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唐风华录

第十五章 明珠有情,流水无意(上)

大唐风华录 曦和夫人 2234 2013-07-06 12:38:28

  傍晚,李府厨房照常炖了银耳燕窝汤给李夫人和大小姐、二小姐送去。

三个青衣小婢用木盘端了向各屋送去,给绮罗房里送汤的纯儿走到变听到身后有人叫她,回身一看,却是夏庄,忙问道:“夏护院有事吗?”夏庄试着几次都要开口,作为一个男子终是不好意思,遂示意纯儿附耳过来,纯儿只觉得夏庄窘急的样子甚是有趣,想到姐妹们由私下悄悄讨论穆公子容貌如何俊美,武艺如何高强变成了讨论夏护院,脸颊不禁微烫,但纯儿是个性情极泼辣的女子,也没多想,遂附耳听去,夏庄在她耳边费了好大劲才把事情交待清楚,把怀里的云霁交给他的纸包放在木托盘上,匆匆离去。

纯儿略一思索,虽然略有疑惑,但想来主子们的事情,她们一介奴仆也干涉不得,便照夏庄所言将纸包里的粉末倒进汤里,将汤盅摇晃了下,端进绮罗屋中。

夏缦恰巧去书房取绮罗要的书去了,只有绮罗一人待在房中,着了家常藕荷色衣裙,披了薄毯,斜倚在矮榻上上翻看诗集,纯儿在门外叫道:“大小姐,奴婢给您送汤来了!”绮罗揉了揉看书看的有些酸疼的双眼,应道:“进来吧!”纯儿这才敢推门进去,把燕窝汤轻轻放在桌子上,抬头对绮罗道:“小姐快趁热喝了吧!冷了便不好了!”“嗯,好。”绮罗微笑点头,起身坐到桌边,拿起瓷勺搅了搅,见纯儿依旧立于一旁,便道:“你也累了,早着回去歇着吧!”“多谢小姐体悯!奴婢告退了!”说罢行礼退下,掩好门扉。

这厢绮罗慢慢喝着银耳汤,云霁房中却是另一场景,床榻之下,竟有一狭小阴暗的密室,云霁盘腿坐于榻上,裹在一堆被子中仍忍不住瑟瑟发抖,脸色惨白毫无血色,明明冷极,额头却不断躺下豆大汗珠,眼珠通红,布满血丝,银牙已将嫣红嘴唇咬破,有甜腥鲜血自唇边流下,竟是乌黑,待疼痛冰冷稍缓,云霁无力倒在矮榻上,食指死死扣住被子,切齿道:“我柘(zhe)析玉琪,不惜和魔鬼交换,为阿玛娘亲报仇,阿勿俟斤太过强大,我还动不了他,李绮罗,就从你开始吧!我今日所受彻骨之痛,定要你加倍偿还!”

同一时刻,大明宫内,数万红烛将大殿照的灯火通明,笙箫悠扬,诸位大臣及各家年轻公子列坐两旁,觥筹交错,李大人和长子李巡,穆大人和穆远亦在座,坐于隋炀帝右下手的却是个高眉深目,着异族华服的壮汉,举手投足间颇有帝王之风,同隋炀王一边欣赏宫中美人水袖乐舞一边谈笑风生。

原来是现在掌管着突厥的王阿勿俟斤远道来访,又饮一下一杯酒,阿勿俟斤似已微醺,借着醉意对隋炀王道:“本王猜测陛下已看倦这宫中美人儿,不如请我们突厥的明珠为陛下献舞如何?”隋炀帝也已微醺,抚掌大笑,“自是极好!快让朕看看你的明珠!舞乐退下!”众大臣皆不知为何突然有此变故,只道是隋炀王不满舞乐,暗自为那领舞的妙龄女子担忧。

阿勿俟斤把酒杯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放下酒杯,抬手极清脆的拍了两下手掌,众人只听得殿外传来一阵清脆的铃铛响声,随后是极有节奏的手鼓“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伴着一阵香风,数十名红纱少女成菱形阵拥簇着一人旋转着舞进大殿。

进了大殿后,周围的少女动作极其优美的俯下身去,同时停止了铃鼓响动,中间那人低着头,如瀑水润长发遮住脸颊,众人皆是屏住了呼吸,满是期待那女子的庐山真面目,待那女子缓缓打着节奏“咚!咚咚!咚!咚咚!”举起手鼓同时慢慢抬头,众人只觉得大殿都因中间那女子更加明亮,那笑容,怕是阳光也要失色几分。

一身红色舞服,与中原保守衣装不同,紧身的露脐上衣,下着灯笼裤,衬出玲珑有致的身材,面容姣好,皮肤白皙,真正的是明眸皓齿,大大的眼睛顾盼有情,殷红的唇更添妖冶,大殿大理石的地板冰冷,一众少女却赤足舞的肆意自在,腰间和脚腕的银铃配合手鼓响着,动作虽是大开大合,却不显粗野,腰和手臂如灵蛇般扭动,使本来豪放的舞反而看来极其妩媚。

一舞结束,众人仍意犹未尽,其他女子行礼退下,中间那名女子伏地行礼,仍微微有些喘息,“啪!啪啪!”隋炀帝带头鼓起掌,底下众人忙也鼓起掌,半是附和,半是真心。

“好!”隋炀帝扭头对阿勿俟斤笑道:“果真是颗明珠啊!好!”

阿勿俟斤得意地对那女子宠溺招手道:“逄珠,我的公主!快到阿玛这儿来!让陛下好好看看我们突厥的明珠!”

“阿玛!”逄珠公主娇嗔一声,坐在了阿勿俟斤身旁的席位上,隋炀帝笑看着逄珠公主道:“原来是突厥王的千金,果然虎父无犬女!”

“陛下过奖了!”没有中原女子的含蓄扭捏,逄珠公主真诚道谢。

“陛下,本王这次前来,一为向您送上突厥宝贵的贡品,二是为我的公主寻得夫婿!还望陛下允许我的公主挑选一番!”

听得阿勿俟斤这话,底下年轻的贵族官家子弟都不自觉脊背挺直了些,端酒杯的姿势都风雅了些,一心想得公主青睐,唯有李大人长子,与发妻约定一生一世一双人,绝不娶妾的李巡和穆远相视无声一笑,依旧随意而坐,默默饮酒。

“好!朕准了!朕也想看看我大隋的男儿谁能捧了这明珠而归!”

“谢陛下成全!”逄珠公主言罢,朝身后的侍女一招手,侍女忙捧上一个剔透的小琉璃瓶,里面有紫红的液体,在红烛下流光潋滟,乌雅公主自席上优雅起身,对着下首众人粲然一笑,举起琉璃瓶道:“这是逄珠亲手酿制的葡萄美酒,我会亲自给我选中的夫婿斟上一杯!”说罢视线便依次从对面席间的桌前飘过,到了李巡面前时迟疑片刻,却没有停留多久,就在李巡刚要舒一口气时,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儿,逄珠公主竟在穆远面前停住了,一瞬不转的盯着那个宝蓝华服,自在饮酒的俊朗男子,穆远却一瞬眼皮也没有抬,心里只盼着这个什么公主赶紧选完夫婿,晚宴结束也好吩咐穆安准备东西,明日百戏带绮罗好好游赏一番。

就在这时,一个小太监急匆匆跑到李大人身边耳语几句,李大人瞬间变了神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