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一百三十九回 破神话秦锏惊天 初败绩李玄动地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283 2016-08-10 14:46:00

  上回书说到,罗仲信为逞口舌之快而自“认”作凶手。李玄急伯父之害,一心要雪此恨,他奋起神威,一招“奉先出关”,早到了罗仲信的跟前。纵有千军万马,如何能挡?放眼天下武林,谁人争锋?

  按说以那罗仲信之勇猛,虽决计难逃一败,可要与盛怒之下而全力出战的李玄战个十数合,还是勉强可以的,如何一招便输与了他?但见李玄有若神人天降,双戟齐下,分斩罗仲信心、腹两大要害;危急之中,罗仲信急忙竖起银枪,堪堪抵住了‘李家戟法’的起手式。李玄大怒,一声狮虎般的暴吼,直惊得那黄龙马呼雷豹屁滚尿流;李玄手上再一加劲,有若泰山压顶,竟压得罗仲信胯下铁骑倾倒下来,失了前蹄,一下便将罗仲信掀翻在地。那黄龙马,至少可负数千斤,李玄一击之力竟至于斯,这是何等的神威!那呼雷豹曾随玄武老皇爷在边关力搏熊虎,痛击狼群,有天龙之气,从未一退;而李玄一喝之下,龙马丧胆,其真乃神人也!却说呼雷豹再神骏,终究不过凡马,又每日沾染了其主子的奴才气,它一见到李玄威武,如何能不屈服?如此畜生,不过也是欺善怕恶之徒,皆是凡品,难入一流。而李玄之马效主,只敬畏天下百姓,只爱护弱小动物,也无神驹之名,也有技穷之时,然纵有庞然大物若害民狗官等牲口不如的东西,它又有何惧?如此方为天下第一等的好马,亦可匹赤兔、的卢!

  “力战三英!”李玄一戟,分而为三,合而为一,直往罗仲信天灵盖上砸去。罗仲信根本不能挡!

  “呔!狗头!休伤我罗二哥!”“大哥!杀手锏此时不出,更待何时!”危急关头,瓦罐山群雄纷纷大叫道。

  两道电闪,平地起风雷。深秋的天气,竟也有这般骇人之极的霹雳!惊雷固然惊天,锏法却更震人心!秦伯尝铜锏尚未祭出,但见云龙三现,以兆示今日这动地一战!

  秦伯尝双手撒锏,左右两手,各存了八般变化,曰乾、曰坤、曰坎、曰离、曰震、曰艮、曰兑、曰巽。一招八式,忽前忽后,千变万化,奥妙无穷。双锏打出,一时有如飞龙在天,四海之水而为之倒流;又若流星坠地,日月之辉而因之无光!

  好锏法!铜锏挟泰山以超北海,以万钧之力飞来,隐作龙吟之声;双龙齐啸处,李玄也不禁为之心头一震!但见秦伯尝双锏一招各八式,上下而变,又得六十四路。这一招打出,竟暗含了六十三式后招,早已完全封死了对手全部的门道,足教天下所有敌人避无可避、退无可退!李玄一生纵横江湖,会过多少绝顶大高手,其中还包括了在当世“百兵谱”上数一数二的张太虚,都不曾见识过这等精妙绝伦的杀招!

  秦伯尝双手撒锏,两条熟铜兵器化龙而飞,一先一后,向李玄打来。李玄神勇,天下无敌,从未一败;便是那张太虚出手,也没能讨得了好去,落得一身戟伤,再有谁人敢弄斧?李玄觑着一锏较亲,虎威到处,便要拨落那铜锏。谁知,李玄一戟挥出,竟扑了个空!

  “铿”的一声响,一件兵刃掉在了地上。却是李玄的铁戟!但见李玄手背红肿,手腕淤青。不知何时,也不知从何方向打来,那跟铜锏便鬼使神差般地落在了李玄的铁掌之上!

  一招方毕,另一锏立至。这一番,李玄看得更是清楚真切,他瞧好了那一锏的准头,心中计算着。瞬息之间,李玄已在马背之上腾挪了三次,可这三次变换的方位偏偏都已笼罩在了锏风之中,退路早就被那锏法的后招死死封住。避无可避,待得李玄移到第四次变化的方位上时,其猛然惊觉,他此刻竟是将自己的右肩,生生往那第二条铜锏之上撞去!

  神仙打盹落瑶池,难免过失犯错,何况凡人?马嘶长鸣堕地声,英雄落马。李玄竟然败了!

  “若论单打独斗,当今天下,绝无一人可以在李玄手下赢得一招半式!纵然是第一第二的张太虚、王定乾,也绝对不能!”这是少林多闻大师与武当天机真人的断言,是他俩早已定下的武林“法则”。只因放眼江湖,他们实在是找不出一个可以在外功之上胜过李玄的绝顶高手!至于排名高过李玄的张太虚、王定乾,也只是基于武学理论,武学“专家”们认为此二人能在内功之上稍微胜过李玄一筹。只因李玄的内劲一味刚猛,刚而易折,自古至理;一个人的内力再高强,比武之时总是易尽,终不若圆转不断的道家内功那般高明,好似长江大河般不可断绝。想那张太虚虽有能胜过李玄的理论基础,可人算不如天算,临场应敌,变化何止千万,终究还是被李玄以侠胜过了武!而今日,多闻、天机这两个武学泰斗,这两个被江湖武夫传得神乎其神、玄乎其玄的人物,他们定下的江湖“法则”又被打破了!而与此同时,李玄的武林神话也被打破了!

