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唐风华录

第二十一章 求药不得,以命相换

大唐风华录 曦和夫人 2068 2013-07-06 12:38:28

  颠簸了近半月,累到几乎跌下马来来才到就近的客栈茶馆歇脚,略作调整便继续赶路,终于,风尘仆仆的赶到了晋阳古城,“吁—”的一声吆喝收住马缰,骑在追风之上抬头看着城关上匾额,两个遒劲的两个大字映入眼帘:“晋阳”,心里终于略舒了口气,追风似乎也感觉到主人紧绷了一路的神经略略松弛下来,愉快的打了个响鼻,甩了甩蹄子,穆远怜爱的抚了抚它的鬃毛,翻身下马,牵着追风入关。

一路下来,早已是人倦马疲,穆远决定进城后先找家客栈修整一番,进了城关,一股大米香混着奶酪骚充斥鼻腔,晋阳古城乃是胡汉杂居之处,熙熙攘攘的街市上时常可见高眉深目的胡人穿梭其中,不少胡人姑娘见穆远牵着剽悍的追风,又模样俊朗,举手投足间气度不凡,便折了树上缀着大朵鲜花的美丽花枝大胆抛向穆远怀中以示好感,穆远接也不是,不接也觉得不太合适,不知不觉间已抱了满怀,引得街上行人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一时只觉尴尬不已,忙找了个无人的小巷,将花枝堆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快步就近在十字街口找了家名叫“福满楼”的客栈,坐东北,朝西南,上下三层的高大建筑,飞檐流丹,朱红柱子,门前的石雕神兽栩栩如生,装潢辉煌壮观。

先由门童领着,将追风亲自拉到后院,叫小厮准备些粮草和水,又叮嘱他好生看着,不要让人靠近,这才抬步走进大堂,一个模样讨喜的小二笑着迎上来,见穆远衣饰华贵,气质不凡,知是贵客,恭敬问道:“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呀?”“噢,住店。”小二殷勤带路,穿过大堂,走上木台阶,把穆远领到二楼一个靠窗临街的好位置,自肩上取下手巾,掸了掸桌椅,穆远取下斗笠坐下,“客官点点什么?”“热壶竹叶青,再来几个下酒菜。”“得嘞,您稍等!”

穆远静静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街市,心里暗暗思量着明日去见师父嘱托之人该如何说。就在这时,突然从楼底口处又传来了小二洪亮的声音,“李大少爷,楼上雅间早就给您备好了!”,穆远思绪被打断,心中略有不快,想来又是晋阳当地那个富家少爷,不屑转过头去,余光却瞥见正缓缓踱步上楼那人,这一瞥,就再也挪不开视线,和想象中油头粉面、大腹便便的模样完全不同,随着那人迈着沉稳步伐登上楼梯,一路回应着打招呼、请安的酒楼众人,精巧的紫檀头冠,在头顶束成一束的黑发,面庞,肩膀,望着渐渐出现在眼前的那人,穆远脑海中只浮现出两个字“清濯”,洁净胜雪的白色里衣,外罩暗红祥云纹饰的半臂外袍,玄色腰带勾勒出精壮腰身,系一椭圆状浅棕木质香盒,手拿一把做工考究的扇子,樱色唇边笑意浅浅,眼底也尽是笑意。让人觉得真挚可亲。孟子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此人……可以濯我心”被自己心里的想法下了一大跳,“这……那是个男子,我怎么会……”。

李大少爷感受到旁边的一股热切目光,扭头看去,和穆远的视线恰好交汇,略点头,友好的一笑。穆远尴尬不已,同样一点头,移开视线,李大少爷朝身后的店小二一摆手道:“不用去雅间了,”下巴朝穆远的方向一点,“我和那位公子拼桌即可,老样子,一壶桂花酒,两碟桃花糕。”

穆远再扭头一看,那公子竟已朝他笑意盎然的走过来,神态安然,笑意浅浅的站在他眼前,“公子可否介意和在下拼桌?”穆远忙道:“兄台自便.”李大公子在穆远对面落落而坐,问道:“听兄台口音不像是晋阳本地人士?”穆远见此人行为举止均如清茶百花般清雅有礼,心里顿增了不少好感,也少了些许防备,遂报以一笑,答道:“在下乃是京城人士,受人之托到晋阳办些事情。”李大公子爽朗道:“在下虽不敢夸口,但这晋阳城中之事在下还是略知一二,在下对兄台一见如故,若能帮上些忙当真是在下荣幸。”穆远忙拱手谢道:“在下先谢过了。”两人俱是腹有诗书,见多识广之人,交谈间觉得甚是投机,酒过几巡,西边已是红日渐沉,穆远思及明日之事,起身歉意拱手道:“李兄,为时不早了,在下要先告辞了。”李大少爷亦起身,从怀中抽出一张名帖,双手递与穆远道:“时间难得一知己,穆兄有空一定要来武功别馆找我,你我兄弟也好把酒畅谈!”穆远双手接过名帖收好,“好!”穆远亦笑答道,“一定一定!”两人就此别过。

将李大公子送至酒楼门口,穆远才在小二的带领下回到三楼准备好的客房,虽不及家中,却也布置的简洁雅致,小二打来热水,穆远洗漱一番后,小二自房中退出,掩好房门,穆远静坐于桌前,就着烛光取出李大公子给的名帖,展开后,一股淡淡的檀香扑鼻散开,想来名帖上字迹乃是用价比黄金的珍贵檀墨写成,看来李大公子若不是家有万贯,用檀墨写字是一般事,便是极重视这名帖,特意选用了珍贵墨汁书写。只见名帖之上字迹肆意豪放之下隐有法度,潇洒之际可见端庄,落款没有人名,只书:“李氏武功别馆”。穆远隐觉得这字迹有些熟悉,掏出师父给的名帖对比一番,竟发现出奇的相似,“李氏……武功别馆……大公子”,难道,今日巧遇之人便是……

收好名帖,穆远躺在柔软的床铺上,舒展疲惫的筋骨,却久久难以入睡,脑海里映出的都是绮罗的模样,一颦一笑,仿佛近在眼前,心里默念着:“阿罗,无论如何,就算用抢的,我也定会取了龙血回去,一定要等我。”

巧遇或是安排已不甚重要,只是那时两人都不曾想过,知己与宿敌之间,爱与恨之间,仅有一纸之隔,经年之后明白,却已是太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