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唐风华录

第三十八章 香隐大漠,晴天霹雳

大唐风华录 曦和夫人 3333 2013-07-06 12:38:28

  王宫寝殿,层层深紫厚重帘幕之后,靠窗的高脚花凳上摆放的莲花铜香炉中名贵熏香散发出袅袅轻烟,一队高鬓蓝衣宫女高高托着精致的雕花木质托盘恭敬跪地,两个浅紫衣裳的宫女上前,小心脱下伏念穿惯了的灰色长袍,交给旁边的侍女叠好放入木托盘中。

待那个宫女退下,另一个跪地的侍女起身上前,浅紫衣裳的宫女双手取过木盘中叠的整齐的紫色长袍,轻轻抖开,伏念平伸双臂,宫女小心在白色里衣外替他套上双袖,系好腰侧衣带,再取出托盘中将嵌着纯白美玉的玉带,满脸通红的环绕伏念腰身,偷偷抬眼看了一眼伏念,见他们俊美无双的王脸上淡淡的没有一丝表情,急忙将末端的鎏金带钩扣紧,退立在一旁。紫色长袍在突厥代表着王的权威和无上地位,衬得平日清濯的伏念华贵无比,衣饰宫女退下后,梳头宫女上前,将紫檀木梳浸在药油里,取过另一个木盘里的绢帕细致擦拭干净,左手托着绢帕,将伏念乌黑的头发一缕缕放在绢帕上梳理整齐,随意披散的头发被紧密束在头顶,用白玉蘑菇头式玉簪固定住,簪身减地浮雕龙纹,雕工秀雅,龙纹线条连绵自如,篆文稳健,此白玉簪亦是突厥王权的重要象征。

一切装扮妥当,突然伏念的近身侍卫翊低首进来,躬身道:“王上,有要事禀报。”伏念挥退众宫女,踱到窗边,负手而立,望着红棱木窗外的一抹新绿,语气平缓问道:“说吧。”翊躬身半跪道:“属下收到消息大将军已随刘文静司马与唐国公汇合。还有——”伏念接到,“吞吞吐吐做什么?”翊连忙道:“夏庄求见王上,约在即漠城北城门相见。”略顿了一下,又道:“王上如今尊贵非比平日,那夏庄随是红鸢夫人侍卫,终是来路不明之人,且即漠城人烟稀少,望王上以安危为重。”伏念亲自上前扶起他,道:“红鸢虽与我效力时日不长,但功劳可与你不相上下,况且,”伏念放开翊复走回窗边,望着窗外景色,凝眸缓缓道:“宫阙重楼,莫不属我伏念,又有何所惧.,备马。”

北城门外呼啸的风卷起一层淡金黄沙,留下涟漪般的痕迹,很快就被另一层覆盖,伏念远远的看见黄沙之中孤身而立的夏庄,宽大的白色的斗篷被风吹得鼓起,猎猎作响,斗篷下本是明朗干净的脸长了胡茬,眼下黑黑的阴影平添了几分憔悴,伏念止住欲跟随而来的王宫护卫,翻身下马,缓缓走近,夏庄欲单膝下跪,被伏念一把扶起,伏念注意到他怀里白色锦缎包着的小木箱,目光一滞,轻声问道:“是红鸢?”夏庄面有沉痛之色,点了点头。伏念心里默叹一声,以一个朋友而不是一个王的语气关切问道:“以后有何打算?”夏庄低头盯着脚底不断扬起的黄沙,紧紧抱着怀中的白色小包袱,沉声道:“庄别无所求,小姐生前所愿已了,但愿王上允许我将小姐带到远离尘世纷扰之地,安静离开。”伏念问道:“她得以安生后,你如何?”夏庄苦笑一声,道:“生时不能相守,但求死后可以常伴,王上尽管安心,我自会寻得容身之处,守护小姐。”伏念心头酸涩,再也发不出一言,一声呼哨,唤来座下宝马,把缰绳递到夏庄手里,恳切道:“无论如何,好好活着,她在天之灵才会安心。”夏庄默默点头,瘸着走到马边,利落翻身上马,将白色小包袱紧紧系在胸前,低喝一声:“驾!”策马奔驰而去,马蹄扬起的飞沙渐渐平息,直到白色披风渐渐化为一点消失在茫茫大漠,伏念才收回凝望的视线,利落翻身上了侍卫牵来的马,打马离开,不再回头。

当夜,月上西楼,绮罗只着了中衣呆在房中,坐在铜镜之前,默默凝视着镜中依旧面色苍白的自己,李建成不顾绮罗婉拒,每日执意送来混了鲜血的药丸,看她吃下才肯离开,唇齿间的血腥味吃了蜜饯后依旧难以消除,夏缦一下下替她梳理着头发,做着睡前的最后准备,绮罗目光微垂,自镜中移开,抚着腰间的微微泛黄的玉铃铛,指尖蘸了胭脂在桌上写到:“子安许久不闻消息。”夏缦见了,梳发的手一顿,愣了片刻道:“或许——边关紧急,穆公子无暇回信吧,穆公子武艺高强,定能平安回来,小姐尽管宽心。”绮罗见她话间吞吞吐吐,心中不安加剧,悄悄看了一眼屋中桌上的香炉,却并未言语,早早躺好歇下,夏缦眼里神色复杂的看了眼床上安静睡下的小姐,吹灭烛火,在外间和衣躺下。

