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唐风华录

第二十三章 潜龙利爪,暗涌波澜

大唐风华录 曦和夫人 2254 2013-07-06 12:38:28

  三天过后,早朝,百官朝见,隋炀帝高高作于龙椅之上,众臣跪拜,隋炀帝却并未像往常一般立刻让平身,犀利的目光扫视一遍底下众大臣的身影,食指轻敲着冰凉的龙椅把手,缓缓问道:“李浑李爱卿安在?”李巡忙出列,行礼道:“回皇上,家父身体抱恙。”隋炀帝轻敲龙椅的手指一顿,继续道:“猎犬老了,牙齿会变钝,帮不上主人的忙,还会拖后腿,”轻轻一笑,“爱卿将朕的话转告给李爱卿,昔年金科状元,定是聪明人。”帝王与生俱来的压迫感让李巡胸口一凉,刚要请罪,隋炀帝却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右手举平向上微抬,朗声道:“地凉伤身,众爱卿快请起吧,莫要再病了。”

早朝结束,坐于御撵之上,“皇上打算去哪坐坐?”奚齐殷勤问道,隋炀帝略一思索,微叹了口气道:“去倚霞殿吧,有阵子没见朕的兰贵人了。”“是,”奚齐恭敬弯腰答道,站直身子,尖细的声音响起:“起驾!皇上摆驾倚霞殿!”

待一众人浩浩荡荡到了倚霞殿,御撵一直抬进了大殿庭院,隋炀帝抬手止住了要通传的宫女,抬步走下御撵,却并未急着进殿,而是双手背在身后,站在庭院之中,静静的出神望着半开的雕花木窗后,侧后脸对着自己,从头到脚,姿态优雅无可挑剔,专心刺绣一枝芍药的女子,正是兰贵人。

兰贵人本名宇文若兰,小字“意歌”,是李浑李大人的亲侄女,李巡的表妹,人如其名,生的温婉绝美,喜欢淡装雅服,姿态明秀,她又精通诗文,是不可多得的才女,性格亦如兰花般娴静孤傲,与世无争,在花团锦簇的后宫独树一帜,在外人眼中入宫五年圣宠不衰,用度是最好的,有什么珍奇贡品亦是第一时间送来。

赵美人有一次服侍隋炀帝过后,趁机抱怨了一句:“兰姐姐也太傲气了些。”当即被隋炀帝命奚齐自寝殿拖出,杖责至皮开肉绽,打入让人生不如死的冷宫之中,一时在宫中传来,人们一边暗叹帝王无情,上一刻恩承雨露,下一刻便弃置冷宫,一边畏惧胆颤,连萧皇后对兰贵人都是礼让三分,分位低些的嫔妃更是不敢招惹。

但只有在兰贵人贴身服侍的人才知道,皇上与兰贵人相处方式实在奇怪。几乎每次都是一个冷若冰霜,一个没事找事,每每多是不欢而散。可晋位,赏赐,从没少过,人人皆言兰贵人宠冠后宫,名为贵人,实比贵妃还要尊贵,故后宫之人对兰贵人多是巴结讨好。

只可惜……隋炀帝无奈的在心底叹了口气,将眼中怜爱深埋心底,漠然走进大殿,现在距兰贵人身后约五步处,声音隐带怒气,冷笑道:“兰贵人,怎的和你姑父一般,好大的架子!朕来了也不出来迎接么!”兰贵人似被吓了一跳,手一抖,穿出的针刺破指间,眉头一皱,随即镇定下来,放下针,将冒出的血珠往绣了一半的艳红的芍药花瓣上用力一按,自凳上站起转身,曲膝行礼,淡淡道:“臣妾给皇上请安。”入宫五年,隋炀帝见惯了她淡然的态度,此刻却是恼火的紧,抓起桌上茶杯掷在兰贵人脚下,怒吼道:“你姑父如今完全不把朕放在眼里了,你也这般对朕么?他三日称病不来上朝,你也……你也…”隋炀帝一时气急竟说不出话来,苍白的脸上染上一丝不明的红晕。兰贵人握着丝帕的手一紧,表情依旧没有一丝波澜,就地直直跪下,声音依旧平静:“请皇上息怒。”隋炀帝见兰贵人右面膝盖正跪在一片锋利碎片上,胸口疼的紧缩一下,皱眉低吼了一声“该死!”右拳狠狠锤在桌上,上好的紫檀桌面瞬间有了裂纹,扭头快步离去。

兰贵人淡然无波的表情在隋炀帝转身刹那崩塌,无力跌坐到地上,望着殿门外越走越远的御撵上,明黄的清绝背影,一行清泪自眼角流下,手不知不觉松开了揉成一团的丝帕,喃喃道:“这样,你杀我之时,心,便不会痛了吧。恨,总比爱容易忘记吧。”丝帕上,赫然绣着隋炀帝一次月夜放舟为她做的那首《春江花月夜》“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

隋炀帝怒气冲冲坐回御撵,右手指节的刺痛这才传来,抬手一看,已然出血,奚齐惊叫一声,忙要宣御医,隋炀帝叫住他:“无碍,”轻碰了碰伤口,心中暗叹:“意歌,红颜三千,你都不动声色,莫不是还对那人念念不忘?好,我断了你的念想便是了。”双目微垂,长长睫毛掩住眸里精光和恨意。

当夜,御书房,灯火通明,隋炀帝坐在御座之上翻看着奏折,翻到宇文述的奏折时,发现不是日常的请安折子,而是火漆密折,不禁微眯了眼,打开一看,神色大变,“啪”的把折子摔到地上,在一旁服侍的奚齐被吓了一跳,忙上前双手小心捧回桌上,背对隋炀帝时,假装无意,悄悄展开一看,恰巧看的全部内容,只见上书:”臣与金才夙亲,闻其情趣大异。常日数共李敏、善衡等,日夜屏语,或终夕不寐。浑大臣也,家代隆盛,身捉禁兵,不宜如此。愿陛下察之。”心里亦大惊,隋炀帝怒气冲冲对奚齐吩咐道:“把裴仁基给我叫来,还有,派个人,是时候催催穆爱卿了。”

奚齐恭敬应是,急急退下,却在布置人手之前,到一僻静处,自袖里掏出一只翠蓝的巴掌大的小鸟,系上一红色丝带,抚了抚小鸟头顶碧蓝的羽毛,用力往天上一扔,小鸟“嗖”的跃上高空,不过刹那便不见了踪影。

翌日凌晨,守在门房,正累极打盹的管家突然被一阵铠甲相撞和院墙外众多整齐的步履声吵醒,自门洞悄悄一看,竟发现李府门前立着一排全副武装的禁卫军,延伸到视线范围的尽头,恐怕已将李府团团围住,心里一惊,悄悄叫侍卫赶紧通报李浑,同时向暗处打了个夏缦曾经做过的相同手势,几个黑影无息快速前行,隐入院墙几点暗处。

侍卫飞速赶到李浑处,在书房门外低声道:“老爷,我们被禁卫军围住了,目的不明,管家让小的通报老爷。”李浑合上手中的古籍医书,又是一夜未眠,想到昨天李巡回来转达的话,难道,真要兔死狗烹,弹尽弓藏么?随即应道:“禁卫军?好,我去看看。”说罢,起身推开书房们,从容拾阶而下,穿过长廊,向门口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