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一百四十八回 神龙在天岂上愿者钩 鱼虾作茧何不自网罗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045 2016-08-10 14:46:00

  “屠龙,绝龙。哈哈,好名字!李玄,你乃是人中之龙!卿本佳人,奈何从贼?今日,我便在这绝龙谷内,绝了你这条恶龙!好教我大清国永绝后患!”纳兰容川立于悬崖边上,望着正往谷内飞奔而去的屠龙帮主李玄,小声笑道,生怕惊动了快要上钩的巨龙。

  巨龙如何能上钩?纵使上钩,若无姜尚之能,孰人可钓?

  纳兰容川望着悬崖下的李玄,紧张已极。他身为都统,每日上朝,得沐“天威”,常见帝王“龙”颜大怒,其当时心头之情,也远远不及今日之万一。

  绝龙谷口,一声骏马长嘶,引得纳兰容川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正蓝旗的精兵个个摩拳擦掌,只等“地火阵”起,便纷纷推下巨石,定要活埋了这天下第一的豪侠,好建立不世之功勋。

  李玄已勒定骏马,如山岳般凝立不动。只急得正蓝旗都统与所有将士汗透数重衣衫。

  “该收网了!”纳兰容川极其兴奋地自语道。

  突然,李玄圆睁环眼,朝天虎目怒视。一时间,其双眼好似运使两道精光,直冲霄汉。正蓝旗满军将士都以为那目光是朝自己望来,俱是大惊而怯,三军人马莫不辟易。

  都统纳兰容川为其神威所慑,惊得连人带马倒退了数步。其身后撞出一个人来,纳兰容川见了,更是大惊。

  “你如何来了!”

  “屠龙帮的兰军师来了。”

  “你、你可曾被他撞见!”

  “撞见又如何?他不过是一个人,坐着一辆破四轮车;眼下五万精兵在此,还怕了他这文弱书生不成?管教他来得去不得!”

  来人一袭蓝衣,一柄蓝剑,其人俊若兰花,玉树临风,人才一表,乃昨夜与纳兰容川密会之人。

  “是啊,管教他来得去不得!”

  又来一人。此人一身布衣,一辆木车,其面如冠玉,羽扇纶巾,当世智绝,正是屠龙帮的总军师兰志南。

  两句杀人的狠话,在他二人嘴里,竟说得这般轻描淡写。

  “蓝孤芳……”兰志南摇扇笑道,“屠龙帮前副帮主、天枢堂堂主,蓝孤芳。”

  “正是在下!”那蓝衣少年面淡如兰,说道,“屠龙帮总军师、玉衡堂堂主,兰志南。”

  “我是该叫你蓝孤芳呢?还是该喊你……”兰志南虽笑着,可目露威严之色,盯着那蓝衣少年一字字道,“纳、兰、孤、芳。”

  那位与满清正蓝旗都统纳兰容川“勾结”的蓝衣少年,竟然就是蓝孤芳!

  兰志南、蓝孤芳互相盯着对方,二人忽然都大笑了起来,不知为何。

  “不好!李玄!莫要放走了李玄!”纳兰容川猛然想起正事,大惊道。

  “三军听令,莫要去管‘地火阵’,只管拿石头砸死那贼首李玄!”纳兰容川急下令道。

  一众正蓝旗的士兵扒着悬崖,小心望下瞧去,却见谷内连个马影都没有,更别说人中之龙的李玄帮主了。

  李玄如上钩神龙,已不见了踪影;功勋似煮熟鸭子,也一齐飞了。如此大喜大落,已惊得正蓝旗将士一时不知所措。

  “屠龙帮总军师的脑袋,恐怕不比李帮主便宜吧。”

  “哈哈!不错,吾儿说得不错!李玄大奴才不过匹夫之勇,一战可擒;屠龙帮最能闹事的,便是你这汉人奴才军师!你的脑袋,可远比李玄值钱多了!”

  此二人俱是口吐兰香,可说话却句句歹毒如蛇蝎。

  兰志南大笑。他一个文弱书生,孤身面对正蓝旗的五万精兵,只如羊入狼群;旁人在这任人宰割的当口,哭都来不及了,他竟然还能笑得出声!

  “哈哈!死到临头,还敢大笑!”纳兰容川得意道。

  “哈哈…死到临头,还敢大笑。”兰志南也学他道。屠龙帮军师故意羞辱那纳兰都统,想要激他。

  “你这汉人的奴才!当真找死!”纳兰容川大怒道。

  “你这奴才的奴才,当真该死。”兰志南继续辱道。

  纳兰容川正待动手,却见兰志南羽扇一挥,喝道:“我屠龙好汉何在!”。

  一时间,漫山遍野的,尽是林立的旌旗;震天动地的,都是屠龙好汉的呐喊。快刀利剑,直欲如蛭饮血;强弓硬弩,几将如蝗飞空。丛林障目,一眼望去,也不知究竟有多少屠龙好汉,只教那五万正蓝旗精兵心惊胆寒。

  “该收网了……”兰志南道,“纳兰都统,你也真是当世将才,自己张罗了一张破网,鱼没钓到,反倒把自己给网进去了。”

  “你、你、你……”纳兰容川连失二“宝”,此刻被兰志南一气,急怒攻心,喷出一大口血来。

  “纳兰容川!”兰志南正色道,“你这狗奴才!害死了多少无辜百姓!残杀了多少屠龙好汉!今日,也是你命该绝,天降两道悬崖拦阻于你。你只知那山谷唤作‘绝龙谷’,可晓得此崖唤作‘绝兰崖’!天时、地利与人和齐备,任你再狡猾,也难逃我百十万屠龙好汉的刀剑!”

