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一百三十六回 瓦罐山好汉大火并 宋王江英雄小试锏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838 2016-08-10 14:46:00

  “这是什么阵法?”屠龙帮军师兰志南喃喃自语道。天下竟还有他瞧不破的阵法!

  但见宋王江畔,阵分阴阳,暗藏乾坤天地;法映日月,隐现晦明风雨。千军合纵,合众弱以攻一强;万马连横,事一强以攻众弱。这好似两仪四象阵,而又绝非如此!以兰志南之见识阅历与才智悟性,虽能揣摩出几分阵意来,可实在不知此阵的来历;只因书上根本就没有记载过这样的“四阵图”!然而书是死的,人是活的,读书的高明之处在于读出书中之意;博览群书,以此为扎实的根基,方能造出智慧的阁楼来。此阵不是前人所创,正是瓦罐山军师许清渠根据“两仪阵法”与另一神奇之极的怪阵,自己琢磨出的“四阵图”!此阵奇正相依,两仪之阵最简单粗浅也最复杂高深,纵横之法相生相克却又能互补而出其不意;其阵中方位按《周易》上自“乾”至“未济”的八八六十四卦摆布,变化无穷,前所未有,虽六七千人,也可抵数十万官军!兰志南见了,暗暗称奇,不禁赞叹道:“这‘小茂功’许清渠,当真有鬼神莫测之机,摆得好阵图啊!”

  孙和、罗仲信,鞭枪交战,未见输赢;商季、李雄,锏斧厮杀,打做一块;蓝孤芳、谢秋棠,兵器相迎,绞做一团。唯李小武、郭义两员小虎将,斗得最欢,正是棋逢对手;打斗中,他们直若伙伴玩耍,教人只觉其可喜可爱,毫不闻硝烟之气。这四对人马,在阵前厮杀,虽有已分强弱上下者,却也一时难分胜败。

  那罗仲信先前已与石无病战过一阵,消耗虽不甚大,气力总不若孙和那般完足。大高手过招,只此一事,罗仲信便已输了一筹。罗仲信初与孙和相斗时,他见对方出招缓慢,一条钢鞭打出,也没甚么威风,只是软弱无力,其出手又极慢;罗仲信那时还不觉得孙和有何特异的本事,只当他是个笑里藏刀的富商巨贾,定没什么大的能耐。可不知怎么的,似有意,若无意,孙和那软绵绵、慢腾腾的一鞭,却总能刚好便招架住罗仲信那凌厉之极的夺命一枪,直把罗仲信弄得一头雾水。罗仲信招招狠猛奇快,式式费力颇多,待得二人战过五十回合,罗仲信的气力渐不如前;而孙和的内劲却似长江大河一般,源源不断,且一浪高过一浪。罗仲信暗暗心惊,奇道:“此人其貌不扬,完全不像是个有大本事的人。而且他在“百兵谱”上的排名低我几十位,怎么内力却这般厉害!今日一战,看来他的兵器手段与气劲之强,似乎不在我之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尽信书不如无书,不想一个最不爱读书的江湖人物,竟也和那许多书呆子一般,迷信书本!再有,旁者谦逊之人如兰志南辈,若说对方才能不在自己之下,那么实际上,对方恐怕还是比不上自己的,顶多也只能与自己绷个平手;而此话若由罗仲信这等轻狂之人说来,那对方的武艺定是要在其之上!孙和在兵刃上的招式,未必就能稳赢罗仲信;可其内力之高深莫测,必然远在罗仲信之上。

  “不打了!”罗仲信怒喝一声,虚晃一枪,拍马转身便走。

  孙和见了,也不去追赶,仍是气定神闲,不骄不躁;他正眯着眼,大胖佛陀般笑着。孙和心道:“吾闻人言,这罗仲信最是狂傲,从来不肯吃半点亏!他此前身经大小百余战,会过无数高手;其不论对手强弱,不管敌人的功力是否高过自己,都未有一退一败!罗仲信如此拼命,这才一直打到了天下第七的位置!今天与我一战,他的气力虽略微亏了,可招式上却并不见丝毫败象;其枪法之高,完全有可能胜得过我手中钢鞭,他为何要退?以他的为人,又岂会后退半步!”

