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一百二十一回 屠龙维止两帮同 李玄朱明双雄会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365 2016-08-10 14:46:00

  屠龙大会,京凉山与维止会群豪聚会。屠龙帮总舵的八大当家之中,唯独二当家蓝孤芳与五当家商季没有到场。

  “帮主,商五弟呢?怎么没见到商五弟!”孙和今日自归寨以来,还没见到商季。若在京凉山大会上瞧不见蓝孤芳,倒也是寻常之事;可如此重要的场合却少了屠龙帮刑堂堂主,从来做事认真、一向铁面无私的商季竟也会违犯帮规!这倒奇了。

  “报!报告帮主!”屠龙帮刑堂副堂主沈宽跪倒在厅外道,“不好了!今日与清狗鞑子厮杀之时,那玄武老皇…老皇狗单人匹马冲杀到阵中‘蛇头’之处,我刑堂兄弟们俱不能挡;我师父商堂主为掩护我部撤退,自己力战那老皇…老皇狗……后来听孩儿们打探得消息,说是我师父已被清兵生擒回营了!”

  “什么!这等性命大事!你怎地到此刻才来相告!”李玄大惊道,“弟兄们!快随洒家下山!营救商五当家!”

  “众兄弟且慢!”军师止住了众人的刀剑。但见他摇扇镇定自若,笑道:“商五当家此刻已在回寨的路上了,咱们不必担忧;只要准备好酒菜为他接风洗尘,安心迎接英雄归来就好了。”

  “报!二当家蓝孤芳,五当家商、商、商堂主到!”一帮众报道。他一连喊了三个“商”字,还是没敢喊出商季的姓名。这商季虽是败军之将,可在帮众心中的威信依然丝毫不减,仍教人敬怕。

  “多谢军师救命之恩!”商季上得聚义厅来,随即叩拜军师,谢道。

  兰志南忙扶起商季,亲自为其拍去衣襟上的灰尘,笑道:“日间大战,我身为军师却不在山上,非但没有尺寸之功,反而当了逃兵。我不领你这刑堂堂主的责罚已是万幸了,哪里还承得起你的道谢?真正救你的人是咱们屠龙帮众家兄弟和在背后支持咱们的所有百姓!这仗是李帮主和维止会的弟兄们一起打的,那清狗先锋官孛儿只斤拔都是莫七弟他们抓获的,还有孤身犯险、拿清狗先锋官迎回你的是蓝贤弟,与我这百无一用的书生何干?哈哈……”

  “久闻屠龙帮军师‘病诸葛’神机妙算,今日一仗,果然名不虚传!您可是过谦了!”维止会总舵主朱思明笑道,“不过军师,您对我维止会也是过誉了。今日一战,全仗屠龙好汉!我会除了弘舵主先到,出了些绵力之外,我等后来者可都是寸功未立,岂敢掠美?不过明日,我维止会的弟兄定要和你们京凉山好汉并肩作战!哈哈……”

  李玄饮了一大坛子酒,豪气冲霄汉,朗声道:“欸!朱兄弟,咱们既是反清复明的弟兄,那就都是自家亲骨肉了,不分彼此,共驱鞑虏!哈哈……”

  “军师哥哥,您当真算无遗策!您是怎么料定那些清狗必定不敢追来的?”蓝孤芳问道。

  兰志南笑道:“哈哈!你飞箭传书,让他们在离营八里处换回那狗先锋。此时那大刀狄复与清军师孟问渠早已到达清军阵中,他二人皆是十分小心谨慎之人,且在满营之中的地位举足轻重,定会力谏那玄武老贼不可为追击一人而贸然进兵,以防中了‘诡计多端’病诸葛的‘阴谋诡计’。因此你二人定可毫发无伤地平安归寨!哈哈……”

