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唐风华录

第二十四章 术士一言,陷于危难

大唐风华录 曦和夫人 2288 2013-07-06 12:38:28

  李浑从容走到李府门前,侍卫在身后按剑步步紧跟,到了门口,管家急急迎上,步履微急,面上倒还平静,躬身问道:“老爷,这可如何是好?外面恐怕来者不善啊。”李浑冲他微微点头,示意他稍安勿躁,安慰道:"无碍,问心无愧不用惧怕,我去看看,开门吧。”管家见老爷如此从容,心里也吃了定心丸,走到门前,取下门闩,把大门向两边打开,随着两扇厚重大门缓缓推开,门外的场景缓缓进入李浑等人视线,京畿禁卫军全副武装,正红里衣,淡金铠甲,皆是面无表情,手按佩剑,棕色剑鞘横于腰际,随时听命,一次排开,三步一人,竟是已将李府围得水泄不通,而那骑在高大黑色骏马上,正对大门的领头之人,竟是穆远的爹,李浑多年的挚友,穆青松,旁边还有一武将打扮骑马之人,乃是隋炀帝曾带上朝堂御座的裴美人之兄,武贲郎将裴仁基。朝中人人皆知李浑同穆青松多年交好,裴仁基前来,乃为避嫌之故。

李浑迈出门槛,站在台阶上,微笑问道:“青松,如此声势,这是何意啊?”穆青松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并未答话,利落翻身下马,挺直脊背,立于地上,正色朗声道:“圣上口谕,李浑听旨——”李浑掀起前襟跪地,管家及一众侍卫亦连忙跪下,“朕听闻李浑家中有谋反之物,其意可疑,故由禁卫军按律搜查,钦此!”李浑跪地叩头,镇定答道:“李浑接旨!”遂起身立于一旁,让开大门。穆青松率先进门,经过李浑身边时,歉意低声道:“李兄,对不住了。”李浑略笑了笑,示意他无碍。裴仁基因为妹妹受宠,平日行事欺上瞒下,对上谄媚,对下嚣张,李浑一向不屑此等势利之人,而裴仁基也因为李浑上次死谏,让裴美人下不来台而对李浑有怨,故也只是冷笑一声,大步迈进李府。

禁卫军训练有素进了李府大门,管家打发走了围观的百姓,关上了大门。穆青松为避嫌,并未亲自参与搜查,三路禁卫军乃由裴仁基带领,兵分三路依次至各处搜查。因为穆青松事先关照过,故李府并未被翻得一片狼藉,但李夫人和李巡依旧被惊动起来,两人匆匆赶到会客厅,在会客厅门口恰巧碰面,李浑朝母亲郑重点了下头以示安慰,李夫人回以微笑,走进旁边的小花厅。李浑与穆青松正在会客厅饮茶,平静的如往日一般,对此次搜查只字不提。李巡走进了会客厅,向穆青松见礼后,安静坐在一旁,并未多言。李夫人不便出面,便到与会客厅一墙之隔的小花厅里略坐等待,正如李浑先前对管家所言,李家三代忠良,屡建奇功,若说有反义,实为无稽之谈,故李府自上而下皆并未被禁卫军的搜查弄得人心惶惶,一切照常有序进行。

坐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两路禁卫军搜查完毕,向穆青松报告,“大人,搜查完毕,并未发现可疑之物。”另一路亦禀道:“大人,搜查完毕,并未发现可疑之物。”穆青松回想了一遍隋炀帝先前给他的密诏所书,内心虽有疑惑,但挚友无事心里终是欣慰,就在他准备起身集合三路禁卫军回宫禀报之时,裴仁基亲自带领的第三路禁卫军迟迟回报,裴仁基捧着一物,走进会客厅,双手捧至穆青松面前,眼中的笑意掩饰不住,“大人,在李巡房中发现了这个。”

李巡心里一凉,但面上依旧冷静。穆青松看了一眼李浑,见李浑依旧正身而坐,李巡也未见慌张,遂放下心来,接过裴仁基手中的纸笺,是一张对折成四折的澄心堂纸,澄心堂纸可谓隋朝纸中王侯,原产于歙县的羽山既覆船山,该山主峰”搁船尖“有一道天然奇观“石门九不锁”,有一天下第一心,云溪穿心而过,故名澄心,是儒释道三教合一的天然道场,故此纸命名为“澄心堂纸”。既是道家之纸,想必是自道家高人那求得的占卜帖。想来无甚稀奇,遂小心打开一看,一行字映入眼帘,瞳孔顿时放大,心里暗叹:“终究是躲不过这一劫啊!”把纸递给李浑。

李浑家人之中并无人信佛信道,却也识得是澄心堂纸,家中近日却并无人求过佛道占卜,好奇慎重打开,之上一行字煞是闯入眸中,“当有李氏应为天子。”纸旁署名,竟是京城权贵争相奉养,传说有通天之术,预言极其灵验的方士安伽陀。李浑气急,凌厉的目光扫向李巡,李巡忙跪地,焦急道:“父亲,巡以性命起誓,绝不曾做过此等大逆之事,况且儿子一向对鬼神之事敬而远之,那安伽陀更是从未谋面啊!”

李浑转头对穆青松道:“穆兄,恐怕事有蹊跷啊!”穆青松刚要说话,裴仁基抢过那张澄心堂纸,佯装怒意道:“人证物证俱在,我京畿禁卫军数十人在场,李大人如此袒护李巡,莫不是在怀疑本官在诬陷不成!”

“你!”李浑被气的拍桌而起,裴仁基被吓得瑟缩一下,便有握着那张澄心堂纸趾高气扬道:“来人,请李公子天牢走一趟。”李浑还要说话,穆青松以眼神相阻,上来两个禁卫军一边一个架走李巡,李巡临被架走前,坚定对李浑道:“父亲要相信孩儿,孩儿绝不是此等不义之人。”

裴仁基领着一半禁卫军,押着李巡去了天牢,剩下一半禁卫军依旧把李府团团围住,李浑气急,对穆青松道:“我这就去面圣说明事情原由,巡儿岂能受此不白之冤!”不再理会穆青松阻拦,快步向门口走去,行至门口,却被禁卫军刀出半鞘栏于胸前,禁卫军头领示意那两个侍卫收刀,上前一步,拱手握拳道道:“李大人,得罪了,裴大人有令,审讯结果出来前,李府任何人不许出入,违者,一律斩。大人不要难为小的了。”李浑无奈走回,天牢,屈打成招之事从不少见,但愿巡儿无事,有什么事,尽管冲着我李浑来!

夏缦一边焦急的守着依旧昏迷的绮罗,一边担心着被带走的大少爷,思来想去,可求救的唯有那人了,遂支走绮罗屋中服侍的小丫头,对暗处打了个手势,一个黑衣劲装的武士随即单膝跪地,夏缦冷声对那人吩咐:“把穆公子带来,若带不来,你也不用回来了,切记,不可被他人察觉行踪。”武士无声点头领命,幻影一般,瞬时消失在房中。

夏缦坐回绮罗窗床沿,动作轻柔得替绮罗擦着额上冷汗,喃喃道:“小姐,缦儿拼死也会互你周全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