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一百四十六回 屠龙帮三战瓦罐山 秦伯尝初降雍正朝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374 2016-08-10 14:46:00

  杀手锏!只用三招,便逼得秦伯尝不得不使出杀手锏的绝招来,那虬髯公不愧为当年的“武林三杰”之一!秦伯尝此刻为了保命,只得化玉佩为铜锏,以巧劲打在虬髯公的手腕处,卸其巨力。同时,秦伯尝后退了半步,避其左拳锋芒;又将手肘一横,而格挡其铁拳。那虬髯公手腕被击,乍见杀手神锏,惊愕已极!他也觉察到,秦伯尝三式之内招招忍让,而那位熟识的世外高人又处处护着秦伯尝;他心想,自己怕是打错人了,只是此刻收拳已然不及。待得那世外高人的导引剑气一至,虬髯公便顺势变更拳路;这一拳,劲力到处,登时便将草间的一块巨石击得粉碎。虬髯公掌力之强,竟至于斯!

  三招一过,那世外高人、虬髯公与秦伯尝三人俱是一身冷汗;得见对方神功,他们皆大惊大敬。虬髯公和秦伯尝心头的火气也都歇了。

  那世外高人心道:“看这人的年纪不过才四十上下,比我和虬髯兄弟小得多。他的内力比起虬髯来,确实要弱些,却也是当世头几名的人物!而他方才掷玉佩的手段,更是神奇之至,远远超过我的武学见识!如此招式,若单打独斗起来,恐怕天下无并一人能有胜算……”

  “哈哈哈!好功夫!好功夫!好功夫!”虬髯公抚须大笑,抱拳连连赞道,“好汉!能在我与剑仙师兄联手的情况下走过三招,你还是第一个!好汉能否报上大名,也好叫洒家知晓!”“二人联手”是为虚,言过其实了;只因那虬髯公爱秦伯尝之人才、感其杀手锏手下留情之恩,这才出言赞美,对其大加称颂。那虬髯公练了一辈子武功,最后将所有的招式都化作了一套最简单的“花和尚拳”;而此拳法的精髓之处便是刚才那分打鼻子、眼眶和太阳穴的连环三招,名唤作“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最是了得。数年来,虬髯公与多少武林败类厮杀,和多少名门高手切磋,而绝无一人能当其一二拳;今日秦伯尝连拆其搏命打出的三招,实乃江湖上数一数二之凤麟。

  “不敢当,在下瓦罐山秦伯尝。方才多谢大师手下留情!多谢真人出手相救!”秦伯尝谦道。

  “你就是秦伯尝秦大头领!难怪手段这般了得!哈哈哈哈!今日总算有缘得见,名不虚传,名不虚传啊!”虬髯公高兴道,“咦!剑仙师兄!你这十几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现在你我刚一会面,如何又没了踪影!李玄兄弟,秦兄弟,还有屠龙帮的兄弟们,洒家先去找剑仙师兄喝酒了,后会有期!哈哈哈哈……”

  那位暗中护着秦伯尝的绝世高手,便是屡次对屠龙帮伸出援手并教授独孤风剑法的谪剑仙前辈,亦是康熙末年的“武林三杰”之一。谪剑仙素来与虬髯公齐名,他二人一道、一佛;一个以武求天人合一,当世真人,一个以拳行侠仗义,斗战胜佛,俱是当世武学境界最高之人。

  “李兄弟,秦兄弟,洒家再送你二人两件礼物!哈哈哈哈……”虬髯公豪爽的笑声中,迎风送来了两颗人头,还有两件被肉掌打得稀烂的玄铁暗器。

  常好取人首级的血滴子杀手,今日却莫名其妙的丢了自己的首级,也算是罪有应得了。

  李玄等屠龙帮众遥望远处,对空抱拳,算是与谪剑仙、虬髯公相送了。李玄身后忽地闪出一人,对着秦伯尝连环三箭。这箭法,秦伯尝与孟问渠均是再熟悉不过了。

  前两支箭乃是普通箭矢,皆在秦伯尝胸前寸许处力尽落下;伴着一声铜管清啸,那第三支箭竟能奇迹般地绕至秦伯尝的背后!也不知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支箭恰巧就落在了孟问渠的脚边。此物与旁的竹箭不同,箭身绑有一根中空的铜管,管内似乎暗藏玄机;便是再无城府之人瞧了,也会疑心此箭到底传了什么书信?如此小计,怎瞒得过满清军师孟问渠的法眼?那信箭早被孟问渠偷偷拾了去,秦伯尝也假装瞧他不见。

