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一百三十二回 李玄一战瓦罐山 商季独斗罗仲信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503 2016-08-10 14:46:00

  宋王江畔,惹恼了四只猛虎,须臾天兵天将齐聚;瓦罐山中,藏卧着六条大虫,顷刻人龙人凤咸集。

  “李雄!洒家敬你是条好汉!只问你一句话!你昨夜之言,可当真!”屠龙帮主李玄道。

  “当真。”李雄说着,便要下山来与李玄剪拂。

  “兄弟们,随洒家上山,擒了那狗贼罗仲信!”李玄一声令下,屠龙好汉纷纷动手。

  瓦罐山五头领张鬼、六头领张谷早觉得气氛不对,此刻闻言,便立即拉住李雄,教小喽罗紧闭了三座关口,将铁门牢牢拴住。此三重关卡一闭,纵有千军万马,也奈何不得瓦罐山寨半分。

  李玄他们屠龙好汉虽英勇如神,却也都是一颗头、两条臂膊、肉做的凡人,并没有那插翅虎的本事。众人见瓦罐山山势奇险,十分陡峭,唯一的山路上,却设了三道关口,当真是”三夫当关,万夫莫开”!屠龙帮的好汉怀仇急躁,却又只得在山下大声骂阵,上不得瓦罐山半步。

  “李帮主,我瓦罐山与你屠龙帮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为何这般!”那五头领张鬼立于三关之上,潜运内劲,将言语一字字清楚地送入山下屠龙好汉的耳中,“我等行的,也都是侠义之事;不知我山寨因何事得罪了李帮主,还望赐教?”

  李玄闻言,暗暗赞叹:“这人好内力!”李玄正欲答话,忽见关口上来了一位白衣黄马的男子,便忍不得破口大骂道:“罗仲信!你这狗贼!对我屠龙帮所做之事,你可敢认!”李玄口中所指的,便是杀害其伯父李伯阳一事。

  罗仲信满面狂傲之色,对李玄轻蔑道:“正是!我大哥教我,男子汉大丈夫,做人就要敢作敢当!别人怕你屠龙帮主,我罗仲信何惧于你!你们京凉山当家的武艺,也不过如此!这黄龙马,正是你罗爷爷我亲手夺的,你们屠龙帮山下的那几个不成器的熊包,也是我手下替你料理的,哼!还有你们新来的那个什么狗头左副帮主,哈哈!副帮主!哈哈哈哈……好笑!好笑!真是好笑!他啊,更是没用!要不是这狗头跑得快,我早就一枪将他结果了!”罗仲信他哪知此事的前因后果,只道屠龙帮主李玄也是和他一般的人物,为了抢一匹马儿,便来攻打瓦罐山。罗仲信满以为李玄所问之事,只是自己昨夜盗马一节,殊不知其言所指,乃是询问李伯阳无头公案的真凶,他竟还糊里糊涂地承认了!这一下当面对质,结果罗仲信“杀”李伯阳一案“确凿无疑”,两山的误会更大更深!

  “狗贼!洒家定要亲手剐了你!”李玄眼见得“杀人凶手”这般嚣张,非但不以取李伯阳人头为耻,还以夺马、伤人等事为佐,以此为荣而大加炫耀,李玄更是怒不可遏。

  罗仲信冷笑一声,挑衅着大喊道:“哼!李帮主,不愧是屠龙帮的龙头老大!好大的口气!哼哼!还是等你有本事上得山来再说吧!哈哈……”

  罗仲信的第三个“哈”字再也叫不出口了。一柄方天戟,正流星般向他砸来。那画戟之威,可屠六龙,落九日,天下谁人可当!罗仲信正待侧身,已然不及,其身子只偏了数寸,那戟早到其跟前。生死一线,多亏得张鬼、张谷二人各出一掌,及时将罗仲信推开了一尺,那戟擦着罗仲信的臂膀贴肉而过。天幸如此,否则李玄若是一戟击杀了罗仲信,那两山之“仇”,便要自虚至实,由真变假;到时两家冤冤相报,武林必将永无宁日!亲痛仇快,此正是清军师孟问渠怀中之计!幸而罗仲信无事,那戟只是深深嵌入了他身后的石壁之中。只闻得“砰”的一声巨响,那石壁应声而裂,数尺厚的表层皆四碎为末,这是何等的力道!罗仲信受了这一惊,肩上又被铁戟擦得如火炙椒辣般的疼痛,也不敢在狂妄叫阵了。瓦罐山的头领见了李玄这一手,俱是心惊肉跳:“山下距此数十丈,李玄一戟,竟仍可穿云裂石,有如斯之威!其真乃神人也!”

