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一百二十八回 京凉山添七好汉 屠龙帮聚十豪斗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320 2016-08-10 14:46:00

  聚义厅内,有左义信说道:“如此舍命重义的少年英雄,这般举世无双的宝马神驹!走!咱们一起下山去看看?”众人闻言,齐声道“好”。

  魏子洞走得最急,轻功又是极佳;他屠龙帮以兄弟情义为先,可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排行老末的魏子洞也不礼让,当先冲出门外。一出厅堂,便飞来一团黑影,魏子洞差点没撞上他。亏得魏子洞的下盘功夫十分扎实,他立定后早一把扶住那人。魏子洞的兴头被扰,又见来人是一名普通帮众,不高兴道:“你做什么!走得这般着急!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差点撞到我了!哎,要不是我……”

  “别理会他!兄弟你有何事?但说无妨!”商季对来人道。他的声音,不怒自威。

  “维止会的两大总舵主要前来看望帮主!特让我先来汇报!”那人答道。

  朱思明与弘止、朱维三人须臾即至。那朱思明自然又少不了一番客套,说些“多有叨扰”之类的套话,再有那许多做不尽的礼数,不提。

  “哈哈!反清复明,天下一家。朱兄弟,咱们既是兄弟,你直接来便是,何必请人来报,这般客套拘谨!哈哈哈哈!”李玄的屠龙帮向来行兄弟之事,在规矩礼仪方面,便十分懒散,不拘小节。李玄口中豪气冲天,心中也很是佩服他们江南英豪的文秀之气,和不加伪作、知书达理的君子之风。

  那朱思明又是一套礼节,许多言语过后,这才指着身后的几大怪客,说道:“李帮主,小弟与弘舵主这次前来,正是想向您引见这六位好汉!他们六位,可都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大英雄啊,十分了得!呵呵!”

  “噢!这不是洒家前日里,在战场上遇见的六位好汉吗!当日大杀清狗鞑子,杀得好生痛快!好本事!好英雄!哈哈!洒家一直苦于无缘结实你们,不想今日…哈哈哈哈……好!好!太好了!”李玄大笑道。

  “这六位好汉,都是李帮主您们屠龙帮的英雄!”朱思明礼道。

  李玄大惊,心道:“我屠龙帮有这等人才!我这做帮主的竟丝毫也不知晓!当真是混账之极!唉!混账之极!糊涂啊,糊涂!”李玄忙恭恭敬敬地作了六个揖,问道:“敢问六位英雄,是咱们屠龙帮哪一分舵的好汉兄弟?”

  “他们是河北分舵的兄弟。”蓝孤芳身为副帮主,熟识此六人画中的样貌,深知其来历,便在李帮主的耳边小声提醒道。

  “在下朱铁堂。”

  “在下鲁铁锤。”

  “在下邢铁旗。”

  “在下依无寒。”

  “在下石无病。”

  “在下时无疾。”

  朱铁堂等六人依着自右至左的顺序,各自通报了姓名后,便齐声道:“回帮主,我们原是屠龙帮河北分舵的兄弟!”

  他六人见李玄在帮中兄弟面前毫无帮主的架子,这般谦和,又不减威猛之气半分;能有如此帮主,六人心中俱都大是欢喜。六人细看时,但见李玄生得豹头环眼,其貌虽不扬,却豪气冲霄,直若天神!言行时,暗藏“及时雨”、“豹子头”替天行道之雄心,而绝无丝毫酸软迂腐之气;举止处,颇有“花和尚”、“黑旋风”锄强扶弱之遗风,端的是天下第一豪侠!唯有大英雄如“行者”之人,方能与之匹敌!

  “‘铁胆将军’!洒家也久闻你大名啊!”李玄大喜道,“还有鲁兄弟!洒家知你铸刀剑的本事,天下一绝!哈哈!还有‘穿针引线’依……”李玄从不看什么“好汉榜”、“英雄谱”,却比蓝孤芳更熟知这许多正真的英雄好汉!其名如雷贯耳,其本事想来也不会太差,因为这六位可都没有江湖伪君子那般的“大本领”;其声名,都是靠自己一拳一脚的真功夫拼打出来的,而非靠“伪君子”们的互相吹捧和以讹传讹的小道消息传出来的。

  众人复又回到聚义厅内。李玄即对莫子钜道:“七弟,你想求得‘及时雨’,这‘及时雨’还真给你请来了!哈哈!”

  莫子钜一直醉心于他的机关发明,于武林中的许多掌故、人物并不太熟悉,因此不能尽知那六人的底细。莫子钜问道:“兄弟我愚钝,江湖见识又少,还不知大哥所说‘及时雨’所指的是何人、何事?”

  李玄笑道:“铁胆将军,土木堡主!朱铁堂兄弟以瓦匠的身份大隐于市,他最擅起造修辑房屋之事!七弟你可请他相助,你二人联手,于玄武山建造住房一事,还不易如反掌?哈哈哈哈……”

  莫子钜惊喜道:“原来是土木堡主到了!久闻朱兄的土木之术天下无双!失敬!失敬!”

  朱铁堂素知莫子钜侠名,对他最是敬重,也笑道:“欸!莫大侠,您的建筑机关天下第一,世所共知!我一身微末的本事,岂敢班门弄斧?如您不弃,在下愿为莫大侠执鞭坠镫,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莫子钜与朱铁堂互相钦佩,侠士惺惺相惜。莫子钜道:“朱兄,您六人俱有所长,一身本事,何不上我京凉山来?咱们也好一同替天行道,共诛暴君!”

