降龙虚名,不堪一击,平白玷污了咱们中华的传统阵法!他摆阵的本事这般,却不知他破阵的本领又如何?哈哈……”

  京凉山上的几大当家均是乐观无畏之人,俱都大笑。英雄谈笑却强敌,方显大丈夫本色,也不枉男儿世上走一遭。

  待不得天明,屠龙好汉们早按捺不住了,个个起床磨刀霍霍,人人摩拳擦掌,想要杀敌立功。众好汉依了军师“病诸葛”的阵图,在京凉山脚下排好阵势,布的正是那“一字长蛇阵”。但见这长蛇阵朴实无华,只瞧得众好汉一字排开,并不觉有何特异之处;长蛇蜿蜒曲折,若沉睡之龙,似乎普通之极,甚至还好像远远比不上清军那黄、白、红、蓝四色相间的降龙阵。

  清兵阵中,那玄武老皇爷也亲率先锋部队,早领帐下众将到了京凉山脚下,正与屠龙好汉对峙着。中军大营内,只剩得那先锋官孛儿只斤拔都卧床养伤,“大刀”狄复与军师孟问渠二将守帐。

  孟问渠与狄复上了将台,登高遥望着远处的阵势。那孟问渠一看到京凉山下的一字长蛇阵,大惊道:“常闻得屠龙帮军师‘病诸葛’的阵法天下无双,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好厉害的阵图!”

  那狄复疑道:“军师,贼军这一字长蛇阵活像条死蛇;在下不才,也不见它有如何厉害之处?此阵法究竟藏着什么险恶,还望军师明示?”

  孟问渠忧道:“将军,切不可小觑了此阵!您看……”孟问渠将手分别指向那一字长蛇阵的“蛇头”、“蛇腹”和“蛇尾”三处,将其中的玄机奥妙说与狄复知道。

  狄复并非是摆布此阵的行家里手,他听了军师那晦涩难明的言语,只是似懂非懂。狄复又道:“军师,老皇爷征讨一生,最擅的便是这一字阵;他既深知其中的门道,要破贼兵这长蛇阵,还不手到擒来!”

  孟问渠道:“这阵儿也没有什么不同之处,就是最正宗的一阵长蛇阵!最简单也是最高明的一字长蛇阵!今日贼兵这阵图由那‘病诸葛’亲自摆来,老皇爷自大行皇帝处学成的降龙阵,恐怕……唉!恐怕……”

  “不好!这不是一字长蛇阵!”孟问渠仔细看那阵时,突然惊声急道。

  ……

  却说那老皇爷横刀立马,对阵屠龙好汉,其虽年迈,竟颇有廉颇、李广之风,十分英雄,煞是威猛!他见了那一字长蛇阵“七寸”处的屠龙大旗,心道:“这些汉人奴才当真是要作死,本王深得先帝爷一字阵法之精髓,这帮蠢奴才竟还敢在本王面前耀武扬威地大摆这狗屁死蛇阵,关公面前耍大刀!这与送死何异?真是天助本王也!自古‘打蛇打七寸’,待本王先拔了汉人奴才的这杆狗头大旗,到时“蛇”之将死,其阵不攻自破!哈哈!”

  “众将士听令!随本王冲入阵中!砍掉那汉人奴才的狗旗!”老皇爷一声春雷,喝令三军道。

  攻首尾应。那老皇爷人马未到阵中“七寸”处,屠龙“蛇尾”早已打来;此刻阵图立时变为圆形,浑似太极。这才是正真的一字长蛇阵!静若处子,动如脱兔,排兵布阵如神助,行军如此,京凉山军师果不负诸葛之名!昨日那所谓的“一字降龙阵”若与之相较,立即便相形见绌,不值一哂。正如那老皇爷心中所想那般,关公面前耍大刀!只是不知谁才是关公,谁是那班门弄斧的耍刀人?

