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唐风华录

第十三章 君王猜疑,挚友反目

大唐风华录 曦和夫人 2079 2013-07-06 12:38:28

  翌日,东方初露鱼肚白,碧瓦宫墙均镀上淡金颜色。

“上朝——!”自内殿传出的尖利的声音穿透巍峨大殿,依次由各殿小黄门传至外殿。正是

银烛朝天紫陌长,禁城春色晓苍苍。

条弱柳垂青琐,百啭流莺绕建章。

剑佩声随玉墀步,衣冠身惹御炉香。

共沐恩波凤池上,朝朝染翰侍君王

外殿门外早已等候多时的大臣们互相承让着向殿内缓步走去。李大人与穆大人亦在其列,想着刚才在宫门外便可看到的高耸入云,直插九霄的“倾楼”,不禁心中暗暗叹气。

倾楼平地起,耗时十年,无数民间壮丁被抓入宫中筑楼,妇孺多体弱,家内田地半数化为荒地,老妈妈在家盼儿子哭瞎了眼睛,有不少新生了孩童的家还未享受为人父的喜悦便硬被抓入宫中。到后来,民间已难以抓到身强体壮的男子,官兵竟抓了妇孺老者进宫充数。

为宫中劳役,为奴为隶,最为低贱,在等级制度极其森严,上上下下及其势力的宫中更是为人看轻,恃强凌弱,欺软怕硬,时有发生,因此就连倒夜香的小太监也敢在大太监那受气后找个看不顺眼的劳役狠狠踹几脚。

再加上有体力不支者,思家心切欲悄悄遁逃者,劳累过度病倒者,均会遭受极残忍的惩罚,轻者鞭刑,重者绞刑活埋,甚至还有无辜劳工被绑到御前,衣饰化作天兵天将,做人靶,供君王妃嫔,贵族子弟射箭玩乐。谓之“射天”。

死伤者均被拖到乱坟岗,尸骨曝于野外,家人得到讯息去寻时,早已难以辨认,也只得恸哭一场后寻求生路,几年下来,城外的乱坟岗住下的乌鸦竟多了数倍。

死、生自古便是民之大事,君上无道,使百姓,生,饥寒交迫,不得善生,死,曝尸荒野,不得善终,百姓苦不堪言,暴乱频发,君上却变本加厉,愈发暴虐无道,沉溺女色,不理政事。

群臣进到大殿,炀帝身边得宠的那个眉清目秀的小臣奚齐,如今已升至太监总管,立于龙椅旁,尖细清亮的嗓音唱到:“陛下驾到!”群臣皆恭敬跪下俯首,肃声道:“参见陛下!”炀帝拾阶而上,“平身!”隋炀帝不过二十七岁,但纵欲过度使本来身体强壮的隋炀帝身体越发羸弱,脸色苍白,声音已是虚浮,待众臣起身,惊异发现龙椅上竟还坐了一个衣着艳丽暴露的女子,群臣中有人认出是武贲即将裴仁基之妹,美人裴氏。官阶较低的瑟缩着把头低到了胸前,只怕无意看了君上的宠妃被君上一怒之下挖去双眼。

李浑当看到君上竟带后宫妃嫔如大殿上朝,还让一妇人坐于龙椅之上,已是怒不可解,听得身后群臣议论,已明白一二,见势利者竟为自保不敢言语一句,更是气愤,和身旁的穆大人对视一眼,见穆大人也是满眼恨铁不成钢的神色,遂出列,正言直谏道:“陛下这是为何?陛下难道不知后宫从不干政?还请陛下请娘娘回宫!”

穆大人在内的一列忠臣亦是出列,拱手俯身谏道:“请陛下送娘娘回宫!”

“大胆!”炀帝生气至极,“朕是天子!朕带美人上朝干尔等何事!莫不是忧心自家女儿受了朕的冷落!”

李大人带头跪下,依旧固执沉痛进谏:“陛下,四方暴乱,国已不国矣,陛下还要沉迷下去吗?!请陛下送娘娘回宫!”穆大人亦跪下谏言:“陛下,国事紧急,还望陛下已国事为重,以兴世代基业!”

“呦~”崔美人整个人都蛇一样依附在炀帝身上,纤纤涂了鲜红蔻丹的柔夷捏着丝帕一角拭泪抽泣“陛下您瞧瞧,大臣们都赶臣妾走呢!国事为重,儿女情长终是不足为道。妾身还是回去吧!不然,陛下的忠臣们就要说臣妾是祸水了,只怕是……”说到此处,裴美人已是梨花带雨,泣不成声,“怕是要置臣妾于死地而后快了!”说罢就要起身,温香软玉要离开,炀帝自是不快,一把揽过她不盈一握的纤腰,把她拉回龙椅,“美人安心伴朕坐下,看谁人胆敢放肆!”又是好一阵哄劝,应下了无数条件,裴美人却依旧不依,哭闹着要回宫。

李大人再也忍无可忍,抬头怒目指着缩在炀帝怀中哭成雨人儿的裴美人,怒斥道:“贱妇!魅惑君上!还不速速退下!”

炀帝大怒,起身一把抄起奚齐捧着的一杯热茶朝阶下李大人扔去,炀帝虽然无治国之术,力量却是奇大,茶杯一下子不偏不倚砸中了李大人额头,热茶混着鲜血立刻自李大人额角流下,滴在朱色朝服上流下暗红的印记,还有数棵茶叶挂在脸上衣服上,狼狈不已,但他并未起身,依旧固执磕头死谏:“请陛下送娘娘回宫!”

炀帝已被气的浑身发抖,怒吼道:“来人!”宫中侍卫应声而到,“给我把李浑那厮杀了!”群臣见事态严峻,互视一眼后忙齐齐跪下:“陛下三思!”终是朝中位高权重的重臣,诸侍卫也不敢轻易动手。

穆大人也忙求情:“陛下!万万不可啊!李大人家世代忠良,为陛下立下汗马功劳,陛下此举,恐落得兔死狗烹之嫌!望陛下三思!”

“反了!反了!你们这是要反了朕的皇位吗!”炀帝怒斥道:“谁再敢求情!与李浑同罪!”又怒视一众侍卫道:“你们!你们也要给朕反了吗!还不动手!给朕杀了他做杯肉羹赐予朕的爱妃!”众侍卫不敢再有犹疑,拔剑朝李大人步步逼近,离李大人最近的侍卫统领,曾在李浑军中做事,李浑一向体己手下,统领自是感激,可皇命不可违,他走到李大人身旁,低声道:“大人放心,小的定会给大人个痛快,您的恩情,小的来生做牛做马再回报您!”言罢,一咬牙,挥剑就要向李浑后颈劈下。

“住手!”忽然一个声音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传来。那统领瞬时暗自松了一口气,受气剑势退至一旁,悄悄的把汗津津的手心放在袖角蹭了蹭,看向来人。(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