  鲁铁锤等人闻言,大喜,大笑道:“哈哈!太好了!俺等正愁没有容身之处!莫大侠,您真是太好了!俺等早就想投大寨入伙来了,只是没有半分功劳,也没有进身之报,这才迟迟不敢相投!多亏了俺弘兄弟!俺这弘兄弟最是心善,他面冷心热,见俺等六人孤零零的,在山下十分可怜,不似其他人各有分舵归宿。弘兄弟他自己腼腆害羞,不爱交际说话,便请来维止会的朱总舵主;多谢朱总舵主带俺们上山,与俺等引见!今日俺六兄弟,幸得李帮主和众位屠龙帮总舵的当家收容,真是……”

  李玄大笑安抚道:“都是自家兄弟,不必多礼!哈哈!”可一想到河北分舵被灭门一事,李帮主心中又难掩愤恨。

  “好兄弟,李帮主说的对!在下也是今日上山来投靠、刚入伙京凉山的,以后咱们就都是自家兄弟了!哈哈!”左义信也大笑道,“李帮主,乘着众兄弟来投,您今日便把我等的职务,一并分派了吧?也省得我看着其他当家忙活,自己却无所事事;我不能杀清狗鞑子,实在是闲得心痒啊!我等愿为屠龙帮一卒,共同驱除胡虏!帮主但有差遣,我左某和众位兄弟,无有不从!若不各司其职,甘受刑堂之刑,绝无怨言!”

  “依小弟之见,左老爷乃七省绿林的总瓢把子,今日京凉结盟,共入咱屠龙大家庭,可请其担任副帮主一职。”说话之人,正是原副帮主蓝孤芳。他以目视众人,表示征求意见;蓝孤芳自己不计名利,众人也权衡利弊,深知此举大有裨益于屠龙帮替天行道的刺雍大业,便皆不语,以示赞成。

  左义信与李玄等人推让多时,这才定下。左义信乃武林大才,既要行服务百姓之义举,他便当仁不让,坐了这屠龙帮的副帮主之位。

  京凉山屠龙帮总舵成立多年,凡事皆定夺精细;大寨中的位置、事务,也早已各有任职人员。至于朱铁堂等六人的分派,李玄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多亏了于人、于事过目不忘的军师兰志南,他最善用人之道,便替李帮主道:“今日我屠龙帮再增设五堂六寨:天衣堂一寨、天食堂两寨、天住堂一寨、天行堂一寨和天兵堂一寨。可请依无寒兄弟,任天衣堂堂主,专造一应寨旗、袍袄等裁缝之事。可请石无病、时无疾二人,分任“天食”二寨堂主。石无病堂主可不管屠宰牛马猪羊等牲口,却必须担负刺杀鞑虏害民贼之责;时无疾堂主专管监造、供应一切酒醋,并与石无病堂主一起负责京凉山四方酒店的厨房事宜。可请朱铁堂兄弟,任天住堂堂主,专管起造、修缉房舍并城垣。可请邢铁旗兄弟,任天行堂堂主,专一把捧屠龙帮‘帅’字旗。可请鲁铁锤兄弟,任天兵堂堂主,专管监督打造一应军器、铁甲并铸造刀剑兵器。这般分派,汝等可有异议?”

  六大英才天降,军师因材而用。朱铁堂等六人俱受命称是,众人也纷纷点头称赞,屠龙帮好汉大喜。

  这六侠本是良人,皆因吃不过家破之苦痛,他们先后被那封建帝国里“为国为民”的官员、“侠员”等东西害得亲人亡故、无法生存;不得已,他们这才激发本能,个个落草为“寇”,当了一回“贼”人。然而六侠虽名为“贼寇”,可干的都是那些官员、“侠员”该干而不干之事;他们以百姓为根本,去贪官,除污吏。害民贼必死!负民贼必惩!他们深得武侠之道,干的是真正替天行道之事。今日群豪聚会,激扬文字,痛饮畅聊了好一会儿,好不痛快!

  酒至半酣,商季起身道:“久闻你们六位兄弟武艺非凡,一直无缘得见!今日有幸相会,咱们便来切磋切磋?”商季借着酒意,提锏便舞。

  早有“飞针走线”依无寒飞起身来,施展起“一剪大侠”的手段来,也挥动起镔铁剪刀,与商季的熟铜双锏战作一处。二人比武较量,只把各自的兵器套路使将开来,斗招不斗力,不伤和气。那依无寒的一套剪刀之术,舞得是花团锦簇;这商季的一路铜锏之法,使得是如彩蝶双飞。二人战了二十回合,不分胜败。众人见那依无寒剪若裁衣,化生活为武术;这商季锏若镇鬼,舞双锏若大将。二人各将招数使得精妙绝伦,众人看得齐声喝彩。

  “商大哥好锏法!”

  “依兄弟好剪法!我商季甘拜下风!时兄弟,咱们再来!”

  依无寒兴致而舞,兴尽而止,早有时无疾替他接下了。那时无疾浑身上下,都挂满了油盐酱醋的瓶瓶罐罐,其兵器尚未出手,身上便已响成一片了,此等武林奇人,当真是从所未见。大伙儿看此人滑稽,或有忍不住大笑者,或有不知其深浅者。那时无疾一手菜刀、一手铁勺,动作忽快忽慢,看似笨拙,实则精妙无比;他行动时,就好似在空中切菜、炒菜,动作十分有趣,却又寓巧于此,深有门道,教人佩服。商季得见如此对手,也收了他那精奇的招式,化锏为刀,另换了一套朴实无华的武功,与那时无疾斗了起来。二人正是对手,也战了二十回合,未见输赢,众人大声叫好。

  “石兄弟,咱们也来凑个热闹!”“铁鞭”孙和微笑道。

  “高个竹竿子,咱们也来比划比划!”“飞天老鼠”魏子洞桀桀笑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