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一百四十二回 猛孙和投鞭断流 俊朱巽挥枪屠龙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437 2016-08-10 14:46:00

  “朱巽。”

  笛音宛转处,少年报上了姓名。乐声悠扬,似无尽时;那少年的话语,却绝不多说一个字。

  朱巽?便是自康熙元年找起,江湖中人也从没听说过有这样一位唤作“朱巽”的绝顶高手,其武功高到能令江湖第一铁血、铁腕的大英雄商季一招即败!

  那位自称是“朱巽”的少年倒骑青牛,旁人虽瞧不见其容貌,但觉其颇有仙风。青丝胜鬓霜,他这般容易便赢了屠龙帮刑堂堂主商季,莫非是哪处仙山的童子,学会了几手道法仙术,方能如此神奇?

  瓦罐山群豪十分疑惑,可未及开口询问,便有几名大汉自那朱巽的身后飞出,说道:“我们都是瓦罐山附近务农的村民,平日里多受大王们的恩泽,这才保得我们村庄平安无事,教我等得以免受清狗鞑子的剥削压迫,村民们无一不感恩戴德!今日听闻有人来犯,村里便选出了我们几十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来助大王们一臂之力!这位小兄弟名叫‘朱巽’,是朱家庄的公子。他一直跟随一位世外高人学习武艺,平时都不在家中;他今日回来,闻得此事,义愤填膺,便也来了……”几名汉子能说会道,口若悬河,不多时便将自己的来历、身份都说清楚了。这些人一直啰嗦个没完,直听得众人十分不耐烦。

  “原来是朱小兄弟!久仰!久仰!”瓦罐山群豪纷纷礼道。他们虽不曾闻得“朱巽”其名,可这番客套还是不能少的;他们也深知江湖规矩,心中虽十分好奇,却也不好贸然去打听那朱巽的师承门派。至于来人言语中提及的情形,那瓦罐寨群豪确实是常常力保周围村庄百姓的平安,做了许多好事,也总有热心农夫上山来送些粮食果蔬;今日山下村民们仗义出手,与山寨互相为援,瓦罐山群豪们也丝毫不觉意外,只是心中感激。

  “大王们请少歇!且让我等来擒拿这帮贼人,定教他好看!”朱巽身后的大汉们齐声说道。

  屠龙帮当家孙和正欲上前救回商季,早有朱巽横牛挥笛,将其拦住;朱巽身后两名彪形大汉飞出,挠钩到处,先抢了地上兀自昏迷未醒的商季,缚走了。

  “快还我兄弟来!”孙和急道。他说着,一鞭打出。

  朱巽望见对方钢鞭直往自己的天灵盖打来,竟不以为意!但见他铁笛如电斜指,直点向孙和的心口。心口乃是必救之处,孙和正欲回鞭格挡,已然不及;只闻得笛端“噗”的一声,其内真气疾吐,早划破孙和衣襟,正好封住了他的穴位。众人见状,瓦罐山群豪则大喜,屠龙帮好汉则大惊。

  亏得孙和的内功极其深湛,他要穴被封,也并未跌下马来。孙和微一运劲,便已冲破了穴道;他随即施展起他那精妙无双的鞭法来,大战少年朱巽。旁人瞧得明白,孙和的每一招、每一式,都高明之至,纵然是当世“百兵谱”上排名前十的人物与他对敌,也很难应付自如。

  可那少年朱巽却如有神助,杀招当前,他还儿戏般地吹奏起铁笛来。只见朱巽双手抚笛,全凭身子腾挪,两条腿有双龙闹海之能,可后发而先至;他只攻不守,竟正好就截住了孙和的每一招鞭法,分毫不差!这二人哪里是在厮杀,分明就像在做一出事先早已演练熟了的把戏一般。

  孙和无奈,他的鞭法已使到最后一招上了。“投鞭断流”!便是与第六兵器高手“冥王刀”王安坤、满清正蓝旗第一高手纳兰容川作生死搏斗之时,孙和也未被逼得使出这一招绝技来。江湖规矩,若不到万不得已之时,寻常人又岂肯将绝学轻易示人?只因在常人看来,仇人相斗,一方若无一招杀敌的把握,出手时反而露了自家的绝招,岂非大大不妙?而此时的孙和,面对一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十岁的少年高手,应对着那势如长江大河般绵绵不断的攻势,好像已到了非用最后绝招不能自保的地步了!

  一时间,空中俱是鞭影,重重叠叠,已截断了朱巽的腿法路数,端的是有“投鞭断流”之威!朱巽的双腿本是江河,现在却已似冰封。无数的鞭影横飞,只若铁罩般笼来,不离朱巽左右分寸。朱巽神色不变,腿法虽止,笛声依然不断。

  “此人鞭法之威,不在我‘杀手锏’之下!”秦伯尝心中暗暗赞道。

  平地起风浪。但见朱巽足下轻点牛背,身子便如海浪般飞起丈许;他撕开灰影,一飞冲天,隐作龙吟之声。投鞭纵能断水流,终不可阻海;孙和化鞭千万可止水,而那少年朱巽使的武功则如四海沸腾。海啸卷鞭影,朱巽凌空俯冲直下,足尖只在孙和的手腕处轻轻一点,空中万条鞭影随即化作几处虚点。

  朱巽看准了最亮的一处光影,飞鸟般掠下,潇洒而落;罡气下压,瞬息之间,鞭影便又合而为一,朱巽正好就站在了孙和的钢鞭之上。少年举重若轻,颇有宗师气度。人如玉龙,翩若惊鸿,踏鞭为枝,遮莫不是蓬莱派的轻功绝艺——踏惊鸿!

