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一百二十五回 欲将一马安天下 阴谋两山争鹬蚌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471 2016-08-10 14:46:00

  咆哮呼雷,震惊百里;嘶喊龙吟,气镇麒麟。追风如豹,夜行八百;逐电若龙,横行千里。天下无双神骏马,世间第一黄龙驹!清军大帐外,那骏马“呼雷豹”一声呼啸,万马齐喑,惊惧处,直吓得个个屁滚尿流!端的是天下第一千里马!

  “好马!”清兵军师孟问渠捋须摇扇,瞧着营外的千里马——呼雷豹道。

  “什么!”“大刀”狄复与纳兰容川齐声惊道。

  “军师,你、你到底想要什么赏赐?就、就请直说!”玄武老皇爷也望了望那马,神色不安,却又故作镇定道。

  “老皇爷,在下方才已经说了。鄙人所要的赏赐,正是帐外的那匹黄马。”孟问渠以扇指马,微笑道。

  玄武老皇爷闻言大怒,却又不好发作,只得强笑道:“好!本王绝不食言!军师既有所求,本王无有不从!来人啊!着一名奴才去马厩的御马监处,教他牵一匹黄马来,本王要赏赐于军师!快去!”这老皇爷果然是老奸巨猾!

  狄复、纳兰二人正欲拉住军师,不想那孟问渠又进言道:“老皇爷,在下所求之马,乃是皇爷座下之骑——呼雷豹。”

  老皇爷大怒,厉声喝道:“你这汉人奴才!当真是不识抬举!本王有心要提拔于你,你却反与本王为敌!你这奴才是什么东西!你可知这马是什么来历,有多尊贵!此马乃是先帝爷御赐之黄龙神驹,你长了几颗脑袋,也配向本王讨要此马!快滚!”

  孟问渠受辱,却似乎丝毫不放在心上,依旧手摇羽扇,微笑道:“老皇爷,您口口声声说要赏罚分明,怎么不辨善恶?您张口闭口都是‘先帝爷’,怎么忘了当今圣上才是天下之主,大清之皇帝?”

  “来人呐!给本王拉出去砍了!”那玄武老皇爷跟随儒帝仁君一生,却连圣祖康熙的一丝仁慈都未沾到,仍是这般的野蛮原始,“不!是给本王剐了!千刀万剐!以泄本王心头之恨!”

  “剐谁?军令如山。军令既出,便一个字都错不得,一个字也改不得。皇爷,您三思啊?”孟问渠笑道。

  满帐将士闻言,俱是心道:“这不是要寻死吗?这人莫不是自尽来了!”

  狄复、纳兰深知孟问渠之才智,清军之中唯有他可以匹敌屠龙帮军师“病诸葛”。于国于民,于公于私,于情于理甚至于法,皆杀他不得!二将俱跪地为其求情。

  腹有诗书气自华,只见孟问渠渊渟岳峙,自有一派大儒的宗师风范。泰山若崩,孟问渠仍是岿然不动,他好像早就超凡入圣,尘世的无明业火,已不能惊扰其分毫。孟问渠笑吟吟地站着,看得两边军士来缚,便掏出一面当今皇上御赐的令牌;众人惶恐,急忙垂首而退,奴才相毕露。雍正金牌在此,谁人敢拿?

  “皇爷,这是圣上命下官转交给您的信,也算是密旨吧,请皇爷过目。”孟问渠收起金牌,从袖中掏出一封信来,平平静静地站在玄武老皇爷面前,不卑不亢地递了过去。

  一时间,玄武老皇爷与帐内之人一齐拜倒接旨。这般的狗奴才模样,怎么到了该为人民服务的时候,就都没了狗儿的忠诚了呢?

  老皇爷站起览毕,将桌椅一摔,恨声大喝道:“竖子不足与谋!”言毕,便大怒拂袖而去。三军震恐,八旗惊怖。

  “哼!本王军令如山!一诺千金!那畜生!就、就…唉!就赏赐于你吧!别怪本王没有提醒你,这马可是天上之黄龙所化,凡人根本就骑他不得,你这汉人奴才,可千万别自寻死路!还有,若是让本王知道你待它薄了半分,本王定要……”

  狄复将军、纳兰都统闻得玄武老皇爷的声音渐渐远了,这才敢战战兢兢地站起身来。他二人俱是担心孟问渠挟怨,今后再不愿为玄武老皇爷献上一计,忙安抚道:“军师,老皇爷他……”

  孟问渠将手一摆,止住了他二人,笑道:“你们当我是何人了?”

  纳兰容川也赔笑道:“相爷,您大人不计皇爷过,宰相……”

  孟问渠道:“相爷?我几时成宰相了?自那明太祖之时算起,相位早已被废除几百年了,哪还有什么相爷?行了,纳兰都统,武曲将军,你们心中想说的话,我也都能知道几分。我既身为军师,为三军出谋划策,自是责无旁贷!否则我早就归隐山林,当学究去了,也不会识得你们两位大英雄、大将军了,哈哈!”

  狄复、纳兰的心事全被军师洞悉,他二人还能说些什么呢?

  军师领二将走出大帐,指着那匹差点让孟问渠丢了性命的黄马呼雷豹道:“二位将军,您们看这马如何?”

  方才老皇爷大发雷霆之怒,狄复、纳兰惊魂甫定,此刻闻言,又是一惊。他二人各自看了对方一眼,这才回道:“此马乃是马中绝品,可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登山涉水,如履平地。其天下无双,堪匹赤兔!老皇爷对它最是疼爱,视若性命!为了它,已不知杀掉多少不小心犯下些许过失的马夫了!军师,方才老皇爷他也……”

  孟问渠遥望远方天际,长叹道:“若能治国平天下,英雄何惜一马?”