  果然,此中有诈!罗仲信扭过头,望见孙和仍是坐在马背之上一动不动,并不赶来。罗仲信也只得停住,回身怒骂道:“呔!你这肥狗头!怎地不来追我!”

  孙和面不改色,还是如酒店掌柜那般和气笑着,平静地一字字说道:“你的枪法,没输了一招半式,怎么便跑了?是该使‘回马枪’了吧?我若追赶近前,岂不立刻便要死伤在你的枪下了?”

  罗仲信闻言,得意之极,十分轻狂道:“那你是承认,你定会败在我‘回马枪’之下了!”

  孙和素来淡泊名利,为人又极谦和;他只对罗仲信话中的套视而不见,仍微笑着实事求是道:“你若要使出‘回马枪’来,我多半是要输的。”在江湖上,孙和这般回答罗仲信的言语,就等于是在众人面前说自己将会是罗仲信的手下败下了。然而孙和之志并非武林排名,他也压根没把这等俗事放在心上。

  “哈哈哈哈!不打了!不打了!哈哈哈哈……”罗仲信不同于孙和,他一时得志,在人堆里头“挣”了这么大的面子,早就乐得疯了,放声狂笑了起来。对手孙和既已“认输”,罗仲信又何必再打?

  “你不打。我打。”孙和笑里藏鞭道。说着,孙和挥铁鞭,又与罗仲信大战了起来。老堂主之“仇”,孙和如何能不报?

  “呔!你这胖狗头!还懂不懂江湖规矩了!你都已经认输了!还打什么打!你们老是这般夹缠不清的,还有完没完了!”罗仲信狂怒道。罗仲信嘴里骂着,手下也丝毫不敢放松,一枪快似一枪,接过孙和那要命的鞭法。罗仲信得了方才的间隙,早暗暗调匀了气息,此刻精神大振,也放开手段,施展枪法,跟孙和剧斗了起来。罗仲信与孙和正是对手,二人又战作一处,三十回合过后,兀自难分胜败。

  另一边,商季战李雄。那李雄虽膂力大得骇人,天生一副练武的好体格,可他自幼家贫,也没甚机缘能好好习武,只是每日砍柴,练了一身蛮力,会两板斧的架子;及成年后,他才偶遇得一位云游至白云观的无名癫僧,那大和尚用心传了他一套十分厉害的斧法。李雄后天练得勤苦,再加上先天的身子又如钢铁板斧一般强壮结实,李雄把这两样好处结合起来,苦练了十多年;他现在的武艺也十分厉害,纵算不得绝顶,也总强过那许多的江湖“高手”、什么沽名钓誉的“侠员”了。只是李雄没有扎实的武学基础,其后来见到秦伯尝、戒嗔大师等兄弟,虽也从他们处学到了许多基本功的法门,终究尚未练得纯熟;因此,李雄的斧法是外强中不强,若碰上真高手,恐怕也难讨得了好去。商季的武功,则无人知其师承门派,都只是些最普通的内功、外功,他修炼的也不是什么名门大派的秘籍,然而其内外兼修之功力却是实实在在的。把最基本的功夫练到极处,便是最高深的武学!果然,李雄虽力大斧狠,可武功还远不如商季那般精湛;但见二人使的俱是刚猛路数,李雄的招式有迹可循,而商季的锏法却如羚羊挂角。二人战了三十余合,李雄的力气越使越大,商季反而越战越觉轻松。这二人同是重情重义之人,皆为英雄好汉;可论武艺,怕是要数商季为高。

  商季正斗间,一瞥见不远处的秦伯尝,心道:“擒贼先擒王!我先擒住了他们的寨主大头领,还怕瓦罐山不乖乖地把罗仲信交出来!久闻他秦伯尝威名,我今日倒想一会!”对敌李雄的优势,已给商季平添了不少自信,自信到敢打“小秦琼”秦伯尝的主意了!商季心中想定,卖个破绽,跳出圈外,舍了李雄,直奔秦伯尝而去。