  瓦罐山群豪方才见得孙和与二头领罗仲信大战,二人的兵器功夫一般;而眼下,朱巽举手间破其绝学,速败孙和,瓦罐寨众人无不大喜大惊。屠龙帮的好汉们,也都瞧得呆了;过了良久,方才暴出声响来,几名性急的帮众绰起称手兵刃,便要前去收拾那朱巽。

  笛声忽顿,朱巽铁笛横指,真气到处,屠龙帮众的武器只如面条一般,齐齐拦腰折断。石无病长枪急刺,朱巽右手先收了铁笛,左手若电,早一把握住枪头的红缨处。石无病力大,朱巽争不过他,只得松开手来,同时蕴劲于指,在那枪头之上轻轻一点。朱巽指尖的真气沿着枪身游走,直冲枪柄,只震得石无病手掌发麻,不自禁地双手离枪。朱巽的手一沾到那枪,长枪便活了起来,好似已化作一条游龙,其势几欲凌霄!

  “石兄弟,请先罢手……”孙和胜败不惊,依然佛陀般笑道,“原来这位小兄弟还会枪法,我来一会,哈哈……”

  一时枪下起惊鸿,依稀当年赵子龙!

  “好俊的枪法!”秦伯尝大惊,十分钦佩,失声赞道。他一个每日里见惯了“天下第一枪”罗仲信武艺之人,竟还能出言赞叹,足见少年朱巽枪法之高!

  千树梨花舞春风,万点微雨惊雷霆。朱巽也不打话,提枪便刺,转眼便与孙和战过二十回合。孙和武艺虽精,却也难以抵挡那少年的枪法;二十合一过,孙和的鞭法已渐散乱。马上打斗,要想二十合便占了孙和的上风,怕是连拼尽全力的李玄、秦伯尝,也万难办到!那少年朱巽不过才二十上下的年纪,怎么可能会有这份功力?

  武林中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正在发生!朱巽那一杆枪神出鬼没,孙和竟已遮拦不定!银光到处,孙和的衣襟早化作片片布蝶,没入风中。如此看来,再有几个回合,孙和必败无疑!

  “大哥,这是什么枪法?”张谷问道。

  “我也不识得这位小英雄的武功路数。仲信最是精通枪法,他若清醒,或许能知道这位神奇少年的枪法。”秦伯尝口中说着,同时手下御劲,试图为罗仲信解开那被屠龙帮主李玄亲手封住的穴道。

  “这胖老儿武功极高,正是二头领的对手,不减隋唐猛将罗成之勇!朱巽这孩子,二十回合便能打得他没有还手之力!除了子龙银枪,还有谁人能有这个手段?他使的,莫不是‘赵家枪法’?”张鬼道。

  “虽没有白马银枪与青釭,可这朱巽雄姿矫矫乘游龙,英气勃勃踏惊鸿,笛横时相貌堂堂,枪到处威风凛凛,倒也颇有几分赵子龙的神采!”谢秋棠自语赞道。

  “不错!这小子的枪法比俺漂亮!也比俺厉害,比俺厉害!嘿嘿!”李雄大声叫道。正兴奋观战间,李雄一转头,便瞧见军师许清渠脸上不形喜怒之色,他又想起木盒之祸,吓得赶紧闭口不言。

  “哦!原来这小子使的是‘赵家枪法’!难怪这般厉害!”张谷道。

  “师弟,可瞧他的武功路数,好像不是中原的枪法!”张鬼道。

  “师兄,那你说他使的是哪路枪法?”张谷疑问道。

  “什么哪路枪法?你又忘了秦大哥的言语了!天下武功,重意不重招,他使的究竟是哪路枪法,又何足道?单骑当阳七进出,古今谁敢与争锋?常山虎将赵子龙,他的枪法后来多半是失传了。唯有宋时梁山的‘小张飞’林冲林教头,枪法颇有些赵云的味道。后人没有子龙气,便是练会了再好的枪法,终究不过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张鬼说道。

  “子龙枪法,非大英雄不能使!这朱巽一表人才,好生英俊!这枪法由他使来,倒也没有辱没了先人。”谢秋棠道。

  “老三,看你这话说的!这人长得英俊,跟大英雄又扯上什么关系了?”张谷笑道。

  ……

  瓦罐山群豪偶然得了强援,都松了一口气,心中十分愉悦。此刻观战,便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了起来,防备之心大减。

  众人身在局外,瞧得明白,朱巽的枪法,招招都从最意想不到的角度,使出最不可思议的一式;这也难怪孙和会手忙脚乱地应战,弄得这般狼狈了。如此招数,换了其他在场的任何一位高手,都决计不会讨得了好去。

  瓦罐山群豪正欢喜交谈间,只闻得“扑”的一声响,孙和已被朱巽刺下马来了。一时瓦罐山中喝彩若潮涌,响声如雷奔。

  可奇怪的是,一向最重义气的屠龙帮好汉们竟都无动于衷,一个个仍站着不动,好像就在等着那瓦罐山的挠钩手上前来把他们的孙堂主拖走!唯有蓝孤芳领着手下的兄弟摇旗呐喊,大声呼喝;他们个个摩拳擦掌,纷纷扬言要上前厮杀。接着,其他当家率领的弟兄们也都跟着叫阵辱骂了起来。此一事,瓦罐山的其他头领尚未察觉,只有军师许清渠一人心中大是疑惑。

  “帮主!您该出手相助三当家了!”“病诸葛”兰志南提醒道。

  “北侠”李玄在该出手营救自家兄弟之时,竟还要旁人出言“提醒”!这岂非是天大的怪事?

  毕竟不知李玄手中的铁戟,能否胜过那少年朱巽的长枪?孙和、商季二位当家又能否被救出?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