  “那独孤兄弟呢?”蓝孤芳又问道。

  “哈哈,你也是个‘小诸葛’,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兰志南笑道,“如我所料不差,他此刻已领着方才伏兵于清营两侧的弟兄们,各自回屋歇息了。你们虽称我为‘病诸葛’,可我哪里真有诸葛武侯的半分本事?他是圣人,可以事事皆料敌机先,凡事都拿捏得恰到好处,不差分毫;我是大俗人,大笨人,就只好把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形都一一列好,分别应对,以防万一,以策万全,这才不致害了自家兄弟的性命,也好勉强保住我的名不符实的虚名!哈哈,其实我哪是什么‘病诸葛’,就是一‘真李鬼’!哈哈哈……”

  “军师哥哥您也是真圣人,真诸葛!”蓝孤芳敬道。

  今日到场的维止会群英无一不是人中龙凤,最能识人;弘止等人见到屠龙帮军师兰志南的行事气度,莫不对他倾心折服,深感京凉山之人才兴旺。

  那清军先锋官孛儿只斤拔都杀了屠龙帮的河北分舵主,屠龙好汉虽与他有着血海深仇,可暂且用他的性命换回五当家商季的安全,倒也是十分划算之事,是故众屠龙好汉并无异议。况且那先锋官武功虽高,不过是匹夫之勇;对于屠龙帮而言,他若再来,必能擒获,为何舵主报仇易如反掌。

  “欸!蓝贤侄,你刚才孤身进清营,冒险救了我的性命,这我永不敢忘!只是你还是这样没大没小的,我就不能不说你两句了!”商季严肃道,“军师是你叔伯辈的人,你老这么跟军师称兄道弟的,不分长幼,不是要乱了辈分吗?”

  “商堂主叔叔,真正救你的人是军师哥哥、独孤兄弟与其他屠龙好汉;方才清兵不敢来追,全是因忌惮军师妙计和独孤伏兵,他们才是你的救命恩人,与我无关!军师哥哥本来就是我的兄长,我如何叫错了?”蓝孤芳冷冷道。他也是一身的犟脾气,依然不肯改口。这一事,可大大违反了商季心中、一厢情愿所认为和坚持的规纪原则。

  商季闻言,这还了得,岂非要有得跟蓝孤芳说道了!且不言他二人如何缠夹不清。

  却说屠龙帮好汉口中虽有争吵,可兄弟同心。而清营中虽军纪严明,也都只是屈服在淫威之下的服从,同营而异梦,口是而心非,阳奉而阴违;更有甚者,他们任意践踏百姓,禽兽尚且不如,更别说可与一心服务百姓的屠龙好汉们相提并论了!

  “什么!撤军!圣上派你这文曲殿大学士前来,就是说这话的!”深夜中,只听得玄武老皇爷对那新来的军师孟问渠大声喝骂道。

  “飞天老鼠”魏子洞浑似那鼓上蚤,仗绝艺深入敌后,藏身清兵大帐之上,探听敌营情报,竟无半点声息,没有一人知觉!此等轻功,实在可比梁山好汉中的时迁!这魏子洞得了军师将令,依计而行。为了以后几天的战事,在京凉山散会之后,屠龙帮堂主以下的帮众一个个都打道回府,养精蓄锐去了,倒辛苦了这八当家。

  “来人呐!把这混账东西,汉人蛮子,拖下去砍了!”那玄武老皇爷大发雷霆,厉声怒令道。

  “刀斧手退下!”

  魏子洞小心地划开营帐,透过小孔往里看时,却见“大刀”狄复已叱退了老皇爷的亲兵,跪倒在地,力谏道:“皇爷,不可啊!军师大人既是圣上钦点之人,便是钦差大臣,他代天子而来,万万斩不得啊!况且军师有经天纬地之才,放眼天下,恐怕也唯有他一人可与那屠龙帮的‘病诸葛’斗智了!军师是我军胜贼之所凭,杀了他,岂非是自断臂膀而反助贼势?我军将士,若论勇,也绝不惧怕那屠龙帮的李玄他们;可若论计策谋略、排兵布阵,我等万万不是那‘病诸葛’的对手,此事非孟军师不可为!”

