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一百三十八回 秦伯尝锏祭杀手 孙石头力战李玄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698 2016-08-10 14:46:00

  李玄威风真赛虎,黄马胆气远逊龙。李帮主天神般的架势,凡马如何不惧?掌力到处,早惊得那黄龙马呼雷豹一声长嘶。

  神驹呼雷豹无愧“黄龙”之誉,马嘶隐作龙吟之声,有若春雷破九霄,一声霹雳惊天下。别的马儿闻了,十之有九被吓得屁滚尿流。

  自来战马皆随主,赤兔也染关王义。李玄英雄,其胯下战马也生得一副熊心豹子胆,上阵对敌,纵有万千虎狼啸,又有何惧?它浑没将那呼雷豹龙马之嘶放入耳中,仍是好好的载着李玄厮杀。秦伯尝从来谦和,座下老马追随其多年,生性温和,胆子可没那么大,心气不壮,少了霸道雄风;它闻得呼雷豹之龙吟,早惊得失了前蹄,一下便将主人秦伯尝掀落在地。欺软怕硬,欺善怕恶,本就是畜生之道。

  忽生这般变故,秦伯尝以双锏撑地,尚未起身,而李玄的一戟又正好往其面门砍来。李玄大惊,手下招式收束不住,危机之中急忙变招。但见李玄铜臂豪弯,铁腕巧旋,倒转短戟,在掌内画了个圆圈,戟锋贴着自己胸前的衣裳划过;虎马铁蹄微屈,李玄猛然向外一挥铁戟,尽去其力道。秦伯尝有惊无险,只是苦了他瓦罐山的喽啰们,李玄铁戟尖端处的真气喷薄而出,劲力到处,直教三军辟易,万马折服。一排瓦罐山的喽啰被李玄的戟风打得七零八落,旗帜散了一地,模样十分狼狈;幸而李玄早将戟上的真气打散,其劲道虽足,戟风虽广,却没甚杀伤力,瓦罐山并未死伤一人。瓦罐寨众好汉俱是惊怒万分,唯大头领秦伯尝一人十分感激李玄仁义之德。

  瓦罐山军中,忽地冲出一名黑面大汉;他的身子有如巨峰飞来,猛然砸向李玄的坐骑。屠龙帮总舵的千里马是何等的脚力,竟被那黑大汉一下撞翻,把李玄掀下地来!李玄大惊。

  那黑大汉也不打话,只提了一条铁鞭,拼命般与李玄厮杀,不让李玄靠近秦伯尝半步。李玄见那人来得凶猛,也不敢怠慢,又怕伤到离自己极近的秦伯尝,只得左手挥单戟,与他交起手来。那汉一鞭打来,竟震得李玄虎口微麻!李玄大惊道:“这人好大的力气!”李玄知其劲大,也运起七八成的功力,戟鞭数度交锋,直震得那人长鞭几欲离手。二人战了十余合,李玄已知那人只是力大,招式上却十分慢;纵是如此,李玄挥戟时也颇感吃力。再斗十余合,那大汉左遮右挡,已渐渐招架不住了;虽是败将,能战李玄二十余合而不败,已可令许多名门正派的“高手”们大大汗颜了!瓦罐山众人恐误伤了秦伯尝,俱不敢上前。而秦伯尝乃一寨之大头领,此刻以锏支地,是坐不得也起不得;他坐地有失风度,起身则见眼前的李家铁戟在空中翻飞,自己只要稍微一动,只怕便要以身喂戟了。

  “石头!快住手!”秦伯尝的身子不能动,他的嘴还是能动的。

  秦伯尝的话,好像要比他的武功还管用;那唤作“石头”的黑大汉听了,果然立刻停手不战,赶紧回过身来扶起秦伯尝。李玄也同时停手,两方暂时罢战。原来,那黑大汉姓孙,名唤石头,是秦伯尝贴身的护卫;其父最是仰慕隋唐好汉尉迟恭与宣和英雄“石头”孙立,其“石头”之名便是由此而来。秦伯尝先前对他家有救命之恩,也视孙石头为兄弟,孙石头时刻铭记于心。他方才见秦伯尝有“难”,以为李玄要上前相伤,便不管有无号令,就舍命冲出相救。瓦罐寨众人也都大感意外,不想这人平时极不起眼,关键时候,仗着一身天生的神力与秦伯尝传他的几手武功,竟能与李玄斗上个二十回合!除罗仲信自负轻狂之外,余人自思并无与李玄单打独斗之能,皆暗暗赞叹道:“此人武艺,恐怕还在我之上!”