  “大哥休要烦恼!看小弟前去夺了那三重关卡,来献与大哥!”魏子洞说着,便施展起他那缩地的手段、绝世的轻功,飞身夺关去了。飞天神鹰,怎及如此身手!但见魏子洞足下三点,正是一招有名的轻功——“燕子三抄水”!深林可挡虎豹,如何能困神鸟?魏子洞轻功无双,早立在了第一重关卡的门上。

  “放箭!”密林处,早伏下了许多强弓硬弩,瓦罐山头领一声令下,一时箭如飞蝗。一则是瓦罐山上除罗仲信外的几位头领,皆无心伤人;二则是魏子洞的轻身功夫也实在太过了得,但见魏子洞在箭雨中闪转腾挪,竟无一箭射得中他!当真是万箭丛中过,片羽不沾身!

  “兄弟!快归阵!莫要伤了!”李玄言出,魏子洞立回。

  孙和道:“帮主,您看,这瓦罐山的三座山门,还有林间弓弩炮石无数,易守难攻;我等虽万人,也难攻破此寨。依小弟愚见,唯有请军师……”

  众皆无计可施,而一想到军师,俱惭于自己有愧军师。屠龙好汉大都是好勇之人,少有谋略,不想今日离了军师,其中虽有李玄、孙和这般天下罕有敌手的绝顶高人,他们面对一个小小瓦罐山的三重关卡,便束手无策了。

  商季气恼焦躁,大骂道:“狗贼!罗仲信你这狗贼!是条好汉,你便下山来,与我一对一的战过!也强似这般当缩头乌龟!狗贼……”

  自古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那罗仲信方才为李玄的神威所慑,不敢妄动,此刻轻狂之气复生,心中想当然道:“按‘百兵谱’中所言,李玄狗头的本事,全在铁戟之上。眼下他这狗头手中没了兵器,我还怕他作甚?”

  三关开处,罗仲信一人一骑冲下山来,瓦罐寨谁人劝得住他?罗仲信狂笑,傲然道:“呔!你这狗头欺人太甚!似你们这等不入流的货色,也敢来我瓦罐山叫嚣!纵然你们几个狗头齐上,又能奈我何!哈哈哈哈……”

  魏子洞见那罗仲信银枪黄马,十分英雄了得,又想起他在“好汉榜”上的排名,先自怯了,竟不敢应战。商季见其坐骑,眼中几欲喷火,不待李玄将令,他举双锏便打,一心要夺回那神驹。

  罗仲信自来狂傲,他有何惧,也提枪便刺。他瞧出,商季的锏法,乃是武林中最基本的锏法,并无一丝花哨,全以自身精湛的功力为凭;其一招一式,皆大开大合,颇有名家风范,招式虽简单,马上对敌也最是有效。原来,将基本的功夫练到精熟,也是门厉害之极的武艺!罗仲信的枪法,乃是江湖上极负盛名的“罗家枪法”,十分狠猛毒辣;其招式精妙,勇猛处,直如马孟起再世,有若双枪将重生,端的是一员虎将!罗仲信与商季战了三十余合,不分胜败。

  李玄、孙和看到妙处,也在一旁指指点点,不住赞叹二人的武艺。而瓦罐山的其他头领,三头领谢秋棠,四头领李雄,五头领张鬼,六头领张谷,七头领郭义,最重江湖义气,他们闻讯,唯恐罗仲信一人有失,皆先后离了满山的屏障,赶来最危险的地方掠阵。

