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一百三十一回 伤左信又添新仇 退纳兰再减宿敌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637 2016-08-10 14:46:00

  “报!报告军师!左老爷一早便领了三千人马,往瓦罐山的方向去了!我等俱是拦阻不住,特来禀报!请军师定夺!”

  “什么!他一上山,便敢不遵军师号令!”商季大声喝道。

  “左老爷此去,也是为我屠龙帮好,要调解两山的恩怨,须怪他不得!”军师兰志南道,“只是他不听我劝,途中恐有闪失!务要救助于他!”

  “此人倒也重义,为了兄弟,不避清狗的刀斧,是条汉子!军师有何将令,只管讲来,我等无有不遵!”商季道。

  “众当家听令!着孙和、商季二位当家,各领一万人马,赶赴瓦罐山,勿要保得左老爷平安!着依无寒、石无病、时无疾与鲁铁锤、邢铁旗五位堂主,下山督促帮众操练八卦阵法,以防清狗鞑子来犯!着莫子钜、朱铁堂两位头领,也各自领兵一万,在玄武山上建筑房舍,切莫伤及生灵,乱了山林气象!”军师兰志南道。

  众人得令,皆遵命而去。

  不一时,有“飞天老鼠”魏子洞来报:“军师哥哥,今日我见那清兵减灶撤营,怕是要退军了!”

  那玄武老皇爷铁血铁腕,一生对敌,不论形势利弊、双方强弱,从来都是有进无退,今日又岂会半途而废?他手下大将,纵有良才如狄复者,于此事上也决计劝不动他半分!至于其军中将相不和,主帅与军师势同水火,玄武老皇爷又怎愿意屈“尊”降“贵”,去听一个“奴才”的撤退计策。他二人,一个武功无双而野蛮霸道之极,一个智计绝伦而狂傲清高之至,两人分则是当世最绝顶的文、武奇才,其才若四海,二者俱如飞龙在天,绝非百里之才,当世罕有匹敌;然而双方合则自行其是,没有行军交流,谁也不肯配合谁,只是各以各的方式对战敌军。如此将相,最后只能便宜了屠龙帮的好汉,而误了大清百万兵马,乃京凉山之大幸,雍正朝廷之大不幸!

  兰志南独坐京凉山,分析敌我形势。他坐定时,为解心中忧愁,便自己与自己对弈起来,他想:“缘何我屠龙帮与瓦罐山三年相安无事,那玄武老皇爷的大军一至,无缘无故,便立生嫌隙?缘何我们两山一惹仇怨,清狗鞑子们即便退军?虽说君子不可多疑,不可怨天尤人,只是事实摆在眼前,我屠龙帮与那秦头领大义相合,又皆非小人之辈,何来如此冤仇?小人者,唯欺压百姓、爱弄事端的清狗而已!依着李雄兄弟的言语破绽,便可推测其口中“计策”是要算到清军头上的。倘若左头领此去遇上鞑子的伏兵,那么几乎可以断言,必是那清狗的营帐之中,有人在捣鬼!雍正朝中的计谋之士不少啊,我屠龙帮若是能再得一名军师,这才好应付啊?还有,遍观天下,能令那玄武老皇爷撤军的,也只有雍正的圣旨了!他们这是先搭好了台,就等着看我们两寨的弟兄们上去大唱武戏呢!该如何避免这一战呢……”兰志南心中计较着帮中大事,苦笑思量,一盘棋下了半个时辰还没走完。

  “我屠龙帮的兄弟何在!绰刀备马,随洒家上瓦罐山!碎剐了那罗仲信!”

  李玄昏迷了一夜,此刻醒来,一念及不共戴天之仇,他如何能忍?

  “帮主!您醒了!真是太好了!”魏子洞惊喜道。

  今日天阴,可李玄一醒,整个屠龙帮都如见皓日。

  军师兰志南道:“帮主,此事……”

  “军师!啊!太好了!帮主!您……哦!不!实在是太坏了!”商季已回寨。只是不知他到底遇上了什么事,素来沉稳的刑堂堂主,说话竟也会如魏子洞一般的语无伦次!

