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唐风华录

第十七章 明珠有情,流水无意(下)

大唐风华录 曦和夫人 2067 2013-07-06 12:38:28

  众家仆忙冲进来,管家虽也是心中焦急万分,倒也还冷静,忙叫来府中郎中,又派脚力好的侍卫赶去宫中通知老爷,李夫人闻讯匆忙赶来,待看到床上昏迷的绮罗,几欲昏厥,夏缦一边替绮罗擦干嘴角血迹,一边递给郎中她当时收集起来的银耳汤,郎中取出银针一探,半截银针立刻变得乌黑,李夫人虽不懂医术,可也懂得银针探毒的道理,厉声怒斥道:“大小姐今晚喝的银耳汤是谁端来的?!”一个家丁扭着一个哭成泪人的头发散乱的小丫头进屋,正是纯儿,一进来立刻扑到李夫人面前跪下:“是……是纯儿端…端的…可奴婢绝对没有害小姐啊……绝对没有啊!”管家一脚踢了过去,怒斥:“还敢撒谎!你若没动手脚!小姐怎会变成这般摸样!”纯儿俯倒在地,仿佛突然想起什么似得,猛的抬头喃喃道:“夏护院……”听到自己哥哥的名字,夏缦忙起身:“夏护院如何了?你可不要诬陷人!”“奴婢不敢!是……是夏护院给了奴婢这个……”说罢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说这是寻得的珍贵药材,专治女子……女子经期腹痛的,说大小姐不好意思求医问药,便替她找了来,还嘱咐奴婢偷偷的放,免得大小姐尴尬,奴婢怕味道重,没敢全放……奴婢冤枉啊!奴婢真的不知那是毒药啊!”“来人!”李夫人气急,“把这个贱婢拖下去,管家!把夏护院叫来!”这时门口传来一阵虚咳声,李夫人向门口看去,却是云霁,天气尚暖,却披了翠绿底,金色缠花的狐狸绒披风,里面仍穿着平日里便穿惯了的白纱衣,脚步虚浮,轻咳着进来,由贴身丫鬟揽着削瘦双肩搀扶着,几乎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了丫鬟身上,脸色苍白,嘴唇嫣红的像涂了鲜血一般。

李夫人焦急起身,亲手把她搀到软凳上坐下,替她拉紧了身上的披风,又亲手倒了杯热茶递给她,柔声问道:“霁儿,你身子一向弱,这又急急的跑来做什么?”

云霁一张小脸隐在雪绒绒的狐狸毛里,大大的棕色双眸因为咳嗽而隐隐现着泪光,苍白的脸现出了两抹异样的红晕,再加上身材娇小,整个人都像个小狐狸一般惹人怜爱。

李夫人心疼的紧,对她身后的丫鬟斥道:“让你们好好照顾小姐都干什么去了!”云霁抿了一口热茶,关切道:“母亲莫要怪她们了,霁儿听得姐姐生了急病,担忧姐姐身体,就赶紧赶来了,”略停顿了一下,平息了一下喘息,接着道:“母亲别一直忙活我了,快去看看姐姐如何了吧!”言罢,就欲起身,李夫人忙扶起她,走到绮罗床前,夏缦已经用湿手帕帮绮罗净了面,只是袖口处蹭上的大片干涸的黑紫血迹依旧让人触目惊心,“姐姐!”云霁惊呼一声,哭倒在绮罗床边,右手看似无意的搭在绮罗手腕处,悄悄探了一下绮罗的脉搏,心里满意的笑了笑,脸上表情却依旧凄切,“大夫!”抬头间泪水已流了满脸,“我姐姐平日身体一向强健,今日怎会突然这样!”大夫满脸歉意的立于一旁,“恕小的才疏学浅,无法诊出小姐病因。还请夫人、小姐另请高明,小的告退了!”说罢,身后的小药童提起药箱,两人向外走去。“大夫!大夫!”云霁一番急火攻心,竟晕在了床边,李夫人忙让丫鬟把云霁抱到矮榻上,再去请回春堂的郎中回来,一时房中乱成一团。

李大人、李巡、穆远也前后脚赶回来,李大人步履如风,竟将两个年轻人落到了身后,在门前便看到了绮罗房中混乱景象,“慌什么!”李夫人见李浑回来,顿时心里有了主心骨,“夫君终于回来了!”李浑大步走到绮罗床旁,见到女儿双目紧闭,脸色惨淡不禁揪心不已,“夫人,绮罗到底怎么了?”李夫人眉头微皱道:“城中最好的回春堂的郎中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这可如何是好。”

穆远进屋后恰好听见这话,略一思虑,头也不回的运起轻功疾步离开李府,“哎!子安去哪?”穆远这时已行至远处,只打了个手势示意他放心,李巡担忧妹妹,也管不及太多,忙快步走进屋中,恰在门口碰上了同样疾步而来的夏庄,不及说话,朝夏庄略一点头,忙迈步进屋。

李夫人已同李浑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李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理由,为何当初那个眼神纯净的孩子,平日与绮罗并无甚交集,竟会用如此阴毒的手段伤害绮罗至此。

夏庄已听得绮罗中毒的消息,联系云霁来找自己,前后一想,已明白一二,心里亦在短短时间内做出抉择。夏庄刚一进屋便跪于地上,朝李大人磕了一个响头,解下随身佩剑平举于面前:“庄但凭大人处置。”“可受人指使?”李浑依旧不敢相信,“没有。”夏庄沉声答道。“最后问你一遍,我相信你这孩子不是阴狠之人,我李浑从没看错过人,你,可受人指使?”夏庄不答一言,只长跪于地,固执捧着宝剑,目光凝视着面前的地面。夏缦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但看到床上小姐的模样,又心疼不已,想开口说清,嘴唇却仿佛有千斤重,无法张开。李浑无奈叹了口气,朝侍立一旁的管家招了招手道:“管家,上家法,直到供出幕后之人为止。,我李府绝不姑息如此奸恶之人!”“是。”管家恭敬应下,指使两个侍卫架着夏庄退下。

云霁虽然当时确实是因体力不支晕倒,不过有深厚内力护身,寒毒也已基本熬过,故自李巡、夏庄进门那一刻就早已转醒,为静观事情变化,故故意装昏未醒,听着夏庄所做做说,知道他一心维护自己,心中略有感动,但更多的却是忐忑,只怕夏庄禁受不住严刑拷打,一旦供出自己,先前的静心准备谋划都会化为泡影。却也无甚办法,只得心里暗暗祈祷。

当夜,李府后院柴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