  “怎么!复儿!连你也这么说!这蛮子有何德何能!竟敢叫我撤军!今日看在圣上与复儿你的面上,权且饶他一条狗命!以后军中再有敢言‘撤军’者,定斩不饶!”那玄武老皇爷大怒道,“复儿,明日你在中军大营守帐,我亲自与汉贼决一死战!区区一帮小毛贼,看我不尽数将他们给剿灭了,以报今日之恨!也好让这没有一丝一毫用处的狗屁书生瞧瞧,什么才叫真正的打仗!哈哈哈哈……”

  魏子洞闻言大惊,心中抱怨道:“真是烦死了!又要来攻打我们京凉山了,你这老狗鞑子怎么还没完没了了!唉!他们这些狗鞑子今日虽然吃了个大败仗,折损了不少人马,可光看其中军的兵力,少说也比我京凉山多出两三倍吧!唉!不好,我得赶紧回寨告诉我军师老哥!哼!你这老狗鞑子!真是累死人了!”

  京凉山上,东道主早已安排维止群豪安歇住下了。聚义厅内,仍是灯火通明,七大当家端坐堂中交椅之上,等着八当家魏子洞的消息。

  魏子洞的一双腿,似有挪移万里乾坤之能,千军阵中飞燕过,早回了山寨。端的是“飞天老鼠”!此份侠义武功,丝毫无愧于“轻功甲天下”之称。他急忙将敌军阵中的情形告诉了军师。

  “哈哈!”兰志南大笑道,“土鸡瓦犬!插标卖首!”

  孙和道:“清狗鞑子人多势大,总兵力怕是不止五十万众;且其马壮而粮足,颇有优势,不可小觑啊!”

  商季道:“三哥您多虑了!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今日你不在,没看到清狗鞑子那不堪一击的样儿。清狗哪值一提?有军师的妙计在,咱们屠龙帮好汉管保教他有来无回!”

  兰志南道:“那玄武老贼,虽是主帅,且勇冠三军,我闻帮主言道,此人武艺不在他与黄老帮主之下,我中原武林怕是无一人能胜得过他!可此人有勇无谋,蛮愚少智,如此匹夫,一战可擒,不足为虑!其一生之所以能百战百胜,全因他跟在了那清圣祖身后。那康熙本身就极有能耐,便是咱们汉人的帝王之中,也没多少人能及得上他;况且康熙又扯了面为国为民的大旗,且不论他是真的为民还是为己,可百姓为此而拥戴他,他以百姓为根基,用人民当武器,岂有不百战百胜之理!今日那玄武老贼离了康熙,何足挂齿?倒是那武曲殿帅‘大刀’狄复与军师孟大学士,才是咱们屠龙帮真正的劲敌!他二人一文一武,一个是智勇双全的大勇士,一个是智绝天下的大智者;其人品才能皆是当世一流,是真英雄,值得咱们屠龙帮与之一战!有他二人在,咱们明日也未必能擒杀那玄武老贼!唉,可惜!”

  “军师所言极是!只是可恨那玄武老贼难除!”李玄道。

  只听李小武自言自语:“那叫‘大刀’狄复的坏人,武功好厉害!我跟魏叔叔、蓝哥哥三人联手,都打不赢他!后来我跟蓝哥哥又与猫哥哥联手,还是打不过他!”

  至于那日狄复如何指挥若定,杀将稳军心,识破魏子洞之计,弃十日之粮于不顾,而集全军之力,确保所押之百日军粮不失。蓝孤芳也都向众位当家说了。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只可惜如此绝世勇将,无双帅才,却不能为我屠龙帮所用,不为百姓们造更大的福!”兰志南叹道。

  “不知军师明日打算如何摆阵,大破那清狗鞑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