  李雄嗜斗,他此刻杀得正兴起,如何肯放?屠龙帮中军阵内,早有鲁铁锤堂主奔出,接住了李雄。这二人厮杀在一块,正是对手,一时也难分输赢。

  两个使锏的大行家,一般熟铜打造的双锏。秦伯尝使的,乃雌雄鸳鸯锏;商季用的,是子母连环锏。秦伯尝玉面英雄,犹如隋唐秦叔宝重生,再添豹子头林教头三分好汉气;商季黑脸侠义,好似大宋包青天再世,又借御猫官展护卫一身俊武艺。二人俱是十分豪杰!秦伯尝的锏法,乃江湖上最正宗的“秦家锏法”,习至妙处,马上天下独步;商季的锏法,是武林中最普通的基本锏法,练到极至,步下世间无双。他二人双锏对双锏,战到二十余合,不分胜败。

  李玄瞧见了秦伯尝的锏法,大是赞赏惊叹,不住叫好喝彩,心道:“秦头领好武艺!单这手锏法,便绝不在洒家之下!江湖上人人都赞他秦头领谦让虚心,今日洒家有幸得见如此英雄,也不枉此生了!秦头领与我商兄弟一战,他的许多招式都只使到一半,便生生顿住,否则我商兄弟早……比武切磋,点到为止,他这是为了不伤我两山兄弟的和气。这般的英雄好汉,洒家好生敬佩!想那罗仲信之前也没枉杀过一个无辜百姓,若不是他坏了洒家伯父的性命,瞧在其大哥秦头领维护义弟的面上,便有天大的祸事,洒家也可暂放他一马!只此一件,洒家定饶那罗仲信不得!只是这般做法,我屠龙帮与瓦罐山不免交恶,秦头领深明大义,不知他是否……”

  李玄正思间,却见秦伯尝陡然变招,双锏齐下,封住了商季兵器的去路,铜锏压其肩,巧劲到处,竟令商季动弹不得。临阵折威风,秦锏显神勇,商季直涨得黑脸通红,仍是推不开秦伯尝的双锏分毫。秦伯尝已先收了双锏,多亏铜锏去得并不突兀,商季的下盘功夫又极其扎实,他双腿夹住宝镫,这才没有因身子往前冲倒而出丑。秦伯尝回锏立马,拱手作揖行礼,谦道:“屠龙帮商头领好武艺!在下不及!这一战,咱们别比了,我已输了。”商季本一锏打出,闻得此言,也只好生生收回。两军对垒,人家头领这般礼让,既保全了自己的面子,其武艺又“不在自己之下”,商季深谙江湖之道,况且秦伯尝又非其仇人,他如何还能再不识好歹地与其动武?商季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若是出手,最后结果只能是自取其辱。商季当下也一抱拳,讲了几句套话;两边罢斗,算是打和了,二人各自离场。

  “住手!”喊停声中,秦伯尝一人一骑飞出,一路之上连打出四锏,竟分别拨开了正在恶战之中的其他四对人马!

  李玄见得秦伯尝铜锏到处,鲁铁锤、李雄,蓝孤芳、谢秋棠,李小武、郭义,三对好汉立时分开。待看到秦伯尝一招逼退孙和、罗仲信之时,李玄也惊得呆了!他心中十分钦佩,赞叹道:“这秦头领的功夫,当真是出神入化!要想一招便分开孙先生与罗仲信二人,洒家可办不到!洒家的武功一味刚猛,出手没轻没重的;若贸然一戟下去,定是要伤了他二人!而这秦头领却能举重若轻、举轻若重,出手的劲道、方位都能拿捏得丝毫不差,可比洒家强多了!”其实,李玄与秦伯尝的武功,各有千秋,难分高下,俱是最绝顶的高手,最一流的大侠!最重要的是,他二人都有一颗要为百姓服务的侠义之心;若少了这颗侠心,他们纵然再有更厉害的杀人伎俩,也都是最低劣不堪的武林废物。

  见李玄帮主亲自来到阵前,秦伯尝早已先下马迎接了。李玄也忙跳下地来,抱拳回礼。一双铁戟,一对铜锏,两个当世最绝顶的大侠,天下最善战的英雄!清军师孟问渠又在他二人、两山之间加上了一条莫须有的罪名。李玄、秦伯尝难免一战。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一触即发!他二人之战,到底谁输谁赢?他二人的关系,究竟是敌是友?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