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一百三十五回 李帮主二战瓦罐山 秦头领初会屠龙帮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815 2016-08-10 14:46:00

  “屠龙帮帮主李玄听令!”军师兰志南端坐于聚义厅中央,发号施令道。

  “李玄在!”李帮主闻言,忙站立起身,到阶下拱手,静候军师调度。

  “着你统领中军十万人马,明日一早,开拔瓦罐山,问清楚老堂主事宜。若有功,便可将功折罪,抵了今日的两百杖责。”

  “洒家谨遵军师将令!”

  “京凉山堂主鲁铁锤、邢铁旗、李小武听令!”

  “鲁铁锤在!”“邢铁旗在!”“李小武在!”

  “着鲁铁锤、李小武为中路将军,邢铁旗为捧旗使者,同李帮主一道出兵,兴师瓦罐山,问罪罗仲信!”

  “鲁铁锤遵命!”“邢铁旗遵命!”“李小武遵命!”

  “京凉山堂主石无病、蓝孤芳听令!”

  “石无病在!”“蓝孤芳在!”

  “着你二人为左、右开路先锋,各领兵一万,打头一阵,捉拿疑犯罗仲信!”

  “石无病遵命!”“蓝孤芳遵命!”

  “京凉山当家孙和、商季听令!”

  “孙和在!”“商季在!”

  “着你二人为左、右两翼头领,各领兵一万,策应中军,布阵成鼎足之势!”

  “孙和遵命!”“商季遵命!”

  “京凉山当家魏子洞听令!”

  “魏子洞在!”

  “着你为后合大将,领兵两万,以防清兵,呼应中军!”

  “我、洒家…洒家魏子洞遵命!哎!不过…嘿嘿…军师哥哥,你才给我两万兵马,是不是少了点?”

  众人斥退了魏子洞。兰志南接着下令道:“着朱铁堂、莫子钜二位当家,继续留在玄武山上修建房屋;着左义信副帮主和依无寒、时无疾两位堂主,仍负责督促帮中兄弟操练八卦阵图,把守山门,不得有误!”

  众人得令,皆领命而去。

  “请独孤风少侠留步!”

  聚义厅内,灯火明灭。军师兰志南单单留下独孤风,对他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地说了一道计策。独孤风也依计下山。

  其余众人忙着摆设李伯阳的灵堂,一夜无话。第二日,大家祭拜了老堂主李伯阳;一众屠龙好汉,共计十六万大军,便浩浩荡荡地开到了瓦罐山脚下。早惊动了瓦罐山群豪。

  但见瓦罐山为首一人,身长九尺,剑眉凤目,面皮淡黄。其相貌堂堂,天生封神之威;威风凛凛,自有凌烟之气,好生英雄了得!此人正是瓦罐山大头领“小秦琼”秦伯尝。他手下两条镀金熟铜锏,重一百三十斤;一套“秦家锏法”的本事,海内无对,天下独步,端的是有万夫不当之勇!秦伯尝行走江湖二十年,从无败绩!论武艺,恐不在屠龙帮主李玄之下;只是秦伯尝此人平素为人太过谦和,行事又极为低调,故而连少林多闻大师、武当天机真人这样的武学大行家都大大低估了他的兵刃本领!秦伯尝善于锏法,更兼精通枪法;他早些年曾做过朝廷的捕快,极重情义,最爱结实英雄好汉,保一方平安,从不害百姓一人,许多绿林中人也十分敬重于他,便赠了他一个“小豹子头”的绰号。江湖中人,以梁山好汉作比,无疑是对此人最大的赞誉!后来秦伯尝因实在忍不得官场上衣冠禽兽们的沆瀣一气,闻不得那些腌臜龌龊的乌烟瘴气,便辞官回乡;岂料秦伯尝一回到家中,却见整个秦家村的乡民早已被屠杀殆尽,血流成河处,惨不忍睹,连相邻的罗家村也不能幸免,又是一桩集体的无头血案!再后来,秦伯尝便无缘无故地遭到了通缉,官府发下海捕公文,说他是反清复明的反贼,画影图形,四处捉拿,定要追缉他归案。大难猝然临头,罪名无故加之,秦伯尝竟依然少惊寡怒,唯悲亲人,如此勇士,堪匹汉之留侯!官逼民反,秦伯尝无法,只得好生安葬了两村的父老乡亲,伙同了邻村另一个幸存者、和他从小玩到大的世交至友罗仲信,二人一起反上瓦罐山,便有了今日之山寨。秦伯尝的瓦罐山以保护百姓为本,以行侠仗义为旗,与京凉山的屠龙帮一般,十分有瓦岗英雄、梁山好汉之遗风,颇受江湖豪杰、一方百姓的赞誉。不想今日,由于大清军师孟问渠的挑拨离间,惹来了屠龙帮十数万雄师大火并!

