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唐风华录

第二十章 夏庄失踪,容秋出山(下)

大唐风华录 曦和夫人 1559 2013-07-06 12:38:28

  待两人快马加鞭急急赶到李府,东方已隐见白色日光,家丁急急守在门口,远远见穆远便迎了上去,见马后还坐着一个红衣人,明明面貌艳若女子更胜三分,但那人身上的阳刚之气和王者气势又让人不会,甚至不敢怀疑他的性别。

两人匆匆下马冲进李府,家仆皆早已对穆远早已熟识,一路无人阻拦。

到了门口,见李巡在绮罗门口来回来去踱着步,焦急等待穆远带来好消息,见穆远匆匆赶回,身后还跟着一个气度不凡之人,等不及质疑,忙将两人让进屋里,到了屋里,李大人和李夫人皆是一夜未睡,身体到底不如年轻一辈,再加上为女儿心焦,眼里已布满血丝,略显疲态,穆远忙上前安慰道:“李伯伯,李伯母莫要担心了,师父修为深厚,定能想出办法的!”李浑忙起身冲容秋拱手道:“小女就拜托了!”容秋一惊,即将脱口而出的那句“浅儿”生生咽回肚子里,尴尬将视线自李夫人脸上离开,掩去心里翻江倒海的情绪,面上无波,拱手回礼,不再耽搁时间,来到绮罗床边,夏缦在绮罗手腕上轻搭了一条手帕,容秋观察了一下绮罗脸色,心里觉得有些不可置信,“这孩子身在京城,身边又无突厥人,怎会中了衙香之毒!“衙香本是突厥宫廷所用名贵香料,内含龙脑半钱,而一宫廷制作香料的僧侣想私自留下些龙脑,在制香过程中把半两削减了一半,试香时便觉双目刺痛,没过多久竟失明了,事情败露后遂被赶出宫去,而有宫人竟在扔掉的香炉旁发现了误食了香料残渣而死去的飞鸟尸体,宫廷最不缺的就是美人,美人三千,主上一人,便多了不少蛇蝎美人,阴暗之事从不会少,衙香之毒因为下毒无痕,不易察觉,见效又极快,被有心之人略改动香料配比,竟成了在宫廷广为流传的毒药,嗅之目盲,食之毙命,一时突厥宫廷贵族人人自危,一年之内竟再无人敢燃香。

容秋又让夏缦放下帷幔,由夏缦检查了一下绮罗胸口是否有一围棋子大小的红色圆斑,最后左手三指隔着丝帕给绮罗谨慎诊了脉,这才肯定确是衙香之毒无疑,幸而他在桃林之中无聊之时恰曾研究过此毒,寻得解法,只是这药引……,对李氏夫妇点点头,已示可解,李氏夫妇这才松了口气,“在下这就去为令爱配药。”

李大人亲自将容秋和穆远送至李府门外,行至远离李府之处,容秋突然把穆远拉到一僻静小巷,压低声音,从袖中取出一张名帖和一个手掌大小的翡翠瓶塞到穆远手里,嘱咐道:“拿着这个明日快马去晋阳武功别馆一趟,找李家老宅一个叫李建成之人,找他要几滴血回来。”

“血?”穆远不禁惊奇问道,“难道绮罗的病要用那人的血来治?”

容秋看向天上残留的几颗光芒微弱的星子,严肃低声道:“绮罗的病,需龙血为引,王朝更替已是不远,那人,有真龙天子命格,虽现在仍微弱不显,但为师相信为师的判断,他不久之前来找我,求我助他一臂之力,”表情又恢复平日不正经的模样,漫不经心道:“你师父我从不干赔本买卖,要他几滴血也不为过!”

“师父。”穆远接过东西心里感激不已,一个熊抱抱住容秋,“师父,为救绮罗决定出山了吗?”“喂!你小子别这么肉麻……我可不是为了帮你和丫头,我是不甘我这颗明珠埋没了!”

一个早期的货郎路过小巷尽头,不经意间扭头恰看见小巷里两个紧紧相拥的锦衣男子,一个阳刚俊美,着蓝衣,背对着自己,另一个红衣的娇媚的“趴”在蓝衣男子耳边“细语”,男风虽在京城之中不是什么少见之事,但这么明目张胆的还真是……,货郎瞬间呆住,嘴无知觉的张大,之前叼的柴火棍掉到地上,待反应过来,险些把扁担扔掉把头扭过去快步走过,容秋满脸黑线。穆远不知身后发生了什么,依旧满是感激的抱着容秋,大力一把推开穆远,“哼!没大没小的,还要不要丫头的命了!”穆远装好容秋给的东西,笑的灿烂,转身跑走,快出小巷时还孩子气的跳了一下,容秋宠溺着看着那个自己从小教导,眼瞅着从稚儿长成如今翩翩少年的孩子越跑越远。

容秋擅占卜,通晓世间之事,可如果,如果知道这会是今生最后的相见,会不会期待那个满怀挚诚的温暖拥抱,再长久一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