  “马革裹尸!我能为圣上效命,是我的荣幸!”纳兰容川忽作癫狂状,一时傲气横生,大笑道,“哈哈哈!眼下李玄不在,我临死也要拉你垫背!我看何人能拦我!”

  “何人能拦你。”兰志南摇扇道,喜怒不形于色。

  “何人能拦我!”纳兰容川大喝一声,忽地从腰间抽出一柄深蓝色的宝剑,旋即又化剑为刀,直劈兰志南的脑袋。

  “谁能拦你?”兰志南盯着纳兰容川的脑后,淡然笑道。

  一道湛蓝的剑影飞过,一颗面如冠玉的人头抖落在了兰志南的四轮车旁。可怕的人头被鲜血染得异常鲜艳、异常残酷。

  一般的读书人是见不得这场面的,可兰志南却死死地盯着地上那未闭上的双眼。

  死的人当然不是兰志南。地上的人头,却是纳兰容川的!

  过了半晌,兰志南才长舒了一口气,放心道:“七年了,总算可以收网了。今日屠龙帮除了一大劲敌,也为人民赶走了一头只会咬人的怪物。”

  “我能拦你。”一个声音冷冷说道。

  鲜血自湛蓝的剑尖处滴下,再伴着浓烈的兰花香气,愈发显得妖邪。

  纳兰容川做梦也没想到,杀他之人竟来自身后!可惜,他的梦已永远无法醒了。

  蓝孤芳!杀纳兰容川之人,正是蓝孤芳!

  “你!你、你!你竟敢弑……”说话之人,乃是纳兰府的老家将纳兰百川,也是纳兰容川的启蒙剑师。纳兰百川对纳兰家最是忠心,也是正蓝旗除纳兰都统之外,唯一知晓“纳兰孤芳”秘密的家将。

  “我本名兰孤芳。我可不是这个只会做奴才之人的后嗣!”蓝孤芳打断了对方那教人听不下去的话语,冷冷说道。

  “你、你说什么!”纳兰百川万分惊愕道。

  “我本姓‘兰’,与屠龙帮军师兰志南是族兄弟;后为帮中大业,过继与二当家蓝宗尧为子,又唤作‘蓝孤芳’。只是那什么‘纳兰孤芳’的名字,从来都不曾属于我!我的生父、养父,都是屠龙帮好汉,与那毫无人性、根本不配做父亲的奴才何干?”蓝孤芳道。

  “怎、怎么可能!”

  “你杀过的百姓,也够多了!”蓝孤芳极其不屑,冷冷道,“哼!不过在你临死之前,我可以让你死个明白;等你这奴才下了阴曹地府,也好说给你那主子听。”

  “怎、怎么可能!”

  “你那唤作‘纳兰孤芳’的小主子,自他七年前踏入天枢堂的那一天起,便被秘密送至一座名山的某位大师处。他每日学禅习武,从‘工具’变成了人,日子过得开心极了;少年心性总爱玩,他怕是早就忘记他的‘使命’了。”

  “都统大人怎么可能认错自己的孩子!”

  “哼!一个没有人性的父亲,当然会认错孩子!”蓝孤芳冷冷道,“你也应该知晓,他认为的那个叫做‘纳兰孤芳’的孩子,便是我;我在那开始的三年里,每日都与李帮主形影不离,以纳兰容川的本事,根本无法近得我身。三年后,我已成年,声音、形貌都已发生变化;我这才故意远离李帮主,好让前来接头的纳兰容川有可乘之机,他果然上当了。还有,我身上的兰花香气,是每日用熏香熏出来的,不是他纳兰家独有的血统。”

  “这、这……”

  一道寒光闪过,纳兰百川的人头应声而落。

  “你我都知道的太多了。今日必须要死一个剑术不精的。”蓝孤芳潇洒地还剑入鞘,冷冷说道。

  屠龙帮军师兰志南运筹帷幄,亲自挂帅布阵,更兼帮主李玄已沿着山路杀将了上来。那五万正蓝旗将士群龙无首,一阵厮杀过后,或死或降。

  可怜纳兰容川一代将才,作茧自缚。他只为了当好一个奴才,既伤了孩子,也害了自己,五万精兵俱做陪葬。不知网开一面,终将网罗了自己。

  七年的罗网,已经收起了。而那些看不见的权贵之网,日后又会在何处害民?

  “军师,纳兰容川的正蓝旗已全军覆没。可瓦罐山之围还没解,为之奈何?”李玄喜道。军师在前,他还有何忧愁?

  “狄复想要围而不攻,以断我军粮。哈哈,他的兵马就不需要粮草?”兰志南摇扇笑道,“算算他狄家军的都粮官也该到了。帮主、孤芳贤弟,咱们走!给饿着肚子的百姓发粮食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