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唐风华录

第十一章 夏庄情痴,误作棋子(上)

大唐风华录 曦和夫人 2168 2013-07-06 12:38:28

  一日,绮罗云霁想一同去波若寺参拜,李夫人听了,担心寺庙人多鱼龙混杂,两人又都是不懂武功的娇花似的惹眼的姑娘,因着对两人的安全终是不放心,遂亲自派夏庄装作一般侍卫随行,暗中保护。

当日,天边还挂着澄黄的月牙儿,李府众人便皆是起了个大早,李大人不在家中,被派出巡查,李夫人无需早起伺候李大人为早朝准备,却也因着两个女儿要出门而睡不着觉,早早的起来帮着准备,炊事房的亦是天未亮便开始起来备饭。

绮罗云霁房内也早早点起了蜡烛,众丫鬟皆是无声的忙碌着,因寺庙是素雅清静之地,两人皆挑选了素衫淡裙,绮罗着了白绸裙,外罩一件浅蓝撒银花烟罗衫,怕或许聒噪扰了寺院清静,特意解了腰间佩戴惯了的玉铃铛,头发简单盘了个堕马鬓,垂于右侧耳际,簪上一个有蓝色流苏的东珠银簪,素颜不施脂粉,自是清新雅致,因着清晨早起也无甚胃口,只啜了些清茶。李夫人见了,忙嘱咐夏缦取了一个小巧的木食盒过来,拣了绮罗平时喜欢吃的点心三四样,防了绮罗路上饿了吃,又依着云霁的口味添了一叠虾饺。

这厢云霁依旧是着了平日里便穿惯了的白纱衣,脸色略显苍白,头发在脑后松松挽作一束,用了银色绸布发带缠了,更衬的嘴唇嫣红,行动处,似风中白莲般弱不禁风,别有另一番风姿。

绮罗先一步准备周全在李府门前撑了纸伞在马车前等候,见云霁被侍女搀扶着走来,没有撑伞,阳光下没有血色的脸庞近乎透明,绮罗心疼不己,忙迎上前去,拉过她的手,竟是刺骨的冰凉,云霁手微微瑟缩了一下,终是没有闪躲,反握住绮罗,“这样热的天妹妹手怎么这样冰?可是身体不爽利么?”绮罗殷切问道。“无碍的,”云霁微笑回道,绮罗终是放心不下。

待两人上了马车后,绮罗亲自自车中小柜去了薄毯给云霁围上,云霁看着绮罗把自己围得严严实实,不禁失笑道:“姐姐这捂法我怕是要发了霉了!”绮罗不好意思的笑笑,又拿了虾饺和小碟子出来,“妹妹快趁热吃了吧!”云霁见了虾饺眉间微皱,推辞道:“我还不饿,早上吃了点心了,还是姐姐吃吧!”绮罗听罢,放下碗碟,“那就待会再吃,娘想着妹妹喜食虾,特意给妹妹带上的呢!”说罢,揭开食盒的第二层,打趣道:“娘还真是偏心,竟都忘了我的薄荷糕了!”云霁略略笑了笑,笑容却并未达眼底,并未答话。绮罗只道是自己一时说错了话,让云霁想起了些伤心往事,忙谈着街边行人,波若寺历史,试图努力转移云霁的注意力,怕她本就羸弱的身子骨因着伤心每况愈下,云霁倒也配合得紧,两人一问一答,一路上倒也有说有笑,间或吃些小点心,倒也并未觉得疲乏。

到了波若寺,由于提前早就打好了招呼,一切都已布置妥当,绮罗、云霁在山门处下轿,绮罗自是由夏缦扶下,下车后,夏缦帮她戴上面纱,云霁也接着下车时,夏庄抢了云霁的丫鬟一步,上前一步靠近马车,道:“三小姐身子弱,还是我来吧!”说罢小臂端平,递出去,云霁看了夏庄一眼,当视线和那双黑宝石一样纯净的双眼时,不禁一愣,略一迟疑,轻声说了句:“有劳夏护院。”纤纤濯素手缓缓搭上夏庄有力的小臂,轻巧自马车跳下,而夏庄棱角分明的脸上早已飞起两抹不明原因的红云,夏缦帮绮罗带好面纱,一回头正好看到自己哥哥面红耳赤的窘样,略一撇嘴,已是了然,绮罗抬头之时,同样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眉头微皱,却终究没说什么,仅亲自过去扶了云霁,两人一起随引路僧进了山门。

一进波若寺,便觉一股清凉之气扑面而来,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两人随迎客僧走进大殿,一众家仆皆在大殿外等候,夏庄亦是把手紧紧按在腰间软剑上,立在大殿门侧,丝毫不敢松懈,两姐妹步入大殿,只见佛祖高大的金身拈指盘腿稳坐于鎏金莲花宝座之上,在弥漫香雾之后,似悲似悯观望着在滚滚红尘之中苦苦挣扎的芸芸众生,云霁和绮罗各自在蒲团上跪了,闭目静心祈祷,正在这时,突然一声刀剑出鞘的声音打破了静谧,佛像背后竟突然窜出一个从头到脚隐匿于一身黑衣之中,甚至不见眉眼,杀手模样的人,剑尖直指云霁胸前,不用目视,只需耳闻便可如此精准的判断目标位置,可见此人武功造诣绝非一般江湖草蜢,云霁惊叫一声从蒲团上滚落于地,夏庄情急之下顾不得规矩,直接飞身入大殿,将腰间软剑抽出,用了内力,把剑向那杀手直直脱手飞刺过去,饶是那杀手反应极快亦是抵挡不住这强大攻势,右臂被划了深深一道伤口,血珠随着飞过的宝剑在空中化作一道弧线,飞溅出去,随着杀手分神,云霁亦是堪堪躲过一劫,被绮罗一把拉过,瑟缩的和绮罗一起被夏缦和一众侍卫护在身后,绮罗安抚的把云霁挡在身后,不经意看她眼中,竟是担忧多于恐惧,只道她是在担心夏庄安危,便在心里更加坚信了自己之前所想,心中也为这段定不得成全的缘分叹息,殊不知,她背后那瑟瑟发抖的弱不禁风的女子内心有着多么强大的心灵和无底洞般难以数计的秘密。

夏庄赤手空拳,自是一人难敌,虽然众侍卫中以派了半数上去支援,依旧在右手心处挨了一剑,诸侍卫也有不少挂了彩而那黑衣人似乎并不恋战,敷衍几下,黑袍突然利落抖开,撒下大片白色烟雾,轻易自包围圈中脱身,一闪身没了踪迹,

一行人惊魂未定急急回到李府,李夫人早已在大厅等的焦心,见了两个女儿毫发无伤的回来,这才放了心,忙嘱咐丫鬟好生伺候绮罗、云霁回房休息,又请大夫开了定神的药,给两个女儿服下,看她们都沉沉睡去。才放心回房。

是夜,李府内一片安静,众人皆因白日里的事筋疲力尽,此刻睡得极沉,突然云霁房内的菱花窗开了一个小缝,一个着了黑色斗篷的娇小身影闪身而出……(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