  “李帮主好手段!秦某甘拜下风!”

  李玄不以帮主为尊,只以好汉为贵。他急上前,帮着扶起秦伯尝,亲自助其掸尘。秦伯尝忙谦道:“不敢!有劳李帮主!”

  李玄瞧了一眼秦伯尝的战马,抱拳道:“秦头领好锏法,适才与洒家大战百余回合,正要取胜,都是那畜生妨主!似秦头领这般的兵刃功夫,天下只怕再无第二人!甘拜下风的人,当是洒家才对啊,哈哈哈哈……”

  秦伯尝见了,也为李玄的豪气所染,当下便不再客套,忙叫人取过李玄的方天画戟,双手奉还。

  为表尊重,李玄也双手接过画戟。李玄还想着方才的比武,计算了好一会儿,心道:“‘秦家锏法’自隋唐传至今日,洒家知其共有七十二招。但秦头领方才与洒家过了百余招,洒家前前后后总共瞧出了七十一路锏意;斗到后来,好多招意都重了,唯独不见秦头领使出那最后的一招。这‘秦家锏法’,洒家是只闻其名,不知其招,那最后一式究竟是什么样的招数……”江湖上各门各派,都有其武功招式,同门师徒以此切磋练习可以;然而临阵应敌,若有人还将那一招一式原原本本、死死板板地使将开来,那么此人不是傻子,便是自寻死路之辈。武林中又有哪个敌人是专门为了给对手以死招拆解而出手的呢?因此真正的江湖高手重招式之意而非招式之形,李玄也是这般。他见秦伯尝的锏法已有十分的火候,已然大成;其出锏从心所欲,而不逾锏法之矩,能得武学之自由,当是一代武圣!不学字句,人无以言;不学招式,人无以武。文到妙处,信手拈来便是千古绝唱,文意万古不废,此乃文豪若李杜之仙圣;武到极处,随手打出便能万夫不当,招意千秋尽存,秦伯尝的锏法正是如此。习武若学文,文有字无意,那连符号都不如,可惜读书之人大多爱此;武有招无意,这与机械有何区别,可怜练武之士十九这般。难怪有那么多的大“高手”,根本连李玄的一招半式都接不了;他们武功练得死,胡吹大气的吹牛神功倒是练得十分巧妙,最能活学活用,否则就凭背了几句“为国为民”的大话,骗过了科举考试,就能给百姓当大侠了?武侠之道,正是要替天下的百姓清扫了这些腐败垃圾!此是外话,不提。

  却说秦伯尝见了李玄,心中也暗暗赞道:“好个大英雄!此人坐屠龙帮第一把交椅,当之无愧!其武艺马上无双,功夫步下独步。这李帮主一人身兼四奇,有及时雨之忠义气,有豹子头之英雄气,有花和尚之豪侠气,有黑旋风之天杀气,颇有梁山好汉之遗风!如此天神也似的人物,我辈侠义之魁首,舍李玄其谁!”

  秦伯尝今日一早,才与军师许清渠自金刀门处回山,还未及与瓦罐寨的兄弟交谈,屠龙帮大军便至,因此不知昨日的纠葛。秦伯尝是聪明绝顶之人,方才在阵中闻得罗仲信言语,早猜到那匹黄龙马必与此事有着莫大的干系,只是万万不知那木盒中事。秦伯尝如何不想化干戈为玉帛,便道:“李帮主,我这罗兄弟性子急,定是他冲撞于李帮主,坏了江湖规矩。我这就请他向李帮主您赔罪!至于亏欠贵帮的事物,今日必当一并交还。李帮主您大人有大量,犯不着与我不懂事的兄弟一般见识!我日后定当好好约束于他,还请李帮主您……”

  “这事你如何赔罪!”“要交还,你便还我屠龙帮一颗人头来!”鲁铁锤、石无病一念及李老堂主之惨事,按捺不住心头的无名之火,俱是大声怒吼起来。

  “呔!你们两只狗头!好生无礼!”张鬼也大怒道,“昨日那猥琐汉子也向我索要过人头,这就算了;怎么你们今日还来逼我秦大哥!是他太好说话了吗!当真以为你们屠龙帮人多势众,便可横行天下吗!你们有刀剑,我便没有!要人头没有,你二人的狗头倒有两颗!你们李帮主若要,我现在便割来给他!”