  再看瓦罐山其他头领,军师许清渠生得面如玉,飘然若仙;二头领罗仲信最狂傲,枪法独步;三头领谢秋棠好人才,武艺超群;四头领李雄重义气,憨厚刚猛;五头领张鬼、六头领张谷之纵横剑阵,能教李帮主也忌惮三分;七头领郭义,忠良之后小英雄。此数人,俱是一代之人杰!

  “此事你可敢认!”蓝孤芳一下将木盒掷到罗仲信的跟前,怒道。这木盒,正是那夜李雄送去的。

  “是男的就敢作敢当!你他娘的!到底敢不敢认!”石无病更是狂怒,声若春雷,冲着那罗仲信暴喝道。石无病原先所属的河北直隶分舵,也归北路总舵主李伯阳管辖;李老堂主最是爱护帮众,石无病与其他屠龙好汉也对他最是敬重,大家皆是重义有情而互相钦佩。此刻“仇人”见面,石无病岂能不怒?

  也不知是蓝孤芳扔的盒子惊到了那黄龙马,还是石无病如雷的怒吼吓到了呼雷豹,只闻那马儿一声长嘶。旁的战马听了,竟都颤栗惴惴,无一不屁滚尿流,倒退三步!天下间,竟有这般神骏如龙的宝驹!

  那罗仲信素来轻狂之极,从不肯吃亏,哪能容忍得了两个江湖威名远不如他的人物对他这般大呼小叫?罗仲信也怒道:“是我做的,便又怎样!这黄龙马,也本来就是我的!”罗仲信根本不知对方二人所指何事,但见那空木盒朝马丢来,而原本放在其中的李伯阳首级,也早已被屠龙帮好汉们小心供奉了起来,罗仲信如何能知?他还只当是盗马一事,便怒嚎着蛮横地答了。

  蓝孤芳、石无病也早将那罗仲信的一句话、一件事,混作了两句话、两件事。他二人以为,罗仲信的前一句,是承认了自己杀害李伯阳一事;而后一句,又顺带提到了夺马之仇!此刻两方当场对质,“仇怨”都已挑明,石无病心中的无明业火如何可遏?伴随着许多不堪入耳的侮辱咒骂之声,石无病一声怒喝,便纵马提枪,直刺罗仲信。步下用刀,马上使枪,“鬼屠夫”石无病的枪法与马战功夫却也这般厉害!

  罗仲信闻得骂声,如何不怒?他大喝一声,骂道:“呔!你们屠龙帮的狗头欺人太甚!每日都来夹缠不清,好生烦人!看我不把你们一个个都捅上几个透明窟窿!”江湖之上,自有一套武林规矩,却也存在另一个物竞天择的自然法则;而罗仲信信奉的,便是后者弱肉强食的规矩。在他看来,凭自己的武功夺来好马,便是江湖规矩,根本没什么错的地方。因此罗仲信误认为屠龙帮众好汉每日兴兵来此,只为抢马;他心中也十分不高兴,便想仗着自己的盖世枪法,来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不可!”秦伯尝忙喝止道。

  马快枪更快!秦伯尝口中的两个字还未说完,罗仲信早就闪电般地奔出,与石无病的长枪纠缠到了一处。秦伯尝想再喊“住手”,却见他二人一上来就斗得极猛,招招凶险致命;这般剧烈的打法,若是旁人出言分其心神,他们一招不慎,便足教另一方死伤致残了。话到了嘴边,秦伯尝为了二人的安危,不伤两山的和气,也只得住了口。