  罗仲信一瞥见自家兄弟下山相助,精神为之一振,他提了口气,手下愈发狠。罗仲信又与商季战了二十余合,商季的锏法渐渐散乱。

  “好枪法!罗仲信!我来会会你!”孙和道。

  张鬼心道:“罗头领固然勇猛无敌,可怎禁得起屠龙帮众高手的车轮战?我须助他一臂之力!”一念及此,他也纵马上阵,拦住孙和道:“是我瓦罐山对不住诸位京凉英雄,我先在此向各位好汉赔个不是!还望您们大人有大量,莫要与我瓦罐山的草莽一般见识,此事就此作罢吧?今后贵帮于此一事上,但有号令,我瓦罐山无有不遵!”他想,屠龙帮不过是要夺回马匹,待得秦大头领与军师回寨,便可喝令罗仲信交还黄龙马;而以李玄帮主的气度和屠龙帮替天行道之侠义,此事必能轻易了却。

  “你放屁!这事也能作罢!你赔!”魏子洞怒骂着,啐道,“我呸!你拿什么来赔!拿你的项上人头来赔吗!啊呸!”

  张鬼为盗马一事赔罪,魏子洞却因李伯阳一案迁怒于他,而对其大加辱骂。这般差错,阴阳不对,误会又深。张鬼浑身傲骨,听了此言,如何不怒,只是不好发作,心道:“你这猥琐的汉子,三分像人,七分像鬼,有何能耐,倒消遣起我来了!我好言相劝,你却这般折辱于我!若非为了两山的利益,我岂会这般低声下气地与你这样的蛮人多费口舌!我是何人,只因我瓦罐山众兄弟的安危事大,今日也只得忍了这口气!哼!每日里都听说屠龙帮的好汉如何英雄了得,听得我耳朵都快聋了!不想京凉山上的,也只是这等人物!单为一匹马,便值得这么大动干戈!你若要讨回那马,待秦头领送还于你便是!何必这般缠夹不清,算不得好汉!看来这屠龙帮中,也尽是些伪君子,徒有虚名,还远远不如我瓦罐山的兄弟实在!”

  张鬼将剑一横,说道:“诸位当家以逸待劳,车轮般与我罗头领交战,胜之不武。与孙三当家一战,我愿代罗头领出阵!”既然屠龙帮的人不算“好汉”,那张鬼也不客气了,他虽不似魏子洞那般明言辱骂,其话语中也不免有刺。

  “孙先生,此人剑法十分了得!洒家之前就差点败在了他的剑下!”李玄出言提醒孙和道。李玄所憎恨者,唯罗仲信一人,于旁人还是十分敬重的;李玄忆及当日瓦罐山群豪与左义信等人,仗义舍命拦截欲害其伯父李伯阳的杀手,更是倍加感激。

  孙和闻言大惊,他尚不知能令李玄略有忌惮的,是那张鬼、张谷师兄弟二人的“纵横剑阵”;孙和还以为张鬼之剑法当真已练到了这等超凡入圣的境界,心中大惊。

  却闻得张鬼又道:“李帮主过谦了!当日我瓦罐山兄弟螳臂当车,误阻李帮主行程,冒犯了您的虎威!我瓦罐山六头领,外加左老爷与戒嗔大师,八人联手战你李玄父子二人,竟仍是没能占到半分便宜,最后还一个个被你与甘凤池老英雄生擒了!你李玄帮主的武艺,当真是天下无双,我等甘拜下风!难怪我一出江湖,便到处听人说,若论单打独斗,天下没有一人能胜过屠龙帮主;当时我并不以为然,自那夜玄武路一役后,我这才深信不疑!”张鬼的口中虽仍称李玄为“帮主”,却已开始直呼其名了。张鬼坦言李玄的武功天下无双,而说话的语气表明,他已对屠龙帮主产生了误会。

  孙和、张鬼正待交手,却见空中急速升起一条火龙!一声爆竹声响,那火龙形状的烟花已划破长空,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这是屠龙帮帮众向附近兄弟求救的信号!

  死者已矣,眼下第一要务,便是要营救生者!以李玄与屠龙帮之能,一个小小的“真凶”罗仲信,还能逃得出他们的手掌心?

  “撤!随洒家相助兄弟去!”李玄令道。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