  狄复、纳兰二人不语。

  孟问渠问他二人道:“二位将军,听说自古武将爱宝驹,不知此话可真?”

  那两人齐道:“军师此言不错!战马就是将士最亲近的兄弟,关帝爷、赵子龙不也都是爱马的虎将吗?怎么,军师您也是喜爱坐骑之人?”

  孟问渠笑道:“二位将军取笑了,这‘百无一用是书生’。哈哈!就我这笨手笨脚的,连马背都上不了,哪还有力气骑它?只是在下有一件事,要请问二位将军,你二人若是屠龙帮的贼人,瞧见此马,是否也极想夺之而后快?”

  那二将闻言大惊,吓得忙道:“末将不敢!末将不敢!”

  孟问渠的眼中也放出了喜悦的光芒,他仿佛已看到了胜利,笑道:“若非此等良驹,哪能勾得天下两大巨贼相斗!”

  狄复、纳兰不解道:“军师,哪二贼?”

  孟问渠好似胜券在握,缓摇羽扇道:“屠龙帮的草莽,瓦罐山的草寇。”

  “瓦罐山?”二将道,“军师想挑得这两处贼人鹬蚌相争,我等好从中渔利?只是那瓦罐山的贼人不过才有数千,如何能称得上是巨贼?而屠龙帮的分舵遍布天下七省二十八地,帮众不下百万!这二者如何能相提并论!此番大军前来,京凉山的大敌当前,我等明知那瓦罐山的贼人已盘踞京师数载,官府不能剿,却也不敢弃屠龙帮的贼子不灭,反而先攻取那远不成气候的瓦罐山。依末将之见,那瓦罐山不过只是萤火之光,万难与京凉山之力抗衡!如此弹丸之地,屠龙帮举手便可吞之,根本伤不了屠龙帮的元气,我等也难得渔翁之利啊?”

  孟问渠却道:“二位将军,那瓦罐山的地势,易守难攻,纵有千军万马,也奈何不得他!一将功成万骨枯,若想攻下其寨,非大大损兵折将不能为!还有,据我所知,那瓦罐山的贼子虽少,可七位头领的武艺本事,似乎并不在京凉山八大当家之下!两边巨贼大火并,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再有一人,唤作‘赛茂功’许清渠,是那瓦罐山的军师,其智可比三国的徐庶元直,其才可比隋唐的徐绩茂功,胸中藏兵雄师百万,可化腐朽为神奇,麾下虽千人,却也能胜过天下万众诸侯;此人之军师才智,绝不在屠龙帮‘病诸葛’之下,远在鄙人之上!”

  狄复、纳兰闻言大惊道:“军师,您怎知此人的才智在你之上!”

  孟问渠大笑道:“‘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我唤为“问渠”,他叫做“清渠”,我们皆是‘渠’字辈的,这名字也都是老师替我二人取的,他是我师弟。许清渠他从小就聪明机灵之极,所有人皆夸他为师门第一;他小时候爱作弄同学,连我也常常中他的计策。论谋略才智,同门中人都比不上他!此人若与我军为敌,要对付他,那可是困难之至啊!”

  狄复、纳兰皆对孟问渠推心置腹,对他极其信任。二将又俱是身怀豪杰气概,既知孟问渠一心为大清之德,虽闻得反贼军师乃其师弟,却也丝毫不以为意,依然如故!如此相交,非真君子辈不能为!

  “大刀”狄复道:“小时了了,大未必佳。何况一点小聪明,哪能比得过大智慧呢?天下皆清兵,只要咱们同心协力,还怕对付不了几个蟊贼?军师,我狄复对您的神机妙算佩服得五体投地,您才是我军的诸葛亮,我等唯有依仗您的锦囊妙计,方能与屠龙帮一战!军师今后但有差遣,末将无有不遵!”

  纳兰都统更是一心剿“贼”,他又与孟问渠一起在京城为官,相交多年。纳兰容川深知其神机无双、高深莫测,也道:“军师,我亦与狄师兄将军一般!三军同心,剿灭贼寇!”

  狄复问道:“军师,您打算如何利用这宝马,引得两山火并?您尽管下令,我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孟问渠大喜道:“好!大清有二位将军如此英雄!何愁草寇不灭、天下不平?哈哈!二位将军,我派人打探得,今夜在瓦罐山下巡山的,是那二头领‘赛罗成’罗仲信和四头领李雄。那罗仲信轻狂自负且极爱金马,人品有限,大异于其义兄“小秦琼”秦伯尝,此正是天赐我军的大好机会!而那李雄,更是极难得的浑人;我军若要功成,就全着落在此人身上了!二位将军,有劳您们附耳过来……”那孟问渠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与二将说了许多机密,教他二人依计行事。

  孟问渠唤过随从,将一件事物交给狄复、纳兰二将,说道:“二位将军!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老皇爷送了在下一匹黄龙马,那鄙人也必要回他一件大礼!二位将军请看!”

  狄复、纳兰一齐小心接过,是个檀香木的大盒子。二将打开盒子,乍见得盒中之物,心里猝不及防;饶是他二人身经百战、一身是胆,十数年的沙场生涯,出生入死,什么样血肉横飞的恐怖场面没见过,什么样人间地狱般的可怕场景没看过?可一见到此物,二将也不禁激泠泠打了个寒颤。其心头大骇,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腹中翻涌,差点没吐将出来;手下一软,盒子一沉,又急忙奋力抓牢。毕竟不知孟问渠这个斯文儒雅之至的大儒军师,究竟回了什么奇怪的礼物给那玄武老皇爷,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