  那“蛇尾”处的屠龙好汉簇拥着一员将领,乃是京凉山八当家魏子洞,他见那玄武老皇爷冲杀过来,挥刀便打。那老皇爷手持一杆金棍,“宝棍不老”,不减隋唐老将杨林之勇,当真是大清靠山王爷,武艺十分了得!“飞天老鼠”如何能当?魏子洞战不三合,急忙败退;他打人的本事纵不行,可逃命的本领却是天下无双的。说也奇怪,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平日里个个视死如归的屠龙好汉们,今日一见了那有万夫不当之勇的玄武老皇爷,竟都不战而走,落荒而逃了!这“蛇尾”处的破洞一开,十数万清兵立时便如潮水一般,随着老皇爷一起涌入那由一字长蛇变阵而成的混元太极阵中了。

  “不好!”那正在清营将台上观阵的大清军师孟问渠见了,大叫不妙。

  “怎么了?军师!”“大刀”狄复对玄武老皇爷最是忠心,他心忧主帅的安危,忙问道。

  “唉!可恶!贼人诈败,引老皇爷入阵,老皇爷中计了!贼人的一字长蛇阵马上就要变成两仪四象阵了!”孟问渠急道。

  果然,一生二,二生四,屠龙好汉的一字长蛇阵分阴阳,化四象,须臾便成了两仪四象阵。天为罩,地为瓮,日为阳,月为阴,变化无穷。老皇爷身陷阵中,他虽勇猛无敌,可不管如何冲杀,仍被困在阵中,天不应、地不灵,无计可施。他一生追随圣祖康熙,清扫六合,征讨八方,所向披靡,何曾遇到过这般怪阵!清兵两翼,左军龙骧将军“铜锤”万凡,右军虎翼将军“铁锤”任青。他二人见老皇爷受困,急飞马来救。

  一声炮响,左边林间竖起面“维止”大旗,旌旗处捧出三将,分别是维止会总舵主朱思明,朱火堂堂主朱玉雀和维止小女侠朱玉凰。玉环戏彩蝶,飞燕舞残红,这朱火堂堂主朱玉雀当真是色艺双绝,其颜闭月羞花,其剑不逊吕莹,端的是冠绝江湖的好女侠!南海派朱玉凰的紫竹剑法招数虽精妙绝伦,可因其功力太浅,故而也只算得上是花拳绣腿了,若非其父朱思明一直紧跟着护住她,其自保尚且无力,更别说杀敌了。只是那许多清兵见了朱玉雀、朱玉凰这两个神仙也似的人物忽从天降,他们何曾瞧见过这般花容月貌、清丽绝伦的人儿,早看得骨头酥麻,如何还能再战?

  又一声炮响,右边林间也竖起一面“维止”大旗,旌旗处捧出三将,分别是维止会总舵主、三友堂二堂主弘止,岁寒使者、三友堂三堂主朱维,和岁寒使者、三友堂大堂主朱玉松。此三人,江南人称“岁寒三少侠”,他们各练成一路“岁寒剑法”,分则是无双剑客,合则为无敌剑阵,十分厉害。弘止、朱维这二人,他们一个冷酷腼腆、傲骨铮铮,一个活泼开朗、虚怀若谷;其性格虽迥异,而君子之德相同,俱是人中龙凤,绝顶人物,自不必说。再有那朱玉松,也十分的衣冠楚楚,道貌岸然,颇有君子之风,只可惜他站错了地方。哪里错了?他错站在了弘止与朱维的身旁……

  朱思明、弘止、朱维、朱玉松四人,俱是武艺绝顶,剑法超群,他们进出敌阵,如入无人之境,清兵莫能当之。维止会的人马按着“病诸葛”兰志南排布的阵图,直杀得清兵两翼人马大败。

  擒贼擒王,那“铜锤”万凡见对方头领武艺极高,自己绝难取胜,唯朱玉雀、朱玉凰二人稍弱,然而那武艺远胜于万凡的朱思明又寸步不离朱玉凰左右。那“铜锤将军”要想反败为胜,他可以下手的,也只有朱玉雀了。女侠朱玉雀剑法精妙,漂亮之极;将军万凡铜锤霸道,最是善战。朱玉雀剑快,转眼已与万凡斗了二十回合,她抵不过万凡招狠力大,只得避实就虚;玉剑战铜锤,朱玉雀堪堪不败。

  那万凡正斗间,忽地一把重剑刺来,好似泰山压顶,心中大惊。然而这般“沉重”的剑,竟只是一把轻如鸿毛的红梅木剑。弘止!弘止竟孤身横穿敌阵,自右翼冲杀到了左翼!他以气御剑,替朱玉雀接下强敌。弘止少侠,剑法超凡,几入化境;万凡老将,身经百战,锤法烂熟。他二人酣战,正是对手,一时胜败难分。

