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唐风华录

第五章、桃夭一舞,情定三生

大唐风华录 曦和夫人 2263 2013-07-06 12:38:28

  正是清晨六更天,长安城的寂静被第一缕炊烟和第一声翻动柴火的声音打破,李府也开始井而有序的忙碌起来,一等奴仆下人早早的准备好了早饭,此刻正三两个奴仆一组,捧了食盒挨屋送去。

绮罗屋中也是一番喧闹,夏缦服侍绮罗简单梳洗一番,到正厅坐了,金丝楠木桌上伙房的丫鬟刚刚摆好了早膳,一叠虾饺,温润的白瓷小碗盛了银耳莲子粥,数碟小白瓷碟盛了各式小点心三四样,绮罗起著,挑了个桂花薄荷糕吃起来。

正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喧闹声,是绮罗院中洒扫婆子略带慌张的的声音:“诶!公子!莫闯呀!这可是我们小姐的闺房啊!诶!”夏缦闻声放下手中要准备给绮罗漱口的清茶,手按上腰间的软剑,出了内室开门查看,刚一开门,便觉得一阵风袭来,险些和穆安撞了个满怀,穆安急急的收住脚,微扶了下来人,见来开门的是夏缦,便不急不缓的双臂环在胸前,斜靠在门边,嘴角微挑,似笑非笑的看着矮了一头的夏缦,“呦!这不是夏大姑奶奶吗?怎么这么急着给小爷投怀送抱啊!”

因为两人皆是自幼陪伴绮罗穆远长大,情谊自是不输绮罗穆远的深厚,夏缦羞极成恼,一掌朝穆安面门劈下,“找打!”却被穆安轻巧躲过,一闪身进了屋,却并未走进内室,绮罗掀开帘子从内室走出,不假修饰的出尘模样让穆安也有瞬间失神,但也只是一瞬的事,下一秒,穆安便敛了嬉笑的神色,拱手恭敬地行了礼,说道“小姐,我家公子有请小姐出游,小的特来禀报,公子在府中莲池旁等候,公子还特意让小的转达,今日,有大礼要献于小姐!”绮罗听闻穆远过府来,自是欣喜,却并未露于形色,只淡淡道:“请你家公子稍等片刻,我整理一下,即刻便去。”“是!小的这就去回禀公子!”又恭敬地行了一礼,一阵风似的向外走去,经过门口还不忘挑衅的朝夏缦一挑眉。夏缦则回之以一个大大的白眼。

似是怕那人等的急了,又或是心里着急着去见那人,绮罗并未多加修饰,只让夏缦将一头如瀑乌发在脑后简单的缠了一个髻,用了个雕作梅花的乌木簪子牢牢固定住,将居家常服换做一套便于活动的天蓝色胡服,简练的款式,纯净的颜色,衬得绮罗肤白如雪,整个人分外精神。

向镜中满意的瞥了一眼,绮罗携了夏缦快步向莲池走去。远远便看见莲池边那道负手而立的挺拔身影,深蓝衣袂被微风掀起一角,天生傲气,君子自成风骨。正是穆远,此刻正背对众人,出神的望着那莲池里几片因风飘零着打转儿的残叶,眼中似怜,似叹,“子安!”绮罗欣喜唤道,从小,她便唤他的字,一晃经年,竟改不了口了。穆远同样的欣喜回头,笑靥如阳,暖开了这一池残荷,也暖了绮罗的心。十九岁,已接近及冠,脸上以渐退去年少的青涩,多了几分成熟的棱角,身上深蓝衣袍的暗色云纹随着走动在阳光下发出柔和的光泽,更显得人温润如玉,绮罗出神的望着那双只映出自己,溢满笑意,纯粹如墨玉般的眼睛,一时竟忘了移开,“阿罗,来!”说着穆远便递出修长有力的右手,绮罗轻轻搭上他温厚的手掌,因着感觉到穆远手心的茧子而微微心疼。穆远是左撇子,所以从来都是左手写字作画,右手习武弄剑,与京城那些吊儿郎当的少爷们学的花拳绣腿不同,穆远师从一位穆大人曾施手相救的世外高人,学的是可杀敌,可护亲的真功夫,长年累月舞剑,右手便多了茧子。穆远右手握住绮罗微凉的手指,左手扶住她的腰轻轻一提,转瞬间便在夏缦的惊呼声中,两人穿越莲池,跃上了李府高高的院墙,悄悄接近的护卫被绮罗悄悄用眼神制止,随后跃上墙头的穆安对着墙下担心的夏缦叫道:小夏子!不用担心!天黑前绝对把你家小姐毫发无伤送回来!”

夏缦又不放心的叫了一声:“小姐!一定要小心!早些回来!”喊话的同时,暗中用手比了朝暗卫打了个手势,几个黑影随即向外冲去。

穆远略稳了下身形,又是一个漂亮的旋身,稳稳落在早就等候在墙外的黑马上,正是穆远自小便陪伴左右的追风,追风不安的打了个响鼻,踢了几下蹄子,穆远轻轻的抚了抚追风的鬃毛,追风这才安宁下来,追风是穆远幼时穆大人自西域得来的一匹烈马,曾踢死一个喂食时想去摸摸它的小厮,平时拴在后院马厩里,除了专门喂食的小厮平时根本无人敢靠近,直到一天傍晚,穆府上下突然不见了小少爷,惊动了家丁奴仆,几房夫人,连同穆大人都被惊动出来寻找,找遍了几进院,连伙房的酒缸里都被厨子拔开塞子探视一遍,仍不见踪影,正在众人急得如热火上的蚂蚁,个个手足无措时,后院突然传来一声惊呼,便再无声响,穆大人心里一沉,一行人全部向后院奔去,当看到那个呆滞在马厩前的小厮时,穆大人只道是穆远贪玩跑进了马厩里,顾不得靠近烈马的危险,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抽出随身的佩剑,翻越马厩的栅栏,当看到那一幕时,饶是身经百战的穆大人也不禁呆愣住了。只见从不曲膝的追风竟然温顺俯首,前腿微弯,以便正紧紧抓着它的鬓毛,一只脚扒上了追风马背的小穆远爬上来,长长的眼睫下是难得的温顺怜爱神色。穆大人自此便将追风送给穆远作为座骑,从此和穆远形影不离,也算一段奇缘。

将绮罗牢牢护在胸前,穆远自衣袍里取出一块手帕,轻轻将绮罗双眼蒙住,在她耳边轻声道:“阿罗,抓住马缰,不用怕,今天带你去见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绮罗点点头,只觉得背后坚实温热的胸膛分外让人依赖。

经过了大约两炷香的时间,绮罗深吸一口气,只觉鼻翼间一股冷香愈发清晰,“吁!”穆远勒马停下,绮罗只觉得眼前一凉,覆目手帕已被穆远取下,缓缓睁开双眼,眼睛一泓清泉如投入一小石般漾起涟漪,如此雪海梅林,此景只应天上有!目光所及之处皆是梅树,残雪轻覆下只露点点鲜红,一点梅心,相映远,小艳疏香,最娇软。漆黑遒劲枝干凌风独立,唯有暗香,更称其风骨。覆入晓风香满袖,此刻两人却可同咏一枝春。想及此,绮罗更是多了几分羞赧,

(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