  鲁铁锤、石无病与张氏兄弟正待发作,早被李玄与秦伯尝分别止住。

  “李帮主,我这就让我罗兄弟将马匹还与您屠龙帮。咱们两山之人,都是替天行道、反清复明的汉人,自家兄弟,不必为了一匹马儿伤了和气。”秦伯尝忙道。

  “那马?他要真有本事能从洒家眼前盗马,洒家也没有脸面前来讨要马匹!”李玄不屑罗仲信的为人,关王傲气毕露,他忽又正色道:“秦头领,似你这等英雄,只消一句话,无论世间何物,洒家赴汤蹈火,也定会为你取来!何况你瓦罐寨兄弟的一匹马?旁的事,洒家可以不管,只是洒家伯父的无头公案,和屠龙帮的血海深仇,如何能不报!”

  “你这人好不晓事!那日我瓦罐山的弟兄虽误阻了李帮主您!可我们当初也是出于一片好心,都是为救李老堂主,你当时不也说了不关我们的事吗?怎么现在却又出尔反尔?你事后憋了一肚子火,又变起卦来,便要来找我们撒气!”张谷极其不悦道。他想,他们瓦罐山群豪只因侠义,为一个素不相识之人豁出性命,甚至舍弃了面子、尊严,跟贼人一般的趴在草地之上,准备拦截要杀李伯阳的杀手,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只是好心办了坏事;真正的罪魁祸首,可不是他们瓦罐山,他们也都是误中了周大酆诡计的无辜受害者。张谷以为李玄现在只是一股脑的将怨恨全部迁怒到他们瓦罐寨的头上了,心中也十分不忿。

  “这事说来,我们也是理亏,只是不关我秦大哥与军师的事!李老堂主的死,确实跟我们脱不了干系!只是李帮主你不去追查杀害你伯父的真凶,却来柿子先捡软的捏,来寻我们撒气!威武不能屈!纵然你李帮主的武功再厉害,我兄弟几个又何惧于你!好!来!那咱们就按江湖规矩办事!你李帮主若是能胜得过我们兄弟几人,我便第一个自认是凶手,不用你绑,自己便去你们屠龙帮的刑堂受罪!师弟,纵横剑阵!”

  “欸!你兄弟二人怕是误会了!迁怒于人,洒家岂会干这等没用之人干的混账事!你们也太小瞧洒家了!”李玄忽地双目暴精光,手指着罗仲信,厉声喝道:“大丈夫敢作敢当!洒家只问你一句话,洒家伯父究竟是不是你杀的!”

  罗仲信如何肯吃半点亏?他心中也是愤怒已极,一肚子火正无处发泄。他虽未杀人,此刻也赌气承认,破口大骂道:“呔!李狗头!那老狗头伯父,便是你爷爷我罗仲信杀的!那便怎样!就算他不死,你爷爷我,也定要在他老狗头身上狠狠捅出三百个透明窟窿,教他……”

  最不肯吃亏的人,往往要吃大亏。且不论他那许多不堪入耳的脏话。眼下,罗仲信的言语还未说完,李玄的铁戟已到了距罗仲信头顶不足一尺处。李玄上阵,面对万千豪杰,如入无人之境,谁人可挡?

  “大哥!‘杀手锏’此时不出,更待何时!”危急关头,瓦罐山群豪纷纷大声提醒道。

  什么“杀手锏”?秦家锏法,惊天动地!此招一出,有分教:‘千秋星月都无光,万古江河齐倒流。’秦伯尝杀手锏祭出,这两条厮杀里的大虫,便倒了一个。毕竟不知倒下的那一个是何人?究竟是李玄还是罗仲信?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