  “欸!玉雀姐姐,您的脸怎么这么红?是被弘止哥哥的剑气热到了吗?呵呵……”朱玉凰笑道。她这小妮子,今日初上战场,在如此危急存亡的时刻,她竟还有功夫、有心思说这等闲话,也不顾自己的安全!当真是小孩性子,这般儿戏,也算是游戏人间、笑傲沙场了。

  只见朱玉雀俏目含羞,蹙眉似嗔,粉面笑靥胜桃花,绿剑无情若寒霜,一代天娇人物。朱玉雀也不答话,她一剑刺出,已替朱玉凰逼退了一名清兵百夫长。

  “嘻嘻……玉雀姐姐您真好!谢谢玉雀姐姐!”朱玉凰又笑道。

  “刷刷刷”,朱思明一连刺出三剑,连杀二人;而最后一剑,则贯穿了那名百夫长的咽喉。朱思明喝止朱玉凰道:“胡闹!这是什么地方,你还有心说闲话!还不快闭嘴,专心御敌!这么大的人了,一点儿也不让人省心,你就不能跟你玉雀姐姐好好学学吗?”

  朱玉凰再不敢言。玉凰、玉雀二人一齐御敌。

  另一侧的“铁锤将军”任青遥见万凡的人马旌旗乱倒,必是遇上了麻烦的对手。须知他们左右两翼乃清军之关键,这两路兵马相辅相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左翼一有难,任青便舍了身后的敌手,即刻发兵机动,绕过屠龙帮的两仪阵图,赶去拔锤相助。任青一至,弘止腹背受敌。

  “休伤我家弘哥哥!”朱维学着评书里大将的口吻,也大喝一声,飞马赶来相助。朱维挥舞起家传的绿竹重剑,大战宿将任青。朱维按着一套“岁寒”剑法使将下来,已与任青大战了二十余合,兀自难见输赢。

  武曲将军“大刀”狄复在远处将台上见了,大惊道:“这两个后生,武艺怎地这般了得!他们与万大哥、任二哥战了这许多回合,竟未折半点便宜!”

  “不好!”旁边孟问渠也惊道。狄复关心武将之斗,而孟问渠却心系战局阵法,他见屠龙好汉的阵法又变,大叫不妙。

  “军师如何?”狄复急道。

  “哎呀!贼军的阵法又变,老皇爷有危了!”此刻屠龙好汉阵形将成,孟问渠见状,大惊道,“八门金锁阵!不!是诸葛八阵图!坏了,坏了,这下可坏了!”

  但见屠龙好汉阵中,已分按休、生、伤、杜、景、死、惊、开这八门,排布好金锁阵图。那休门主将,乃是京凉山大当家李玄,掌中方天画戟,戟法天下无敌,率一万屠龙好汉在此;那生门主将,乃是京凉山二当家蓝孤芳,手中蓝家宝剑,君子风流威猛,率一万屠龙好汉在此;那伤门主将,乃是京凉山三当家孙和,腕悬竹节铁鞭,武功深不可测,率一万屠龙好汉在此;那杜门主将,乃是京凉山四当家李小武,身背一双短铁戟,猛如下山小老虎,率一万屠龙好汉在此;那景门主将,乃是京凉山五当家商季,手提镶金双锏,铁面无私英雄,率一万屠龙好汉在此;那死门主将,乃是“紫猫侠”独孤风,手持秋水宝剑,只因六当家兰志南不会武艺,特请“紫猫侠”相替,率一万屠龙好汉在此;那惊门主将,乃是京凉山七当家莫子钜,手下一把锯齿宝刀,机关天下第一,率一万屠龙好汉在此;那开门主将,乃是京凉山八当家魏子洞,也使一把钢刀,轻功武林称甲,率一万屠龙好汉在此。一个军师似诸葛,八大豪客镇江湖;八万屠龙好汉,一个八卦阵图,已将那玄武老皇爷团团围在了阵中。

  毕竟不知玄武老皇爷性命如何,屠龙好汉又将胜败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