子夜,长安淅淅沥沥下起小雨,万籁俱寂,客栈中旅客多疲乏,早已熟睡,同样本应熟睡的绮罗却突然睁开双眼,眸光清亮,掀开锦被,起身拿起外袍,轻手轻脚走到外间,看了一眼昏睡的夏缦,用桌上早已凉透的茶水将香炉中的安息香浇熄,悄悄推开、房门,走了出去。走下木楼梯,行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脚步略显匆匆向穆府走去。

行至穆府门前百米处,雨势渐大,绮罗匆忙间出来没有带伞,已被淋了个透,远远看见微弱月光下,黑漆大门两边在风中摇晃的白色灯笼,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眉头紧皱,紧跑几步,白色灯笼上浓黑的“奠”字分外刺目,绮罗如后脑被人重击一般一阵眩晕,两行清泪已不觉留下,跌跌撞撞跑到门前,用尽全力拍打大门上的青铜兽首门环,穆府老家仆急急撑着伞跑来开门,开门见一个在雨中瑟瑟发抖的脸色惨白的女子,雨水自头顶留下,狼狈不已,灯火昏暗故看不清脸,家丁吃了一惊,一股寒意自后背升起声音微颤问道:“你……你是人……是鬼?”绮罗抬头,满脸泪痕,朝老家仆微微一点头。那老家仆一愣,抖着将灯笼举高,见是绮罗,吃了一惊,“李——李小姐?”急忙把伞撑过去替她遮着雨,“快,快进来,别冻着了,我这就去通报夫人。”把绮罗让进了花厅,去通报穆夫人。

大堂,烛火摇曳,穆夫人着素色麻衣,洗尽铅华,独自跪坐在蒲团之上,面对着一口黑漆棺材,双目红肿,此刻却无泪,只是痴痴的望着那口棺材,怀里紧紧抱着的牌位上,赫然写着:“爱子穆远之位。”

老家仆在门前看到这一幕,想到早逝的少爷,眼里不禁又留下两行浊泪,怕惹夫人伤心,慌忙用袖口擦干,轻声道:“夫人,李小姐来了。”穆夫人仿佛被惊醒般打了个激灵,声音黯哑问道:“绮罗,来了?”老仆人忙应道:“是。”穆夫人缓缓起身,因为跪的时间时间太久,双腿失去了知觉,一个趔趔就要摔倒,老家仆急忙上前搀扶,再也忍不住泪水,哽咽道:“夫人,请节哀吧,少,少爷在天之灵看到您这样会伤心的。”穆夫人依旧痴痴的,并未言语,站好后刚要把怀中的灵牌摆上供桌,突然听到身后玉碎的清脆响声,慌忙回头,却见绮罗痴痴的站在大堂门口,整个人如纸一般苍白单薄,腰间的玉铃铛因为手突然用力,穿着的丝线被拽断,玉铃铛磕在门槛上瞬间碎成几块,脸上淌满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辨不分明,乌黑的发丝粘着在脸颊,平日光彩潋滟的双眸一片迷蒙,没有一丝神采,张了几次嘴却说不出话来,终于似乎用尽全力迈进门槛,下一刻便跌坐在冰凉的地板上,穆夫人心疼的走上前去,把绮罗搂到怀里,绮罗连哭泣都发不出声音,只可怕的颤抖流泪,穆夫人试图让她颤抖冰凉的身子冷静下来,却无能为力,绮罗在穆夫人怀里抬起头,朝那口黑漆棺材望去,穆夫人小心把她从冰冷的地上搀扶起来,绮罗在穆夫人的搀扶下,一步一步,缓缓的走近,走到棺材一步之遥的地方,再也支撑不住,再次摔倒在地上,“穆远”的尸身在棺材中面目如生,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唇边还有一抹不易察觉的浅笑,虽已时隔半月,“穆远”的尸身却竟没有腐烂发臭,反而散发出阵阵透骨隐香,绮罗颤抖着把冰凉的手抬起,近乎透明的指尖自穆远额头,眉心,鼻梁,嘴唇,下巴,依次缓缓拂过,然后,轻轻的拉起他的左手,那双曾给她无数温暖,曾拂过她发间的手,曾为她折过梅花的手,此刻,冰凉的没有一丝温度,突然,绮罗的指尖碰到“穆远”尸身的手心,本应因为长期拿剑而布满老茧的左手掌心居然光滑无比,绮罗一愣,心里顿生疑惑,不动声色的轻轻放下棺中“穆远”的手,正待起身,穆夫人突然拉住她,恳切道:“绮罗,如果你愿意,就认伯母作干娘吧,不然,不然你孤身一人,阿远也——阿远也走的不会安心。”穆夫人说道最后,已是泣不成声,绮罗不敢置信的望着穆夫人,眼里满是疑惑望着穆夫人,穆夫人和老仆人无措对视一眼,穆夫人试探性的轻声问道:“孩子,你——你还不知道消息吗?李将军被奸人诬陷,已经,已经——。”穆夫人见绮罗颤抖的越发厉害,不忍再说,绮罗突然猛的一把推开穆夫人,疯了般扭头便向门外跑去。

突然,穆府门前传来一声嘶鸣,却是已经三天拒绝饮水进食的追风,挣脱了马厩跑了出来,跑到绮罗身边,恭顺停下,水润的大眼睛里竟隐见泪意,绮罗爬上马背,朝城外一指,追风居然向能看懂一般,朝城外疾驰而去,隐在穆府石狮后的红色身影亦运起轻功追上,速度竟不比奔驰的追风差半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