  那三支箭矢,好像已向秦伯尝传递了什么讯息,他与屠龙帮的李玄帮主等人匆匆作别,即刻离去。那孟问渠也怀揣着暗箭、包藏了祸心,寻了个僻静的所在,便要看那箭书。但见书信之上用斗大的字写了“阴谋赋”这个题目,只看了头一行字,孟问渠便已惊出了一身冷汗……

  一夜无话,整宿无光,却暗藏着无尽的杀机,无穷的阴谋。

  雄鸡未鸣,天下未白。一声炮响惊暗夜,一条火龙破长空。

  “报!屠龙帮趁黑偷袭我寨,现已兵发山下!”

  瓦罐山下,密密布着屠龙帮六万大军,李玄帮主并李小武、魏子洞、石无病、鲁铁锤和邢铁旗五位堂主横刀立马;只是不见另外十万大军及军师兰志南与二当家蓝孤芳的踪影。李玄皱眉犹豫道:“此举可不合江湖道义,不知军师作何打算?可洒家也不好违了军令……”

  另一方面,瓦罐山大头领“小叔宝”秦伯尝、二头领“赛罗成”罗仲信、三头领“枪棍双绝”谢秋棠、五头领“连横剑客”张鬼、六头领“合纵剑客”张谷、七头领“赛薛礼”郭义,这六位头领也领了六千兵马,依着“四阵图”排兵布阵,与屠龙帮对峙。

  屠龙帮一通鼓。只看到瓦罐山后军尘头扬起,冲杀出两条大虫来,其阵脚登时大乱。细看时,却见一个是屠龙帮三当家孙和,一个是京凉山刑堂的商季。他二人之前被瓦罐寨擒住,关押在牢,不知此刻缘何在此!瓦罐山众头领除秦伯尝外,尽皆大惊。

  “帮主!我等已按着军师计策,拔了瓦罐山三道寨门!”

  此言一出,瓦罐寨军心大乱。屠龙帮六万大军个个奋起神威,同时发难,与孙、商二位头领前后夹击,冲散了瓦罐寨群豪,打得他们溃不成军。三队轻骑,早抢先攻上了瓦罐山,夺了那三道关口,占了瓦罐山寨。

  三关之上,一个白衣少年临风而立,人如玉树剑似玉龙。少年淡然看着山下阵图,心中却被一团已经解开的迷雾围着,也不去拦阻屠龙好汉;上来的屠龙帮众非但不与他厮杀,反倒还跟他亲切交谈!此少年便是那自称为“朱巽”之人,他不是别人,正是屠龙帮新上山入伙的好汉——独孤风。独孤风依了军师妙计,做牧童装扮,假作邻村助拳人;他先后帮瓦罐山活捉了商季、孙和两大头领,又奋力杀退李玄帮主,取得了瓦罐山众头领的信任。适才,独孤风夜释孙、商二位当家,打破山门;而后,大家里应外合,夺取瓦罐山寨,一切皆不出兰军师所料。

  令独孤风烦恼的是,昨夜一黑衣人闯入其房间,三招便教他招架无功;其后,那人却又神秘离去。黑衣人可能只为试探独孤风武功的虚实,不知何人?能三招制住独孤风之人,如何能不知凭其化用“秋水剑法”的手段,根本就不是孙和、商季的对手,更无法与李玄帮主大战三百回合;既能识破此中有诈,又为何并无动作?最令人奇怪的是,一向军纪严明的瓦罐寨,其牢房居然连一个把守都没有,好像早已准备好让人劫狱了!还有,瓦罐寨至关重要的三道山门之上,俱是空无一人!此三重关卡,乃瓦罐山命脉之所在,关乎山寨的生死存亡;其今日之举,好像单单只为将瓦罐山拱手让人,岂不怪哉?