  杀手锏!这秦家杀手锏,一锏打破了“专家”们近乎荒诞的江湖“法则”,另一锏则打破了李玄从无一败的武林神话!高高在上、脱离了群众与实践的什么“法则”,终究是会被后来的勇士们打破的!而李玄的武林神话,却绝不会破!他从未败绩的“神话”没了,可他替天行道的神话犹在;神话之末已动,而神话之本却丝毫不摇。武功的神话是会被不断打破的,这也正是体育的精神;而侠义的神话却永远不会破灭,一个人只要心中根植了侠义,为国为民,那他永远都是百姓的神话,也是历史的神话,这正是武侠的精神!

  一锏破神话,秦伯尝固然英雄;英雄落马,豪侠之气勇不坠,李玄也是英雄。但凡在场之好汉,绝无一人认为李玄失了英雄气概,他们反而觉得自己站着还远远不如倒在地上的李玄那般高大。倒是那身长威猛、轻狂自负、恃勇凌弱、不肯吃半点亏而终要吃大亏的罗仲信,显得有几分猥琐。

  “哈哈哈哈哈……”李玄大笑。他的笑,是一个爱武到极至之人发自内心的欢喜,是遇到自己十分敬重对手的欢喜,是自己能领教到这般高明精妙绝伦锏法的欢喜,是自己虽败而毫无遗憾的欢喜,是承认自己失败而永远不能被打败的欢喜。他不仅是一个真正的侠客,也是一个真正的武者!秦伯尝见自己出手伤了屠龙帮主李玄,闻得对方笑声,心下歉然,十分愧疚。

  “快救帮主!”军师、蓝孤芳齐声喊道。方才李玄下令三军不许妄动,因此众屠龙好汉们只得在远处观望,虽见得几位当家与瓦罐山群豪大火并,他们也不敢上前一步;而眼下李玄落马有难,在他们眼中,好汉义气重于一切,为救人早忘了军令,一时三军齐发,如万箭离弦。而李小武、鲁铁锤等人,更是急如烈火,已先一步去营救了。

  李小武他们的行动虽快,却也快不过罗仲信的银枪。罗仲信见得李玄摔下马来,心头恨极,手头狠极,早一枪挑起,直刺李玄的咽喉。

  方才秦伯尝离得李玄颇是不近,他在此危急存亡之秋,为救其义弟性命,两锏分别打在李玄右手手腕与肩头处,出手也很是不轻!那不轻的杀手锏,直教李玄的整条右臂一时失了知觉,不辨疼痛,更提不起铁戟来了。李玄乃武学大宗师,他望着罗仲信一枪刺来,竟丝毫不避!大敌当前仍是这般镇定,大英雄本色足令那一枪黯然失色。李玄不躲,这是为何?是罗仲信的枪太快了,快得以至于李玄不能出手?还是李玄经此一败,也开始不尊重自己的生命了?李玄至武至侠,决计不会!

  罗仲信的枪实在太快!快得连秦伯尝的喝止之声都未及出口!只闻得“碰”的一声巨响,空中的鲜血染得霜叶更红!

  “好!”大声叫好的,正是屠龙帮的英豪。

  李玄的右臂动不了,左手还是依然能屠龙毙虎的!掌风若龙吟,如虎啸,李玄铁掌到处,早将那罗仲信连人带枪,一齐打得飞去。那罗仲信也是非要作死,他紧挨着李玄,那一掌正好就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他的胸口。罗仲信一时体内气血翻涌,忍不住喷出一大口鲜红来。

  “屠龙神功!”张鬼大惊道。

  “师兄!这狗头的屠龙掌好生厉害!”张谷怪声叫道,眼中满是掩不住的惊骇。

  乍遇李玄这般天神也似的人物,罗仲信更是惊怕已极,他提了一口真气,急忙仓皇离去。他一生征战,败得这样狼狈,输得这般干脆,还是头一次!但见罗仲信脚步蹒跚,走了几步,便倒下了,早有秦伯尝上前一把扶住。

  “好足的后劲!好霸道的掌力!”张氏兄弟齐声叫道。

  “李、李帮主!”秦伯尝急道,“我罗兄弟他……”

  “哈哈!”李玄早已站起身来,只是右臂尚未恢复知觉,他豪然笑道,“秦头领,他此刻暂无性命之忧!洒家那一掌是为了自保,只封住了这家伙体内的真气。他底子厚,就算没有旁人叫醒,最多也只消十二个时辰,他便能自己醒来了!”

  “只消十二个时辰!”张氏兄弟等瓦罐山群豪闻言,心中俱是大惊大怒。

  “待他醒来,洒家便要擒了他去京凉山刑堂,教他吃上一剐,为我屠龙帮玄武堂李老堂主报仇!”李玄又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此事与旁人并无干系,洒家绝不会动你们瓦罐山其他英雄一根手指!”

  “莫要走了罗仲信!”“休要放跑了狗贼罗仲信!”一时间,屠龙好汉喊杀之声四起,个个都恨不得要一口唾沫淹死那罗仲信。

  “四阵图!”张鬼、张谷兄弟要救罗仲信,也一齐发作,摆下阵来。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