  只见孙和搀扶着左义信,走入聚义厅内。左义信的肩头已被捅了一个大窟窿,血染得半边衣裳鲜红;伤口虽已草草包扎了,兀自血流不止,左义信伤得着实不轻!

  “谁干的!”李玄动怒道。

  狮虎吼声寒天下,戟上烈火焚京师。李玄英雄一怒为好汉,仗义又见梁山气象。

  左义信真是条硬汉,他忍着疼笑了一声,正色道:“帮主!军师!我初入屠龙帮,便违了军令,请你们责罚!军师您神机妙算,我却当做耳边风!我在回来的路上,中了正蓝旗狗头们的埋伏,害死了许多弟兄!我左某对不起众位兄弟!要不是孙当家和商当家及时赶到,我也见不到大伙了!唉!我又中了鞑子狗头的奸计了!”

  兰志南道:“国有国法,帮有帮规,自古军令如山!副帮主左义信听令,你藐视军纪,罪不容恕!等养好伤,便自己去刑堂领受杖责五十,以儆效尤!”

  左义信忙以江湖规矩正礼道:“是!左某遵命!”行动处牵动伤口,一时血如雨柱,左义信竟连哼都没哼一声,确是条好汉!

  李玄忙上前扶住左义信,问道:“左老爷,洒家记得,那正蓝旗都统的看家本领乃是棍法,而您的伤却像是被枪矛一类的兵刃所刺;难道那正蓝旗除了纳兰容川,还有人能伤得了左老爷你!”

  左义信想起此事,也十分恼怒,回道:“李帮主,我这伤,是那罗仲信狗头刺的!唉!他的枪法果然厉害,我斗他不过!左某无能,战败而归,却又被正蓝旗的兵马团团围住,差点害得兄弟们全军覆没!我与那鞑子狗头拼命苦战了十余回合,亏得孙兄弟、商兄弟冒死杀透重围,及时驱赶了清兵,这才救得我回寨!”

  李玄闻言,大怒。

  兰志南道:“我知你此去,是想冰释我屠龙帮与瓦罐山的嫌隙,是京凉山的功臣;你重义轻生,也是我屠龙帮的英雄!只是你不遵将令,这才中了清狗的埋伏;好心办坏事,误了兄弟们的……那正蓝旗想要栽赃嫁祸,煽动两山的仇恨,看来此事,九成便是鞑子们的诡计!左老爷,还有一事,久闻瓦罐山的秦头领深明大义,他若在场,必不会容许那罗仲信任意胡来!怎么,难道他不在山上?”

  左义信大惊道:“军师真乃神人,什么事都能预先知道!正是,我那秦兄弟确实不在山上,我问了他们老三。那谢秋棠道,他们大头领和军师前天便收到什么金刀门、银枪会等许多掌门人的联名书信,说要请他们去商议江湖上的重要事情,好像是和开仓放粮有关。我秦兄弟和许军师昨日一早便离了山寨,否则那罗仲信狗头也不会有这么大的狗胆了!他没了约束,竟敢跑来我屠龙帮闹事夺马!”

  商季十分关心那马,也怒道:“那黄龙马果然是这畜生盗去的!”

  左义信道:“不错!他座下宝驹有如黄龙,神骏异常,天下无双!我左某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龙马!我亲口问了罗仲信那狗头,他自己也十分得意,很干脆就承认了,这狗头倒也非敢做不敢当的孬种懦夫!哈哈!再后来,我正想跟他问明白李老英雄的事,可我们一言不合,便打了起来!唉!真晦气,这一架又输给了他!”

  商季激愤道:“左老爷,在下愿为你报仇!”

  帮主李玄一声令下:“走!众位兄弟,咱们这就上瓦罐山去,捉了罗仲信那厮回来,先将他这狗贼痛打一顿,好好给左老爷出出气!再把那厮活剐了,斩了他的头,来祭奠洒家伯父、屠龙帮李老堂主的在天之灵!”李玄气量极大,能容天地,可对不义之人,却一向都是毫不客气的!