  “李帮主!吃我一枪!”秦伯尝大喝一声,直取李玄。

  李玄身在局中,又心中有愧,自然无法分辨敌我虚实;他与秦伯尝斗了五十回合,不分胜败。一旁早有李小武、魏子洞、石无病、鲁铁锤和邢铁旗五位堂主一齐杀出,各使出看家本领,大战秦伯尝,七人战在一处。秦伯尝毫无惧怯,使一杆金枪,力敌当世六大高手;七人又战了五十余合,仍是各无输赢。

  “秦头领的武艺,当真是举世无双!”远处,正蓝旗都统纳兰容川登高望见秦伯尝酣战屠龙帮六大好汉,对其身旁的孟问渠道。

  “是时候该发兵了。”孟问渠羽扇一挥,早有“武曲将军”狄复引清兵二十五万,对瓦罐山作合围之势。

  为寻帐下兄弟,秦伯尝卖了一个破绽,虚刺一枪,虚晃一锏,调转马头,早冲杀出阵了。李玄敬其德才绝伦,也不令人追赶。

  秦伯尝单人独骑,虽千军万马,如入无人之境。他只一人,竟能笔直冲开屠龙帮大军,飞奔至瓦罐山脚下,恰逢独孤风。秦伯尝下马,使出三招;独孤风不能当其神威,只得束手就擒。

  “果然好少年!”秦伯尝忽的停手,对独孤风正色道,“你的根底,我已尽知;我的来去,你可晓得?”

  “我只知道,您是昨夜试我武功之人。”独孤风虽聪明绝顶,可哪能参得透秦伯尝这等天外飞龙般的人物,只得如实说道。

  “我也只知道,你还是名唤作‘朱巽’。今日我欲引兵去投那清廷,你可愿随我一道?此事凶险万分,你可要三思。”秦伯尝严肃道。

  独孤风思索片刻,便正色道:“我愿往。”

  秦伯尝、独孤风,双雄携手,谁人可挡?二人早冲破阵门,离了瓦罐山,陆续寻得各位头领。瓦罐山秦伯尝、罗仲信、谢秋棠、张鬼、张谷、和郭义这六位头领已经会和,他们点视兵马,却只存得了三千兄弟;其他人都已被屠龙大军冲散,或走失,或逃亡。

  “今日瓦罐山被破,我等已无立足之地;我欲引兵投靠清廷,不知诸位兄弟以为如何?”秦伯尝道。

  “大哥,不论你往何处,我等必誓死相从!”罗仲信道。

  “大哥不可!狗皇帝屠我父兄,残害了多少无辜百姓!我等与雍正不共戴天,势不两立,如何可反投清狗?”谢秋棠急谏道。

  不等罗仲信发作,秦伯尝便抢先激动道:“眼下我瓦罐山已和屠龙帮反目,江湖上怕是再无我等的立足之地了!不投清廷,又能往何处去呢?”

  “大哥!就算是要我去屠龙帮的刑堂吃上一剐,我也绝不降清!”谢秋棠握紧了手中兵器,斩钉截铁道。

  “唉!张兄弟,不知你二人又作何打算?”秦伯尝问道。

  张鬼、张谷瞧了瞧四下的兵马,二人各望了对方一眼,咬咬牙,不舍道:“秦大哥,眼下江湖纷争急,朝廷烽烟起,我们师兄弟二人早就心灰意懒了。自聚义以来,我二人已多时不曾回师门探望;今日,我们欲辞别秦大哥和诸位兄弟,解甲归山,早晚供养师尊。各位好兄弟!后会有期!”言罢,张氏兄弟便离了开去。去来都是清风两袖,只是多了牵挂。列为看官,此二人亦是屠龙榜上有名客,日后他瓦罐寨群豪自有缘分再度相聚;只是他们此去回山,又要引出一桩无头的灭门巨案,牵出一件“天丑”皇朝血滴子的旧案,横空出世一个绝世的少年人杰。此是后话,不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