  那罗仲信不愧为天下第七条“好汉”,一杆枪使得神出鬼没,其枪法果然是一绝!屠龙帮好汉石无病虽也勇猛善战,膂力极大,可二十合一过,他的枪法已渐渐散乱。

  蓝孤芳见那罗仲信枪法极高,竟杀得石无病这般勇猛的好汉只得遮架躲闪,抵敌不住。蓝孤芳恐石无病有闪失,而罗仲信又非一人可敌,忙上前助阵。一旁早有瓦罐山三头领谢秋棠见了,也拍马上前,拦住蓝孤芳,二人也厮杀了起来。蓝孤芳的蓝家剑法,脱俗超凡;剑舞处,飘逸若仙,十分好看。谢秋棠左枪右棍,号称“枪棍双绝”,他的招式虽不若他的人那般漂亮,可招招实用;动则如电,他的每一式都又快又狠又奇又怪,攻敌最意想不到之处,颇有名家风范。他们皆是少年英雄,且武艺俱以轻灵见长,功力也都已颇具火候;二人战作一处,斗过多时,兀自未见输赢。

  两位先锋官,正与瓦罐山的头领战得难解难分,屠龙帮中军大帅及左右两翼人马已至。李玄是武学大方家,他深知蓝孤芳的本事,前几日又领教过谢秋棠的手段;李帮主见得蓝孤芳与谢秋棠相斗,早看出蓝孤芳剑法虽精湛无破绽,剑中的奥妙也尚未施展开来,然而剑招却总被对方的枪棍压制,已然微有力怯,稍逊于谢秋棠。纵然蓝孤芳的武学理论绝不低于对手,可实战起来,他的武艺还是要略输谢秋棠一筹的。瓦罐山果然是卧虎藏龙之地,才人辈出,这少年英雄谢秋棠的手段,也无愧李玄当日的失声赞叹了!李玄又见到另一阵中的石无病,枪法早已遮拦不定,形势岌岌可危。李玄忙令道:“谁愿去救我石兄弟!”

  “我愿往!”三个声音同时发出!一个平和,一个威严,一个稚嫩。

  李玄虎目到处,但见孙和、商季与李小武三大当家一齐飞马出阵。孙和马快,离得又最近,他一鞭打出,早抢先救下了石无病,接过阵来。那石无病的身上,已有多处枪伤了,众屠龙好汉忙将其扶回中军阵中,帮助包扎。李玄先看了石无病的伤势,见其并无大碍;再看孙和、罗仲信时,银枪、铁鞭相交,二人已战了起来,正是对手。李玄心中暗暗道:“好兄弟!若非孙先生亲自出马,别个兄弟也难降服得了那‘赛罗成’罗仲信!”

  瓦罐山四头领李雄见商季冲杀过来,挥舞起一把开山大斧,便接住厮杀。瓦罐山七头领郭义看到了李小武,也上前来与他打招呼,玩伴似的说话道:“俺们也来?你和俺打好吗?”这郭义乃是山东忠良之后、大侠遗孤,他此刻虽身在京城,说话仍是山东口音,一来他人小,官话尚未完全学会,二来也是这好孩子不敢忘本。郭义现在也和李小武一样,不知道大人们为什么一见面便厮杀起来了,只道是好玩,他们也都想着要打一架“玩玩”。而李小武更是忍不住手痒,平时李玄又不许他胡乱与人动武,只因李小武不减恶来之勇,便是那许多的武林“高手”,也极容易死伤在小武的小铁戟之下;小武的叔叔辈,屠龙帮的真高手们,又如何能经常与他过招?而蓝孤芳虽能时常与李小武切磋武艺,可终究不能与小武旗鼓相当,故而小武没一日能比武比个痛快。唯有瓦罐山的郭义,他与李小武一般的年纪、个头,一般的镔铁短双戟,一般的手段,甚至是一般的不通人情世故。当日玄武路一战,当真是将遇良才;两个小英雄、小好汉也惺惺相惜,均想天下再没这般好的对手朋友了!李小武、郭义俱是小孩心性,就像两块无暇的顽石;他二人皆是重义的小武痴,不知法度、争斗为何物,不晓善恶、忠奸为何物,不懂是非、仁伪为何物?这两个孩子旁的事皆不管,只是一想到能与对方好好“游戏”一番,和和气气地打一次“架”,心花儿也开了。一时间,四只小胳膊,两对小铁戟,腾空飞舞,只当是天上打来了真假小哪吒!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