  兰志南急谏道:“帮主,万万不可!此事……”

  李玄从来都是对军师兰志南言听计从的,只是今日他既已认定那罗仲信为自己的杀亲大仇,其报仇之心,比起当年蜀汉先主刘玄德急雪二弟之恨更甚,又如何听得进军师言语?

  “来人呐!给洒家把军师好生看护起来!不能教他离开聚义厅半步!”李玄疾声令道!

  帮主之令不可违,左右先是一怔,犹豫了片刻,这才上前帮住军师,不让他行动半步。兰志南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儒,已被两双极有劲力的大手抓住。军师如何挣得过这两个虎背熊腰的大汉?

  李玄上前,倒身便拜,行着三跪九叩的大礼道:“军师为我帮、为百姓殚精竭虑,鞠躬尽瘁!军师对洒家的恩情,洒家无以为报;军师的将令,洒家也莫敢不从!只是洒家伯父之仇不可不报!军师稍待,洒家去去便回;等洒家取了罗仲信那厮的项上人头,就来领受军师的责罚!洒家今日犯下如此大罪,甘受刑堂万刀之刑,绝不敢有半句怨言!军师,洒家去也!”

  李玄手提方天戟下山,一马当先,奔腾而去。众人也纷纷仿效李玄帮主,朝军师兰志南叩头跪拜谢罪后,便绰起趁手的武器,跟随李玄去了。

  “哎!帮主!众位当家!那是清狗鞑子的诡计!你们……”兰志南的苦劝,哪能拦得住这许多大虫!

  众人闻得军师苦口婆心之语犹在耳,身子却早已飞向了瓦罐山。

  “军师哥哥早!”“军师叔叔早!”

  “孤芳!小武!快来救我!”兰志南如见救星,急忙大声唤过前来聚义厅的蓝孤芳和李小武。

  “军师!您怎么了!”二人齐声惊道。

  左右负责拦阻兰志南的帮众十分害怕,支支吾吾道:“帮、帮主他、他让我们,看、看护住军、军师大、大人,不、不能……”

  “都是自家兄弟,你们快退下吧?”兰志南劝道。

  左右闻言,手上条件反射般地一松,正要离去,可马上回过神来,忙又紧紧抓牢兰志南,声音颤抖着道:“不、不行,帮、帮主之命不、不可违!蓝、蓝……”

  第三个“蓝”字,他们已说不出口了。他们根本就没有看见蓝孤芳出手,却已被蓝孤芳封住了后心的穴道。

  “军师!他们两个要造反?还是被清狗鞑子收买了?”蓝孤芳问道。

  “不是。多谢你们兄弟相助!”军师兰志南关心道,“他二人没事吧?可别伤了他们!”

  “军师哥哥放心,他二人没事。他们既然不是满清的走狗,那一个时辰之后,自己就能醒来,也不用我和小武将他们抬去刑堂了!”蓝孤芳笑道。

  “独孤兄弟呢?”兰志南急道。

  “出什么事了?”蓝孤芳难得看见军师会这般焦急,也动容道。

  “孤芳,你现在去独孤兄弟的房里,请他前来聚义厅,坐镇京凉山,守护屠龙帮,暂行帮主事宜!你随后便领大军,赶来瓦罐山,一定要小心应付路上的清狗鞑子!小武贤侄,我这书生百无一用,还要请你这小英雄亲自带我去瓦罐山一趟,你爹也在那儿。”兰志南吩咐道。

  “是!军师大人!”李小武好像已闻到了厮杀的味道,心花儿都开了,高兴道,“军师叔叔,太好了!”

  “难道…帮主他们去了瓦罐山……”蓝孤芳闻言大惊道。

  “不错!瓦罐山占地利之险,且他们寨中藏龙卧虎,暗中还有大批清狗鞑子在作祟!帮主此去,恐要吃亏!咱们快去!”军师兰志南道。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